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系列之生命如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

  仗剑走天涯,如今仍在彷徨,城内是否自己该去的去处,黄昏下风风雨雨的城内,人来人往无人在意她这个进城的来客。

  刚进城的她马上听闻城内的腥风血雨,惊天阁的名号不亚于银门使人胆战畏惧,即使山雨欲来风满楼,她仍一剑破风雨。

  红换白、喜事变丧事的欧阳府,到处肃穆悲戚,门丁拦她闯入,她说帮忙找凶手,祁鹏把她请进厅堂。

  “姑娘怎么称呼?”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请唤我碧如。”

  “碧如姑娘,你说愿助我找寻凶手,你如何找,如何寻?”

  “凭手中剑,上穷碧落下黄泉。”碧如挥剑破空,意气凌天。

  “姑娘谈吐豪气,我欧阳宇翰平生喜交高朋,愿与姑娘结交。”欧阳门主郑重邀请她居于兵器门门下。

  入夜天微凉,思念愈深,伊人已随风去,宇翰对月怀人,口中念道:

  入夜天凉微风起,

  月下苦思随伊去。

  天涯海角若不见,

  上穷碧落下黄泉!

  天晚,悦琴酒楼外,面纱女刚结束弹琴自酒楼出来,站在门口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与她攀谈。面纱女驻演弹琴,中年男子就坐在酒楼前排看,自面纱女晚间时分来酒楼驻演起一直待到现在曲终人散。

  “你是谁?找我何事?”

  “我是丝言她爹,小女跟我说在城内都是与姑娘相处是吗?”

  见面纱女不回答,剑阁阁主知道她不相信自己,于是说道:“丝言是不是入睡前叫你关灯,然后说关了灯就有娘亲陪自己睡,是不是?”面纱女相信了他是丝言父亲,因为丝言的话原封不动自他口中说出。

  “丝言怎么了吗?”早上出门,丝言与面纱女约定好,到晚上玩够了就会来酒楼找姐姐,可是丝言到现在还没来。

  “她被绑架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

  “今早我收到的绑架信。”

  “她在城内被绑架的吗?”

  “我不确定,但她放在城门外驿站的马匹没有骑走。”

  “今早她跟我说晚上会来酒楼找我的,可到现在还没来。“丝言父亲看出面纱女并不知晓丝言的行踪,脸上显出失望之色。“姑娘,你早点歇息吧,找丝言一事交给我这个父亲,找到她我会第一时间告知你的。”

  丝言父亲走了,面纱女还愣在原地。“丫头性子那么烈,不会甘愿做人丫鬟的。”面纱女担心丝言出事,神情格外紧张。“怎么办!”面纱女后悔没有和丝言父亲一起找人。

  “姑娘,有什么难处吗?”聂隐走到她身边,她浑然不知。面纱女欲言又止,聂隐知道她还不信任自己,开头说道:“我们是朋友,有什么难处尽管说。”“朋友?”“敌人的敌人,不正是朋友吗?”

  “丝言她被绑架了!”“怎么回事?”面纱女将事情来龙去脉讲清,聂隐对丝言被绑架一事了解了大概。“丫头,姐姐来救你了。”“翻遍全城,寻遍天下,我与你定要找到丝言姑娘。”

  孤身走我路,谁叫是天涯孤客的命,谁叫是漂泊无依的人,一个是黑夜杀手,一个是面纱琴女,惺惺相惜,为了共同的事情共同出发。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