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理高小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二:饱经磨难的吴小莲

  当初与小苟监理闹了别扭的吴小莲与自己以前做销售的同事,一起去了正蓬勃发展的深圳。

  深圳的开放,活力,热情,让吴小莲深深的爱上了这里。如果说计算州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那么深圳就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充满激情的青年!

  因为她的学历不高,她与朋友依然是做着到处跑的销售工作,化妆品,衣物,五金件......只要有人给她们发工资,她们是什么都做。

  后来她们决定还是跑自己以前熟悉的工程方面,这个开张一个,可是能管几个月甚至几年的!

  电线电缆,报警器材等,可那时鱼龙混杂,人家凭什么要用你的产品呢?

  她们几个的女人优势就体现了出来,凡正都是已婚,也都是一个人在外地。对吴小莲来说,小苟监理从没让她产生过爱情,她开始放纵着自己,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一笔笔的订单。

  偶尔回到许州几次,她都是为了看看儿子苟富贵,每每看到那个猥琐的男人,吴小莲不由从心底产生起一股厌恶,是他乘人之危,害得自己放弃了梦想中的“白马王子”!

  而深圳与许州的差距,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鸿沟。她努力赚钱,有了钱,把儿子接到深圳,她认定儿子跟着小苟监理不会有什么出息!

  她是拼命的,为了赚钱,她自己出来单干,还招了几个老家来的女孩子,楚小楠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因为吴小莲对小苟监理的恨,她从来没有在楚小楠她们面前说起过小苟监理的情况。

  一切顺风顺水的生意却因为一个意想不到的原因夭折了,因为吴小莲突然失踪了!

  因为久寻不到,报警也是没有结果,这也是楚小楠后来重回许州发展的原因。

  而她很多的套路,其实都是学自吴小莲。

  那天,吴小莲是找一个工程老板催收货款,老板笑咪咪的答应三天后付款。就在返回的路途中,吴小莲被人打晕了,等她再次醒来,却是已经到了东南亚的某国。

  精明的她知道中了那个老板的算计,但又能怎么样?她现在已被人贩子卖给了红灯区的一家妓院。

  她逃过,求饶过,自杀过,求助过,最后是统统没用!最后她疯了,每天只知道嘴里念叨着“苟富贵”。

  而小苟一家以为是吴小莲在深圳发达了,不理他们了,所以这么多年也是从来没有去寻找过她。

  后来的吴小莲又被辗转卖了多次,最后一次是卖到国内西部某处的一个山沟中。一家四兄弟,因为太穷,没有一个结婚,后来有个人贩子说有个疯女人,可以便宜卖给他们。

  就这样,吴小莲成为了四兄弟的“**”。

  在一次打击人贩子的活动中,警方得到了山沟里还有个被卖的女人,终于是救出了吴小莲。

  但此时的吴小莲已经快六十岁,饱经磨难的她更加显得苍老,只是不停反复的念叨着“苟富贵”。

  警方经过辨别,分析出是许州口音,遂将吴小莲的信息与念叨的“苟富贵”,请求许州方面协查。

  “苟富贵”,这个名字在许州独一无二!警方很快就来到了苟富贵家。

  小苟已经不是监理,坐了两年牢也已经出来了。

  因为他的事情刺激,父母都是先后去世,儿子和他当年类似,高中之后就在社会上混。

  因为他过去得罪了太多的人,他并没能如他的父母一般给儿子找到接受的单位。曾经唯一赏识他的刘明虽然仍然活着,可是他与刘宏之间的荒唐事情,他也没面去找刘明。

  估计去了,刘明也不会见他。因为纵横监理公司经此事后,已经被其他公司兼并,连名字都是改了!

  就是刘宏虽然后来没有判刑,却在国内再也呆不下去,据说去了M国。

  警方据苟家的情况,以及询问左右邻居,知道这位苟剑以前有个老婆叫吴小莲的,后来去了深圳,没了音讯。

  对照以前留档的照片,以及来到苟家看到保留下来的一两张照片,警方确认,那个山沟中救下来的“**”就是苟剑的媳妇吴小莲。

  听着警察讲述着吴小莲的一些过往和现状,苟剑(也就是曾经的小苟监理)抚摸着自己断了的右腿,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满面泪水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日的午后,听见一个怯怯的女子声音:“同志,请问您是这个项目的领导吗?”

蚂蚁小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