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情关之乱世人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七章 贴心照顾

  冯云卿在灶台给他烧火,看着钟顾北切菜,炒菜的样子,莫名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你砍了那么多的柴火都是要拿去卖吗?”冯云卿指着和墙一样高的柴垛。

  “是啊,明天就要拿去卖了。”钟顾北一边炒菜,一边回应冯云卿。

  “是卖给谁?”

  “皇宫现在比较缺柴薪,明日黄门会挨家挨户地搜集。”

  冯云卿一听到这话,心中就开始盘算……

  饭做好了,可在哪里吃成了难题。钟顾北一个人住习惯了,屋里也没有桌子,他平时都在灶台上吃饭,吃完直接看书,可是现在有了冯云卿,他便有些手足无措了,有些抱歉地看向她:“婆婆,对不住啊,我家里没有桌子。”

  “没事,我手捧着吃就好。”冯云卿之前在当乞丐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待遇,现在适应也很容易。

  钟顾北四周看了看,眼睛一亮,从一旁搬来一块较为平滑的石头搬到炕边:“婆婆,坐这里,石头当椅子,炕当桌子。”

  冯云卿看着那干净的炕,拒绝道:“不用,我可以和你一样站着吃,年纪大了,不好弯腰坐着。”她随意胡诌个理由。

  钟顾北听着似懂非懂,见冯云卿真的不坐着,便不再强求,两人便站在灶边吃了起来。

  夏日天热,白粥很难凉,冯云卿手试了试,烫得抓不住。钟顾北长年劈柴,手上结了厚厚的茧,不怕被烫,但看到冯云卿的反应,心思敏捷的他,便到院外的井里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将冯云卿装粥的碗放进桶里冰凉,之后拿出就不烫了。

  “多谢。”冯云卿接过碗,慢悠悠地吃起来,年迈的身体不能像之前吃得那么快,不然会被呛着,还有些肉牙齿都咬不动,冯云卿得多咬几口才堪堪咽下。

  钟顾北看着她吃得艰难,自觉做饭的时候疏忽了,把肉切得太大块,他一个年轻人牙口好,可老年人吃得就费劲多了。他放下碗筷,把手洗干净,将兔肉撕成丝,剥到冯云卿的碗里。

  冯云卿有些愣怔:“孩子,你这是……”

  “婆婆,这样撕出来的肉,您好嚼着吃。”

  冯云卿连连摆手:“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还有牙齿呢。”

  钟顾北看着冯云卿湿润的双眼,有些愕然,她的脸虽然皱褶枯皮,可是一双眼睛却明亮无比,不像有些老人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昏黄无神。他看着那双眼,好像是看着林中天真的小鹿,一双眼清澈纯洁,似乎含着夏日的冰泉,倒映着他的模样,不由看痴了去。

  “钟顾北?钟顾北?”

  冯云卿叫了他几声,钟顾北才回神,摸着脑袋笑着说:“婆婆,你的眼睛真好看,和天上的星星一样。”

  如果冯云卿还是十七岁的模样,她一定会恬不知耻地拍一下他,然后大言不惭地说:“那可比星星漂亮!”绝对厚脸皮,骄傲地朝他笑。可是现在她绝对没有那心情,而是有些怀念那消逝的容颜,像是形影不离的好友突然离开,等再次被提起,心中的郁结被释放,喉中就跟吃了药一样苦涩。

  “好,好看?”冯云卿伤感的目光认真地看着钟顾北。

  钟顾北不明白她为何是这表情,寻常人听到夸奖不是应该高兴吗?

  “好看,特别好看!”他肯定地说,却没有换来冯云卿的笑,只看见她有些怅然地扒着饭往嘴里送。

  钟顾北吃得比她快,先到炕头的角落拿来几本书,对冯云卿说:“婆婆,我先看书了,您慢慢吃。”

  “嗯,好。”

  冯云卿看着少年拿着书走到了院外,借着隔壁邻居家的烛光和月光,就这么翻开书看。

  过了将近两刻钟,冯云卿吃饱了,现在的她胃口不佳,吃多了都会胀肚,只能少吃慢吃,便主动收拾了碗筷。虽然身体不再利索,但还是可以做些事情的。

  钟顾北看书看得认真,没有注意到屋里的动静,直到冯云卿背着行囊走出来,钟顾北才注意到。

  “婆婆,你这是?”钟顾北茫然地站起来。

  “打扰你这么久了,我也该离开了,谢谢你的饭菜。”冯云卿不能老是占别人的地方,何况她的身份敏感,怕给钟顾北招来祸患。

  “现在是晚上,婆婆你要走也不是这个时间走呀。”钟顾北想挽留她,大晚上的不安全。

  “孩子,我风餐露宿惯了,里面住的我不习惯,而且我还要赶路。”

  “婆婆是去哪?我早上带你去。”

  冯云卿随意想的托词,这傻小子还当真的,实际上她也没想好要去哪,如何对付温孤行:“婆婆自己去就好,已经打扰你太长时间了。”

  冯云卿说着便迈步出去,奈何动作实在快不了,直接腾空被钟顾北抱了起来,冯云卿身体失重,那晕眩感放在年少的身体不值一提,她这一把老骨头,险些把吃的晚饭给吐出来。

  钟顾北急了,抱着冯云卿不让她走:“婆婆!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行走真的不安全,现在天下稍安,一切都没有稳定下来,盗贼还是挺猖獗的,你一个人出了危险怎么办啊!不准走,我里面的炕让给你,我把稻草铺一铺睡地上,明天再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冯云卿悬在半空,眼冒金星,她真的恨死自己了,别说温孤行了,就是这傻小子她都对付不了,无奈只能按着剧烈跳动的心脏说:“好,好,我不走,你,你放我下来。”

  钟顾北直接把她放在了屋里唯一的炕上,自己将柴火旁收拾的稻草铺在地上,冯云卿看着心里不是滋味:“要不,你睡炕上,我睡着稻草。”

  钟顾北好笑地看着冯云卿:“婆婆,我是年轻人,身强力壮,睡一夜稻草没事,你要是睡稻草肯定受凉。”

  冯云卿看着这傻小子铺完稻草,之后还乐呵呵地对她说:“婆婆,我先去看书了,您先睡。”

  见他那么贴心地照顾自己,冯云卿不由问道:“你光看书看得懂吗?有没有上私塾?”

逢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