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尧沧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黎皓回归

  告别了季漠,晗霜一直心神不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彤妍有些担心,走上前,拉住她的手而给予安慰。

  晗霜本能地甩开了。

  这使手停留在空中的彤妍有些尴尬,珂泽见状,马上走上前,拉住她的手,找了一个非常愚钝的理由:“小心晒黑……”

  晗霜瞥了一眼他们,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传承者,我们……”楚漫看穿了她的心思,上前一步,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楚漫,你……这么早,就改口啦?”她开玩笑似的将目光投向楚漫,“我到现在都还没确定呢,你就这么叫了,看来……我就是暝嫣无疑了吧?”

  她们三人保持沉默,多说无益嘛,只是……她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身份和称呼……

  “我明白你们的焦虑,也并不是不喜欢你们叫我暝嫣,而是……那种很没有方向的感觉,我很茫然,你们都和我说我是暝嫣,是沧宇国的王国传承者,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没人告诉我要做什么。我又觉得我必须做些事情,我承受的并不是这仅仅这一个称呼,而是一个特别重大的责任,我害怕我做得不好,得不到你们的认可,自己也成天闷闷不乐的。”她安慰着她们,“大道理小道理我都懂,但是真的面对的时候,我没办法做到从容不迫,我也很无奈啊。”

  “你现在不需要做什么的,”陌笙难得一次的温柔,“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们都坚信,你会做得很好,完美无瑕。”

  “对不起,我还是需要时间缓一缓,我们快去无奈时空界找到舞奈吧。”她叹口气,加快了步伐。

  湛林看着她们的背影,瞬间明白了自己和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们都在很认真地对待自己所应该承受的责任。

  可是他呢?明明是自己被封印了魔法,却需要父亲消耗很多的经历和修为去替他解封,父亲独自一人在沧宇待了5年,虽然这种作法不对,可是,没有家人的陪伴,也是会感到无助而孤独的吧?自己不说好好安慰他,多孝顺他,还光明正大地帮助自己的“敌人”,甚至连封印解开他就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谢谢”。他没有担待起海格家族传承者的责任。

  可是一旦扛起,他就注定要与晗霜简悠珂泽他们背离,去完成父亲的意愿了吧?也再也不会感到和晗霜他们在一起“阻止战斗”的热血了吧?每一个人的命运,为什么都各不相同?为什么她们最终的目的是走向和谐、温暖,而他的却是争夺、控制?他好想为了自己、不被别人所控制地活一次啊!选一条自己喜欢走的路,干一些自己乐意做的事,扛起一个走向胜利光芒的使命和身份。

  他想通了,这一刻,他就是湛林,最简单的湛林,不受任何人控制、选择爱而不是仇恨的湛林。以及,愿意和眼前这些朋友一起闯向未来,变得更有担当、更有责任和勇气。

  想着,他马上微笑着跟上他们的脚步,是紧跟着的。

  走到一家并不华丽的店门口,店牌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无奈时空界”,他们一群人走了进去,屋里的灯马上亮了。

  一个穿着精致的女孩儿走出来,满脸笑容:“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直到看到人群后面的三使者,她没有太多惊讶,环顾了一下四周,将房间全封闭起来,“跟我来。”

  她领着她们走下了地下室,不忘解释道:“刚才漠漠都和我说过了,谢谢你们能找到我们,现在的沧宇……怎么样了?还在沦陷嘛?”

  楚漫一边看清自己脚下的路,一边回答她:“没错,所以我们必须想尽一切方法将这二阵石带回沧宇,并重新使幻阵和时阵归位,得以让沧宇恢复一点儿平衡,不再飞速地下坠沦陷。”

  她走到一个华丽的盒子前,打开,盒子中马上散发出刺眼的光芒,众人都捂着眼睛,没办法直视。

  渐渐地,光芒变小了。舞奈伸出手,拿出两个水晶一般小的东西,交到楚漫手上:“漫姐,请你们一定要让沧宇恢复生机,我终于等到你们了,现在这个杂物店开着也没有意义了,打不了我跟着你们怎么样?也可以好好保护……传承者大人。”

  晗霜抿了抿嘴唇,心直口快地说:“我不需要,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不要你们为我牺牲……”

