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战之歼星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血字书

  世界上每天都有坏事发生,但有的事情比坏事更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拓星历984年6月7号,全世界和平安宁的话,那么,一定是遭受了厄运的人没被发现,比如闲者青年——玄德。

  玄德是龙国秋落省烂叶市丧觉乡的本地人,21岁的男青年,为人内向,没有兴趣爱好,没有一技之长,17岁的时候,因为一场莫名的疫病,亲近的家人全都染病去世,独留他苟活于世,靠着家人遗产得过且过,在一所私立音乐学校厮混到毕业。

  玄德昨天在学校参加完毕业典礼,回到家后就一直待在了家里,第二天清晨六点左右,他被几下敲门声吵醒。

  他去打开房门以后,并没有看到人影,只看到地上有一张对折了的、泛黄的牛皮纸,纸上压着一枚银色硬币。

  玄德疑惑地蹲下身,把两样事物一并捡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先打量起了银色硬币:

  常规大小,重量比钱币只轻了一点点,一面刻着狼头图案,一面刻着“血银之证”四个字。

  这种格式,游戏币?

  玄德皱起眉头,根据他以往所认知,只有廉价的游戏币才会被人随意弃置,而且这枚硬币的重量也符合游戏币的标准。

  要不要咬一口?看看是不是银的?

  玄德脑海里冒出一个渴望侥幸的念头,旋即,他被自己这个天真幼稚的念头逗笑了。

  天上怎么会掉馅饼?

  微微摇了摇头,他随手把银色硬币揣进了裤兜里,翻开了对折了的牛皮纸。

  牛皮纸,只有一段话:

  “玄德,7月3日,丧觉乡昌兴小学男厕8号位。”

  这是什么意思?熟人作案?邀请我去上厕所?

  这荒诞无稽的内容,让夏佐看得拧起了眉头。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某个损友在恶作剧。

  倏然,玄德嗅到空气中有了一股淡淡的铁锈味。

  他抽了抽鼻子,吸了吸气,辨别出味道的来源是手上的牛皮纸。

  准确来说,是纸上那些暗红色的字迹。

  这字该不会是血写的吧?

  玄德脑海里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他把牛皮纸拿到鼻子下嗅了嗅,顿时脸色一白,头脑有些晕眩。

  该死的,这字居然真是血液写出来的。

  玄德大吃一惊,像是被火焰灼烧到了一样,甩手扔掉了牛皮纸,他的眼睛不晕血,但他的鼻子晕血。

  玄德急促地喘息了一会儿,看着地上的牛皮纸,神情惊恐。

  这不会是我朋友会搞出来的事,也不像是恶作剧。是谁?是什么动机?

  他心里充满了不安,隐隐觉得自己遇上了不详的事。

  要不要报警?让警务所的警务员来调查一下?

  玄德的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了绝对社会主义良好民众的思路想法。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依照他对于警务员的认知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被正视的可能。

  这所谓的血字书,在警务员们眼里,恐怕就好似中小学生之间的“放学你别走,来小树林”那样,就算知道了,顶多也就安慰他几句,然后一笑而过。

  凡事还得靠自己,因为很多对于自己来说是件需要慎重对待的事,在别人眼里,不是小事,就是屁事,说还不如不说。

  玄德沉默了很久,最终捡起了那张写了血字的牛皮纸,转身回了屋子。

  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去还是不去?

  随手拉上门,玄德来到客厅,坐到沙发上,看着手里捏着的血字书,心绪凌乱。

  沉默了许久,玄德最终决定去看一看,因为血字书的内容,是指名道姓了的,而且,昌兴小学是他的母校之一,他决定去看看。

  匆匆洗漱,匆匆吃过早饭,匆匆出了门。

  目的地——昌兴小学。

  玄德如同梦游一样,穿过街道、穿过人群、到车站坐车。

  玄德是个奇怪的人,常常会走神,注意力被限制在身周一米,超出一米范围,他就什么也感知不清楚了,这种状态,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陷入的,就如同自闭。

  当玄德来到昌兴小学的校门口时候,他愣住了。

  校园里杂草丛生,沙尘遍布,楼房墙体上爬满了斑驳的苔迹,门窗残破不堪,半个人影也没有。

  啊,废弃了吗?我都不知道。

  玄德看着眼前的荒凉景象,眉头微皱,心里有些哀伤。

  玄德循着尘封多年的记忆,来到了男厕,这里十分脏乱,小便池的白墙墙角上有许多是黄色尿斑和苔藓,地面则有着不少碎石和沙尘,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混合型难闻气味,而且这里面的光线显得有些晦暗,让他心里觉得有些发悚。

  但奇怪的是,隔层马桶间的门,却是晚好无损的,而且看上去并不老旧。

  玄德耐住躁动不安的心,走进了第八个厕所间,但他只看到几个褪色了的淡黄烟头。

  没有异常?墙上也没有印记什么的?照理说,既然吧我叫来这里,应该会有“线索”留给我去探索的。

  玄德眉头微皱,心头疑窦丛生,在指定地点一无所获,他心里觉得有些失落,毕竟,他已经做好应对无论是好是坏的变化了,结果却是扑了个空。

  混蛋,我都已经对这事上心了,怎么能得个空的结果?再找找看。

  在好奇心的催使下,玄德决定把这个厕所探索一遍。

  然而,最终的结果还是不尽人意,他一无所获。

  太扯了,竟然真的和最开始预料的结果那样——这只是个恶作剧。明明搞的这么有神秘感……败兴,真是让人失望,不要让我知道是哪个损才搞出来的……

  玄德觉得自己被人戏耍了,心里大感恼火。

  “睡汝娘的,中计矣。”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一句古时名将们的经典语句,绷起脸走出了厕所。

  玄德刚走出厕所,周遭地面倏然无声无息地冒出了阵阵浓郁的白雾。

  “靠!”

  看到情势有异变,玄德顿时觉察处境不妙,拔腿往校门口方向跑去,然而他刚跑几步,整个人就被白雾淹没了。

断痕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