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路遥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章 见她爹了

  在课间的时候,她们找到一个高一的学妹,在找老陈之前也要是做好准备的,一定要把手机号和密码背下来。只是背两串数字而已,也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思南晴也就没有想那么多。

  可是这个学妹绝对是个人才,背了三节课还是没有把手机号背下来。到了放学的时候,她们去找老陈要回手机。思南晴并不放心,所以没有急着回家,在学校里面一边打球一边等她们的消息。

  已经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他就回到班上。现在班上空空如也,看样子她们已经回去了,思南晴锁好门也准备回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二楼的老陈突然看到了思南晴,并且问道:“念北雪在哪里?”思南晴放学之后的确没看到她人,也就摇摇头。老陈又说道,“你在学校里把她给我找出来!”

  思南晴一下子就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件事情会不会滚雪球了?才在学校里面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念北雪,现在他更着急了。还好在办公室的楼梯口碰巧遇见了她们。思南晴,念北雪,林染颜和双玺四个人小声的商量了一下。

  最后思南晴走进了老陈的办公室,他刚要开口的时候,见到办公室里的人大吃一惊,还好从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咳咳,老陈在里面就不用说,还有一个女同学他从来没有见过应该是她们找的学妹,这个人在也很正常。但是思南晴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一个人竟然也会出现在办公室里面!这个人不是老师,也不是学生。在此之前思南晴也曾经加过,也只是见过而已,那就是念北雪她爹!

  完了,这下完蛋了呀!事情真的闹大,老陈都把她爸叫到学校来了。思南晴现在脑子就像裂开了一样,这件事情太乱了,一时间没一点头绪。他原本是想在老城这一关寻找突破口,看看能否帮到念北雪的,现在她爸来了,思南晴也无能为力了。

  思南晴了解老陈,了解念北雪,但是唯独不了解她爸。只能在心里叹息,默默的祈祷这件事情不会太严重吧!他表面上保持冷静的说了一句:“我刚刚上楼的时候正巧遇见她了,她现在在门外。”

  老陈点点头笑了一下,这个笑容真瘆人。她对思南晴说道:“你去叫念北雪现在进来!”

  思南晴走出办公室,手脚发凉,叫念北雪进去,并且和她说,我们在教室里等她。思南晴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回到教室思南晴问道:“她爸怎么也来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双玺微微皱眉,摇摇头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学妹,到现在还没有把电话号码背下来。刚才老师问她,结果答不上来就露馅了。老陈逼问了一下,她就全招了,唉这下完了咯!”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思南晴,思南晴一言不发,听完之后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林染颜又继续说道:“老陈喜欢针对念北雪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不就是看着念北雪好欺负,以前有人带手机被发现,哪次叫过家长?这回她爸都来学校了,她回家说不定还会挨打。唉,她怎么会这么傻?在走了上也要看手机唉!”

  一听林染颜这么说,思南晴的心里更加慌了,他赶忙问道:“那该怎么办啊,我们可以帮到她吗?她爸怎么会打她呢,她现在已经不小了,为什么啊?”

  林染颜叹了一口气说道:“就我们怎么可能帮得了她,你想疯了吧!唉,现在你又心疼她了吧。之前我被我爸打了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一下我呢?你就只知道心疼她,现在她爸就在这里,你对她这么好,干脆去问问能不能当他女婿咯!”林染颜什么时候都少不了孩子气。

  思南晴没有一点心思和她开玩笑:“是,我是心疼他了,但是我绝对不会心疼你。上次你被打了,我对你还是有同情心的好不好,心疼和关心是两码事!烦死了,唉!”

  宋冬野有一首歌《平淡生活的刺》,在这首歌的结尾有一句话:一生中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心疼的,只有一个!

  思南晴喜欢念北雪,林染颜这是他的好兄弟。要是说思南晴有没有喜欢林染颜,有,思南晴不否认有喜欢,但是那只是一种欣赏的喜欢,仅仅是因为林染颜和漂亮,和他平时聊得来。这个思南晴早就和林染颜说过了,但就算是林染颜再好看,思南晴这样的情种也不可能对她动心。

  过了一会儿,念北雪出来了,她爸也出来了,不过她爸并没有说什么之间走了。通俗人聚在一起,准确的说是五个,那个学妹也在。帮倒忙的人,自然不可能好意思久留,他和死人道了歉之后就匆匆走了。算了吧,不用追究别人的错误,木已成舟,当下要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

  念北雪的眼眸中隐隐有泪光闪动,她说话的语气软弱无助:“老陈把手机给了我爸,但是我爸不可能把手机给我的,怎么办啊?”看着念北雪应该就要哭了的样子,唉,思南晴心里很难受!思南晴最害怕的就是念北雪哭,只要她一哭,思南晴绝对内心大乱,不是不知所措,而是看她哭心疼吧!

