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尧沧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阵石重现

  宸桑(黎皓的真名)好好安抚了一下晗霜,叹了口气,接着怏怏无奈地和珂泽、彤妍以及湛林说:“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马上回去澜尧,找到了你们要找的那个女孩儿我也会把她送回去的;其二,跟着我们,帮忙帮到底,找回剩下的阵石,找到神秘力量,复兴沧宇。”

  他们三人心照不宣地选择了其二。

  晗霜回眸看了看他们几人,不敢再直视了,马上扯扯宸桑的衣角,恳求:“我们快走好不好?我……”

  他严肃地打断她:“阿嫣,我们没有错,不需要心虚的。”

  “我没有心虚,我是害怕,”她的眼神中满是惆怅,“我不想伤害他们,真的不想……”

  “你是一个理性的姑娘,你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去接受这个令人难以面对的事实,至于现在嘛,你要是不想看见他们,我可以帮你,直到你想通为止。”宸桑轻声说,“你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但是在必要的时刻是看不见他们的……需要么?”

  “不用了吧……”她感激一般地看着他,“桑哥哥刚刚回来,元神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刚刚又帮我解除了记忆封印,要是再施展什么法术,你的身体会垮掉的,我……我心疼啊……”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阿嫣真乖,哥哥没事的。”他回过头冷声对他们仨说,“你们跟上啊,我们先顺着路去看看百姓的状况如何。”

  晗霜和宸桑肩并肩走着,她问:“那场战争过后,我的父母死了嘛……”

  “唉,对不起阿嫣,我过后去看过了,也去派使者查过了,所有拥有皇室血统的族人以及王国的士兵守卫都……都牺牲了……使者们被澜尧人控制住,而那些被迷惑了的仍然不听从他们命令的早已死在了战场上,其他三域的首领只能被动着将自己和清醒的使者隐藏起来,战争过后才敢悄悄露出一点头角……其实距离沧宇的复兴,我们还有很多要努力。让你17岁时再想起是有原因的,你只有17岁时才能继承王国的传承之力,所以我现在让你想起,无非就是让你白白等着,起不到任何作用,除非找到神秘力量,才能平缓沧宇,甚至它还有复活那些死去的亡灵的能力,但是,我们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结果……”

  “那……桑哥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她小心翼翼地问。

  “才没有呢,以前是黎皓的时候总是在你眼前演,心里真的过意不去,阿嫣,还好我认识的你回来了。”他佯装轻松地说。

  但是,晗霜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为了保护自己将自己送到澜尧,这几年之间,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不应该受到的冤枉,要是她一直以暝嫣的身份陪在他身边的话,他必定会轻松很多很多。

  “那么现在还有澜尧的人留在沧宇镇守吗?”她问。

  “有的,”楚漫走上前,跟上他们,“所以……沧宇的人心才不齐呀,我们沧宇的使者还有一部分是神志不清的,我们已经试着感化了一部分了,可是……成功的几率少得可怜,反倒是正常的也变得不正常了……”

  “别担心啦,我回来帮助你们啦。”晗霜一点也不陌生地接着楚漫的话。

  “什么你们我们的,我们不是一家人嘛?”陌笙嘟着嘴,也跟上去。

  “现在你恢复记忆,我们应该不用那么郑重地传承者传承者地叫了吧?说说,我们改怎么称呼您呀~”奈禾打趣道,上前跑了几步,勾住陌笙的肩笑着。

  “那就称呼‘您’吧,”晗霜佯装着居高临下,“谁让我是高高在上的沧宇国传承者呢?你们这么随便,不怕我一个个把你们给解决了呀?”

  晗霜的头马上被身后的季漠给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笑着嗔怪道:“嫣妹妹,没大没小了哈,怎么跟比你大的姐姐说话呢!还解决,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解决啦?”

  舞奈笑了笑,躲在晗霜身后看着宸桑:“漠漠,你要是动了嫣嫣一根汗毛,王子殿下不当即气得晕过去?”

