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尧沧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若有来生

  她一边在王国禁书坊翻找资料,一边的身子似乎要负荷不了了,她虚弱地在空中飞着,夜已深,她时不时听见一些杂声,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整理而有老鼠之类的吧。

  她望着手中捧着的一本薄薄的资料,无奈地叹了口气,这还是她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呢,真的,她真的有点要吃不消了……

  忽然,重心下降,她的眼皮昏沉沉的,从空中跌落下去。

  一直在暗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的宸桑终于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接住她,拦腰抱起,满脸的自责,晗霜瞪大眼睛看着他,待稳稳地站在地面上时,她不敢直视宸桑犀利的双眸,小声问:“你……你怎么不在房间睡觉来这儿……”

  他撇撇嘴:“要不是感应到有什么魔法波动,才顺着感应找到你的话,你的胳膊或腿早就摔疼了,”说着,他有些烦躁了,声音的分贝也渐渐提上去,“知道为什么当年我要送你去澜尧并且封印你的过去吗?就是怕你像现在这个样子,不停地找资料啊,找线索啊什么的,不需要!”他气急败坏地转过身去,不看她,“我留下那些澜尧人是为什么?就是希望有他们的帮助可以让你不要感到那么有压力继而茶饭不思,只专注于这一件事情上。阿嫣,真的,看到你没了精神从上面落下来我真的特别心疼,很自责……”他的声音慢慢地变小了,甚至从最后一句话里听出了哭腔。

  他能不自责吗?是他答应她帮她恢复曾经的记忆的,如果慢一些,晚一些,或者他执意推迟,果断拒绝,不让她提前恢复记忆,她会如此劳累吗?

  是啊,都是他的错,她的辛苦、劳累都是他害的……

  “不,不是这样的,”晗霜从背后拉住宸桑的手,头倚在他的肩上,“倘若你那时没有为我解开封印,我会更加得迷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只是单纯地想着站在你的角度为保护而保护,而不是真的、像现在这样无畏的保护沧宇。暝嫣,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还是上帝赋予我的使命,就算我想不起来曾经,你没有为我解开封印,那未来呢?未来我不是依然要面对这些吗?而且那时,说不定就……太晚了。”她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慢慢地传进宸桑的耳里。

  他转过身,眼神复杂地看着她,严肃:“你决定了吗?誓死找到神秘力量、并使用它?”

  她点点头,淡淡的笑了,与宸桑的双眼对视,眼里倒映出他担忧的面孔:“当然,只有那样,才能做到不伤害简悠他们。”

  “他们对你很重要?有多重要?”他走进她,严肃的神情透露他的咄咄逼人,“有我重要吗……”

  晗霜有些迟钝了,她的嘴唇有些颤抖,眼神满是质疑:“桑哥哥……”

  “我明白了,”他有些疲惫,继而宠溺地揉揉晗霜的头发,笑,“阿嫣,我们去宗德的寝室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

  直觉告诉晗霜,宸桑知道些什么。

  小小的不安纠缠着她,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宸桑到了那个房间。

  他们两站在门前,宸桑替她推开门,伸手推了推她的背,阿嫣,进去找找吧。他说。

  晗霜疑惑着,但还是乖乖地翻找起来,忽然,在翻看床底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小盒子,她好奇地打开,回头看了看宸桑,见他闭眼扶额,认为他累了,她没有唤他过来。她打开盒子,竟然没有上锁……

  盒子里出现一个影像,像是5年前的那次沧澜之战的全部过程……

  难道,神秘力量曾在沧澜之战中出现过?

  她打开录像,没看几分钟,便觉着奇怪了,为什么这个录像只专注于宸桑?

  莫非……她大脑里闪过一个非常恐怖的念想。

  直到录像放到那儿:宸桑将自己送到澜尧之后。

  他被一群澜尧士兵团团围攻着,士兵们握着手中的兵器,对准宸桑。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死,若是死了,谁去解开关于暝嫣的封印,谁来让沧宇复兴?