  “怎么能说是牺牲呢,”她温柔地劝导着,“嫣妹妹,我们的存在,都是为了保护您啊,现在沧宇在危机时刻,就是需要您出力才能化解这恶劣的情况,我们做手下的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她颤了颤,质问她们:“你们不是说我是传承者嘛?传承者的使命不是保护沧宇和平,百姓快乐嘛?可是,现在却是你们在保护我!到底哪一方才是应该被保护的?”她们似乎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做声了。

  晗霜叹口气:“你跟着也好,我最近情绪不太对,还请你包容一下了。”

  舞奈微微笑着:“没事的,只是……我刚刚收到漠漠的消息,她说让我们在叶影等她,我们必须马上启程去沧宇了。”

  “嗯嗯,简悠还在那儿呢,要不是梵馨来了,为了更保障地顺利到达沧宇,我们怎么可能会等上半个月!”彤妍马上发声,“我们快回去吧。”

  “我上午已经和梵馨说过了,让她去禁书坊帮我们找有关于沧宇的书籍,她应该这时候已经找到了。我们专研个一会儿,就离开吧。把这两块阵石送回去,沧宇的情况一定会大有好转的。”晗霜变出传送门,“我们走吧,回学院。”

  谁知,季漠已经在学校门口等他们了,她不再穿着女仆装:“我想了想,还是把女仆给辞掉了,但是,回去之后在打扫宰相大人的房间时,发现了这个。”她手上出现一本精致的书,“有关沧宇的传送门锦集。”

  “晗霜姐姐!”身后出现一个声音,他们转过身。见梵馨坐在飞马车上,车内堆满了书籍。晗霜一惊,这丫头是唯恐天下不乱吧?这么明目张胆的把禁术拿了出来,还坐着这么明目张胆的飞马车,是怕没人知道她就是公主大人吧……

  她跳下马车,稳稳地站在地面上,指着车上的书说:“姐姐,你拜托我找的有关于……”她大囔着,幸好晗霜上前急忙捂住她的嘴巴。

  “我的小公主哎,你是想全世界都知道我‘窥窃’皇城的禁术吧?”晗霜小声嘱咐她,“求求你别再说了,澜尧你是老大,这总行了吧?”

  “嘿嘿,”她坏笑一下,佯装感动,“有生之年,我竟然能从晗霜姐姐的嘴里听到她说我是老大,哎呀,太阳要从东边出来了!”

  晗霜尴尬地放下捂着她嘴的手,瞧了瞧车上的书籍,她拿出沧澜剑,将这些书籍全部收入剑中,随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回头和一脸得意的梵馨说:“你个小鬼,你告诉我,太阳什么时候不是从东边出来的?”

  “呃,介个嘛……”她憨笑几下,不好意思地绕绕头,“我的肚子饿了,先去吃东西啦!姐姐拜拜!”说完便一溜烟给跑了。

  “我们快去魔法修炼场吧,”晗霜对众人说,“时间紧迫,不能怠慢了,简悠还在等着我们去接她呢。”

  一切准备就绪了,晗霜将这几十本书马上过目了一遍:“找到了,我们施展得可以轻松一点了,记得5年前法师们就是靠着这个去的沧宇,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你们五个协助我一下,我第一次施展这种传送阵,恐怕不太稳定。”

  “是!”她们围着晗霜,成了一个五边形。

  没过多久,有了五使者的合力,轻轻松松地就将魔法阵给完成了。

  他们走进去……

  来到一片荒无人迹的荒野上,土地颤抖着,咆哮着,怒斥着。

  一切,似乎都超出了他们每个人的预想……

  “得尽快找到小悠才行。”湛林喃喃着,可是看着这片荒野,他再怎么也忍耐不住了。

  没有多想这么做的后果。他俯下身,将能量都集中到双手上,触摸这片荒野,紧接着,一棵又一棵大树破土而出,小草小花也渐渐繁茂起来,还有清澈的河水,这么一眼望去,真的是美了不少呢。