  “说什么呢,小舞,我们才5年不见,你的胆子变大了啊。”宸桑配合她们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淑女了。”

  走在后面的三个人看着晗霜越来越远的背影,虽说心中有些不满,但是……

  “这样真好,”彤妍由衷地说,“晗霜终于恢复记忆可以和他们团聚了,这种性格的她,一定有很多朋友不像以前那么孤僻了吧,真好……”

  “妍妍,”珂泽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你不觉得晗霜疏远我们了吗?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紧锁眉头看向湛林。

  “你是说我体内的阵石吗?”他不确定地指着自己,“可是这本来就不是我的啊,还回去是应该的。”

  “可是你要献祭出自己所有的能量,只为了成全沧宇将来的复兴,虽然……是因为我们澜尧造成的,可是这些和我们并没有关系啊!我们也只是帮忙的啊,为什么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珂泽提出疑问。

  “不,就算你们没有责任,我是有的。”他认真道,“这5年来统治沧宇的是我的父亲,他回去之后还将沧宇人说得这么不耻无赖,我应该做点什么的。”

  “是呀,朋友就是无条件帮助的,晗霜以前那么照顾我,我却笨手笨脚的,既然现在自己出手可以帮助她,哪怕是单薄的一己之力,也会对她有帮助的。”彤妍附和着。

  “也是,反正我们小心一点儿是没有坏处的,帮当然要出全力,但是不要过分地献出。”珂泽仍然保持着警惕心。

  走在前面的晗霜表面看着风平浪静地在和他们说笑,其实是将彤妍他们的谈话尽收耳里了,她自己也开始颤动,自己这么疏远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

  才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澜尧人呢。

  是因为……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双手与心中对澜尧人的憎恨,将怒气撒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受到不应该受到的伤害。

  明明就应该是好朋友啊……

  看来,有些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只是,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吧!他们是谁?不仅仅是所谓中的“澜尧人”,还是自己失去记忆时唯一几个愿意接纳自己的好朋友啊!

  可是,她毕竟不属于澜尧。

  所以,就只能为了自己要守护的这片土地去和他们反目是嘛?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呢?命运给她带上的仇恨的枷锁未免也太长、太紧了吧,她的心脏和昔日对他们的真情就要负荷不了了……

  如果真的到了要在世界与他们之间选择的时候,她最终的选择是什么?

  “我们就是你的力量。”

  她忽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对啊!如果世界变得好起来了,那就是由一个又一个力量结合起来的啊,光光靠她一个人是不够的,所以……

  她的选择是他们。

  哪怕……曾经他们的世界对自己的世界造成了伤害,可它都已经过去5年了,再这么咄咄逼人地追究岂不是显得他们沧宇人小肚鸡肠嘛?

  “妍妍,湛林,珂泽,”她笑着回过头,朝他们招招手,“你们快点跟上来呀!不要落伍啦!我们一个也不能少哦!”

  他们三人已经站在晗霜身边的六人都怔住了,她这么快就想通了?

  珂泽的面颊不禁微微泛红,自己刚才还怀疑晗霜的选择来着,没想到她把他们看得这么重,看来真的是自己多疑了,不该想那么多的,最终考验的还是他们的友情……

  他们三人也跟上去,一行人嘻嘻哈哈地吵闹着,似乎已经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宸桑看着眉飞色舞的晗霜,心里真的好舍不得。

  转眼间,她已经在自己的细保护下长大了,并不是一个娇娇滴滴的传承者,而是一个有担当、有主见、很理性的女孩儿,她成长地太多了,作为她的陪伴者,他真的感觉到好欣慰。她已经不需要他那么自私的保护了,要去自己飞了。只是……他真的不确定她会一直守护着这个决定,因为,接下来要面对的挑战,很有可能会让她变得都不认识自己的……

