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回家(二合一大章)

  当李文笙醒来的时候,周围没有熟悉的小屋,没有顾大小姐送来的粥饭,只有窗外越来越远的景物。

  “少帅,马上到兰州了,您要到家了。”

  家吗?我就这样走了,对李文笙来说!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

  “爹,爹,文笙为什么没见了,我找了整个顾府都没找到。”

  “不用找了,他回家了。”

  “回家了?”顾倾城呢喃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倾城,有些人,注定是过客。”

  ……

  陋巷之中,贾枫静静的看着天边划过的彗星。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

  抵达兰州之后,李文笙还没来得及休息,便收到了自己老爹要见自己的消息。

  在将军府转了一圈后,李安便来到了李文笙跟前。

  “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

  “安叔,让您担心了。”

  李安是从小看着李文笙长大的,现在看到李文笙没事也是松了口气。

  “少爷,大帅正在和侍从室的几位主任、副主任谈事。不过,大帅要你也进去听一下!”李安说道。李安知道,这也是李定国开始有意培养李文笙了。

  “好的!”李文笙点了点头,跟着李安向书房走去。

  侍从室,是李定国建立起来的一个大帅府的特别机构,侍从室的主任和副主任,和下面的高官高官同级的。据说,侍从室的主任,也是将来政务院建立之后,政务院总理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侍从室,是专门为李定国服务的,协助他处理政务和军务。只不过,他们没有决策权,只有建议权。只有李定国采纳他们的建议之后,建议才会成为将军府的命令发布到下面各省去。

  李文笙印象中记得,侍从室这个机构,在原本的历史上,是蒋委员长率先成立的。担任过侍从室主任的,无一不是强悍之辈。现在,李定国提前设立了侍从室这个机构,更加让李文笙肯定,自己所处的这段历史的不同。

  在李安的带领之下,李文笙进入了李定国的书房。此刻,李定国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在他前面的沙发上,则做着五个人,其中,一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老人,那是侍从室的现任主任梁兴国。他也李安一样,都是在早年就跟随李定国的老人,年纪也不比李定国小,今年应该也有六十了。另外的四个中年人,其中一人身着军装,肩膀上有着两颗闪亮的金星,他正是协助李定国处理军务的侍从室副主任蒋兴国,同时,他还是陆军学院的院长。只不过,陆军学院现在的日常事务已经交给副院长处理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协助李定国处理西北三省的军方事务。

  另外的三位,身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显得很正式的中年人名叫陆海川,主管川西三省的商务。一个脸上带着金丝眼镜,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名叫刘元伟,主管川西三省的财政,美国哈佛商学院的高材生。最后一个身着旧式长衫,身材高大的男子,则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人物了,詹天佑,负责主管西北三省的交通建设。

  李文笙发现,在他进入书房的时候,侍从室的五个主任和副主任,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这让他有些紧张。毫无疑问,李定国加上侍从室的主任和副主任,已经相当于西北三省的中枢了。

  与此同时,侍从室的主任和副主任们,也在猜测李定国的用意。以前的时候,李定国是不会允许除了管家李安之外的人旁听他们的会议的。现在多了一个李文笙,很显然,李定国这是在为将来做准备了,这也是一种信号一种要发生大事的信号。只不过,李文笙真的是一个理想的接班人么?至少,大多数的人现在依旧还不认可!

  “父亲,文笙见过各位叔叔!”李文笙先向众人见礼之后,才来到李定国的身边站定。

  “文笙,今天你就旁听一下我们的会议吧!这对于你将来管理西北很有帮助!”李定国慈祥的说道。

  顿时,众位侍从室的主任和副主任心里都一紧,他们从李定国的话语之中,敏锐的觉察到了,看来李定国是真的打算全力培养李文笙了。只不过,对于李文笙能否担此重任,他们非常的怀疑。只不过,却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反对李定国。毕竟,整个西北都是李定国打下来的基业,没有李定国的话,就没有今天的西北三省。子承父业,这是非常正常的事。

  再者说,刚刚经历了差点失去儿子的感觉,李定国也慌了,万一哪天自己真的驾鹤西去,留下一堆烂摊子,李文笙如何收场。

  “好的,父亲!”李文笙在李定国书房角落的一个凳子上坐下,腰杆挺直,抬头挺胸,双眼正视前方。

  “好了,我们继续吧!海川,你接着说!”王潇说道。

  “是,大帅!今年上半年,我们西北三省的商业再次获得了很大的发展,财政收入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预计将比去年提高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达到一亿元左右。”陆海川翻了翻手上的笔记本,然后说道。

  “嘶!一亿元,这么多。这岂不是已经完全超越清廷了么?”众人都惊讶的说道。要知道,清廷去年的财政收入也才八千多万两而已。这还是因为西北的带动,使得临近几省商业都很发达的原因。

  李定国微笑着点了点头,财政充裕,意味着西北三省将有更多的钱投入到工业和基础建设之中。当然,军方也能够采购更多的先进武器,对于西北军战力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

  李文笙尽管面无表情,但心里也非常的震撼。小小的西北三省,居然有上亿元的财政收入,这未免也太强悍了吧!西北三省使用的,是用银子铸成的银元。每一块银元,都能够和一两白银兑换。银元的正面,是大写的“壹圆”字样,北面则是西北将军李定国的头像。

