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的成长之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穿越了

  东江湖上,水波荡漾,金光粼粼。

  张远背着画具,沿着湖水静静地走着,望着远处的农房、稻田,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几日来的阴霾也随寒风一起吹去。

  他今年大三,正处于人生另一个重要的节点,前面的中考、高考都迈过去了,如今又迎来了考研。

  中学期间他天真地认为只要考上大学就能赢来璀璨的未来,上了大学后,现实立马赏给他一记狠狠地耳光。

  大学所学专业非他所爱,未来一片昏暗,张远发现自己更喜欢漫画,也憧憬着未来可以从事这一方面,准备毕业就投身于一家漫画公司。可传统的父母还是觉得更高的学历才能获得更好的前程,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强迫他必需考研,否则就断绝关系。

  不出意料,张远与父母大吵一架,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独自来到了湖南的郴州散散心,来到这里已经五日了,张远也想了很多,父母毕竟为自己好,不如就随了他们的心愿,努力准备考研......

  “事实弄人啊,还不如从来没喜欢过。”张远苦笑一声,把怀中曾经珍爱的画具扔到河水里,看着逐渐下沉的画具,心中猛一疼,那么可都是他在前三年拼命打工才挣来的。

  “感谢你们这几个月的陪伴,不过......”张远叹息,“不过,就此别过吧,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画画了。”

  画具沉入湖底不见踪影张远楞了好久,正准备转身回家时,突然!一道红光自湖面中心爆射而出,速度极快,且直指张远,张远瞳孔大睁,还没来得及跑就被红光砸中不省人事。

  ......

  “少主,快醒醒!“浑厚有力的男声在张远耳边响起,臂膀不断被一双大手推搡着。

  张远迷迷糊糊望着眼前,瞳孔猛然睁大,“这是哪里?你是谁?”此时他发现自己居然正骑在马上,旁边有一位刀疤脸的大汉不断摇晃他,而且这刀疤壮汉的服饰可一点也不像二十一世纪的人,粗衣麻布臃肿的套在身上,活脱脱的古人穿着。

  “难道我穿越了?”张远心中震撼,茫然地望着刀疤大汉。

  刀疤大汉疑惑道:“少主,我是熊典啊,你的贴身护卫。“

  “熊典?”张远念着名字,很是熟悉,就在准备回忆时,徒然抱着头痛苦的大喊:“痛!头好痛!”

  大脑突然传来一阵阵刺痛,无数记忆涌上脑海。

  “熊典担心地询问:“少主,你怎么了,没什么大事吧。”

  “我没事。”宁远仰起头,摆摆手,刚才他已经完全融合了记忆,感觉得没错,他真的穿越,穿越到五代十国,还夺舍了一个名字叫“张远”的楚国人。

  楚国马步都指挥使徐威废除马希萼,改立马希崇为楚王,导致楚国大乱,东边的唐国借机出兵,趁火打劫,准备吞下整个楚国。

  所谓乱世出英雄,张远义父张勇不甘永居飞天山,一辈子当个草寇,就联合附近的盗匪组成个义军联盟,攻城略地,不但占领了郴州城还夺得了附近几个小县城的控制权,从不到两千人的部队一下扩张到一万人。

  南汉见唐国捞到不少好处,也想出兵,但苦于出兵无名,就在边境不断挑衅张勇的义军。张勇此时拥兵上万加上被之前的胜利冲昏头脑,冒然率领五千军队于晚上奇袭汉军,谁知汉军早有预料还设下了埋伏。

  张勇的五千义军竟没一人归来,包括他自己。

  南汉灭了张勇,并借着协助楚国清理“匪患”的由头,悍然出动五万大军,兵峰直指郴州,大军由汉国内侍省丞潘崇彻统一统领。

  张勇死后,身为张勇义子的张远,自然而然成为了义军统领。

  张远与他这位义父感情甚好,听闻义父死讯,张远悲痛欲绝,大哭三天三夜。

  恰逢此时,南汉先锋谢平率领五百重甲骑兵逼近郴州,张远悲愤之下,不顾其他山贼的反对,放弃坚固的郴州城,毅然带着飞天山两千盗匪准备和谢平的五百铁骑来个硬碰硬。

  宁远看着后方毫无甲胄护体的二千飞天山歩卒,大骂一声:“愧你还读了那么多兵书,步兵怎么能直接面对骑兵呢?”

  这当然是在骂张远,张远虽出身山贼,但自幼喜爱读书,尤其是兵书,常常自诩为郴州周公瑾,可居然连最简单的兵种克制都不知道,宁远也是真的服了。

  现在还不快跑,等一会骑兵杀来,怕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他大喝一声,对着后面的义军道:“所有人,立即调转方向回郴州。”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愣,熊典更是瞪大眼珠子,以为宁远是害怕汉军想逃跑了,于是怒斥道:“大当家待你如亲儿子,如今他尸骨未寒,仇人在前你不去报仇反倒想临阵脱逃,真是给大当家丢人。“

  宁远撇了一眼熊典,知道这人非常忠诚,是张远义父的亲信,可如今危机在前,他还不想死但又不知如何解释,毕竟是自己夸下海口说要亲自击溃这五百重骑。

  熊典见张远低着头不说话,以为他已经知错,正要宽慰几句时,忽然听到远处“蹬蹬蹬”的马蹄声,瞬间心头一沉,知道汉军的铁骑已经来了。

  宁远骑着大马,看得远,只见远处尘烟遮天,一杆红色“谢”字旗帜格外鲜明,他心里不禁慌了:老天不要搞我啊,我才穿越,你好歹让我享受几年啊。

  熊典见宁远神色慌张,叹了一口气,招来一名手下牵着宁远的马退到后方,对着个看着长大的孩子还是狠不下心来。

  张勇生前很有魅力,二千飞天山盗贼都对其奉若神明,此时他们眼神中没有害怕,只想为大统领报仇。

  汉军骑兵很快就来到眼前,一名红袍将军一马当先,左手拍马,右手持枪,威风凛凛,气势惊人。

  想必是南汉先锋谢平无疑。

笔画银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