  但是阿嫣,你不要担心不用怕,我现在终于可以以真实的身份正大光明地站在你身边最近的位置保护你了。

  只要未来这个位置和队形能不改变,他愿意倾尽所有,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但是还是要自私一点——这个位置,只能是他宸桑的。

  别人不行。

  他牵起晗霜的手,走着,希望她能够感受到他的支持,以及,毫不怀疑他的存在。认定他是她的王子。

  她一个人的……

  晗霜起初有些意外,随后有几朵红云偷偷爬上了她的脸,她化被动为主动,也紧紧地握住他有温度,给予无限温暖的手。

  “桑哥哥,我们以后,都要这样哦。”她悄悄地凑到宸桑耳边说。

  “好,听阿嫣的。”他将手握得更紧了,“一辈子都这样,好不好?”

  晗霜用力地点点头,抬头望着高高的他:“遇见桑哥哥真的是我的三生有幸。”

  “傻瓜,哪有什么三生的。”

  “一百生!”

  “就这一生,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不嘛!我下辈子还要认识桑哥哥的!一定要的!”

  “人,都是没有下辈子的。”

  “那我就这辈子——把桑哥哥牢牢抓住!你不可以跑走的哦,就算跑走了我也会把哥哥找回来的。”

  “好的,”宸桑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跑,也不走。”

  谁又能知道,这么美好温馨的誓言终究还是被湮灭了……

  他们走到了另一个领域的入口,镇守着的警卫拦住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宸桑走上前:“阿莱,是我。”

  “王子殿下?”叫阿莱的守卫惊慌地行礼,“您终于回来了!”

  “不好意思啊,让你做了这么久的间谍,累了吧?”他拍拍阿莱的肩膀,“我回来了,重新给你们一个沧宇,一个新的家。”

  阿莱马上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并向陌笙行了一个小礼:“首领。”

  陌笙点点头:“你辛苦了。”

  他们走进去,彤妍发出疑问:“我怎么觉得这里的光线越来越暗了?”

  “自从沧澜之战过后,我所掌管的这个区域,就没有亮过了……”陌笙垂下头,小声解释道,“可是在战争之前,它也几乎是没有暗下来过一次呢。”

  晗霜干笑几声:“现在我们来了,它一定会再一次亮起来的!”

  “借你吉言喽,”陌笙搂过晗霜,“嘻嘻,我们先四处观察一下吧。”

  彤妍东张西望的,见前方有一个老奶奶倒在地上,马上跑过去检查了一下:“这位老奶奶快不行了!她的病情恶化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已经拖延了很久了,这样下去不行的……”

  “那你为什么不出手救她?”奈禾疑惑。

  “我的等级只有中级,老奶奶这么严重的病,我怕……”她有些犹豫,“唉,我不管了,先救人要紧。”

  她将自己的能量输入老奶奶的身体里,逐渐了,奶奶的脸上有了起色,可是她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

  最终,她停下来了:“终于好了,老奶奶……她没有大碍了……”她有些颤抖地站起来,又瞧了瞧周围,还有老老少少瘫坐在地上。

  她的怒火被点燃了。当然危害沧宇的澜尧人还是人吗?明明这些百姓、甚至是皇室都是无辜的啊!为什么非要自相残杀做一个了断?

  她对舞奈说:“小舞姐姐,你的翅膀借我用一下吧,好么?”

  闻言,她的背上就出现了一对相当大的翅膀,她飞上空去,越飞越高,直到可以看见这个领域的每个角落。

  她背后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魔法阵,她唤出粒清杖,将自己的所有能量都输入进去,再由它自身的能力加固魔法阵,使拥有治愈能力的魔法粉撒向这个地域的每一个病人,每一个角落。

  瞬间,这里焕然一新。

  珂泽不管在地上怎么叫她,她都像没听见一样,不顾濒临垮掉的身体和嘴边溢出的鲜血,直到这个地方从头到尾都换了一种颜色,她才有气无力地将手放下,从极高的空中掉落下来,身后的翅膀则早已因为巨大的冲击波而退化掉了。

