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情关之乱世人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五章 故意放走

  第九十五章故意放走

  裴玄见她有难言之隐,便不再问。

  两人沉寂了好久,小凤才怯怯开口:“你现在是被通缉了吗?”

  “应该快了。”裴玄杀了牢里的三人并没有闹出太大动静,但迟早会被发现。

  “那你之后要去哪?”

  “不知道。”裴玄回的干脆利落,他的确没有打算,现在有家不能回,背叛了之前赖以生存,奉为信仰的黑羽军,长平邦更是一直以来的死对头,天下之大,竟没有容身之所。

  小凤像只鹌鹑一样,胆小又乖巧地坐在他身旁。得知他不是存心杀害流萤和冯云卿,是被人陷害时,她是庆幸的,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小凤明白这感觉是什么,但是两人之间有巨大的鸿沟。他曾是温孤行的人,手上沾着无数长平军将士的血,就算裴玄逃离了黑羽军,长平邦也不会容下他,他已经永久被打上敌人的烙印,她和他不会有结果,况且裴玄对她根本没有存那方面的意思。

  温孤行的大帐之中,裴凛跪地不起,就裴玄的事仔细分析,可是越往细的深究,裴玄与外勾结的嫌疑越来越大。

  温孤行命左右兵卒退出账内,推动轮椅,扶起裴凛。这个老将已经跟随他多年,在众人看不好他的时候,果断站在他这边,给予他帮助,在大大小小的战役中明面上是为了朝廷而战,实际上是为了他而战,他岂能不顾及裴凛的感受。

  “裴将军,裴玄这次是真的犯了蠢,与长平邦勾结证据确凿,本王也想帮他洗去嫌疑,可是越是查,他的疑点就越多,他自己都无法解释。军令如山,本王不能不将他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裴凛惭愧地头都抬不起来,温孤行扶他,他也不起。

  “犬子还太年轻,没有辨清是非,辜负了王爷对他的信任,但恳请王爷再给犬子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温孤行手挡住了裴凛接下去要说的话:“军令不可违,这罪已经作实了就不能更改。本王让人派了三个草包去执行裴玄的‘死刑’……”

  裴凛还保持跪着的姿势,听到此处也不敢答话。

  “他已经杀了三个‘草包’,逃了出去,永远都不能回来,下面的人都会以为裴玄已死,也算给全军一个交代。”

  裴凛朝温孤行深深地扣了头,头盔在地上砸出了一大声“铿”:“王爷代犬子谢王爷的不杀之恩!末将愿为王爷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裴玄外通长平邦,若温孤行追究起来,不仅是裴玄,还有整个裴氏家族都会被株连。可温孤行没有这么做,地牢看管森严,裴玄根本没有机会能逃出来,是温孤行故意以杀之名让他逃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裴将军,这是本王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若他还出现在本王面前,本王一定会杀了他。”这是温孤行给裴凛的警告。

  从此父子再不相见,再见便是残杀之时。

  裴凛心知这是温孤行最后的底线,还是看在裴氏家族为其赴汤蹈火的面上做出的决定。裴玄的头再次深深地扣地。

  自从裴氏军队和黑羽军进京,长平邦在京城的势力逐渐被湮灭,冯云卿虽然看起来已是耄耋,但骨相还在,全城还在搜捕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到周围人的性命。

  她郑重地和明明说:“明明,我现在已经是个枯乏无用的老人了,不能护你们周全,现在你收拾一下银两,分给其他人,各奔东西吧。”

  “云卿,我们怎么能放下你不管!”明明握着她的手道。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主要对付的是我,你们跟在我身边只会平添伤害,不如分散各处过寻常日子,不要再刀口舔血地过活。日子过得好就安稳地过下去,如果不好,再另寻明主。”

  明明听她这话好像在交代后事,连忙摆头:“不!要走我们一起走!”

  “明明,你若当我还是邦主,就听我说的话!长平邦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四大长老均被俘,邓兰谦和郭言驱逐黑羽军而战死,长平府的各个官员也被温孤行抓走,生死未卜。你们带着我东躲XZ不是办法,我现在打也打不动了,只希望你们能活下去,不要再受苦受难!”

  “要活一起活,我能带着你,照顾你,云卿。”明明抓着冯云卿的手臂,如何都不放。

  冯云卿拗不过她,露出一抹艰难的笑:“好,我跟你们一起走……”

  明明终于放下心,欣慰地笑了,可是随即她就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了,脑袋昏昏沉沉,铺天盖地的困意向她袭来,眼皮重的耷拉下来。

  “云,云卿,你,你怎么能……”明明努力睁开眼睛,可是眼皮不听使唤,半开不开,

  冯云卿抱住正要倒下的明明,抚着她的背:“对不起,我不能再让你们冒险了,无论我在不在,你们都要努力活下去,过好日子。”

  这些话,明明已经听不到了,她瘫软在冯云卿的怀里,没有了意识。冯云卿知道明明很可能不会听自己的话,各奔东西,所以就准备了迷魂香。自己先服了解药,若是明明不答应,便将她弄晕,自己之后悄悄离开。

  冯云卿准备好行囊,看了一眼在床上的明明,既然他们不走,那只能自己先走,她还有一件大事等着她去做,且一定要完成……

  旻朝经历了九年的动乱,终于重新走向统一,温孤行在京城正式继承皇位,追封大理寺卿之女唐晚香为皇后,后宫再无嫔妃,重新划分了州郡位置,制定更加严密的制度,以防继位之初的不稳定因素。

  温孤行坐着轮椅,后面的太监推着他来到了御书房。双腿残疾,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全都是拜一个女人所赐。

  “冯云卿找到了没有?”温孤行的轮椅行到裴凛和裴耀的面前。

  “回陛下,还是没有。”裴凛躬身行礼道。

逢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