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系列之生命如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上任第一美人

  “小姑娘,你好啊。”“你又是谁?”醒来的丝言发现穴道被点,身上绑着粗绳,动弹不得。

  “他们叫我娇娘,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丝言思忖她们因何原因绑架自己。“难倒是想谋求剑阁的某样东西,然后绑架自己威胁爹爹,是谋钱财还是求名剑?”

  “你们想要什么东西?”

  “什么想要什么东西?”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江湖第一美人吗?我要的是你的人,不是你们剑阁的什么东西。”娇娘接着对丝言不怀好意地笑。“我又不美。”丝言现在恨死梦丛生了,那个可恶的家伙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把自己列为第一美人。

  “女娃子还挺谦虚,风铃阁的榜单是不会错的,说你是第一,你就绝不是第二。”娇娘向地上的丝言走去,然后解下她的头巾,头巾解下一袭长发滑落。“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小女娃,做我丫鬟怎么样?”

  “啊?”丝言还以为听错了,她以为娇娘要把自己送去给某个臭男人。“你愿不愿意?”“你自己不会花钱雇吗?”“不,我雇丫鬟从不花钱。”

  “进来。”丝言不知道娇娘叫谁,进来了一个脸上带疤的女子。“她是不是很美。”“好美的姐姐。”丝言也觉得那个女子很美,瑕终不掩瑜。“她是上任江湖第一美人,自愿当我丫鬟。”“我不相信她是自愿的。”

  “你会相信的,你看到她脸上那道疤了吗?你是不是好奇为什么只有一道而不是两道?”娇娘说完拿出一把匕首在丝言面前晃动。“你不愿意,我就在你脸上割一道,再不愿意再割一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好美的姐姐,却被残忍割脸,丝言气不过。

  “我想怎样就怎样。”娇娘走了,留下女子劝导丝言。

  “姑娘,你听她的话吧。”“洛瑶姐姐,我从不受人要挟,无论对方是何人,无论对方将我怎样。”“当年我性子也像你一样烈,你瞧我的脸。”女子摸上脸庞,纤指轻抚伤痕,虽过去已久仍是触之惊心。

  “姐姐,我会替你报仇的,你也不要再劝我了,我宁愿脸上被划两道三道,也不受人威胁做丫鬟。”

  “我试试你受不受威胁。”娇娘提着匕首走进来,洛瑶退开一旁。丝言一点也不胆战,闭目一副视死如归神情。“好个女娃子,有苦你受。”

  匕首眼看就要划破脸蛋,眼看就要划破脸蛋,最终还是停在半空。娇娘叹了一声,手里的匕首被她掷出钉在墙上。“女娃子,你赢了。”娇娘面对着丝言那双动人明眸,怎么都下不去手,她的脸蛋如同一块天然雕饰的美玉,试问谁人忍心破坏。

  “你不是要割我的脸吗?”“女娃子,陪我几日,我高兴马上放你走。”江湖第一美人遭遇绑架,肯定能牵动不少人的心,娇娘叫人送封信到剑阁府上,又叫人散播消息出去。

  “洛瑶姐姐,我们一起逃出去。”

  “不,我不走。”

  “皇甫流觞还等着你呢。”东方洛瑶,皇甫公子的未婚妻,四年前失踪,流觞跟着娶雪凝为妾。“我人虽在此,江湖上的消息听闻不少,他已娶心上人,我又何必徒增他的烦恼。”

  “他娶的是妾不是妻。”

  “皇甫家是名门大家注重名声,未过门的妻子失踪,是不可能另娶正妻的。”

  “我明白了,他爱的人……”

  “不是我。”

  “洛瑶姐姐,这对你不公平。”

  “没有什么公不公平,有些事情生来注定。”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