  现在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同样也是一件坏事。手机在他爸手上一定比在老陈手上好,这样念北雪拿回手机的可能性应该会大一点,但是这样林染颜,双玺和思南晴可能就真的帮不上忙了。尽管如此,思南晴还是抱着希望问道:“那你爸怎样才会把手机还给你呢?”

  念北雪摇摇头说道:“不可能还给我的,除非去我家找,然后我爸说手机是你们的。那就号码也一定要背下来,我爸相信了就会把手机给你们,明天你们把手机给我。你们帮不了我的,算了吧,唉!我的东西都还在手机上呢,我又要和你们失联了。”

  双玺说道:“我今天画室还有课,我可以送你回家,但是要去找你爸,我真的没时间。”

  林染颜也是一样:“我今天画室也有课,我们一定要今天找你爸要手机?”念北雪无助的点点头。林染颜很惋惜的摇摇头说道,“那就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帮你了。念北雪别难过了,说不定你爸过几天就会把手机还给你的。他这次比较来学校一定是心里不高兴,才会和你说不给你的。”

  思南晴再三犹豫之后,沉声到:“我可以去见你吧,看看能不能把手机拿回来,我试试吧!”

  三个人都没有想到,思南晴竟然会做出决定,选择帮她。在林染颜和双玺看了总是觉得有点怪怪的,不是因为思南晴喜欢念北雪,却也是因为思南晴喜欢念北雪。感觉很矛盾,说不清楚,就是怪怪的。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思南晴可以尝试帮念北雪这个忙了。

  的确怪怪的,在别人可以帮助念北雪的时候,思南晴不一定会出手相助。有的人可能出手只能碰到一半,有的人可能到最后爱莫能助,有的人可能反而帮了倒忙。但是到了最后,到了念北雪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为他排除万难,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她身边。

  只要他在,那些帮不了的人都将会失去光芒,身边的一切问题也随之消失。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而是他喜欢她有多认真,甚至肯为之付出一切。这一次尽管思南晴依然愿意再一次出手相助,但是他也没有几分把握,但是为了她,他愿意迎难而上!

  念北雪的泪光中重新绽放出希望,这份希望的目光久违了。她略带着哭腔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思南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念北雪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我爸爸可能没走远,我们现在去追他!”

  二话不说,思南晴搭着念北雪,林染颜和双玺也紧随其后。唉,无可奈何电动车跑不过汽车。追不上也没有关系,念北雪身上还带了一个老年机,可是不巧啊,她的老年机就要没电了,刚打通电话没几秒就自动关机了。

  没有办法,现在只能真的跑到她家去找她爸了。她爸也没有这么快回家,所以不着急这一下,林染颜先去上课了,双玺和他们顺路,一起走。现在有了希望,念北雪也不至于那么难过了,三个人一路聊天到了半路的时候,双玺也要去画室了,在十字路口分开,念北雪坐在思南晴的车子继续朝她家前进。

  等到了小区门口,赶紧找她爸,还没有这么快来。所以只能等了,这有什么办法呢,是吧!思南晴不可能真的到念北雪家里去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像什么样子对吧!就这样,一直等,她爸一直不回来。

  其实思南晴的内心是不安的,等下就要见她爸,打心底里有点怂。今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终于怂了一回,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骗她的家长,思南晴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是他看着念北雪就心疼,一个很容易就会看被破的事情,心有不安,当然会怂了。

  现在还有时间,念北雪想听听思南晴唱歌,数数先前的日子,她已经好久没有听他为她单独唱歌了。思南晴唱了一段《南山南》,念北雪已经听他唱唱了无数次的那一段: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

  当然,他不只是唱了这么一点点,还上了很多其他的,全部都是表达自己的心声,唯独这一段特别用心。因为这首歌,这一段,眼前人,对他的意义都太重要了!

  他们一直等到了6:00,但是她爸还是没有回来,于是念北雪借小区门口小店老板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爸。应该打了五分钟吧,反正思南晴也不会去偷听,不过走近了还是会听见一两句什么的。

  唉,她爸现在的心情也不太好吧,开电话那头一直说念北雪,念北雪自然也是很不高兴。思南晴在旁边小声说了一句:“好好和你爸爸说话吧,他是你爸,你别和他总是争论,听话。”

  念北雪被她爸说了,心里有些难过。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高兴不起来。她和思南晴说道:“我爸说他还要过15分钟才会回来,可是现在都已经六点了,你还可以等吗?”思南晴点点头他当然可以,“那,还有时间,我们试一次,如果我就是我爸,你要怎么和我说?”

