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当富豪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7章 感慨万千(结局)

  五年后。

  现在的赛拉市,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城市了。虽然人口只有32万,但已经是五年前的七倍之多。

  整个赛拉市的城区,经过完整的规划,街道整齐,纵横交错。楼房鳞次栉比,高低错落。憨憨的红猴面包树和优雅的金合欢树,分列街道两旁。

  临港的工业区,有上千家工厂日夜开工。即使晚上,整个临港工业区也灯火通明,机器声响个不停。时常有上班和下班的工人,骑着自行车和电动车在大街小巷穿梭。

  这些工厂,有大大小小的鱼类加工厂,海上来的船只把各种鱼类送到工厂,加工包装之后,送进冷库,然后装船,送往中国、RB、中东和欧洲市场。

  赛拉港已经在三年半之前开始运营,不过当时只有两个比较小的泊位。去年建成一个五万吨的泊位,两个月之前,又建成一个十万吨和一个五万吨的泊位。

  从拉马矿区出来的高品位铁矿石、煤炭,铅锌矿,通过拉马——赛拉铁路,运到港口装船,然后运往中国。

  临港工业区里面,还有服装厂、制鞋厂、织布厂、食品厂、家具厂、电视机厂等各种工厂。

  在这里生产的各种轻工业产品,通过陆路或者水路,不仅进入邻国俄比亚、科尼亚,还进入中东和广大的非洲大陆。虽然都是一些日常用品,档次也不高,没有什么名牌,但是胜在物美价廉,很受那些发展中国家的消费者欢迎。

  楚杰克的夫人之一,原来从事水产加工的赵琪,和她的弟弟赵珙合资的拖鞋厂,产品已经占到整个非洲大陆拖鞋市场的10%以上。

  这个比例虽然不高,但是数量巨大,每年的产量达到三千多万双。

  规模最大的水产品企业,还是楚杰克的另一位夫人的柳飘飘的水产捕捞、养殖、加工公司。共有捕捞船两艘,水产养殖水面15万亩,大型水产加工企业一个,冷库面积4万多平米。

  除了水产加工,柳飘飘还拥有整个拉特兰州最大的电信公司,已经占有拉特兰州电信市场60%以上的份额。

  仅仅五年时间,急剧扩张,目前柳飘飘的产业规模和盈利,已经超过了柳家在家乡的规模。就连柳飘飘的父母,都已经来到赛拉市。一边打理公司业务,一边照顾自己的外孙子。

  楚杰克的另一位夫人西尔维娅,虽然没有办公司,但是目前是赛拉市的副市长,主管赛拉市的工农业生产。

  马丁已经于去年离开了赛拉,回到拉特兰州,接替父亲坎达就任拉特兰州州长。坎达把州长位置交给马丁之后,只保留了土皇的位子,专心打理部落事务。

  在赛拉和拉马市大开发的带动下,如今的拉特兰州蒸蒸日上,经济发展迅猛,已经成为整个苏马里最为富裕,最为稳定,最为繁荣的州,把苏马里其他地区远远地甩在后面。

  在这五年中,苏马里其他地方,仍然处于纷争战乱之中。时间在那里似乎已经停滞,经济没有发展,人口大量外流。

  外流的人口,绝大部分流入拉特兰州,为这里提供了大量的劳动力,也推动了拉特兰州的经济发展。尤其是赛拉和拉马两个市,更是吸收了几十万人口。

  如今的拉马市,已经成为规模跟赛拉差不多的城市。

  那里的铁矿,煤矿、发电厂、水泥厂、采石场等,吸收了大量的劳动能力就业。同时还建立了不少加工型企业,跟赛拉的临港工业区一样,成为拉特兰州的另一个工业中心。

  此时,赛拉市市长楚杰克和拉马市市长胡奎站在码头上,看着港口和港外的一艘艘轮船,颇多感慨。

  “胡哥,五年前,我第一次跟马丁在赛**陆的时候,这里还算不上有港口。我的勇士号没法靠岸,我俩还是乘坐小船登陆。登陆的时候,正好遇见马丁的大哥木拉提拉了一船人,向欧洲走私人口。现在五年过去,不仅赛拉和拉马的人口走私已经绝迹,整个拉特兰州也成了人口流入地。”

  “那个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么?绝望,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五年之后,赛拉和拉马会是这个样子。”

  “哈哈哈,不仅是你,其实我也一样。我也曾经多少次想过放弃,但是每一次这么想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起码现在我还活着不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能往前走一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走到了这一步。”

  “其实我们也不糊涂,真的糊涂,咱哥俩也不能干成这么大的事儿。”

  “是啊,真正的转折点,其实还是当年处理了那首艘垃圾船,铲除了辛巴克和赫拉格,开始建设引水工程这三件事情。”

  “这几件事情一办,就在赛拉确立了你的领导地位,赢得了民心,获得了本地人的支持。”

  “是啊,当初也是被逼无奈,才豁出去搏一把。现在看来,那一步确实走对了。”

  “第二个转折点,是海水淡化厂、潮汐发电厂和拉马发电厂的投产。水电的问题解决之后,不仅改善了民生,让当地人得到了实惠。还有力地促进了工也和农业的发展。为外来投资提供了基本的条件。”

  “没错,现在看来,当初咱们咬着牙,宁愿亏损,坚持解决水电问题,还是正确的。现在水电都已经进入稳定盈利期,当初的投入开始得到回报。这个回报是长期的。”

  “第三个转折点,是拉塞铁路和赛拉港的建设。虽然投资大,咱们也让出了不少股份,但是引来了巨额投资,在很短的时间内建成,投入使用。交通的改善,让外来投资企业的发展迎来了井喷时代,造就了今天的工业格局,彻底奠定了赛拉和拉马地区在整个苏马里和非洲大陆的竞争优势地位。”

  “第四个转折点,是三年前饮水工程竣工。饮水工程不仅解决了居民用水和工农业用水,还让赛拉和拉马在拉特兰州的地位彻底巩固。加上咱俩的第二发电厂向整个拉特兰州供电,确定了咱们在拉特兰的主导地位。”

  “胡哥,我觉得还得加上一条才全面。”

  “你是说咱们的陆上和海上警卫队吧?”

  “是啊,在警卫队的建设上,周铁功不可没。他训练出了两支精锐部队。这些年以来,如果没有这两支部队的威慑,说不定有多少人惦记着到这里来抢咱们呢。”

  “言之有理,这些年苏马里别的地方打成一锅粥,唯独咱们这里平安无事。陆上警卫队和海上警卫队的威慑,是主要原因。看来咱们花了那么多钱,还是值得的。”

  “太值得了。”

  两人开心地大笑起来。(全书完)

遍地沧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