  湛林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彤妍马上上前给他输入能量:“你这么大幅度地将自己的能量给奉献出来,要是超负荷的话,你活不下去的,起码,也得多几个人帮你分担一下啊。”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这儿是因为我父亲才成的荒野,我有责任自己将这片土地获得重生。是在别人不插手的情况下……”他还想多说什么,可是因为过于消耗的能量而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楚漫咬咬牙,“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我就是掌管着自然区域的首领,5年前,我每天用扇子早出温暖的风,或者下起小雨,可是直到我走了,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里,不知是为什么,5年没有人照理这里,它就变成了这样……”

  她捂着脸,不愿意再回忆起那段煎熬的时期。

  忽然,远方出现了一道强光,直射上云霄。

  空中出现了一块绿色的阵石。

  楚漫惊喜地飞上去将它收起,它却不听使唤,直直地冲进了瘫坐在地上的湛林的身体了。

  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神圣的光芒,伤口似乎也自行愈合了。他睁开眼,站起身,动了动手指,有些欢喜地叫起来:“哇!我觉得没事了,一点儿也不难受了。”

  五位使者面面相觑,陌笙难以置信地指着他:“阵石这是……认可湛林这小子啦?”

  楚漫有些失神,随后反应过来点点头:“很正常,我们也站在这块土地上了,却只有湛林公子想着要让它恢复生机,这么爱护自然的人,如果我是阵石,我也会认可他的。”

  “所以,这么一来,剩下的二阵石都在沧宇了是嘛?”珂泽托腮,思考着。

  “有可能,”舞奈解释,“5年前,因为时间紧迫,我和漠漠只拿走了我们自己长管的地区的阵石,因为五地相距尚远,我们并没有来得及去解救百姓和其他阵石。所以,剩下的二阵石,一定就藏在沧宇的某个角落。一开始对澜尧人还反感的我,今天真的是对你们刮目相看呢。”她对着湛林投去出赞许的目光。

  “应该的,”他笑了笑,“这个阵石现在在我身体里,没事吧?”

  “当然有事啦,”奈禾撇撇嘴,“要是将来必须将它取出来,你就是去拜上帝拜菩萨,你也别想拥有魔法了,它要是取出来啊,会吞噬你体内所有魔法细胞的,而且是全部,没有一点余留的那种。我的天呐,这可怎么办啊!”

  “等找到小悠了,我会将它取出来还给你们的。”湛林深思片刻,随后说,“我一直在依靠别人的力量让自己变得强大,可是这些力量根本就不属于我呀!将它归还给你们,是本分之内的事。”

  “得得得,我们快上路吧,还有人在等着我们呢。”晗霜笑了,问楚漫,“使者那边怎么说?”

  “哎,还是没有简悠的消息。”楚漫唉声叹气的,“自从宗德大法师回来后,我的使者们就找不到简悠了。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一样没了音讯。”

  “怎么会这样……”湛林锁着眉头,迫切地想要知道简悠的去处。

  “咦?”彤妍看着晗霜手兜里有一颗阵石不停地震动闪着光,她提醒道,“晗霜,阵石……怎么这么亮啊?是不是在提醒我们什么事情?”

  闻言,晗霜拿出闪着光的阵石,忽然,它脱离了她的手掌,以飞快的速度飞向了远方,不见了踪影。众人愣住了,在原地一动不动。

  “幻阵石……怎么飞了?”彤妍疑惑问。

  “看来……它也选到主人了,不知道是谁,能驾驭幻阵石……”季漠垂下眸,“看来那个人不简单呢。”

  “我们赶快去王城吧,简悠是不可能在五域的。”晗霜提议。

  “不行,我们就算到了王城找到了简悠也丝毫没有用,我们应该先找到剩余的两个阵石,将它们物归原主,沧宇的秩序才会好一点,不会再沦陷地那么快。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将在我们这里的这一颗阵石放到能激发它能量的专属位置上去。”季漠严肃说。

  “以大局为重,”湛林看向晗霜,“晗霜,这可是你教会我的。”

  她点点头:“行吧,你们知不知道有什么捷径?”

  “悬浮起来不就好啦?”舞奈微笑,“将我的翅膀的成分分给你们,大家都飞起来吧!”

