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个医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三章 狗娃

  清晨一早,卫来就给林阔打了电话,让他去把陈杰的母亲接出来。

  林阔本来不乐意,现在他最怕见到的就是陈杰母亲,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万一再出个什么意外……

  直到现在老人家还蒙在鼓里呢,谁也不敢去报这个丧。

  “你别担心,我让你接老人家出来,就是给她治病,你们就去咱俩之前第一次见面那个医院。”

  卫来对着电话说道。

  电话那边,林阔的语气依然犹豫。

  “因为这个事儿,我专门咨询过一个医生同学,他说这病可不好治,再加上老陈他母亲都那把岁数了。”

  “放心吧,一准能治好!”卫来自信的说道。

  这次虽然他没有试药,可那张药方,包括煎药的方法,昨晚卫耀宗研究了大半宿,老教授最后就一个字。

  灵!

  可是,电话里,林阔却直接嗤之以鼻。

  “卫来,你是不是觉着我傻?我那同学可说了,这个什么什么心脏病,压根就治不好,米国总统惹上这病也是个死,你小子别张嘴就来啊。”

  卫来懒得跟他多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米国总统算个锤子,他能让国宝级的中医教授给丫瞧病吗?”

  林阔让卫来给气乐了。

  “那孙子算个锤子这事儿我认,可听你卫少的意思,你就有能随手抓个国宝中医瞧病呗?当心风大闪了舌头!”

  “自己上网查去,就搜卫耀宗三个字,你总该会网上冲浪吧?”

  说完,卫来牛掰哄哄的挂了电话。

  不到五分钟,一条微信发了过来,黑猫警长。

  “我现在就去老陈家!!!”

  ………

  这就是卫来找他爷爷出面的原因,就连林阔这种大老粗都知道,高血压性心脏病压根儿就治不好,他卫来一个毛小子跳出来说,他就能治好。

  谁信?

  可这话要是卫耀宗说的,那任谁都得掂量掂量,老教授归隐雍城这么多年,这是又有新突破啦?

  而且,最重要的是,卫来缺一个背锅侠,老爷子怎么看怎么合适。

  跟之前一样,他依然不打算公布药方,凭什么?

  他又不欠别人的。

  这一次在回魂夜世界里,虽然卫来在厉鬼幻境中出了口气,可他憋在心里十几年的恨意,又岂是一个梦,就能平息的。

  更别说,这张药方还是卫来九死一生拼来的。

  要知道,如果卫来在那个世界里,哪怕有丝毫的行差踏错,他都有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被困死在那儿是他最好的结局。

  最直观的一件事,如果卫来没有给那些人灌输唯物主义,爱国主义,让他们一个个发自内心的深深爱上伟大祖国。

  那些保安能逃出厉鬼幻境?

  即使他们能在周星星的逆天能力帮助下逃生,可最后周星星呢?

  一个神经病的周星星,卫来束手无策,完全没办法激怒他,最终只能看着他跟厉鬼同归于尽。

  而一个深爱着伟大祖国的周星星,卫来有一万种方式刺激他,因为……

  荣辱与共!

  因为我们脚下的这片热土,本就是我们老百姓当家作主啊!

  总之,要想让卫来将药方共享出去,哪怕是卖出去,不可能。

  至少对于现在的卫来而言,完全不可能。

  ………

  雍城南门,一辆银色跑车平稳的拐上城北干线,不疾不徐的朝蜀都驶去。

  蓝洋洋把一辆跑车愣是开出了大巴的四平八稳,卫来心下哂笑,估计这妹子心里也有阴影了,特别还是在这条城北干线上。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卫耀宗正在后座呢。

  老爷子将一副中药珍而重之的放在身边,宝贝得不行。

  按卫来的意思,直接找个中药房,熬制好了打包,就跟上次一样。

  可卫老教授坚持现场熬药,不然影响药汤的口感。

  卫来只能偷偷翻白眼。

  车里,蓝洋洋突然开口。

  “给办公室打电话。”

  卫来不解的看着她。

  这妹子怎么语气变得这么……冷漠?

  下一刻,他立刻臊眉耷眼的看向窗外,差点丢个大人,幸好没搭茬。

  跑车的音响里……

  “好的,正在拨打办公室电话,嘟……嘟……您好,院长!”

  卫来偷摸瞄了一眼,狗曰的高科技喔!

  蓝洋洋继续开车。

  “我刚才交代的都安排好没有?”

