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当国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章 宁远之事

  三月二十日清晨,金乌笼罩苍穹。

  京师紫禁城内,大顺核心将领,看完明朝国师那封回绝信后,全都沉默了。再也没人提说什么领兵几万,将妖道擒来的豪言壮语了。

  “诸将可有计策?”李自成扔下回绝信,盯着下面众将问道。

  左边站着的是顺军一方将领,听到闯王的问起起,全都低下头当起了缩头乌龟。

  右边站着的是投降的前明朝官员。内阁大学士魏藻徳刚刚被闯王下了大狱,因此一个个也都闭口不言,装聋作哑,生怕引火烧身。

  李自成这时候终于体会到崇祯皇帝的难处了,真想一股脑将这些光吃饭不干活的明朝官员给斩了!但还是忍下了这口气,然后盯着最前面的丞相牛金星问道:“丞相可有何计策?”

  牛金星听到闯王点名,吓得一激灵,偷偷抬头观察了一下,见闯王面带不悦,知道今日无法推托。于是抬起头,脑中灵光一现,奏道:“启奏陛下,老臣有一计,可不费一兵一卒,便能将辽东局势瓦解。”

  “哦?丞相请讲!”李自成见终于有人提主意了,心情稍稍缓解,爽朗地说道。

  “谢陛下!臣纵观连日来的战况,那妖道确会妖术害人,实属无误!再派兵前往实属送死,如今那妖道因惧怕陛下逃到了山海关。而山海关兵不足五万,且粮草短缺。我大顺已经攻下蓟州,只要扼住妖道的咽喉,断其粮草,其兵必败。其二,那妖道而今年过八旬,着实不必理会,陛下可将精力放在南方一带,他日扫横扫中原,辽东不攻自破矣。其三,有妖道在山海关帮我们守着边关,抵挡建奴入侵,也算是一箭双雕之计!”

  丞相牛金星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此计甚妙,不在当年卧龙草庐三分天下之策!

  李自成听完丞相牛金星的话,十分意外,平日里觉得这家伙没什么真才实学,就会溜须拍马。没想到今天竟然能提出这么宏远的计划来,听起来好像没么嘛达,不由地高看了丞相一眼。

  “军师觉得丞相此策如何?”李自成坐在龙椅上,转头问向若有所思的军师。

  军师宋献策忙回过神,弯腰回禀道:“启奏陛下,丞相所言甚善,臣一时想不出更好的主意来。”

  丞相牛金星见军师今日如此识大体,心中甚为得意。

  坐在上面的李自成见两位首辅意见统一了,于是便盖棺定论,准备兵发齐鲁之地,攻打济南府。

  李自成刚宣布完,其他大臣正要歌功颂德。突然,新上任的权将军李岩站出来否决道:“闯王!不可!”

  刚要下朝的李自成生生被打断,一脸怒气地回到龙椅上,斥责道:“有何不可?”

  其他大臣见状,忙站回原位,继续装聋作哑,明哲保身。

  李岩曾经提出“均田免赋”,“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口号,为李自成聚拢了一大批手下。今日见丞相牛金星出了一个馊主意,忙站出来否决道。

  “闯王,丞相之言,实属误国尔!妖道初到辽东,趁其根基不稳,应当发兵出击,早日铲除妖孽,恐为后患无穷!”

  李自成瞪着眼睛,怒气十足地反问道:“你去?”

  权将军李岩听后,以为闯王醒悟了,忙喜道:“末将愿往!请闯王与我十万兵马调遣,定能除了此妖道!”

  李岩说完,本以为闯王就算不同意,也会留自己细商。谁知闯王冷“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甩袖而去。

  其他人见情况不妙,忙远离权将军李岩,迅速离开大殿。

  军师宋献策与李岩交好,离开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什么也不说,然后离去。

  古人长言,人走茶凉。而李岩还在位,就感觉世态炎凉,人情淡薄,徒生出一阵悲凉。

  辽东山海关,太子、总督离开后,只剩下国师跟巡抚两位朝廷大员。

  二人用过早餐,然后骑马来到威远城。

  刘无时令巡抚黎玉田负责核查吴、祖两家受到牵连的下人。核实身份后,补发路引,发放路费,予以释放。

  刘无时自己则来到总兵府书房,给在关宁铁骑撤退后,顺势占领宁远的清军,正黄旗一等梅勒章京图赖书信,再转交于在沈阳中卫的摄政王多尔衮跟信义辅政叔王济尔哈朗。

  图赖是后金开国五大臣之一费英东的第七子,去年因为八月支持豪格为帝,结果豪格谦虚了一下,被朴实的满洲贝勒“信以为真”,因而丢失了皇位,弟弟福临上位。图赖也因此得罪了摄政王多尔衮,给发配到了宁远,只带走一个牛录的兵力。

