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传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61、大结局

  柴让本来打算在京都多呆几天的,但是柴母每天都在耳朵边唠叨。

  他实在受不了,又不能和她发脾气,弄不好一个擀面杖就敲在了头上。

  中秋节当天,和家里人吃了顿饭,同时和在老家的柴父通了个视频电话之后,他就拿起背包,逃之夭夭。

  “嘿,这小子,念叨他不是为他好啊,跑的比谁都快。”

  “行了,妈,让让也不小了,这几年也是走南闯北的,你就让他再玩两年吧。”

  等柴让走了,柴礼才开始帮他说好话。

  “还玩?再玩两年都没人要他了。还有你,也不好好尽一下当姐的责任,他都老大不小了,你也不着急。”

  得,战火烧到了自己身上,柴礼白眼一翻,就回屋收拾东西了。

  柴让回到魔都的时候,发现龚明月竟然没回家过中秋。

  她自己一个人,抱着一瓶酒,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剧。

  “你怎么没回家?”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你这个人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吓死人了。”没好气的白了柴让一眼,龚明月这才把酒瓶放到茶几上。

  “怪我?开门那么大声你都没听到,怪我?”

  “人家看电视入迷了嘛~”开始撒娇,嗲嗲的。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怎么不回家啊?”

  “回家干吗,回去受气么?”自嘲一笑,龚明月又拿起了酒瓶,对着红润的小嘴,就灌了一口。

  翻脸比翻书都快。

  鼻子抽动了几下,柴让这才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把包丢在沙发上,随意看了几眼。

  好家伙,茶几上已经放着两个空瓶子,看来这是第三瓶。

  “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酒神。”

  “别废话,来一口?”

  龚明月举着酒瓶就朝柴让嘴里塞。

  “别喝了,这大过节的,还是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伸手把酒瓶夺下,柴让劝了一句。

  “哼。”龚明月没有说什么。

  但是柴让看得出来,她好像不是很开心。或者说有点绝望?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么?”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虽然这个小妖女有的时候疯言疯语,但是柴让对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工作能力就不说了,反正他也不懂,但是起码也是合格的吧。

  颜值挺高,身材也不错。

  最关键的是,听话。

  虽然偶尔会和柴让拌两句嘴,但是总体上还是挺照顾他的面子的。

  摸了摸腰上的腰带,这个东西还是人家给买的呢。

  价格也不低,大几千块钱呢,虽然比不上他送的那个包包,但是人家才多少工资嘛。

  龚明月把自己蜷缩在沙发上,显得很是无助。

  “没什么事儿,就是有点不开心。”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不开心简单啊,找点开心的事情做不就好了么?”

  柴让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真有什么大事儿呢。

  “柴大老板,陪我去逛街好不好?”可怜楚楚的眼神,让柴让根本无法拒绝。

  他还是第一次从龚明月眼神中,看到柔弱和央求。

  在他印象里,这个小妖女可是鬼点子最多,也最是古灵精怪。

  “行吧,不过你是不是得先洗个澡?你这一身酒味,逮到了就得说我酒驾。”

  “ok,很快,等我一小会儿哈~”

  听到要去逛街,龚明月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踢拉着拖鞋就上楼洗漱。

  柴让原本以为,龚明月拉他上街,是想让他付账。

  他也做好了出血的准备。

  可是逛了一下午,直到晚上,除了给他自己买了几身衣服,她自己倒是没花他一分钱。

  柴让不是没有陪女人逛过街,他之前陪他老姐逛街,大包小包的一大堆。

  他现在双手和脖子上也都挂着大包小包,但是东西都是他的。

  “你乐什么啊?”

  看到龚明月对自己吃吃的笑,柴让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我觉得那几个导购员蛮有眼光的。”

  “哦?你是说他们说我是衣服架子?还是说我帅?”柴让自恋的问道。

  “切,我是说,她们说咱们蛮般配的,嘻嘻!”

  柴让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有一说一,两个人在一块儿,在别人看来还的确算是郎才女貌。

  一个身高185,一个身高173左右,都是大长腿。

  柴让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游泳圈没了,身材越发显得健硕有型。

  本来就不低的颜值,再加上那副高鼻梁,更何况还是一个大金主,简直是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龚明月就更不用说了,要条子有条子,要段子有段子,嘴角那颗美人痣,更是增添了不少韵味。

  “逛了这么久,饿了吧?今天请你吃大餐,看在你帮我买了这么多衣服的份儿上。”虽然是他自己付的钱。

  “咱们回家做吧,不想在外边吃。”

  龚明月很自然的抱住了柴让的手臂,让他略微有点僵硬。

  九月份的天气还略微有点热,双方穿的都不是很多。

  柴让能明显的感受到右手臂传来的柔软和温热。

  “行吧,那咱们就,回家!”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柴让就想甩开这个小妖精。

  “走错方向了,停车场在这边。”龚明月稍微一使劲,就把急于挣脱自己束缚的柴让给拉了回来,然后又抱了个紧。

  ……

  “你还会做饭?”

  看着主动拿起围裙的小妖女,柴让目瞪口呆。

  从她入住那天起,她就没下过厨房。

  柴让一直以为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傲娇女。

  “当然会了,小时候我妈出去打牌,都是我做的饭,不然我早就被饿死了。”

  “你爸呢?”

  “死了!”

  “对不起。”柴让意识到自己好像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立马道歉。

  “没事儿。想吃什么,报上名来,只要你能说得出名字,就没有本姑娘不会做的菜。”

  龚明月展颜一笑,根本没有把柴让的问题放在心上。

  “看不出来啊,你还真有两下子。”柴让也是厨艺在身的人,就从拿刀的姿势,切菜的流畅程度,他就能大概判断出来,龚明月还真的没说瞎话。

  “也不看看我是谁,之前没下厨,只是觉得你们不配让我下厨而已。”龚明月傲娇的回了一句。

  “那现在怎么……?”

  “本姑娘开心。赶紧出去收拾桌子~”

  一顿饭吃得津津有味。

  “不得不说,之前是我小瞧你了。”剔着牙,柴让给龚明月竖了个大拇指。

  “哼,知道就行,本姑娘的本事大着呢。”傲娇脸,鼻子都快飞到天上去了。

  “那以后晚饭归你了,早饭归陈晶。”

  “你……”

  不等龚明月抗议,柴让一个箭步就冲上了二楼。

  “才晚饭啊……”

  嘴里嘟囔着,龚明月开开心心的收拾了起来。

  。。。

  晚上睡觉的时候,柴让醒来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个梦而已!

乱世一书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