  所有人后背出现了一对小小的翅膀。

  “嘿嘿,小奈奈滴翅膀坠可爱啦!”季漠摸了摸背后小巧的翅膀,笑眯眯地说。

  他们心照不宣地横排着,飞向下一个领域。

  晗霜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而且,离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经历越来越近了……

  她看着这些曾经在梦里似曾相识的地方,心中的亲切感是怎么也压抑不住的了。

  而另一方熟悉而陌笙的澜尧,她对于它的情感却愈加暗淡,好像就本不应该有那样的情感似的。

  她感到内心异常地不安分。又忽然想起了校长上次和她的意味深长的谈话,她瞬间清醒过来,不是因为沧宇的一草一木都使她怀旧、亲热,而是自己隐藏5年的身份、以及在潜意识里对澜尧的憎恨、抵触都因为真相一个又一个的解开,她的负面情绪也随之而然地爆发了。

  她大为震惊,自己平时明明是那么理性的一个人,怎么会对澜尧——那个养育自己多年的地方产生这么不应该的情绪?

  她不敢再往下想了,低着头看着地下的景色,欸,不认真看真的不知道,还真的很美呢!

  忽然,下面的一块没有重新生长的荒野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看着那一块沾满血的大石头,后背一阵发凉,马上喝住:“我们去那里看一看!”

  大家不解,疑惑地跟着晗霜飞下去。她走到那块大石头旁边,摸着它身上似乎是5年前战争留下的血迹。她的手指无意间被石头上凹凸不平的缝给刮破了一道口子。

  鲜血附在暗血上,暗血竟莫名其妙地闪起来,她回头问他们:“这个是什么意思?”

  “这些血……是您之前留下的……”楚漫有些吃惊,“传承者选拔测试后,您的血进阶成了皇室血统,光是流淌着这种血脉的族人,都会受到人们的崇敬,与自然物也会有共鸣,这或许就是为什么这里还是一片荒野的原因吧。”

  “可是……”她开始仔细端详那块石头,“为什么还有一大部分没有与我产生共鸣?”

  晗霜又忽然听到季漠在和舞奈悄悄确认:“这儿……不会是那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她忙问。

  “当年……王子送你去澜尧的地方……”陌笙一字一顿地说,“这儿似乎已经成了禁地了,流淌着王国传承者的血啊!那要是这么一来,这其他的血就是属于……王子的了……”

  晗霜看着自己手上正在流的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我的血脉,在澜尧是没有记载的?那为什么之前我受伤了伤口都会自行愈合,这次却……”

  “因为……王子他在您身上附加了乌兰华法术,您所有受伤的伤口都会转移到他的身上……”季漠开口,语气越来越轻。

  晗霜瞬间焉了,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那块石头:“所以说,我受伤的伤口自动愈合是因为有人替我承担了我的那份辛苦,而不是……我的血脉能吸收,让伤口不再疼痛……”她瘫坐在地上,“原来……我从头到尾都是错的,我没有一时想到平日里人们常用的法术——乌兰华,所以,黎皓……黎皓真的就是你们口中的王子对不对?是不是……”

  “是。”季漠继续接话,“传承者,您真的本不该这么早知道这些的。王子本来是希望,您17岁成年了再带您回来,那时候,您就没有理由放着沧宇不管,而且,有责任担起重任了,要是王子归来时怪罪下来,我……”所有人都十分惊讶的看着季漠,她忙解释着,“上次王子消失的时候,我是用幻术感应到的,而上次晚上做梦时就梦到王子了,所以,离他归来的时日不远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做一个梦就证明黎皓要回来了?”珂泽问。

  “我一般是不会做梦的,上次嫣妹妹举荐我之后,过了大半年的静心修炼,在我成为首领的前一个晚上,就梦到明天有大事发生。还有诸如此类的……”

  “5年前的沧澜之战你有预测到嘛?那么大的战争啊,应该不可能不梦到吧?”