  他拼死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都无济于事,刚刚一下子施展了那么多的高级意念系封印,再加上原本受的伤,身体早就负荷不了、在极度的抗议了。

  他不气馁,双手努力想支撑起身体,士兵看着不耐烦了,对着他的双眼就是一击。

  他晕过去。导致他不知道过后发生了什么——一只蝴蝶,一只很小的蝴蝶,一只小到令人无视的蝴蝶,停留在他的睫毛上。

  无限的色彩在一瞬间包裹着宸桑,逐渐地,蝴蝶成了黑白,凋零在地上,化成灰烬消散了。

  他被一股未知的、却异常强大的神秘能量带到了传承之力的密室里。

  这密室,除了他和暝嫣,还有统治者以及统治者夫人,没有人能找到这里。

  他醒的很晚,悄悄地走出王国,沧宇一片虚无,毫无色彩。

  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只是想着,要复兴沧宇,心无半点仇恨。

  待寻到了留下来躲避的三使者,她们想的是如何复仇,而他,是如何在坎坷中站起继续无畏地向前走。这或许就是不同吧……

  又或者说,自从吸收了神秘力量之后,宸桑——就不完整了。

  他是被命运和神秘选中的人,已经早就把杂念放下了,被力量掩盖得一干二净,因为,只有放下仇恨,心里,才能装得下天下——

  和她。

  晗霜瞬间停滞在这个无限轮转的时空里,泪水似乎成了唯一盲目流动的实体,她沉陷了,甚至想在这一刻终结生命。

  为什么?因为接下来,她可能就会亲手取走他的生命。

  只为去取悦那些属于沧宇的百姓。

  值吗?

  她赶紧抹了一把眼泪,将映像放回原处,刚转身,发现宸桑就站在她后面,她吓了一跳,身子向后仰去。

  他马上扶住她,勉强地笑着:“怎么看完就哭了?傻丫头。”

  句句穿心。

  她不确定的看着他,伸出手触碰他的脸颊:“你是我的桑哥哥吗?我一个人的……”

  他抱歉地笑笑:“以前,我是可以很坚定地回答你的;可是现在,阿嫣,我没有这个勇气了。像我们这种贵族、皇室成员,永远都不会只是一个人的……”

  “你怎么能那么确定,你体内有神秘力量?”她任然不死心,扯着嗓子叫,“万一不是呢宸桑!要是那真的只是一只很平常的魔法蝴蝶呢?你不要这么肯定好不好,我不想你死……”她环住他的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狠命忍着眼泪,声音故作平静:“还记得吗,我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身中剧毒还能不死,就是因为神秘力量的潜能在我身上要觉醒了,它帮我重组静脉,帮我汇聚元神,让我重新好好地活着,它有意识一般地在我体内沉睡过去了,直到我在找到你之前在这里翻到这个,我才好好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我们终究逃不过命运的……”他抿抿嘴,用舌头撑了撑左边面颊,继续道,“我会体内的神秘力量注入沧宇的核心,它会由内而外地分散到各个阵石的收纳处,重新汇聚起一个更新的能量晶石,只有你的血脉能将它转移亦或隐藏。或许,死神会宽容一些,让我多看一眼这个我用生命守护的地方,再让我像那只蝴蝶一样凋零死亡,这也挺好的不是吗?毕竟我是——幸运之子啊……”

  “我不许你去!”她将他抱得更紧了,“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承诺,你若是违背了我会恨你的!很恨很恨你的!”

  “恨也好啊,起码你不会那么快就忘了我,”他低下头,宠溺的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与其有限制地这么爱下去,不如让你无限制地恨我三生,我也心安。”

  她的手忽然放下了,向后退了几步,讥笑的神情使周围变得异常诡异:“我知道了……”她双手握拳,“只要我让五阵石归位,你就不会死,你就会一直陪着我、陪着沧宇,安安全全地走完这一生……”

  她从宸桑的侧边走过,走向阵石的卧室。

  宸桑吸了吸鼻子,发自内心的笑起来,眼角残留着泪水:“原来在你心中,我这么重要啊。”

  他满足了,抢在晗霜回去之前飞到了窗外,飞向王国最高处……

  怎么能让她再次失去朋友呢?

