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追爱之步步为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3章 交锋

  高逸安的母亲年轻时,为了荣华富贵抛夫弃子嫁给了安琪儿的父亲。多年以后,命运反转,高父厚积薄发成了当地的富豪,安父却负债累累。

  安琪儿想,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风水轮流转吧。

  感知到病床前有人,高海峰微睁了睁眼。

  当他看到来人时,眼神流露出了些许欣喜以及有些不敢置信,“小琪?”

  “叔叔,我回来了。”安琪儿激动地扬起嘴角,紧接着扶老人起身,并熟练地将病床调到了合适的高度。

  当年如果不是高父帮助她离开,也许她和高逸安的一生都只会在无尽的黑暗中度过。

  所以,安琪儿很感激高海峰。只是没有想到才几年的时间,那个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的意气风发的成功男士,而今却逃不过岁月的留痕,两鬓斑白地躺在了病床上。

  “见过小石头了吗?他已经长很高了。”

  “安哥,还不肯让我见他。”

  一想起那个执拗的臭小子,高海峰顿时心生不安地询问道:“后没后悔我当初把你送出去?”

  “不后悔。当初如果不是叔叔帮忙,我可能都活不到现在。”出国之前,尽管她的产后抑郁症已经恢复良好,但是,她的情绪依然压抑着。因为她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高逸安。

  长此以往的闷闷不乐让周遭的亲人都处在一片阴郁之中。为了换一种活法,安琪儿再次提出了离开。对此,高逸安自然是不肯的。

  他爱她。那是抑郁期间,安琪儿听到高逸安说过的最多的话。

  遗憾的是,这句她曾经最想听到的话,却依然没能激起她心中那潭死水的点点涟漪。反倒是临行前,听到高逸安痛苦的嘶吼,她竟然有些洋洋得意。

  许是她心底一直想对高逸安曾经的欺骗做一次彻底的反击,所以,她当时才会有如此心境,离开多年以后的安琪儿如是想。

  高海峰倒是希望听到安琪儿说后悔这两字。毕竟这样一来,一家人离团聚的时间就不远了。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强求不得,尤其是感情的事。

  “那你这次回来是因为?”

  “我想小石头了。出去这么多年,不管我怎么控制自己,却依然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安琪儿哽咽地回答说。

  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想高逸安,却没有办法不去想孩子。想孩子的笑,想孩子的哭,想孩子长大后的样子。那是安琪儿闲暇时想得最多的一件事。

  “臭小子这些年一直都在等你回来。”高逸安虽然面上不说,作为父亲,高海峰也十分清楚。

  确实,高逸安会听从他的话去相亲,也会偶尔带上几个女性朋友回家让他和小石头挑选,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遇上合适的人选。说到底,还是高逸安心里还留有一丝执念。

  不想给高海峰太多的希望,安琪儿赶忙阐述自己当下仅有的想法,“我和安哥唯一的联系就只有小石头。”

  “小琪,听叔叔的话,别再和那小子计较了。人的一生就那么长,别为了不值当的东西浪费自己的人生。”当年的事要怪就只能怪他们这些当长辈的。

  未来难以预知,也不想把话说得太过决绝,于是,安琪儿只能模糊回应:“叔叔,我这次回来,也不想想太多,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也好。不过,叔叔希望你记得,无论以后你们做什么样的决定,都要顾及到小石头。”

  “小石头是我的孩子,我会比任何人都疼惜他。”对于高海峰提的这一点,为人母的安琪儿自然是会充分考虑的。

  只是,安琪儿不知道,她当年的离开早已对孩子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缺失了母爱的小石头除了顽劣得要命外,还有些许的孤僻和极度的没有安全感。有多少想倒贴高逸安的女人,其实都是被小石头使尽各种坏招术给吓跑的。

  何晏舞和唐祺琛以为不会和高逸安以及高逸安的父亲再有任何交集。未承想,不过才过了两天的时间,高逸安又再次出现在了尚世纪。

  邀请她吃饭?何晏舞有些意外,之前明明已经明确拒绝过一次了。

  就在何晏舞不知再该以何种理由拒绝时,闻讯匆匆赶来的唐祺琛快步向何晏舞走了过去。

  对于高逸安和安琪儿的事,唐祺琛已经从安琪儿那获悉了大半。

  虽然在遇到安琪儿之前,唐祺琛没有什么恋爱经验,但是,唐祺琛能看得出安琪儿眼神里时不时流露出的感伤。尤其是听到那一首他在医院做义工时为一对即将阴阳相隔的年轻情侣创作的歌曲后,安琪儿伤感的情绪尤为强烈。那个时候,他就在猜想,安琪儿的心里一定住着一个她很爱的男人。

  高逸安,鸿海集团的铁腕董事长,从小跟随父亲走南闯北做生意,二十岁便接过了父亲身上的重担,在商场上独当一面,育有一子,婚姻状况却不明。这是唐祺琛此前对高逸安仅有的了解。直到尚宇和顾恬在西餐厅意外遇见了正在就餐的高逸安和安琪儿两人,唐祺琛才向安琪儿知悉了两人以前的一些事。

  同为男人,唐祺琛十分清楚高逸安是想借助何晏舞来接近甚至是刺激安琪儿。不过,高逸安打错了算盘。何晏舞是他的心头肉,他岂会让其他男人过分靠近,纵然高逸安并无恶意。

  一旦遇上有关于自己爱的人和事,即便是聪明绝顶的狼,处理起事情来也会幼稚得可以。这是安琪儿对妻奴唐祺琛的评价。

  “老婆,吃这个。”富丽堂皇的酒店包厢里,唐祺琛将剥好的蟹肉温柔地往何晏舞的嘴里塞,丝毫不顾及旁边躲闪着眼神的高逸安和安琪儿两人。

  虽说有夫如此,十分幸福,但不常如此的何晏舞也会觉得似乎有点过于腻歪,尤其是还有外人在。

  在用眼神和唇语几番示意了唐祺琛依旧无效后,于是,何晏舞转而悄悄捏了一下唐祺琛内侧的大腿肉,示意唐祺琛在外人面前注意点形象。

  不过,唐祺琛就是故意的,还明晃晃地将何晏舞的小动作给说了出来:“老婆,别闹。来,我们再吃一下这个。”

  这就是你说的你喜欢上的那个人?高逸安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旁边离着他两张椅子远的一直尴尬地低头吃东西的安琪儿。

  高逸安对唐祺琛不太了解,只听闻是一个双商很高而且个性十分随和的职业管理者。当下看来,他却能感觉得到唐祺琛本质上和他是同一类人,只是比他会掩饰某一些情绪。

  至于何晏舞,见面时的第一眼,高逸安原本是打算出高价让极富爱心的何晏舞撒撒谎,帮忙照顾一下老人和小孩的。没成想,何晏舞最后甚至连姓名都没有透露给他。高逸安对何晏舞这样的小女生是欣赏的,以致于从助理安杰那知道了相关信息后,便让人细查了何晏舞在唯尚的具体情况。

  许是受眼前秀恩爱的两人的影响,不多时,高逸安的思绪也飘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在安琪儿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每每和他一起出去吃饭时,他们也是这般玩闹的。那是一段幸福却又时刻揪心的时光。

茄子w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