  思南晴开始的时候很严肃:“叔叔好!”说完之后,他就笑场了。念北雪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思南晴继续笑着说道,“可不可以,哈哈哈!把你的女儿嫁给我,我把她卖了,赚到了钱,我们平分。”

  念北雪都被思南晴这句话气笑了,一边追着他打一边说道:“好你个思南晴,敢把你的老大卖掉,你完了!”念北雪没有生气,她从来不会生气,但是这真的好好笑。思南晴心里好开心,他可以这样曲解吗,念北雪的意思是不能卖,没有说不肯嫁!

  思南晴连连后退,笑道:“别别别打了,老大,我知道错了嘛!哈哈哈哈,我再也不敢了嘛!”一直都是压抑的气息,现在难得开心点,对情绪稳定的帮助很大。好了,玩归玩闹归闹,等过一会儿他爸来了,思南晴还是会很认真的,刚才说的那些话自然不会乱说。

  反正这次是不会说,如果未来有一天他有这个机会,有这个能力的话,他一定会说出来,谁不想当乘龙快婿呢,做梦都会像啊!

  现在她爸来了,却没料到还没等思南晴开口,她爸仅仅一句话思南晴就又怂了。这句话还是她爸对念北雪说的:“在学校里面你叫个女同学都露馅了,这就算了吧,你还要带个男同学回来什么意思?”脑壳疼啊,思南晴现在太头大了。她爸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们父女二人先交流吧。

  唉,帮忙都帮到这个份上的男同学,谁相信你没别的意思?经管思南晴的确没有别的意思,他自己相信,念北雪也相信,但是她爸不可能相信,哪怕是林染颜和双玺都不见得会百分百的相信。因为思南晴这个忙帮的实在是太过了,但也同时反映出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只有在思南晴和念北雪之间才有的绝对信任。

  总算是找到机会开口了,思南晴心平气和的说道:“叔叔您好,我想拿回我的手机可以吗?”

  她爸只是笑了笑:“同学,你不要帮她,你帮她就是在害他,手机不是好东西,她控制不住自己,这个手机也不是你的。你们两个不要骗我了,没有用的,同学你快回家吧,好晚了。”

  念北雪马上争论道:“那个手机就是他的,在学校里,老陈不让我们班上的人带手机,所以我找了那个学妹。现在手机是思南晴的,你要把手机还给他,他是把手机借给我用的时候被没收的。”

  念北雪说的有些着急了,语气很不好。思南晴轻声道:“念北雪,好好和你爸爸说话。”这么久没有叫她的名字,平时习惯了叫老大,这一次开口舌头有点不顺了。

  至于后面他们说了什么,我就不细写了。到最后啊,姜还是老的辣,手机没有拿回来也好,在思南晴很完美,没有露馅,他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其实这个忙他吃力不讨好,他是想赌一把能不能帮念北雪这个忙,现在失败了,留给她爸的第一印象不好说呀。

  我很清楚的记得,思南晴最后离开的时候,就在他走之前也不忘记和念北雪说一声:“我走了,一点要好好和你爸爸说话,明天记得帮我把手机带回来。”这句话半真半假,说出一个谎言,就要在编制1000个谎言,把它说圆。

  从她家小区到湖边不到100米的距离,他骑电动车飞速离开,每骑出30米减一次速回头看他们一眼,每一次三双眼睛都互相遥遥相对。念北雪的眼里仍然有不安,爸爸的眼神没有了之前那么严肃,思南晴的眼里还是对念北雪的担心。

  (在这一章后面,我们来讲一讲关于念北雪的手机。在前面的内容里面提到了过,念北雪和思南晴去见她家长,念北雪告诉思南晴说手机上他的,那么念北雪在家里用手机,她家长不知道吗?

  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个疑惑,我来和大家解释一下。念北雪在家里,大多数时间的确是用手机,不过都是偷偷的用,还真就没有几次让她的家里人发现。一般光明正大使用的都是平板,在家长面前她是从来不会用手机的,老年机除外。

  那么就有人想问了,念北雪的手机是从哪来的?不是她家里人买的,也不是她自己买的,而是他初中同学借给她的,所以说这部手机还真的不是念北雪本人的。

  思南晴也曾经问过念北雪这手机什么时候还回去,念北雪告诉他,借给自己手机的那个人在莲塘上高中,而且他们两个已经失联很久了。

  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部手机嗯,算是送给念北雪的,但是所有权并不在她手上。因此思南晴答应她去见她爸的时候,念北雪心里便有一线瞒天过海的希望。)

洪不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