  他不禁想起多年前,晗霜在澜尧与一群同龄人嬉戏,其中和一个男孩子玩儿得特别好,他气得让晗霜想起了她发自内心的对澜尧的憎恨,以至于她被封印的力量觉醒了一百分之一,对着身边的同班使用魔法攻击。继而,她失去了他们,变得冷漠、却不无情。

  他忍不住笑了,那个时候怎么那么傻?占有欲那么强烈?

  不过说起来,她似乎真的爱过两个人。

  黎皓和宸桑。

  哈哈,他得意极了,看来,这个小丫头是锁上他了,正巧他也爱她呀。

  只是,力量和沧宇不允许……

  不爱就不爱呗,反正,又不是没有体验过这种被爱和爱的感觉,他此生无憾。

  到了……

  他最后望了望四周,闭上眼,将能量导出……

  哦,他还有一个愿望——死前最后一眼可以看见她,但是她,绝对不可以看见他。

  这要求,不过分的吧?

  已经凌晨5点多了,大家异常地醒了。或许也是因为烦恼与沧宇的国事,想要尽自己所能地去帮助晗霜吧!简悠、彤妍、湛林、珂泽和五使者走向约定的大厅。

  “哎呀,干嘛这么早起来嘛,我还要睡觉!”简悠靠在彤妍身上嘟囔着。

  “因为晗霜已经在等我们了呀,只是……她怎么会不叠被子啊……”彤妍耐心解释的同时忍不住自言自语发出疑问。

  打开大厅的门,晗霜一个人坐在最中央,眼睛里有血丝,眼眶红红的。

  连睡眼朦胧的简悠都看见了,直起身子,问:“晗霜,你的眼睛肿么啦?你哭了?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你也哭了呢……”

  “可惜啊,”她站起来,站在大厅的桌子上,头发零散,摇摇晃晃地、艰难地走向他们,声音沙哑,“今天,亦或许……是最后一天了呢……”

  “晗霜,你在胡说什么呀?”彤妍上前扶她,“你看你啊,精神这么差,要不要我……”

  “我不要!”她伸出手对着彤妍攻击,眼神犀利。

  所有人都震惊了,只不过是一个晚上,她的性情能如此大变,究竟是因为什么?

  珂泽扶住彤妍,有些斥责地看着她:“晗霜,你……”

  “闭嘴啊!”她叫住他,双手肆意地攻击这表面华丽的宫殿,“我不是晗霜!”

  五使者面面相觑,季漠凑近小声对她们说:“我没有使用幻术,这貌似是真的传承者哎……”

  “我是暝嫣!”她捶打着自己的胸脯,“我是沧宇国唯一的传承者暝嫣!未来的统治者!统治者的责任是什么?就是保护——我沧宇的每一个人……”她继续向前走着,在一瞬间换上战斗的服饰,“但是,不包括——澜,尧,人……”她一字一顿地说,唤出沧澜剑。

  五使者马上挡在简悠他们面前,楚漫不解:“传承者,您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您可以和我们说啊!我们一起解决沧宇的危机!况且,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啊!”

  “现在你们五个,挡在他们面前,就是对皇室、对我以及对你们王子的不忠!”她举起剑,“如果真的是帮助,又为什么要吸收我们王国的阵石!你们知不知道,如果他们不交出来——宸桑会死!”她慢慢地开始汇聚能量,极光围绕着沧澜剑,缓缓地集中在剑心,“宸桑就是神秘力量啊!你们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这个国度吗!”

  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暝嫣放下剑,使剑心抵在桌面上,继续向前走,桌面留下了一道道断断续续的刮痕:“我不忍心。”

  五使者放下挡住他们的手,心照不宣地走到一边,舞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关上了大厅的门。

  很显然,她们的举动证明了自己的立场。

  “说吧,”她举起剑,侧身闭上眼,眼里擎着眼泪,“你们是自己取出来,还是让我来动手?”