  据李文笙所知,现在的国际汇率,一两银子能够兑换两美元,三两银子兑换一英镑。这岂不是说,西北三省的财政收入,已经差不多达到了美国的一半了。当然,现在才1890年,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开始,美国能够获得突飞猛进的增长。而西北三省能否抓住时机,这就得看李定国和李文笙父子的了。

  “大帅,只不过我们的商业发展现在已经进入瓶颈了。市场和原料产地都已经陷入了瓶颈之中。加上,清廷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制约我们,但地方督抚总会给我们设置障碍,这严重影响了西北商业的发展。特别是湖广总督张之洞,我们的商船经常在长江之中受到检查。”陆海川说道。意思非常明显,西北三省不能再继续忍让下去了,得做出一些行动了。

  之前不管将防线东移还是增兵都只是警告,但今天早上竟然发现宝鸡城外一支清军竟然越过西北军防线进行军事训练,让众人头疼一把。

  “大帅,西北将士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发起攻击!”蒋兴国也说道。

  李定国摆了摆手,示意先放下这件事。

  蒋兴国只得坐下,但他的眼中,却有一丝遗憾闪过,这被李文笙敏锐的抓住了。“看来,军方的将领们真的是求战心切啊!”他知道,如果要想军队将领们支持他,必须的满足将领们的这种心态才行。

  “元伟,你呢?”李定国问道。

  “财政收入这一块,刚才海川兄已经说过了。今年我们财政收入将再次获得很大的增长。不过,这些收入,具体将用在什么地方,这还需要到时候另外进行讨论决定!”刘元伟说道。

  “好的,这个事我们另外找时间再谈!”李定国点了点头。

  “天佑,你呢?”李定国看向了詹天佑。

  实际上,对于詹天佑这个人,李文笙一直都是很敬佩的,所以看向詹天佑的目光也带着尊敬与崇拜。

  “大帅,随着广城、巴城两市到蓉城的铁路全线通车,西北三省铁路总里程已经到达了五千公里,基本覆盖了甘肃省和四川省的大部分中心城市,而青海省由于地理条件的制约,铁路很难修通。不过,我们已经拓宽了四川进入高原的公路,两省的交通条件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预计到年底,我们就能够修通蓉城至筑城和蓉城至春城的铁路。到时候,西北的势力将完全影响两省。只不过,我们要求修通瑜城到武昌的铁路,再次被湖广总督拒绝了。”詹天佑说道。

  李定国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即便是现在,出川的通道也很难走。西北接管四川后一直谋划出川铁路,北方翻越秦岭至陕省,东方从巴城或者瑜城到武昌,南方到筑城和春城,一方面改变出川困难的局面,另外一方面,铁路修通的地方,也将成为西北影响的地方。但是现在,南方的进展迅速,在北方和东方,却受到了严重的阻碍。

  “看来,真的该动武了。”李定国暗暗的想到。西北和清廷之间,虽然太平了十多年了。但是,他们真的已经忘记了西北的强大了么?

  “兴国,会后你就和武参谋长,龙副参谋长商议,拿出军队的整训计划,为战争做好准备。我希望,一旦开战的命令下达之后,士兵将领以及军备后勤都已经准备好了!”李定国沉声说道。

  “是,大帅!”蒋兴国的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芒。他早就嗅到战争的气息了,但李定国的命令一直不下,如今战争终于要爆发了么?军人们建功立业的时机应该到了。

  “海川,侍从室和西北下辖的三省都做好准备,全力配合军方的行动。一旦开战的话,政府方面必须提供全力的支持!”李定国下达了命令。

  “是,大帅!我会立刻和三省政府联系!”陆海川那年老的脸上,也因为李定国的命令而变得通红。

  在李定国下达命令之后,整个川西三省的战争机器,将立刻全速运转起来。只不过,准备战争到发动战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特别是西北军已经有十多年没有打过仗了,更加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武器、弹药、各种后勤物资,都开始积蓄起来。西北三省的兵工厂,更是全力运转起来。

  在李定国下令之后,侍从室的几位主任和副主任都立刻执行命令了,接下来,他们肯定得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从他们那轻快的脚步以及兴奋的神色,显然,大家对于李定国的这个命令,都是忠实执行的。西北的实力已经不比清廷差了,该是继续扩张的时候了。

  “文笙,你说我们和清廷开战,能够取得胜利么?”在侍从室的人走离开后,李定国问道。

  “父亲,对于取得胜利,我从未有丝毫的怀疑。最后的胜利,肯定是属于我们的!”李文笙肯定的回答道。同时,他也觉察到了这是他的一个机会。如果他能够在战争当中建立功勋的话,那对于他获得军方将领们的认可,是非常有好处的。

  “希望如此吧!文笙,你要记住,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清廷,而是列强。要是没有列强的阻隔的话,早在十年前,我们就可以击败清廷了!”李定国感叹道。十年过去了,西北更加强大了,但同时,他也已经年近迟暮了。

  “是,父亲,我会记住的!”李文笙点了点头。

  “好了,你刚刚回来,先去休息吧,海柏尔医生等会去给你检查身体。”

饼干死掉了X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