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追爱之步步为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5章 三个女人

  原本顾恬和尚宇的关系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但是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楚慈病了,还是胃癌晚期,这让事情变得更为纠结和复杂。

  床前的何晏舞看着眼前整日以泪洗面的顾恬,不知是该宽慰还是该相劝。作为好友,她自是心疼顾恬的,但是楚慈毕竟已经时日不多而且又没有亲朋好友在身边,尚宇和唐祺琛多照顾着点似乎也是应该的。

  “恬恬,我们出去外面走走,好不好?”已经陪了顾恬一早上的何晏舞,轻轻抹干顾恬脸上的泪痕,对顾恬劝说道。顾恬毕竟还怀着孩子,无论如何,她都是不能让她再继续在家里这样闷下去的。

  不过,顾恬并没有答应,而是反问道:“晏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太不近人情了?”

  她也不想这样,但是,事情总是超出她的可控范围之内,她害怕这样的感觉。

  “恬恬,你要知道尚宇至始至终都是爱你的。你现在要做的是放宽心,其他的事就由尚宇和阿琛去处理。嗯?”

  “你知道吗?我原本也想着成全楚慈,让尚宇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但是,前天晚上,我起床找水喝的时候,我差点滑倒在厨房里。我不敢想象,如果我真的滑倒了,又没有人在身边,我和我的孩子怎么办。楚慈的命是命,我和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顾恬越说越激动,何晏舞甚至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她当时有多害怕。

  尚宇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楚慈出事的时候没能及时和顾恬好好沟通,这才让孕期中的顾恬变得越发敏感,甚至开始各种胡思乱想。

  顾恬的泪让何晏舞的心也跟着揪到了一块,声音也不自觉地哽咽了起来:“恬恬,别哭。再哭,真的影响到孩子了怎么办?”

  “晏晏,我去你那住,好不好?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了。”顾恬开始觉得关于尚宇的一切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想要逃离,逃得远远的。

  “你想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晏晏,在这座城市里,我就只有你和孩子了。”

  而此时的房门外,一直听着房内动静的唐祺琛和尚宇静默无言。

  说好的安全感,尚宇最终还是没能给予顾恬。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看着眼角不自觉落泪的尚宇,想着尚宇已经明了顾恬的心思,于是,唐祺琛将人拉至客厅,轻声询问:“有什么想法?”

  尚宇仰起头,指腹重重按压了几下眼角,良久后回答道:“就让她先去你们那住一段时间吧。”

  这是目前他觉得的最好的办法。毕竟有何晏舞照顾顾恬,他也能安心些。

  只是,唐祺琛并不这么认为。于是,他对尚宇建议道:“顾恬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和她好好地聊一下。”

  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越拖变故越大,尤其是感情。

  对此,尚宇又岂会不知,只是,他有心无力。楚慈的病,顾恬一而再的不信任,已经让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他事先预想的轨道。他说:“恬恬现在怀着孕,一见到我就情绪波动得厉害,我不想冒险。而且,小慈随时有可能会走,这种时候她身边不能没有人,我不想我以后会在愧疚中度过。”

  外面的阳光无比灿烂,但是却没能照进阴郁的心田。车上的顾恬最终一个留恋的眼神也没有给予落寞地伫立在身后的尚宇和那幢充满了他们美好回忆的房子。

  性格决定了对待生活的态度。有些人注定了要被自私的性格所虐,有些人注定了要被多情的性格所累,有些人则注定了要被不自信的人生所禁锢。

  当然,也有的人在经历了万水千山的艰难险阻后,最终体验到了生活的真谛,尝试改变自己,适应这个残酷却又无比美丽的世界。

  安琪儿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扮演成一个知心大姐姐,被何晏舞邀请去帮忙开导顾恬。

  她慵懒地倚着墙,对床上侧躺着的人说道:“怎么,这么躺着,是想翘班吗?”

  “我已经跟唐祺琛请过假了。”顾恬不知道安琪儿为什么会出现在何晏舞家,以为她还真是亲自来捉她回去上班的。

  “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尚世纪的一切是我在做主。”

  “······”主编的权力还能比副总裁的权力大吗?但也就只是犹疑了片刻,顾恬很快又再次泥足深陷于自己的世界。

  室内一片静默。

  安琪儿眼见着劝不动,只好走了上前,坐到了床边,故作神秘地问道:“你想不想看一样东西?”

  一个相对来说还算是陌生的人突然出现在床前,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顾恬再小白兔,也该明白了安琪儿此次前来的意图。

  三个女人,躺在一张床上。两个认真听着安琪儿讲诉她和高逸安以前的故事。

  有时候会被两人的爱情感动到流泪,有时候何晏舞和顾恬又会质疑以前的安琪儿为了自己不顾别人死活的自私性格。当说到小石头时,何晏舞和顾恬又会被安琪儿的母爱所感染。尤其是顾恬,当她翻动着安琪儿手机里的那几张保留了五六年的模糊的婴儿照片时,心情无比激动的同时却又无比平静。再有三个来月,她的孩子也要睁眼看世界了。

  “我这些年就是靠着这几张照片支撑下来的。”安琪儿说。即便这些年换了十多部手机,但是,那几张像素并不高清的屏保照片却一直都没被更换过。

  “他现在应该很大了吧?”靠在床头上的顾恬一边感受着胎动一边向安琪儿询问道。五六年的时间,那对一个母亲来说,是多么煎熬和漫长的一段时光。

  “对啊。改天我带他来给你们看看。”一说起小石头,安琪儿难掩喜悦之色。她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缺席了小石头这几年的成长吧。

  自那次彻夜闲聊后,平安地生下孩子成了顾恬开心活着的信念支撑。为了不让顾恬胡思乱想,安琪儿更是“翻脸不认人”,第二天便勒令顾恬预产期前都要坚持去杂志社上班。

  但是,尽管如此,除了孩子这一层紧密联系外,顾恬对待尚宇的感情还是不可逆地渐行渐远。

  爱而不得,缘浅情深,人生总会有许多不圆满的地方。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顾恬阴郁的心境逐渐明朗。

茄子w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