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尧沧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神秘力量

  一路上,宸桑都心事重重的,不怎么说话,别人提起话题也是敷衍地应着。

  晗霜好奇问:“桑哥哥,你在想什么?这么不开心。”

  “有吗?”他假装无辜,“我没多想什么,就是觉得……像他们三个这样的澜尧人,真的能给人带来幸运呢。要是没有5年前的战争该有多好啊。”

  “但是哥哥你有没有想到,要是没有那场战争,澜尧这两个字是不会再次出现在我们沧宇的,哪怕现在出现的都是负面的,但是我们都在努力啊,我相信澜尧也希望他们能变得更好的,所以,总有一天,我们两界可以微笑着握手和解。”她甜甜的笑了。

  宸桑苦笑,摸了摸她的头发:“果然是我认识的那个暝嫣,凡事都往好处去想,但是你要以晗霜这个性格去思考,你还会这么想么?”

  她似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认真想了想:“我是暝嫣的时候都能这样想,是晗霜的时候肯定是没有恢复记忆的,应该会更加迫切地渴望两国和好吧。”

  “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要是以晗霜思考问题的角度去看待沧宇阵石的情况,你会怎么想?”

  晗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有些困惑地去琢磨这个问题,接着满脸惊惶:“我们是不是迟早要拿回这些阵石?”

  宸桑点点头。

  晗霜的声音瞬间带了点哭腔:“我们就不能想想其他的办法了嘛?要是真的没有了魔法,他们不就是废人了?不管是在澜尧还是沧宇,都生存不下去的……”

  “可是……没有这些阵石,我们也会死,而且不单单是我们,是整个沧宇的百姓使者,这片土地也不再有生机……”他的语气断断续续的,却异常坚定,震撼人心,“我还想过了,沧宇陷入这样的局面或许还是因为神秘力量,他受到了威胁,不稳定了才会这样。我们若是找到神秘力量,就不需要阵石了,只要将神秘力量导入沧宇能量阵就能挽回这种恶劣的情况,可是现在对于神秘力量,我一点儿头绪也没有……”他扶了扶额,苦恼不已。

  “我们一定会找到的!”她抖擞抖擞精神,握着拳表示对他们自己的肯定。

  说来也怪,他宸桑就喜欢她这一点,不管是晗霜还是暝嫣,她永远都那么自信,那么顽强而不怕风吹雨打,那么让人觉得一切还有希望。

  “是的,我们一定行。”他也握着拳头,并和暝嫣的拳头碰了碰,“有关于神秘力量的记载应该只有王城里有,我们去完奈禾掌管的区域就火速回王城吧!驱动整个沧宇的就是王城,只要王城的大概恢复了,五域的一切也会变好的。”

  “奈禾姐姐,你的领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彤妍好奇问。

  “战争之前,是一个充满欢笑的地方,所有人都喜欢笑,游乐场等的游乐设施都应有尽有,可是,自从战争过后,游乐场就像是不存在了一样,消失了,也再也没有发自内心的笑容了,大家的笑容,也消失了……”她摸了摸眼角的泪珠,“是我,没有守护住他们的欢笑……”

  “别自责了,”晗霜安慰她,“我们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是啊,”陌笙抿抿嘴,“平时都与世无争的奈禾,那一天像疯了一样,十弓连射,一弓抵一人,你不间断地连射了十几次次,最后精疲力竭了才肯被我们拖着藏起来。”

  “唉,要是没有经历战争,我还真是那个与世无争的小丫头呢,可是你忘记了嘛?我们早就回不去了,活生生地被战争限制住了,已经没有自己的选择了。不过……从那时到现在,我唯一遗憾的就是——我没有带着我应该保护的百姓一起躲起来,让他们惨遭了毒手。我们找地方躲起来的时候,漫姐设置了平行空间,旁人看不见我们,可是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亲人、朋友被杀害,在我面前死亡,但是……我没力气了。”奈禾自嘲似的望着天,不让眼泪再一次流下来。

  所有人都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了。

  是啊,战争结束,无非就是比个高低,除了杀,还剩下些什么?在真正的敌人与敌人之间,会刀下留情吗?

