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就好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在一起就好(5)

  二零一一年,经过6个山地赛段、3个丘陵赛段、10个平地赛段、1个人计时赛段和1个团体计时赛段,共计3430.5公里的比赛,天空车队Carl 获得环法冠军,这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英国车手。亚军冯影也来自天空车队。

  Sky 包揽冠亚军,大出风头。赛后的记招会,冯影正式宣布退役。

  作为美国UA曾经的主攻车手、Sky现役全能车手,冯影在公路自行车战绩非常辉煌。

  19岁尚在普林斯顿读书就曾以业余选手身份摘得当年环加州桂冠,加入UA后拿过2次世锦赛冠军、1次奥运会自行车金牌、环法总成绩第五;零四年入Sky,4次获得世界锦标赛冠军、1次奥运会自行车金牌、环多菲内总冠军、环意总成绩第三、两次赛段冠军(环西、环法)、环法亚军。

  巅峰时期退役,外界传是因为6月官宣的圈外女友。

  六月二十八,环法联赛前夕,冯影在脸书更新状态:十二岁那年和二十一岁那年,中间有十年,二十一岁那年和二十八岁这年,中间有一生。配图为两只手握在一起,底下一行小字:我们在一起了!

  ----------------

  时间回溯到两年前

  赵宝珠去剑桥代课,初时说一周,又延长到半月、一月,不断拖延回台时间。

  沈深知已知有事要发生。

  那天,宿醉回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分居协议和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

  他火急火燎赶去机场,说来讽刺,宝珠英国六年,他只有刚入学时来过。辗转找到英国的房子,无人,打电话过去却被告知她在学校。

  去学院,宝珠倒没避而不见,晚间两人在家中长谈。

  宝珠说,回台北是想忘记过去好好相处,可是,八年的隔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而且她坦言,关键是自己喜欢上别人了。

  沈深知早有预感,可宝珠真说出他又接受无力。

  那天什么心情回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这场婚姻走到尽头怨不得别人,是他一步步作没的。

  如果注册后细心观察,发现宝珠情绪不对,立马赶去上海解释开导,是不是之后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如果当年寒假宝珠没回来,去上海接她回台,那年他也放假回家在家无事;

  如果在她还在上海时,半月或一月去看下;

  如果宝珠到英国读研后,常去.....

  如果,好多如果。

  之前,宝珠国中六年大学两年,整整八年他都没想过要去上海看一下;更别说昆山老家的叔伯兄弟,他连了解的欲望都没有。

  宝珠最亲近的家人朋友同学,他只认识一个苏柔,这个老公做得,真失职啊!

  半年后的东京见面,异常疏离的“哥”,不再带着长长的尾音,而是回归世交兄长

  莱德生技丑闻爆出,Merrill打败Goldman入主,脸书上灿烂的笑脸,实在是太明显。那个人是冯影吧。双向暗恋,或是明恋。五年朋友般相处,在一起无感,分开后才觉察对方的不可或缺。像小说一样,却在他身边真实发生着。

  贺明莉大婚证实了他的猜想。尽管和宝珠同去的是苏泊安,也掩盖不了她看向冯影的眼神。挣扎的女生,越是想云淡风轻,越说明感情早已不受控制。

  来年七月,环法联赛,退役!

  该放下了,他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赵宝珠意识到自己喜欢冯影,是零五年环法联赛。脸书上的三人合照是她从众多照片中精挑细选出唯一笑容较灿烂不会被过度解读的。对她来说,挑选的过程就是一次心理凌迟。

  意识到自己爱上冯影,在零九年生日。彼时她已经返台打算重新开始,想到以后就不能再一起过生日,心里没来由的一疼,她知道自己完了。回台后和哥相处了几月都挺好,都挺好的缘故是没见冯影,虽然中间因为论文回了一次学院。

