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战之歼星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曾经的故事已经老去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白雾似乎是一种特殊气体,既没有潮气的湿冷,也不像烟尘那样呛人。

  玄德慢步向前走去,他身躯紧绷,汗毛炸立,心里惊悸不安。

  云雾开散,眼前倏然显现出一道斜斜通上云霄的素白阶梯。

  玄德见状不由一愣,回过神后,他鬼使神差地迈步踏上阶梯,一步步往上走去。

  渐渐的,玄德耳中所听到的声音越来越轻微,好似他沉入了深海,被水隔阻到了另一个陌生境地。

  走完第一段阶梯,登上第一个梯台,阶梯两侧的景象倏然变化。

  左边是一座蓝白色的巨大冰峰,右边是一座喷薄着金红色岩浆的火山。冰寒与炽热两种气息,分据了这苍茫茫的空间。

  玄德面无表情,环顾了一下左右,就继续向前走上去。

  “救救我……”

  踏上第二个梯台时,玄德看到梯台边侧,有一个只剩半截上身的牛头人伸着右手向自己呼救。

  这个牛头人没有皮肤,双眼流着殷红血泪,它的声音非常嘶哑无力,表情十分扭曲,显得很痛苦。

  玄德眉头微皱,淡淡打量了它一眼,径自向上走去。

  突然间,玄德脚步一滞,他低转头看向抓住自己脚腕的那只异常丑陋的大手。

  “救救我……”

  耳畔再次传来牛头人的哀求声,玄德目光沉凝,面无表情,心里毫无波动,他抬起头看向阶梯上端尽头,不耐地一动腿,把脚从牛头人的掌中抽了出来。

  玄德步步向上,阶梯两侧云雾迷蒙,魅影穿梭。

  黝黑的长发,苍白的脸庞,各形各色的体态,鲜红的双唇一开一合,发出含糊不清的呜鸣。

  “小德,做人不能坏,坏人不会有好结果的。”

  “废物,看看别人,都是满分,你一个第二名也好意思来和我说?”

  “当初就该把你掐死,你这个僵尸,魔鬼!你怎么不去死?”

  “玄德,什么时候回来帮我啊?我一个人带着这群小弟,打不下那些地盘啊。”

  “我好喜欢你啊,傻德。”

  “柯柯…”

  玄德一怔,转头看向悬浮在阶梯旁云雾里的魅影。

  在玄德转头的那一瞬,那魅影已幻化成一个体态苗条、眉目清秀的靓丽少女,它向玄德伸出手,笑道:“傻德,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我想给你生孩子…我们结婚好吗?”

  玄德目光流转,神情哀苦,定定地看着魅影,低声地闷笑了起来,眨了眨眼,自语道:“曾经的故事已经在记忆里老去,但,泛黄的纸页里,还保留着那个我想要呼唤的名字,柯柯……”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怅然一笑,转身继续攀登阶梯。

  “玄德,你个猪头,你不要我了吗?你不是说要像骑士守护公主那样,永远陪伴在我身边,跟随在我身后,守护在我身前吗?骗子,你这个骗子,无情无义、始乱终弃的骗子……”

  玄德身后,魅影指着他,啜泣着愤声质责。

  “傻德,你回头看看我,看看我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陪着我一起走下去?我知道我脾气很差,老是作弄你,惹你不开心,但是我可以改,我可以改啊,你能不能回来……”

  身后,魅影哀求着,渐渐隐没在云雾里。

  玄德只觉得心里翻涌着一阵一阵酸楚。

  云雾弥漫,侵入阶梯,渐渐把阶梯遮掩,他见状加快了脚步。

  阶梯的尽头,到了。

  玄德站在阶梯尽头处,想要发笑,但心里却充满了酸楚和哀伤。

  好累啊,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玄德仰头望着重重迷雾,眼眶中,泪水悄然滴下。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人生百十年,一切皆梦幻。

  玄德闭上双眼,牙关紧咬,紧紧地抿着唇,紧紧地攥着拳,心里燃烧着一团火,一遍遍地对自己说:

  我玄德虽然孑然一身,但绝不勉强,绝不将就!我要闯下一番事业,我要出人头地……

  猛然睁开双眼,玄德大声喊道:“我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我不会输!不会!”

  “轰隆”一声雷响,云雾翻腾,遮掩去他的身影,迷蒙潋滟红光,将云雾侵染通透。

  血云滚滚,无比艳异。

  ……

  拓星历984年6月9日,命运的乐章开始奏响,母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道螺旋光柱自龙国疆域中心冲天而起,贯彻太空,之后炸裂开来,纷散飘洒的光点聚合成七面通天彻地的光壁,将整个星球化分成七环区域。

  ……

  迷迷糊糊间,玄德睁开了双眼,他睡眼惺忪,有些茫然地看着天穹上的绚丽火烧云,一时间竟然没察觉到身周环境的不对劲。

  玄德直起上半身,双臂舒展,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惬意地打了个哈欠。

  “这都什么时间点了?该吃饭了吧?”

  揉了揉眼睛,玄德只觉神清气爽,通体舒泰。他摩挲着自己的额头,想着晚餐的着落时,一只巴掌大小的七星瓢虫从他的眼前飞过。

  “这……什么玩意?”

  玄德被吸引了注意力,目光不由自主地随着飞行的七星瓢虫移转,他眉头一皱,连忙伸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

  明媚的阳光下,七星瓢虫翅膀扇动的虚影轨迹都看清了。

  确实是一只活的七星瓢虫!

  “这还真是一只七星瓢虫,挺大只,味道肯定不会好。”

  确认了这一点,玄德知道自己摊上怪异的事了,比如说——穿越时空,但这对于他这样的人说,没什么特别的,反正还活着,只是换了个不熟悉的环境,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他环顾四下,发现宽自己置身在一片平地山林里,到处都是叫不出名字的树,极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头在低头觅食的动物,似乎是野猪。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感觉不太对劲,心里不舒服。”

  脑海里转着这样的念头,玄德的左手不经意间触碰到了一样冰冷的、硬邦邦的东西,他心头一震,看向左手的位置——腰间,那里,系挂着一把环首刀!

  再细看,玄德发觉自己身上的服装居然也变掉了,衣裤变成了一种手腕、脚腕处有红绳束住的宽松练功服;鞋子则变成了一种白底的黑色便鞋!

断痕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