  走在这个领域的路上,就像是在毫无色彩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迷茫地希望找到光明的曙光,可是无论奔向哪里,都是死胡同,都是错的。

  似乎在这种充满黑暗的世界里,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做什么都是错的,无论怎么改变,都无济于事,想改变自己,世界不允许;想改变世界,可是没有实力,没有力量。最后,只能被黑暗吞噬,成为一堆毫无存在意义的尘埃。

  但是只要冲破了自己对于自己的防线,似乎……一切还能够重生。

  他们面面相觑,最后心照不宣地笑起来,照亮了那个曾经没有希望的世界,在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发现了一株小草,然后呵护备至,小草长成参天大树,将他们带上空中,拨开了云雾,找到了太阳。

  最后一颗阵石出现了,奈禾马上拿起它,笑起来:“我们快去阵地让它归位吧。”

  他们一路奔到了阵地,将这颗阵石放到了原位。

  顿时,由内而外散发的光芒刺激着他们的眼睛,众人不约同时地挡住眼,再次睁开的时候,这个领域的一切焕然一新,原本褪色成黑色的游乐园也恢复了光彩。

  他们互相对视着,最后是放下疲惫一般地开怀地笑了。

  在这个领域逗留了一会儿,宸桑便郑重道:“现在沦陷的速度已经因这一颗阵石而变缓慢了,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不用再操心,估计过不了多久,这唯一归位的阵石没有其他阵石的互相庇护,能量将耗尽。尽管是这样……我也不能伤害她在乎的你们吧?”他看向他们三人,“我们赶紧赶去王城,找到你们的朋友,再仔细找找是否有神秘力量的存在,有了它,阵石的能量可以无限扩大,世世代代守护沧宇。”

  “事不宜迟,早一些找到神秘力量我们早一些安心。”晗霜拿起沧澜剑,和宸桑并肩走出去。

  (王城内)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不出声,这华丽的王宫里,只能听见他们的脚步声。

  “小悠到底在哪儿?”湛林问。

  晗霜想了想,抿抿嘴:“应该……就在王宫里吧,沧宇的监狱十分隐蔽,就算宗德在这儿待了5年,应该也不会知道监狱的位置,所以现在能肯定简悠就在王宫里了。”

  正在这时,晗霜手中的沧澜剑剧烈震荡起来,她有些疑惑地看着宸桑,他的眉头慢慢蹙在一起:“只有神秘力量或者是阵石才会与沧澜剑有共鸣,这像是在……求救?!”

  “会是悠悠嘛?”彤妍小声问。

  “很有可能,上次幻阵石忽然飞走了,必定是找到了主人,很有可能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女孩儿,我们之前在其他区域接收的信息可能不太好,所以已抵达王城,沧澜剑反应才会如此。”季漠分析道。

  湛林拉住晗霜的手臂,急切道:“晗霜,我们快去看看吧!”

  一开始表情十分严肃的宸桑见了瞬间变脸,连忙将湛林的手打到一边去,不满地斥责:“喂喂喂,这是我夫人,不能乱碰!朋友妻,不可欺!”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晗霜的手握得紧紧的,一脸嘚瑟地看着众人。

  湛林悬在半空的手有些尴尬,小声嘟囔着:“我和你什么时候成了朋友了?”

  宸桑刚刚降下的点点怒气又被点燃,他伸出另一只手,重重的拍着湛林的肩上,湛林有些惊惶,自己是不是惹怒这位“醋王子”了?要是他不手下留情的话,那岂不是连见到简悠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们现在就成朋友了!”宸桑一本正经地从嘴巴里吐出的这几个字使湛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五位使者们怏怏无奈地叹口气,貌似早就习惯了,王子还是那个王子,爱吃醋而又直来直去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变。

  晗霜有些羞涩的看着宸桑吃醋的样子,看着那气鼓鼓的脸,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扭了扭,随后夸张地叫道:“哇喔!桑哥哥,你的脸好软啊!舒服哎~”

  宸桑刚刚的怒气似乎被晗霜这么一“夸”给冲淡了,他微笑着凑近她的耳边呢喃:“你喜欢就好……”

  害怕自己的脸红成猪肝的晗霜,马上转移话题,摆了摆手中的沧澜剑:“我们……我们去救人……”

  说着,沧澜剑便指引着他们,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屋子门前,就不再震动了。

  所有人都警惕起来,宸桑见晗霜要打开门了,连忙冲向前将她护在身后,自己握住门把手,门“次呀——”一声开了。

  门缓缓地开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真的是简悠,只是和想象中的有点儿不一样,她被冰封了……

  “小悠!”湛林马上奔过去,可是一触碰到冰,他的手马上像腐烂了一般,奇怪的是,简悠竟然只被冰封了身体,脸部和颈部完全正常。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你们……终于来了啊……”随后,嘴边露出一丝令所有人都不曾察觉到的奸笑,她马上抬起头,眼里擎着泪水,“快救我出去!”