  音响……

  “院长,全都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心血管内科的专家全部就位,所有相应的检查设备也都准备好,随时可以使用。”

  “嗯,好的,谢谢……你等一下。”

  说着,蓝洋洋回过头,看向后座的卫耀宗。

  “卫爷爷,您一般都喝什么茶啊?”

  此时卫耀宗也跟卫来差不多,眼神里全是……狗曰的高科技喔!

  老卫家还真没这么高级的车,好吧,根本就没有车。

  “噢?喔喔,随便什么茶都行,我不挑的。”

  副驾上,卫来实在忍不住了,两只手抓在门把手上,脸色都变了。

  “你能不能看路!”

  “啊?哎呀!”

  蓝洋洋赶紧回头,自己也吓得不轻。

  “就准备大红袍吧,去我爷爷的办公室拿,右边第二格抽屉,最里面用《黄帝内经》压着的那罐,先这样。”

  嘟……嘟……嘟。

  卫来意味深长的看了蓝洋洋一眼。

  对于老爷子们藏东西的地方,咱俩都挺熟啊。

  “丫头,你爷爷现在还去坐诊呐?”

  后座上,卫耀宗饶有兴趣的问道。

  蓝洋洋点了点头,这次是不敢再回头了。

  “是的,卫爷爷,他老人家偶尔会去医院里看看,心血来潮了也给病人号号脉什么的,您要是有空,我也给您准备一个办公室,好不好啊卫爷爷?”

  “哈哈,办公室就别准备了,我有功夫了去跟老蓝搭个伙就行。”卫耀宗看起来是真有些动心。

  卫来撇了撇嘴。

  够精的哈?

  一下子凑俩国宝,人米国总统都没你这待遇。

  卫耀宗突然拿出他的老年机。

  “卫来,既然你要找背锅的,干脆我再给你拉一个。”

  说着拨出去一个号码,很快……

  “喂,老蓝,我卫耀宗!我这会去蜀都路上呐,啊?去我孙媳妇儿医院!哈哈哈哈,你也过去呗,我领你看看我孙媳妇儿的医院长啥样,再给你尝尝那罐压在黄帝内经下边的大红袍!”

  蓝洋洋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卫来……

  估计电话那边蓝老头儿都快气炸了吧,就他那个脾气。

  这边,卫耀宗红光满面的刚放下电话,跑车里的音响又响起来。

  蓝洋洋在方向盘上面按了接听,车里顿时传出蓝山河的声音。

  “洋洋,你现在在哪儿呢?”

  蓝洋洋专心开车。

  “爸,我开车呢,有什么事?”

  音响……

  “你昨晚是不是又没回家?”

  蓝洋洋似乎一点没察觉到蓝山河语气中的不对劲。

  “对啊,我昨晚在雍城啊,现在回医院。”

  “洋洋啊~~~”

  蓝山河的语气,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你跟卫来那小子才认识几天,啊?你一个女孩子,前几天送他们一家人回去,你就一晚上没回来,现在又……”

  蓝洋洋顿时有些慌乱。

  “爸,我开车呢,回家再说啊。”

  “开车我也得跟你说清楚!蓝洋洋,你老实告诉爸爸,你是不是真看上那小子了?”

  副驾驶上,卫来这个尴尬,回头看了一眼爷爷。

  老教授正老神在在的看窗外风景呢,就是耳朵竖起来有点高。

  蓝洋洋满脸通红。

  “爸,回去再说……”

  音响里,蓝山河的声音更大了,卫来都能想象到他此刻的表情,任何一个父亲也受不了女儿夜不归宿啊。

  “洋洋,我就不明白了,卫来那小子有什么好?以前那么多人追你,你看都不看一眼,现在怎么就看上他了?他就那么好看?是,我也承认,这小子确实长得还行……”

  卫来想下车,他感觉车里的空气都快凝固了。

  蓝山河还在继续。

  “爸爸都是为了你好,洋洋,你要相信爸爸看人的眼光,就卫来那小子,除了好看他还剩什么?”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我的乖女儿,我不希望你……”

  “哼!”跑车的后座上,卫耀宗重重的哼了一声。

  “狗娃,你敢再说多说一句,我现在就过去抽你,你信不信?”

  卫耀宗厉声说完,跑车里陷入死寂。

  天晓得过了多久,蓝山河估摸着终于回过神了。

  “哎呀,洋洋你怎么不告诉我……卫伯伯,您在呐,狗娃给您请安了啊,喂?喂?嘿这什么信号啊这,喂?嘟……嘟……嘟……”

  卫来艰难的转过头,看着都快哭了的蓝洋洋。

  “那什么……你爸叫狗娃?”

钟二十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