  “我……”她垂下眼眸,“当然预测到了……”

  舞奈马上过去帮她打圆场:“漠漠预测是预测到了,当天夜里就去找我,我当时……没有太当回事儿,尽管不怎么相信,我也不会拒绝别人啊,早晨只好顺着漠漠去王城找国外,国王……差点辞掉了我们的首领官职,让我们回去好好反省,刚到我所掌管的领域门口,澜尧人……就杀过来了……所以说,就算国王当时听我们的,加强戒备保护五个领域和王城,也来不及了。我和漠漠就火速拿着两个领域的阵石逃跑,逃到了澜尧……现在,终于回来了。”她感叹着,望了望沧宇已经褪去光明的天空,不禁感到十分遗憾。

  “黎皓这次回来,会有什么改变嘛?”晗霜抹了一把眼泪。

  “不知道呢,但是我们都希望他好好的。”楚漫接话,“传承者,哭是没有用的。忘记王子对你说的话了嘛?眼泪是最廉价的……”

  “原来那段话是他说的,怪不得那么地亲切……”她站起身,再一次看了看那块石头,摸了摸,手指上的血迹附在黎皓的血留下的地方,那些血竟然奇迹般地向外集合起来,逐渐形成了一个固体,一个肉身,一个活生生的人……

  晗霜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对着她微笑的少年,颤抖地问:“你……你回来了?真的是你……”

  黎皓的笑容更加宠溺了,张开双臂,道:“自己过来检查一下吧。”

  他笑着,一把把晗霜拉进怀里。

  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尽管想着不要哭,可是……她真的止不住了……真的是他!

  他终于回来了,没有骗她……

  她恨不得和他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开。但是一想到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她马上从他温暖的怀中挣脱出来,严肃道:“你现在、立刻、马上恢复我的记忆,我要知道全部。”

  他将目光转向使者她们:“你们都告诉她了?”

  “不!”她挡住他的目光,“是我自己要想起来的,凌风校长、使者们等人都在暗示我我就是沧宇传承者暝嫣,我是不得不知道我的过去了。上次在花木森林,我问你为什么会遭到反噬,你不是说我很快就会知道了嘛?很快是多久?两年后吗?我才不要等那么长的时间,我现在就要知道。”

  “你要是真的知道了,或许恨澜尧的。”他抿抿嘴,“包括……你的这些好朋友……所以,你确定了嘛?”

  “如果会讨厌,会很,那么不管怎样都是我逆转不了的,但那是我的选择啊!我要守护这里;我是沧宇国的传承者;我手持着沧澜剑;难道这些之前我不经历,我就真的可以逃过这些我必须接受的命运吗?逃不掉的,我可没有逆天改命的能力,不是吗?你放心,我已经长大了,有了你们这些朋友我明白了很多,也自然而然地担待起了属于我必须完成的责任。黎皓,告诉我吧……”她一脸的天真无惧。

  他,多想能让这么纯洁无邪的少女多存在一会儿,可是……命运和世界已经不允许了,她也不允许了,他没有理由再一直护着她。

  “还有,”晗霜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请你把所有施展在我身上的保护我的法术也给解开了,我的疼痛我自己承受,用不着你那么辛苦。”

  他皱着眉毛,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看着她眼中的坚定,今天,似乎非做这件事情无疑了……

  “好,既然你下定了决心,我是不可能奈何得了向来不吃软也不吃硬的你的。”他走近晗霜,向他们身后的人喊了一声,“你们距离远一点,怕会因为魔法波动而伤害到你们。”接着柔声对晗霜说,“我们要开始了哦。”

  他将食指放在晗霜额前输入能量,逐渐地,她的头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记,原本闭上眼的她猛地睁开双眼。

  记忆排山倒海地向她涌来,曾经不停在脑海中交错着的记忆碎片拼接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又一个温馨亦或不悦的回忆……

  最后,记忆停留在了她离开沧宇的那一天,她瞬间清醒过来了。

  解封结束了……

  晗霜看着有些疲惫的他,眼泪有要夺眶而出的冲动:“桑哥哥,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那么不想让我记起来了……”她一把抱上去,“哥哥,这些年……你……辛苦了。”

  “阿嫣,你不应该知道的。”他叹了口气,放开她,让她正视自己,“现在,你要被迫做那些你不乐意做的事情了。你……后悔嘛?”

  她转过身,看了看那些给她无限温暖的澜尧朋友,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蹲下身,抱头痛哭:

  “桑哥哥,我……我后悔了……”

糖霜夏天 · 作家说

嘻嘻,大大还能坚持到25号,大家记得看看作品相关哦(´-ω-`)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