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涤大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五章 秋雪剑

  半条手臂飞了出去,掉进了荷塘月色,一时间,天涯狂胜照九州脸色苍白没了一点点血丝,嘴角上面出现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全身上下真气磅礴,上半身衣服啪一声炸裂开来,四分五裂如同雪花一般漫天飘落,落在了地上面。

  身上若隐若现的符文,闪烁着妖异的红色光芒,手里面拿着一把长剑,伴随着一声铿将有力的潇潇剑鸣,长剑带着一道蓝色的流光破空而出,向着苏文咽喉飞出,苏文咽喉蠕动了一下,眼睛目光变的十分凝重,握紧了手里面黑铁战刀。

  将自己丹田之中所有真气凝聚在手里面战刀上面,随着战刀丙部符文到战刀尖部符文一个个明亮了起来,散发出来强劲的罡风。

  最后,战刀和长剑碰撞在一起,发出来震耳欲聋般轰鸣,整个人发丝漫天飞舞,脸皮也是在寒风中猎猎作响。荷塘月色里面荷叶,鲤鱼,随着强劲的罡风折断,在强劲的罡风飓风之下旋转起来,一时间,半空中狂风呼啸,风雨欲来。

  “苏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战斗力这么强横,让人真是不可小觑。江湖上赫赫有名天涯狂胜照九州打成了平手,我父亲也不过如此。”

  魏依然两个手紧紧窜在一起,眼睛里面带着担心的神色,心里面胡思乱想起来,身上宽大的衣服也被飓风带来的雨水浸湿,整个人衣服紧紧包裹在身上,使得优美窈窕身材,显得更加游刃。

  “秋雪剑,我一定得到秋雪剑,无论是用什么方法?”

  天涯狂胜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疯狂的神色,手中长剑神鬼莫测的刺出来,闪躲十分困难,苏文身上衣服被割裂开来,鲜血漂流在半空之中,倒吸了一口冷气,苏文一个愣神,一剑刺穿了苏文胸口,苏文短时成了一个折断翅膀的小鸟,从这半空中追落了下去。

  “苏文,我就知道,魏姑娘是你软肋,聪明一些,交出来秋雪剑,不然的话,我就杀了魏姑娘?”

  匕首逼近了魏依然娇嫩的咽喉,身后的柳传道脸上表情带着狰狞的笑容,看着一旁的天涯狂胜照九州。

  “师傅,你看一看,现在什么时代了,早就不是你当年行走江湖,讲江湖规矩的时候了,现在讲的无情无义,哈哈哈,师傅秋雪剑秘密我已经知道了,我已经成为天下无敌。”

  “果然不错。”苏文肯定了之前的想法,不假思索,从这身后拿出来秋雪剑,扔了过去。秋雪剑飞了过去,成一个弧形飞过。柳传道伸手一抓,抓住了秋雪剑,用力一推身旁魏依然,大手一挥。五个沉重的铁海棠破空而出,向着苏文飞出,苏文纵身一跃,如同白鹤略空一般,楼主了魏依然,魏依然从小大,第一次被外人楼主了腰肢,本来红红的俏脸,变得更加通红,咬紧了玉春。

  “呵呵,受死吧!”

  铁海棠在洪亮的笑声之中,炸裂般的释放出来强大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以至于,荷塘月色之中所有鲤鱼,一条条飞了出来,在地上面胡乱打滚起来,露出来锋利的牙齿。天涯狂胜照九州本来在苏文手上,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逃到任何的好处。现在秋雪剑又没了,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在这儿而。

  纵身一跃,施展陆地飞腾,跳上了屋檐,踩着瓦片,啪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消失不见。月光下面,一片狼藉,本来景色优美的荷塘月色,现在却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苏文怀里面魏依然俏脸通红,带着一偏红色的眩晕,苏文一笑,搀扶起来魏依然:“魏姑娘,漫漫长夜,平平无奇,这么一来,倒是有了许多意思。”

  “哦!”狠狠地白了一眼苏文,魏依然心里面的嘀咕起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这种时候,居然说这种话,太直男了。

  “魏姑娘,我既然解决了你想要知道的问题,下次有机会我们在约会,这次告一段落,再见。”

  告别的话,如此直白,见到苏文离开。魏依然十分生气,直跺脚。苏文回到了房间,折腾了一个晚上,可谓是精疲力尽,让小二哥太这一大盆热水,拿着手巾,放进了盆子里面。木盆里面滚烫的热水使得身上紧绷的漫控舒展开,热气腾腾的热水后面苏文脸上流露享受的表情,只见小二不断添水同时,左手袖筒里面滑落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紧紧握在了手里面。

  苏文抓住木桶旁边白色毛巾,在水里面一转,一时间增加了手巾重量,耙齿一声,打在了小二哥脸上。小二哥哎要一声,刚刚抬起来的手中匕首,飞了出去,啪,斩断了身后灯光摇曳的蜡烛,插在了窗户上面。小二哥白金的脸上出现了一条手巾宽红色印记,小二哥身体摇摇晃晃,将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苏文手里面毛巾,又一次挥舞出去,仿佛是一条彩带,缠绕住了小二哥手臂,小二哥眼睛里面流露出来感激的神色,但是,苏文嘴角淡淡的笑容浮现出来,使得小二哥心里面一愣。

  整个人眼睛里面没了光彩,苏文用力地拉扯,使得小二身形向前几步,苏文抬起来拳头重重的迎了过去,一时间,小二哥鼻孔打开,如同开了一个酱油普,红色的酱油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嘴巴里面的牙齿也飞出去了两三个,嘴角一直淌出来红色鲜血。

  松开了毛巾,擦了擦头发,站了起来,小二随之倒在了地上,用了一个飞踹,小二哥倒在了地上,踩着小二哥身体,长剑一挑衣服架子上面丝绸衣服,缓缓升了起来,伸开臂膀,随之传上去,整个人缓缓落下。

  长剑一伸,斩断半截蜡烛,离地面只有三分距离,被苏文用着长剑接住以后,放在了桌子沙上面烛台上面,屋子里面有回复了明亮。

  走进小二身旁,用力拉扯开小二哥胸口的衣服,发现小二哥胸口有一狼头,张着血盆大口,紧接着苏文自言自语起来。

  “难道是他?”

冬寒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