  沧澜剑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亮,它的能量就要被激发了,“真是遗憾,我已经不会手下留情了,并且连着那5年前的仗一起跟你们算上!你们四个人的命,可以救整个澜尧哦……”

  珂泽低下头,小声对他们说:“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死着回去,不仅要照顾家人,还会使刚刚复兴的沧宇再次被攻击侵袭。我们……只能跟她杠到底了……”

  她讪笑:“看来,你们是选择第二个了……”继而将剑心指向他们,在力量爆发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再也压抑不住了,“大家,对不起……”

  他们四人躺在地上,晗霜走进他们,半蹲下:“究竟是谁说过我暝嫣顾明事理的?”她将剑抛到他们上空,吸取阵石的力量,“对不起,我只想维护我想守护的那个人,可惜你们不是……”

  本想拿着剑就此离开,终不愿意,她转过身,犹豫不决地对楚漫说:“记得沧澜圣水吗?速速取来给他们服下,送回澜尧。”

  “是。”她接令,“传承者,王子他……在哪儿?”

  暝嫣瞪大眼睛,刚刚只专注于这件事上,完全不知道宸桑接下来的行踪,她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情景,她连忙带着剑飞向最高处。

  还好,他还在。

  宸桑已经精疲力竭了,他喘着粗气,仍不然停下自己手上正在做的事情,暝嫣无奈,以剑为阵,她将阵石的力量传入宸桑体中。

  宸桑侧脸,无奈中带着些埋怨:“傻丫头,怎么还是去做了傻事?”

  她呵斥他:“你马上给我停下来!我已经取回了我们的阵石,他们也都没死,沧宇一定得救了!你快停手啊!”

  “阿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的快乐要建立在他们的痛苦上?岂不是变得和5年前的他们一样卑鄙了?”他疲惫的笑了,“该停手的,是你。”

  暝嫣绝望了,她似乎是知道自己劝不动他了,可是怎么能停手?这个是让他活下去的唯一的方法啊!如果能让他活下去,这个世界、甚至是整个宇宙都覆灭又能怎样,他们还有彼此啊。

  “阿嫣,听我的,停手。”他不再侧脸看她,正视着王国的核心,“这都是我自己的决定,无关旁人,我答应过你,要给你家的。小家不成了,那就来个大家吧!你让我这么吸收别人的希望、自私自利地活下去,仅仅是为了陪着你,不是对别人不公平吗?你不应该畏惧死亡,因为我们的寿命终有限,总有一天会衰老病死,与其死得平淡无奇,不如死得轰轰烈烈,成为一个世纪英雄。”

  她有些动摇了,犹豫着。

  “若有来生,我定不为了世界负了你。”他微笑起来,语气坚定。

  暝嫣在这一刹那释怀了,停手,破涕为笑:“这是你说的,你相信来生了。”她咧开嘴笑,“那么,我等你。连楚漫都说过,你是不会骗我的,我就……再信你一次,最后一次……”

  闻言,宸桑点头,在耗尽最后一丝力量的那一刻,他转身看着她,微笑:“阿嫣,你就要有家了。”

  顷刻,他走了。

  真的走了。

  看啊,那灵魂色彩多么地耀眼而无畏、多么璀璨而珍贵、多么可惜而不舍。

  晗霜低下头,收起剑。

  慢慢地、稳稳地,她飞回大厅。

  楚漫上前一步,与她汇报:“传承者,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他们引了沧澜水,并且送回澜尧了。”

  “楚漫,陌笙,奈禾,季漠,舞奈,”她一一叫到,笑容天真无邪,“我们有家了。”

  她带着她们走到窗口。啊!沧宇人也都出来活动了,一切,似乎回到了5年前。

  只是,他不在了……

  “还有啊楚漫,”她哽咽地笑着,“叫我晗霜。”

  她明白宸桑的信仰了:只有放下仇恨与杂念,心里,才能装得下天下。

  现在,似乎还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等待着她去处理。

  转身,将阵石的能量导入她原本的佩剑中,继而,将沧澜剑放在一旁,飞出窗外。

  回眸,看着同样释怀了的五使者,她伸出手:“要一起吗?”

  深知,有些事,暝嫣无论怎样都是做不到的,只不过,晗霜可以。

  希望,将这些属于那四个澜尧人的力量归还给他们。

  因为,那是她和他们之间紧密相连的希望与羁绊。

糖霜夏天 · 作家说

马上就要完结啦!知道这一部写得并不好,但是,这是一个慢慢成长的过程。我,和你们会越来越好的。让我们一起期待——并且等待着。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