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系列之生命如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笛子姑娘

  “翻遍全城寻遍天下,也要找到丝言姑娘。”为小紫庆生的那晚,聂隐就已将丝言当做朋友,天色已经很晚,他叫面纱女先回家,夜里找人的事情交给他来办。

  还在思考如何搭救丝言,就在这时巷子里传来笛声,笛声似在诉说故事等待回应。依儿的噩耗传来之时,他的心情极为平静,因为他最多能做的事情也只有报仇不再有其他可做之事。顺着竹笛声,聂隐找到巷子里的女子,女子无言,唯竹笛声响,静夜笛声催人忆起往事,耳边的轻轻风儿吹乱思绪。

  “姑娘,静夜何以吹笛?”

  “寻人。”

  “寻的是何人?”

  “一位纯净无垢的姑娘,她不幸遭人绑架。”她说的是丝言姑娘,她以笛声寻人,寻的正是丝言姑娘。

  “你如何寻?”

  “我以笛声诉说寻人的期盼,我以笛声安抚被寻之人的心情。”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聂隐陪伴笛子姑娘寻人,城内飘扬低诉的笛声。

  笛声飘到欧阳家的时候,宇翰闻笛对着依儿的躯体落泪,笛声进入丝言父亲的耳边,他听出里边传出来的寻人的意思,甚至听出所寻之人便是他的掌上明珠。

  常年跑江湖,跑累了老来得女,因此对女儿百般宠溺,明知江湖险恶仍允许她去左冲右撞。“丝言,你在哪啊?”他落泪了,后悔让女儿去闯江湖。

  “夜更深了,且回吧。”聂隐担心小紫那么晚了还在等他,连使轻功回去银门,笛子姑娘则一路吹笛回家。

  宇翰扶着额头,已经整夜没睡的他精神疲惫,脑海里都是她的笑容,叫他如何不思念?

  失去你世界只剩下黑暗,

  失去你我的心被摧残,

  好想随你随风而去,

  但不能!

  “满城风雨,我仍要一剑破风雨,门主振作,仇深未报岂能沉沦?”

  “便听你之言,擒凶,灭惊天,破满城风雨。”

  碧如看门主已经振作,许久不笑的她展露笑容,前路不管多么彷徨,她手持长剑便不再彷徨。

  风铃阁,江湖上最神秘的情报组织,阁主神秘莫测,总部无人得知,欧阳宇翰正是风铃阁阁主,总部正是兵器门!

  “阁主。”

  “丛生,最近有什么棘手的情报吗?”

  “公子夫人妹妹的下落。”

  “还无从下手吗?”

  无从下手,因为毫无思路,当事人要么已死要么失踪,唯一的搜寻线索只有一张人像——四年前的人像。

  “悦琴酒楼面纱女?”

  “非是。”叫人当众揭下她的面纱,又派人潜在她身边数日观察,都没发现她有一丝一毫与公子夫人妹妹相似。

  “面纱走江湖,不是有难言之隐就是有血海深仇。”面纱下的就是真面容吗?欧阳宇翰不认可。“风铃阁讲究效率,莫要砸了招牌。”“是,阁主。”

  悦琴酒楼的轻裳姑娘就是风铃阁的眼线,宇翰让人把轻裳叫过来阁问情况,轻裳认同副阁主的看法,面纱女非是公子夫人妹妹。城内谋生、以纱遮面、弹琴为技,种种证据皆表明面纱女就是夫人妹妹,欧阳宇翰让轻裳继续监视面纱女的一举一动。

  “丝言姑娘一事是否你们所做?”

  “是我们所做。”

  “爱妻呢?”宇翰强忍伤痛与愤怒问道。

  “门主节哀,阁中任何所做必会告知我等,夫人一事却非惊天阁所做。”

  宇翰沉默了,此事若非惊天阁所做又是何势力,难道江湖中还有其他势力不满兵器门,不满四大家族吗?

  “七门客除去你之前说的几个可还有谁?”惊天阁七门客,已知的有富商贾暴户、赌鬼刘一手、秀才知乎者也,以及眼前的歌姬轻裳姑娘。

  “另外三人的身份仍是个迷。”

  轻裳离开后,宇翰静坐思考,七门客就在城内不难找,但他们的警惕性之高超乎常人,而惊天阁的警惕性之高更是超乎想象:七门客从不知道阁巢所在,出手行事互不知晓,事后才会收到来自阁中告知。

  “丝言姑娘当街仗义助人,那么善良的姑娘依儿肯定不愿她出事。”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唯二:治丧擒凶、解救丝言。治丧擒凶一事暂时全权交予祁鹏,救丝言一事宇翰打算亲自去,务必给剑阁阁主一个交代。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谢谢各位看官的支持,本书到此完结!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