  晗霜走进她,仔细看了看封印她的冰,道:“这个冰被附加了施法者自身的魔法,能驾驭这种寒冰的人,只有宗德大法师了……”她拍了拍湛林的肩,“需要你的血和高级的火元素魔法,简悠,我们在施法时你也要努力让自己的双手能施展火元素,这样成功的概率会大很多。”

  季漠先一步问:“女孩儿,你身上有没有幻元素阵石??”

  “阵石?你们找到阵石啦?那太好了!”她有些遗憾,“我一直被冰封在冰里,哪里会得到什么阵石啊。”

  “算了,我们先把简悠救出来吧,”晗霜走近寒冰,望了望湛林,“要开始了哦。”

  湛林点点头,将自己的手指咬破,附在冰块上。

  晗霜将整个手掌都贴在寒冰的中心处,开始施展火元素的魔法。身后的季漠察觉到不对,走近宸桑,小声说:“王子,我在她身上感应到了幻阵石,她却说没有,这……”

  “不好,我们都大意了……”他马上冲上前想要拉住晗霜的手,可是已经太晚了,简悠整个身体周围的冰全部融化了。

  这并不是晗霜和湛林的功劳,只有施法者才能在几秒钟内收回寒冰,很明显,她使用了幻术,用假象欺骗了所有人。

  简悠嘴巴狡黠的笑再也压抑不住了,她得逞似的坏笑起来,同时抓住晗霜和湛林,继而装出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哎呀,诱饵上钩了呢。”

  “简悠你……”晗霜被简悠勒住脖子,呼吸急促起来,“湛林,你快……快试着控制她……”湛林看着她的眼神中充满着一般人难以解读的忧伤,他伸出手想要控制,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对她没有用了。

  一定是父亲在封印上附加的。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宗德。

  到头来,他一直敬佩的父亲,还是令他失望了,本以为天若塌下来也有父亲会替他顶着,可是……宗德没有一刻相信过他,他只不过是他棋盘里的一颗小小棋子。

  宸桑见简悠使得力气越来越大,他顾不了那么多了,拿出迷晕粉飞向简悠的头顶撒下去,她先一步抬起头,双眼散发出异样的光,对着宸桑使用幻术。

  季漠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伸出手给宸桑施加了一层保护罩,她倒想好好看看,是她修炼了十几年的修为厉害,还是她这个刚刚吸收了阵石力量的菜鸟厉害。

  果然,宸桑并没有受控制,简悠也因为迷晕粉而晕了过去,勒着晗霜和湛林的手放下来,湛林喘着粗气,扶住简悠,宸桑同样眼疾手快地搂住晗霜。

  “没事吧?”他看着怀里的女孩儿,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微薄而渺小。

  彤妍马上给晗霜和湛林治疗,好在简悠没有想到在手上使用毒元素,不然情况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怎么办?我的能力已经不能够给她解封了,一定是父亲加强了封印。”湛林恢复过来,叹了一口气说。

  “你是不是忘了这儿是哪儿?”楚漫笑了笑,“意念法阵的圣地,相信宗德也是找到了类似的书目才加以封印的。”

  “我们要怎么做?”珂泽问。

  “迷晕粉最多只能让她昏迷6个小时,不过现在阵石的力量在她体内,照这么开来,我们只有4个小时的时间去找解封的方法。”宸桑拧紧眉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王国的禁书坊关于封印的书一共有10万多本,普通的图书馆有25万多本,而且图书管理员肯定是被蛊惑了,这么多年没有人给图书分类,我并不确定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方法。”

  “那我们快点去吧!”湛林将简悠放在一把椅子上,让藤蔓缠遍她的全身,不得已动弹。

  众人马上走进前往图书馆的传送门。

  “对了,桑哥哥,我忘记问你了,”晗霜碰碰宸桑的衣角,“你不是以前被无数种毒素给毒死了吗?为什么能够复活?”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身体里仿佛有那种可以重生的能量,我的灵魂色彩不知怎么的保留在这个世界上了,就开始吸收能量,足够找回肉身的那种能力。”他缓慢地解释到。

