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霜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16、阴云散、皓月当空

  恶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时间朝野上下,处处喜气洋洋。

  茶楼酒肆,大街小巷都在痛骂左恒与明家。

  枫长乐为安南皇帝寻药,险些丧命,避免了两国交战,生灵涂炭,封长乐王,赐婚安南永欢公主蔷薇。待枫长乐身体痊愈之后,回安南大婚。

  靖国与安南敦睦邦交,边境增开互市,贸易往来免税三年。

  处理好与安南的国事,许清源耽误了二十年的大婚,被老皇帝第一个提上日程。

  八月十五中秋节,云锦公主和许清源在京城完婚。

  之前的探花府被赏给了卓云帆,许清源大婚之后,还要回到江宁府,皇帝就没再赏宅子给他。

  反正卓云帆以后也不会留在京城,一个宅子,状元探花一起住,够大了。

  二十年后,再次跨马游街,老知县乐得脸上都笑开了花。

  围观的百姓一面给老知县道喜,一面小声嫌弃皇帝小气,连个像样的宅子都不给驸马。

  当云锦公主的嫁妆从公主府抬出来的时候,百姓们再也不说皇帝小气了。

  探花状元府离公主府虽然不是太远,但是,二里地还是有的。

  第一抬嫁妆进了探花府,最后一抬嫁妆还没出公主府。

  探花府太小,宴不下太多宾客,大臣们观完礼,只喝了一杯喜酒,就被老皇帝赶出探花府。

  别耽误我抱外孙。

  许清源大婚三日后,老皇帝退位,太子登基。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左子睿被放了出来。

  站在刑部门前,看着京城宽阔笔直的大街,左子睿内心一片茫然。

  他没想到这么快便可以出来,还没有对以后的日子做任何打算。

  就在他茫然四顾,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街角处转出一个红衣身影。

  沈清竹一身红衣朝他走来,身后是同样妖孽的枫寻云。

  “义父让我给你带封信。”沈清竹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一袋银子和一枚令牌递给左子睿。

  不待左子睿说话,二人转身,相携离开。

  信里,左子涵嘱咐弟弟和沈清竹一起把独孤山庄发扬光大。

  看着那信,左子睿终于落下泪来。

  看着江南的方向,眼里突然就有了光。

  许清源被升为江宁知府,回江宁的车队蔚为壮观,云锦公主的嫁妆,安南给宁安的礼物,统统拉到江宁去给许清源挥霍。

  车队一入江宁府,沿路便有百姓迎接。

  百姓们一个个喜笑颜开,终于不用再眼馋乐阳县了,许大人也是他们的父母官了。

  江宁府城更是人山人海,仅留出一条过道给车队。

  百姓们热情地跟许清源打招呼,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把随行的老皇帝气得吹胡子瞪眼,我这么大个太上皇,你们看不见吗?

  老百姓:这辈子都没见过皇上,谁知道太上皇长啥样?

  回到江宁府的第二天,许清源就开始召集各县县令汇报各县情况。

  乐阳县师爷转正为县令,抱着免税三年的圣旨乐得屁颠屁颠的。

  惹得其他县县令一阵眼红。

  老皇帝待在府衙就两件事:

  第一:每天早上盯着云锦公主和许清源喝补药。

  第二:带着宁安到处逛吃逛吃…

  永安太子邀请老皇帝与宁安去安南玩,宁安要给爹娘守孝三年,三年内不会离开江宁府。

  永安太子给安南皇帝修书一封,说要跟着许清源学习学习,暂时不回安南了。

  气得安南皇帝差点跑到靖国来抓他回去。

  听闲王说这孩子每天陪着宁安公主到处逛吃逛吃……

  安南皇帝顿时眉开眼笑,再也不催了。

  卓云帆回到江宁府,先去枫家颁了给枫长乐封王与赐婚的圣旨。

  沈清竹一道去交给枫陌漓一张轩辕家地图。

  然后一行人到了独孤山庄。

  众人到了独孤山庄的时候,左子睿也到了,正站在门口犹豫不决。

  卓云帆命人抬过老皇帝亲题“子部京涵”的匾额,交到沈清竹和左子睿手里。

  左子睿呆呆愣愣地跟沈清竹把匾额挂起来。

  山庄里犯过事的人该赦免的赦免,该翻案的翻案,该补偿的补偿。

  从今往后,夜里可以踏踏实实睡个好觉。

  沈清竹把山庄里的情况一一介绍给左子睿,带下人们见过新的庄主。

  “叔叔,你好好打理山庄,我还没成亲,得出去寻个媳妇。”

  然后,沈清竹就甩手少爷拍屁股走人了。

  留下左子睿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我也没娶亲,我也想找个媳妇。”

  ……

  三年后,永安太子回安南登基。

  新皇登基大典与封后大典同时举行。

  皇后是靖国宁安公主。

  新皇将后宫除帝后宫殿之外的各宫,一道宫墙圈了出去,改成书院。

  靖国太上皇、云锦公主、驸马许清源亲自送嫁。

  枫家兄弟、卓云帆被邀观礼。

  大殿内歌舞尽兴,宾客尽欢。

  枫寻云和沈清竹对着舞姬一阵评点。

  “前面领舞的?”

  “没有倾城腰细。”

  “拿扇子的?”

  “没有倾城肤白。”

  “穿粉衣服的?”

  “没有倾城臀翘。”

  “三年了,就没有一个人能比过苏倾城,入了你的眼?”沈清竹意兴阑珊。

  “有。”枫寻云藏在宽袖下的手,捏了捏沈清竹的手指,“眼前人便是入眼之人。”

  枫沧月听得一阵鸡皮疙瘩,起身走向殿外。

  大殿外的草地上,平安、念林带着枫长乐两岁的儿子,许清源一岁半的女儿,玩得正欢。

  施凝玉怀里抱着三个月的儿子和蔷薇看着这些玩嗨了的皮孩子。

  枫沧月抬头看看天空,阳光正好,一如苏倾城的微笑。

  喜宴到傍晚的时候才散,新皇登基大婚,举国欢庆,京城各个街道都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皇帝的洞房是没人敢闹的,人们都到大街上去看热闹。

  两位太上皇年纪大了,早早歇下了。

  几个小娃娃玩累了,跟着各自娘亲回去睡觉。

  平安与念林第一次来安南,兴奋的不行,牵着各自爹爹的手,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开心得嗷嗷直叫。

  枫子昂和卓云帆远远地跟在后面。

  “下个月去哪里开新店?”

  “下个月去哪里巡访?”

  两人同时开口。

  “江苏。”

  “江苏。”

  长安与初七在后面乐得合不拢嘴。

  天空明月皎皎。

  街边一个小摊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一个吃面的汉子小声说:“听说一钱杀手得了一把神剑,得之可得天下。”

  另一个汉子小声答:“一钱杀手的主意也敢打,怕自己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江湖代有人才出,一钱杀手不也曾被逼跳崖。”

  ……

  全文完。

枫念念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