  写完书信后,让斥候三百里加急,送往宁远。刘无时来到威远城军营,观察了一圈。发现士兵未到者甚多,而在的则行为散漫,四处扎堆。或三人,或五人扎堆唠嗑,甚至还有睡觉的。

  排查完关宁铁骑,刘无时又来到关城,这边有总兵、监军在,情况稍微好点。最后一站又来到宁海城,总督王永吉带走了五千骑兵后。如今整个大营只剩下三千骑兵,由总兵李思辽统领。

  刘无时过去的时候,总兵李思辽正在编建制。原来王永吉带走的多是各营精锐,因此建制被完全打乱。

  总兵李思辽老远就看到国师骑马过来,忙下马迎接。

  “先不急着整编,本军欲重新组建三军,与汝统领三个营的骑兵,汝可能胜任?”刘无时也下了马,看着精神蓬勃的李思辽问起。

  李思辽一听,喜出望外,忙谢道:“末将定不负军师厚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刘无时听完,点了点头,最后吩咐道:“传令!威远城所有兵将都往北翼城北门外集合,重建编制!”说完,又对着身边的蓟州总兵张士盷、蓟州监军严匡、通州副将姚鉴下令道:“你三人持吾军令,前往三城集合三军,巳初二刻(9:30)北翼城北门外点卯,若有迟到者军法从事!”

  “末将得令!”三人听罢,忙弯腰接过军师手中盖有大印的手令,后退数步,然后上马疾去。

  宁远城内,一等梅勒章京图赖看着空荡荡的一座鬼城,甚为恼火。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就是有那征战抢掠的心思,也找不到一个对象来。阿琪拉塞斯黑多尔衮,一个牛录三百来号人,粮草还要按月领!

  图赖三百来号人,明军撤退后,已经来到宁远城五日了。白天还好,还能出去打打猎,可一到了晚上,就觉得自己仿佛呆在了羊圈里!再这样下去,图赖真的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手下这些巴牙喇就会变成一群羊娃子!

  次日清晨,图赖从明朝的总兵府醒来,然后令人拆了数扇门板,劈柴烧火烤羊腿。正百无聊赖的活动着身体,拿着弓箭练靶子的时候,忽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白巴牙喇兵喊道:“梅勒大人!城外出现了一伙明军,约有千人,正向宁远赶来!”

  巴牙喇兵是后金最精锐的士兵,每牛录一百甲,其中10人为白巴牙喇,40人为红巴牙喇,白甲兵就是白巴牙喇,乃精锐中的精锐。

  不过到了如今这个鸟不拉屎的宁远鬼城,就算是巴图鲁来了也得去放羊去。这不,两个白巴牙喇在城中实在是快呆疯了,这才早早起来跟其他人一块放羊解闷去了。

  这不,几个人正没精打采的骑着马放着羊,忽然远远看着一伙明军装束的骑兵朝宁远这边而来。估摸出大致人数,便急忙回城禀报去了。

  图赖听到禀报,一箭射在挂在树上的靶心,然后背上弓箭,兴奋地大声吼道:“稀罕玩意,都撒愣起来,要支吧了!”

  整个牛录都住在总兵府,其他满洲勇士一听,全都支楞了起来,各自背弓搭箭,迅速地上马组成骑兵阵型,呼啸着跟白巴牙喇往城门而去。

  图赖骑着良马,先一步抵达城门,上了城墙,观察军情。

  只见这股明军阵型十分混乱,人数也就三个牛录,且骑马姿势不稳,看似疲惫的样子。看到这里,图赖便知道自己胜负已定。心里想着,不管这股明军是投诚还是来攻打宁远的,先出去杀他一番,给远在盛京的摄政王多尔衮看看,巴图鲁不管到哪里,都能立下赫赫战功!

  想到这里,图赖欢快地下了城,上马,令勇士打开城门,然后一马当先,带着整个牛录,全部冲了出去。

  吴立益带着两家族人及一家老小,星夜兼程,终于摆脱追击的明军,来到了宁远城下。没想到后金主子竟然出城迎接自己等人了。吴立益顿时觉得无比荣耀,正想着说词,准备下马相会。

  不知为何,总感觉后背发凉,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吴立益站在马前,想不通后金兵为什么都手举腰刀,俨然一副杀敌的模样!这是要给自己立个下马威吗?

  就在吴立益以为满清将领会在自己面前勒住马的时候,然而迎接自己的确实一把明晃晃的马刀!

  “不——”

  吴立益喊出了人生中最后一个字,便人头落地,掉在地上被马蹄踩烂。

  其他一同前来的吴祖两家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后金的骑兵已然冲入阵中,见人就杀。很快宁远城外上演了一场人间炼狱,完全被屠杀的局面。

  一些胆大的想要逃跑,结果很快便被红巴牙喇追上,一刀从后背砍入,落马倒地,然后被割去了头颅。

上前后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