  “是因为沧宇的最纯粹的皇室血脉吗?”她追问。

  宸桑摇摇头:“也许不是,但也有这个可能。谁知道呢,反正现在我回来了,就准备余生好好陪着你,再也不玩儿捉迷藏了。”

  晗霜用力地点点头,开始和其他人一样找方法。

  她以一分钟一百本书的速度开始寻找,魔法用得越来越频繁,她的双眼有些累了。可是仍然不停歇。

  终于,在看了几万本书之后,她找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案,马上叫他们:“嘿,大家!我找到救简悠的方法了!”经过几分钟的讨论和分配任务,他们马上回到简悠在的那个屋子里施法。

  又过了几分钟,他们同时停了下来,彤妍弯下腰将双手搭在大腿上:“我们成功了吗?”

  湛林一声不吭,走到仍在昏迷的简悠的身边,拿起她的手,在她的脉搏上检查了一番,原来紧紧绷着的脸马上舒展开来,笑了:“她的血脉中已经没有其余的异样的魔法了,我们成功了!”

  所有人都欢呼起来,宸桑注意到努力在压抑着疲倦的晗霜,马上看了看时间,拍了拍手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天不早了,我们赶快去休息吧!明天再想办法让沧宇恢复原样。”

  众人点点头,晗霜带着她们去了女生住宿,男生则跟着宸桑。

  晗霜在黑夜中看了看天花板,悬在喉咙眼的心终于沉了下去,现在,他们一个不少的都在这里,凭着他们的努力,一定会很快就让沧宇恢复的吧……她微笑着睡去了。

  可是就在半夜,所有的房间开始剧烈震荡,所有人都被惊醒了,晗霜马上飞出窗外,看见不远处的自然区域有很多苍天大树都倒下来了,大地也如失控一般似的,出现了很多的裂口,她马上给脚下的土地注射能量,局势才没有继续恶劣下去。

  原来,一切都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的。

  忽然,她眼前一黑,重心不稳,眼看就要跌下去了,宸桑不知从哪里飞来搂住她,严肃地问:“这种很费力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叫我?要是没有我在你就摔下去了知道嘛!”

  “是呀晗霜,你不要什么事都冲在第一位,还有我们呢。”

  彤妍也飞出来扶住她,给她注入精神能量后说,“你现在要好好休息,不然对身体很不利的。”

  “我知道了,这地震也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发生了,你们也会去睡吧。”她温和地笑笑。

  躺在床上良久,晗霜都没有再次熟睡过去,见睡得很沉的简悠和楚漫她们,她笑了笑,帮她们每一个人都盖了盖被子,随后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我记得王宫的最深处有一个真言池,血缘被载入史册的皇室成员才能发挥它的能力,并且将自己的两个等级的修为传送给它,沧宇之神就会出现回答你一个你想知道的问题……”她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这儿了吧……”她推开大门。

  果然,真言池的正中央有一座神女的雕像,看来,她的神灵就在这儿。

  尽管今天晗霜的体力不支,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等级注入的池子里。

  神女的神灵从雕像里飘出来,她面带和谐的微笑,柔声问她:“沧宇下一代传承者暝嫣,请阐述您想知道的谜题。”

  “我想知道:神秘力量到底在哪儿?”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急切,她上前走了一步。

  神女和蔼地笑了:“意念圣地,幸运之子。”一边说着,她一边回到自己的雕像中去。

  她的神色不再那么轻松了,转身回去寝室,还不忘喃喃着:“意念圣地就是沧宇,可是幸运之子,这个范围也太广了吧!沧宇那么多的人呢,天知道哪一个是最幸运的啊……”她开始变得有些浮躁,“可是要是不考虑神秘力量,就要取走简悠她们体内的阵石,他们将永远失去魔法啊,我不忍心,但更不忍心看着沧宇在我眼皮底下日复一日地沦陷……所以,我必须找到神秘力量,才能挽回沧宇的一线生机!”

  她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去了图书馆,渴望找到另外的神秘力量的线索,并且好好地研究一下所谓中的“幸运之子”,她满怀着胜利的信心,断定自己一定能够找到。

  可是,一切都并不是那么地如意,等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又开始后悔了。

  或许,从她渴望找到神秘力量而走近真言池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不可回头了……

糖霜夏天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