  一零年教授抱恙,她回剑桥代课,老师再次提出让她回校任教,这次她没拒绝。终于坦然回台,告诉爸妈,决定离婚。哥找来剑桥,她第一次坦白自己的心迹。往日不可追矣。

  五月开始的剑桥近现代史修订,忙翻了众人,越忙越是疯狂的思念。可5-8月是自行车手训练和比赛高峰季,她不想打扰也想理清自己的感情。不错,莱德那次是她放水,当然公司也有利可图,他好我也好&互利共赢一直是她为人处世的指导思想。

  明莉姐大婚,冯家兄弟也受邀出席。敬酒时她甚至都不敢多看他的眼睛。

  大学开学前下定决心要和冯影坦白,去曼彻斯特的一路不断做心理建设,到了国家自行车中心,鼓足勇气才敢踏入。刚踏入还没站定好好看下四周,就被人一把拽住,“Qearl,真的是你!”是个英国女生,长得蛮漂亮的。

  “我认识您吗?”赵宝珠礼貌询问

  “我认识您,去年在柏林您给我们上过课,欧洲史”女生提示,“Lucilla,我的名字”

  “你好!”赵宝珠微笑

  “您是来这里找人吗?他们都去训练了,七点才能回来。”女生主动说

  赵宝珠:“无妨,我等下好了。”

  Lucilla 也跑过去在一旁坐下,“Qearl,我有个问题,”

  赵宝珠示意,

  Lucilla:“我想报考Ruben Evans的研究生,这是我写的论文,您能帮忙看下吗?”

  赵宝珠惊诧:“我?可以啊!”

  女生超兴奋,“您等下,”风一般冲入楼上拿了一个文件袋,毕恭毕敬递给赵宝珠。

  赵宝珠颔首,拿出笔修改,时间很快,半小时看完,十分钟后递给女生。“最好让你导师再看下,措词再稍微注意下。”

  女生感激不已,“谢谢您!”

  赵宝珠微笑,随着女生离开,楼下又陷入平静。直到电话铃声响起,“Michael?”

  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的査致远,“是我,”

  赵宝珠移步门外,“稀客啊,”

  闲聊了一会儿,査致远很快压低声音,“宝珠,Merrill去年有个项目,快到投资时被紧急叫停,我想知道原因,是,”

  还没说出就被赵宝珠打断,“大中华问Jason,其他问Jeff,你知道的,我并不参与实际操作!”

  査致远:“Qearl,我知道你有原则,可这个项目在Merrill已经被毙了啊!”

  赵宝珠还是拒绝:“Jason和Jeff的联系方式你如果没有,我可以给你,”

  査致远很挫败:“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赵宝珠:“这是公事,和私人交情无关。Michael,你也做了投行几年,应该明白,好多时候我们代表的不是自己是公司,说话是要负责的,抱歉!”

  做投行这几年,要拒的电话人情不知道有多少,赵宝珠摇头,刚要走回屋内,又收到今天第二个电话,“老师,是,我在曼城,是,大纲我早上发您邮箱了,是,”这个电话就长了,说了得两三个钟头。挂断时天都黑了。一看表都快八点了。急忙跑到大厅,前台的小姐歉意地说:“他们刚才回来,现在去吃晚饭了,你可以拨打电话。”

  赵宝珠连打了八个,前几个忙线,后两个无人接听。眼看天越来越黑,终于放弃。她取出一封信给前台,“请把这个给 Shadow!”恋恋不舍走出大厅又回头看了下,这才坐上门口的跑车,“去UBS,”

  Rosie把信随手放在键盘下,这一放就到了十二月中,“Shadow,这里有你一封信”她满怀歉意,“是两月前一个女生,”

  “女生?”其他人嘘声一片

  冯影接过信,“是什么样的女生,有名字吗?”

  Rosie想了半天,“好像没有,她没说,只是让我把信给你。”

  冯影都走到门外了,Rosie突然大声说,“想起来了,那天Lucilla也在,见她很激动,说是上过她的课,叫她什么来着,实在想不起来了!”她喃喃自语

  冯影身子停顿了下,他知道是谁了。

  Carl也猜到了,他碰碰冯影,“Qearl,肯定是她。”

  那这封信,是他所想的那样吗?

  晚上,冯影颤抖着打开那封信,非常简短,只有一句话: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知否?

最后的八三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