  珂泽飞快地奔向她。

  这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如果不是众人眼花,他已经超出了时间的限制,打破了时间,甚至快的飞了起来……

  可正在这个时候,天上的乌云和雾竟都奇迹般地消失了,太阳出来了,射出了刺眼的光。

  这束光狠狠地打击着珂泽的双眼,他惊惶地闭上了眼,身上原本拥有的力量也随之消失,他和彤妍落下去。

  不!不可以让她出事!珂泽努力向上渴望拉住她的手,就算是摔,自己的身体当她的“肉垫”,她也应该不会再受伤了吧?

  晗霜有些震惊,她自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救他们……

  她口袋中的仅有的另一颗阵石也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阵石穿过晗霜的口袋,直直进入珂泽的双眼中。

  而白云里忽然发出一种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窜进了彤妍的后背,长出来一对洁白如雪的大翅膀,将她身上的伤一同治愈了。

  珂泽悬在空中,暂停了时间,带着彤妍回到了地面上。

  继而打了一个响指,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彤妍将翅膀收起来,接着,看向珂泽的那一秒,她完全怔住了。

  围到他们身边的人也全部怔住了。

  珂泽的眼睛……似乎被太阳的光芒给照射地……

  “珂泽,你还看得见?”晗霜有些不确定地问,并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

  “我看得见啊,怎么了?”他看向众人。

  宸桑蹲下身,将珂泽的脸扭向他那个方向,叹了口气:“你这小子,好命。当时我的眼睛就是这样被强光被活活照瞎的,但是,阵石的能量正好集中在你的眼睛里,所以才得以让你看得见。”

  “你的意思是……”珂泽有些不确定地提问,没有接下去说。

  他点点头,站起身:“没错,只要阵石被取走了,你的眼睛就看不见了,而且所有的等级能量也会在你身上消失。”

  珂泽抿抿嘴,接着接受似的点点头:“这不是最糟糕的,要是没有你们的阵石的协助,我现在就已经看不见了。”

  彤妍小声嘀咕着:“你都是为了我……”

  “但是你是为了我们的啊,”陌笙走到彤妍身边,“谢谢你彤妍,谢谢你让我的领域恢复正常,太阳又回来了呢,这全要靠你。”

  一向大大咧咧的陌笙竟然能说出这般感谢的话,就是连宸桑都是第一次见,看来,她们五首领的心结,也会都在不久的将来被这些与印象里截然不同的澜尧人给解开吧!想到这儿,他欣慰的笑了。

  就是啊,他们两国之间本就应该是朋友,世交的好朋友。

  现在他这个沧宇国王子,对于澜尧无关于恨,只关于战争,他不想伤及无辜,不想引起宇宙慌乱,不想参与与战争有关的一切,只想专心地陪着值得守护一生的那个女孩儿一生一世。

  只是……如果没有那场战争,他们也不会邂逅的吧。

  也好,起码成长之后蜕变了,他们都成熟的,不再会为了一点点小事而闷闷不乐、乱发不应该发的脾气了。

  但是,代价真的是惨重啊。

  突然,他愣住了,要是五阵石没有归位的话,那么……沧宇不就彻底完蛋了嘛……

  而现在,有三阵石就在这下澜尧人的身上,还有一颗阵石下落不明,并且,另外还剩一个澜尧人在沧宇的某一个角落,她说不定到时候也会得到一颗阵石呢……

  他紧蹙着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一脸担心地看着彤妍和珂泽的晗霜,他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永恒。

  但是,他是没有办法守护她心中的永恒了。

  欸?说不定神秘力量可以代替五阵石呢?

  但是,谁又敢肯定,在寻找的途中他们所有人都会……

  安然无恙而又平安无事呢……

糖霜夏天 · 作家说

大家记得看一下作品相关哦!就这几天了呢……嘿嘿,爱你们(♡˙︶˙♡),要开心哦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