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梦和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 真相大白

  告别了众人,尹宇轩随着幽冥殿的几百号人浩浩荡荡的朝着江陵进发。留给芸澜和吴梦䇋的是无尽的担心。

  江陵城的大殿是标准的南方建筑,它一般不像北方的建筑那样浓妆艳抹。灰白的宫殿反而显得与自然更亲近。尹宇轩被带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但是整个幽冥殿的总殿看上去并未因为是深夜而稍有松懈。尹宇轩偷眼观瞧,只见这是一座看上去并不十分豪华的大殿,凭着记忆这坐垫坐落在江陵城的东北角,与南平国的皇宫相距并不遥远。只是很明显,这座大殿戒备的异常森严。各处明哨暗卡多如牛毛。在三位阎君殿主的引领下蜿蜒的前行。尹宇轩感觉自己好像身在了一个巨大的石阵中,每走几步,严峻门都会停下,然后静静的等待前看的假山自动的移开。每路过一座假山,尹宇轩的神情就紧张一份。尹宇轩心里深深的为自己下午的冲动而懊悔。自己怎么会答应三位阎君殿主道幽冥殿呢?原本心里也做好了准备,可是等到真的来到这个地方,他还是有些害怕。即使自己能逃出大殿,现在这个大阵若没有人领路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逃出去的。尹宇轩心中暗暗的记着,大约走了十座假山,眼前突兀的矗立着一座比前面十座更大的假山,这座假山高在三十米上下,方圆占地足足有一亩多,明显的比前面的大多了。借着微弱的火把的余光,尹宇轩看到了黑字白边“转轮阴山”。

  尹宇轩当下心中一惊。转轮阴山?那不就是阎罗殿最后一关吗?尹宇轩想着民间的传说。十殿阎君,第十殿转轮王分级六道轮回之后,人如转轮阴山经轮回隧道直入世间,这也是阴间最后的分界线。或许也代表着希望吧。尹宇轩正想着,只见这座大山向左右两边转动露出了一座漆黑的大门,见山门已开,三位阎君殿主肃然分裂两旁。“少宫主请吧。”吕文泰拱了拱手。

  尹宇轩长出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这个时候反而也没有多害怕了。人往往就是这样,在事情来临之前紧张、恐惧、害怕。但是等到事情真正的来临的时候反而觉得无所谓了。尹宇轩昂首挺胸进入了大门。最起码不能给倚梦和春宫丢人啊。

  就听里面有人报道:“倚梦和春宫少宫主道。”

  这座大殿是建在地底下的,与刚来时遇到的那座大殿大有不同,又是深夜,禀报的声音在殿内回荡了很久很久。

  尹宇轩似乎明白了,之前来的时候的那座漂亮的大殿只是个幌子,而这座地下的大殿才是幽冥殿的核心位置所在。

  尹宇轩进入殿内,几团烈火在漆黑的钢盆内不断的燃烧,不断的发出嗤嗤的爆炸声响。滴滴答答的水声进入了尹宇轩的耳中。透过昏暗的光,尹宇轩看到了一座伏在水面上的石桥。这座石桥确实是有些低矮,低矮到水几乎都要漫过石桥了。

  贴着薄薄的水层,尹宇轩小心翼翼的走过了石桥,里面的灯光稍微的好一些。殿内的场景逐渐的印入了眼帘。这是一座古风古韵的大殿,陈设的十分的简朴。四下静悄悄的,连刚刚禀报的人都不知道身在何处,尹宇轩不觉的暗自吃惊,也暗自佩服这座大殿的设置是何等的巧妙。

  尹宇轩抬眼观瞧,只见前边高台之上绫罗伞盖之下端坐一人,年纪在五十多岁,三绺长髯洒在胸前,正襟危坐。

  这应该就是幽冥殿的冥主吧,尹宇轩一抱拳:“倚梦和春宫尹宇轩见过幽冥殿冥主。”

  只见端坐之人只是上下打量着尹宇轩一言不发。尹宇轩有一些尴尬。反正来到了别人的地盘,大不了就是个死,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尹宇轩把心一横,提高了嗓音道:“倚梦和春宫少宫主见过冥主。”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整个大殿嗡嗡作响。

  上面的那个人怔了一怔,脸色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哦,少宫主,请坐。来人,看茶。”|尹宇轩看着端出来的茶水,他没有喝,看着台上端坐之人,尹宇轩道:“冥主这么在意我想必已经知道,我接掌和春宫时日尚短,宫内的许多大事还做不了主,不知冥主非要逼我前来有什么要事。但若是希望拿我来要挟倚梦和春宫恐怕要让冥主失望了。”

  台上的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尹宇轩。尹宇轩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片刻之后,尹宇尴尬的轩站了起来道:“冥主,你既然逼我前来,现在我也来了,冥主要事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说着尹宇轩就要走。这是台上只之人说话了。

  “尹少宫主留步。”终于说话了,尹宇轩心想着,你还是忍不住吧。

  只听台上之人说道:“听说尹少宫主有一尊琉璃樽不知道是否带在身上啊?”

