仙情关之乱世人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四章 逃出地牢

  裴凛还在牢门外急得来回踱步,口中不断骂脏话,扰得裴玄不得清静。

  “你能不能消停点。”那漆黑的头颅终于冒出了声音。

  “哦,终于会说话了!你赶紧把前因后果给我说一遍,我好救你出来!”

  “事实就是……”裴玄一步一步地靠近裴凛,隔着牢笼,“我做了。”他不需要这老家伙救他,他看不惯这爹好久了,多年的父子相处起来就像陌路人,甚至还带着点仇怨,一看见裴凛,裴玄身上的反骨就更明显了。

  裴凛大怒:“你知不知道你要被处死了!裴懿清!现在只有我能救你!”

  裴玄凄凉地笑着,这点施舍他才不要:“你可以帮我一件事。”

  裴凛以为他开窍了:“什么事?”

  “帮我去看冯云卿恢复过来了没。”

  裴凛怒目圆瞪,肺都快被气炸了,裴玄真的知道说什么能准确无误地气死他。他拳头怒砸向石壁,震出一阵粉灰,与其在此与裴玄浪费时间,不如他派人去查前因后果。

  裴玄看着裴凛走得飞快,目光也不愿在他身上多停留,回到草垛旁坐下,原本衰败的眸色里闪出一道锐利的寒芒。

  地牢很大,只关押几个犯人,只要稍一动作就会响起回声。裴玄听见有几人的脚步朝他走来,大概三人,手上还拿着东西,腰间的佩刀随着走动而晃荡。

  “裴大少爷。”三人中为首的狱卒正睥睨着他,手里拿着一方托盘,托盘上放着毒酒、匕首和绳子。后两人则手握腰间刀柄,随时防备着。

  为首之人见裴玄没有反应,又阴阳怪气道:“裴大少爷出生将门,如今大好前程都葬送在自己手上,千不该万不该去私通反贼,这点觉悟都没有。”

  所谓墙倒众人推,裴玄身为副统领,之前在军中没少因为军规体罚兵卒,如今落魄下狱,有一两个冷嘲热讽的也很正常。

  只是裴玄仿佛听不见,倒叫那人觉得无趣:“自己选一个吧,王爷能留你一个全尸已经是恩德了。”

  为首那人打开牢门走了进去,居高临下的让裴玄来选,丝毫不屈身,就这么站直了,直挺挺地等着裴玄来挑,若是不挑,他也不介意帮裴玄选个死法。

  可是等来的不是裴玄的妥协,而是裴玄突然暴发的力道。为首那狱卒突然被他一个扫堂腿掀翻在地,托盘上的物件落了一地,牢中响起“乒里乓啷”的响声。

  后面两个护卫拔刀相向,裴玄撩起地上的绳子,利落地将护卫绞死,另一个护卫提刀来砍,裴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那护卫明显一愣,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匕首已插入他的胸口。

  为首的狱卒被吓傻了,早先听闻黑羽军无坚不摧,是各军中精锐选拔而来,现在看到裴玄一人对抗他们三人,竟是绰绰有余,还没等他开口,裴玄便抄起匕首往他喉咙割去。

  “裴统领,我帮你出去,不要杀我,我帮你出去……”那人竟是吓得出言飞快,刻意压低声音,配合裴玄不让他人发现,只求裴玄饶他一命。

  裴玄的匕首确实到他脖颈处顿了一顿,但随即冷笑一声,直接杀死,那是捕猎者遇到被猎者求饶而获得的快感。裴玄丢开手中的尸体,整个过程花费的时间都不及香被点燃,仅有的声音也只是三件凶器掉落而发出的。

  裴玄不紧不慢地换掉自己的囚服,穿上那护卫的服饰,走出了地牢……

  京城的街上已经到处是黑羽军的巡逻兵,长平邦已经不复存在,而冯云卿等一众关键人物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裴玄逃出地牢后,根据之前黑羽军的布防图,逃出了搜索范围,在一处废弃的院落先歇下脚。可一踏进正屋,他便察觉到了不对,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他耳朵可以清晰地听到在东北角位置,有一个女子正拿着一个榔头,缩在角落。那女子没有武功,脚步虚浮,带着点恐惧,并不构成威胁。

  裴玄无奈地摇头,所幸翻了个身,直接面对解释,也省得那女子战战兢兢,可刚落到女子跟前,他就愣住了,那女子竟是小凤。

  小凤也没猜到是他,手里的榔头并没有掉,而是握得更紧了。

  裴玄疑惑地看向少女眼底里的恐惧和仇恨,明明之前两人是合作关系,现在怎么感觉跟敌人见面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裴玄先问道,说着要接过她手里的榔头,可是小凤紧握着并不松手,裴玄拧眉,“你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你害死了流萤!我们真是眼瞎了会信你!”

  小凤几乎是声嘶力竭哭喊着。裴玄心中有了些数:“我也是被陷害逃了出来,你看我身上的衣服,我偷药被人发现了,若是有对不住的地方,那就是陷害我的人干的。”

  小凤这才注意到裴玄一身平民的衣裳,灰头土脸,好像是别的地方逃难过来的人,但是她依然没有放下警惕。

  裴玄把长袖挽起来给她看里面的伤,再将领口敞开,露出里面骇人的伤口,小凤本能地偏过头去。最近没有打战,那些一看就是新添的伤。

  “我偷解药被人发现,王爷便将我关押用刑,想处死我,我杀死了狱卒才逃了出来。”

  小凤听他话里没有漏洞,若是想杀她们轻而易举,现在就可以动手,可他没有,小凤便放下了榔头。

  “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裴玄将衣裳重新穿好问道。

  小凤将流萤被毒死的全部过程说给裴玄听。裴玄闭着眼,反思着小凤的话,他原本想救人的,可不但没有救成还搭上一条人命,自己恩人的命,自己还被关押险些被处死。而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陷害了他们,那种挫败的无力感让他浑身泄了劲。

  “你为何在这里?”裴玄问道。

  小凤不好回答,她并不是长平邦的核心人物,街上搜查的通缉令上没有她的画像,于是出来帮忙和之前的余部联络,这点她是决不能告诉裴玄的。

逢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