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就好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在一起就好(2)

  沈深知驾车回到大宅,从二楼书房翻出离婚协议,女方日期 2001年8月23日,正是注册当天。

  宝珠离开后,她的房间还每日打扫,干净如新,从前的旧物摆放和宝珠走时一样。

  在床板夹缝里找到一个本子,只言片语格外触目惊心

  1994 丑丑的资质平庸,配不上,四哥

  1998 中考全家大乱,苏柔,四哥和哥

  1999 联考医学全国第二

  2000 可惜了

  2001 原来哥不喜欢也不想娶还讨厌,我却傻傻的

  2002 假期回来晚,哥不闻不问,我还抱有期待真是该死!

  2003 不想结干嘛要同意!

  2004 爸妈是沈家的不是我的,他也是沈家的不是我的,

  2004.12 姑姑的病情愈来愈重,我,还回台北吗

  零六年,姑姑的两年祭,沈深知到时,墓前早就放上了百合。

  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是姑姑的三年忌,沈深知知道宝珠肯定会回台。硬是在园口从零点等到第二天凌晨都没看到身影。

  零九年去五指山公墓,看到贺天健的车。

  一路跟到姑姑墓园,原来她在爷爷忌日那天去两地拜祭。

  她说不回台北还真是不回台北,说不再见面就不再见面。

  零四年十二月到零九年七月,四年半的时间,他去内地也去上海从来没见过。

  昆山老家,更进不去。当地人说没有本家领着,外人入不得内。

  苏柔,冷脸,唯一的和颜悦色还是离婚大战爆开劝他签字。

  苏泊安,眼里大概从没他这个人吧。

  -----

  告别贺天健,

  在酒吧,沈深知一杯杯的喝酒

  谢长平和沈愉之到时,那颓废样甭提了

  谢长平抢过沈深知的酒杯,“阿深,别喝了!这么想宝珠,去剑桥找她啊!”

  赵宝珠去剑桥一月有余了,中途回台北两次,她在台大的课有别的老师顶上,看这态势,今年春节悬!

  “刚才天健找我,”声音很低沉,“宝珠这么多事情都只和天健说,”

  谢长平和沈愉之对视,暗暗叹气,疏离了七八年,想半年就拾起,难啊

  沈深知:“昆山赵家,传承千年。我本也没指望自己会入族谱。从八月回来到今不到5月,现在不知我是赵家女婿的人很少了吧。我还见过四房的景真,”

  沈愉之:“二房的景文,上海城乡建设和管委会副主任,有实权。这个你没见过吧!他和老婆常年分居,却绝口不提离婚。听说就是因为昆山的奇葩规矩,入祠堂不得离婚。还有,他们家只有配没有娶。”

  谢长平:“配是元配,娶是继娶,侧室也没有吗?”

  沈愉之:“没听说过,倒是有一条四十无子方可。不过他们家早婚惯了,能不能活到四十还是未知数。我说的是在古代哈!”

  谢长平:“宝珠是嫡支,也就是适和字。你们订婚这么多年,字肯定是有你的名字,关键是这个适,”

  三人出现短暂的沉默。

  沈愉之继续说:“赵家嫡支现有三房四个孩子,老大景文,兼祧两房;老二宝珠;老三景盘过继到三房,不过其他两房并不承认,现在身份也挺尴尬的。赵老四98年买了三套房子,就是没给这位买;老四景真,你见过的,”

  “不过宝珠能让你见四房这个孩子,她心里还是认可你的。当年赵戴文,就是宝珠的大祖,也是兼祧两房。他自己本身有从小到大的未婚妻,后来又娶了,大房二房,三房四房是一个母亲,感情自是不一样。”

  “还有个传闻,”他神秘兮兮地说,“我无意中听阿公说的,三房有个亲生的大伯,因为和父亲政见不同,早早就离家了。”

  沈深知思忖,天健那日说,宝珠在秘密调查一个事,难道就是这个?

  谢长平头皮发麻,忒复杂了也。

  沈愉之还在说,“宝珠的阿祖上宗下复,在江浙教育界很有影响,我想这也是她坚持在复旦读本科的原因之一吧!至于剑桥,经过去年讲学,阿深,你应该明白了。”

  谢长平也说,“宝珠很爱沈爸沈妈姑姑爷爷,割舍不掉这二十年,这也是她回台北的主因。你们俩的感情嘛,道阻且长!”

  不可否认,阿深和宝珠从小一起长大,彼此有很深的感情。可宝珠毕竟没在台北读国中,大学又在外这么多年,感情淡漠不可避免。最关键的是,宝珠是个非常执拗的女生,这次若不是明莉订婚,见她可不容易。

  沈深知自己也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宝珠的固执,他比谁都清楚。说不见就不见没得商量;即便回了台北,两人间的隔阂,仍在。和爸妈相处更像贴心的女儿,和自己只有哥哥。

  他知道,是多年前的那件事。让她从爱人回到哥哥。不敢再爱。

  ---------

  同一时间沈家牯岭街大宅

  “不管我和哥最终,我都是沈家的女儿。”赵宝珠放到桌上分居协议和离婚协议书,“这半年试着和哥相处,想做个好媳妇。还是不行。抱歉,爸妈!”

  赵宝珠在大宅待到晚上十点,沈深知始终没回来。

  “看来今夜等不到哥了,明天上午还有课,我就先走了。”

  零点女生大皮箱桃园机场

  两月前见过,在台中开往台北的火车上。上次也是一个人,这次也是,很孤寂

  在法兰克福转机时倒是接了几个电话,

  “是,春节不回来了。有空来英国看我吧!”女生轻笑

  “消息传得这么快啊,对,以后找我还是去Corus Christi。台北,有事会回去的。我尽力了!”她说

  到了伦敦,上的机场巴士,一场邂逅,到此为止。

  杜伟霆摇头,转身上了门口一辆的士

最后的八三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