  尹宇轩停住脚步,转回身道:“不巧的很,琉璃樽已碎。”

  台上之人听到尹宇轩的话顿了一顿:“那有一尊青铜佛塔你可知道。”尹宇轩心中一惊。琉璃樽他知道并不奇怪,这是董祥之前就拿到的东西,只是这青铜佛塔是自己母亲传给自己的,这幽冥殿的冥主怎么知道。

  尹宇轩定了定神道:“家传之物不敢稍忘。”

  台上的人此时似乎有些激动:“不知少宫主能否拿上来给我看看?”

  尹宇轩犹豫了一下,心想这佛塔有什么稀奇的?这人要看佛塔难道这佛塔也有什么秘密吗?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深陷在此,即使不同意恐怕对方也有办法拿走,不如自己大气点,免得后面面子和佛塔都保不住。尹宇轩打定主意道:“有何不可,只是这是先母留下的一丝念想,忘冥主小心了。”尹宇轩解下了青铜佛塔的吊坠,有人出来递到了台上之人的手中。望着吊坠,台上之人很明显有些泣不成声。带着哽咽的腔调,台上之人说道:“你刚刚说琉璃樽已碎,不知是怎么碎的?”

  尹宇轩充满了疑惑道:“绿竹巷缠斗被幽冥殿的董祥摔碎。”尹宇轩顿了一顿道:“董祥抢走琉璃樽不知道如何开启,所以胁迫我交出断龙诀想窥破琉璃樽的秘密,不想打斗中琉璃樽已毁。”

  “那有一枚戒指你可知道。”尹宇轩心中又是一惊。对方连凤戒都知道,看来这位冥主对倚梦和春宫是了如指掌。

  尹宇轩把心一横道:“当然,没有凤戒如何执掌和春宫。不过凤戒是我和春宫的宫主信物,不便示人,若是冥主想抢......。”尹宇轩一顿:“那在下宁愿和凤戒在这同归于尽。”

  台上之人并没有因为尹宇轩的话语而生气。他点了点头,擦了擦眼泪、或许还有鼻涕颤抖着声音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是谁吗?”

  尹宇轩道:“好奇,不过我不是来窥探你幽冥殿的,所以阁下是谁我也不想知道。”

  台上之人再度哽咽冲着尹宇轩道:“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

  尹宇轩有些呆住了。按照柏天成和柳银龙等人的说法,自己的父亲是南平国皇帝高季兴,此人这等表情难道他就是......。尹宇轩不敢想,呆呆的望着台上之人。

  只见台上之人缓缓地道:“我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南平国现在的皇帝,高季兴。”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可是这话一出尹宇轩还是感觉脑袋嗡了一声。幽冥殿的冥主居然是南平国的皇帝,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让人难以接受。

  尹宇轩强忍自己骚乱的心情,朝着台上之人问道:“冥主,你说你是我的父亲,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而且还向我和春宫派遣密探。这难道是亲生父亲做的事情吗?”

  台上之人明显的有些尴尬:“孩子,其中的缘由你要听我慢慢道来。”

  台上的高季兴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道:“想当年,我的曾祖父高成是前唐末年黄巢的下属,当年黄巢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就命我的曾祖父秘密的组建了幽冥殿,为他在义军之中排除异己。后黄巢在长安兵败,黄巢远走东南,可是为了报复黄巢,幽冥殿遭到义军的大肆屠杀。无奈之下,我曾祖父只能投靠了朝廷,唐王也封我曾祖父为南平节度使。”

  尹宇轩静静的听着高季兴的讲述。

  高季兴继续说道:“几十年前,朱粲废了唐王,而后李克用打败了朱粲,复建了唐朝。我被封为南平王。可是李克用多疑,就将你母亲存玉公主下嫁给了我。我二人感情虽好,但李克用、李存勖时时刻刻都想杀我而后快。无奈之下我才称帝建国。不想这激起了你母亲的反对。后来一场大战,你母亲抱着你冲出宫外,不见了踪迹。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打探你们母子的消息。我派董祥到你和春宫也是打探消息的,不想他居然是王仙芝的后人。好在我得到了你的消息。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十几年来我没有一天不在找你啊。”

  此时的尹宇轩才渐渐的明白为什么三大阎君殿主敢做那样的保证,也明白了柏天成为什么那么放心的让自己深入幽冥殿。原来大家都知道幽冥殿的冥主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尹宇轩木讷的呆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我母亲呢?既然你们恩爱,你为什么要杀了她。”

  高季兴激动的道:“我没有杀你的母亲,直到今天,我依然在寻找你的母亲。只是她对我成见已深,或许是不愿意见我吧。”说着时间高季兴走下了高台来到尹宇轩近前,一把拉住尹宇轩的手道:“来,随父王一同回宫,让为父哈哈的看看你。”说着高季兴激动的拉着尹宇轩朝皇宫走去。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尹宇轩居然没有反抗,就这样被高季兴拽着朝皇宫走去。

吴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