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尧沧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将和平归还于你

  晗霜万万没有想到,澜尧已经乱成一团了。

  无奈之余,她还有些惆怅和自责,这……

  没错,她们的行踪就像是被人刻意监视了一般,一离开澜尧,幕后主使者就开始行动了。

  她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马上决定了去向,她道:“我们先去法师府上,宗德大法师一定知道内情,或者说,5年前,他是被迫留在沧宇的,被那个封印湛林法术的人逼迫的,这么一来,他应该憎恨于那个人,我们去试探一下。擒贼先擒王,把那个神秘人搞定了,简悠她们就不会有太多危险了……”她微微侧了侧脸,“舞奈。”舞奈走上前一步,布下了传送门。

  众人走进去。

  宗德大法师正在喝茶,一件屋里竟然一下子出现了那么多的人,心里不禁紧绷了起来,他佯装自然的生气:“不知道进屋要报备一下的吗!”

  晗霜微微一笑,转过身,调侃道:“大法师,难道您不认得我这张长着沧宇传承者的脸了吗?”宗德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站起身,声音中有难以压制的颤抖:“你……你不是早就陨落了吗?”

  “是呀,或许你以为,我已经在离开沧宇的那段时间被你们澜尧的武器给攻击到了吧?”她摆出手指晃了晃,“还真的不是呢,你忘了我们沧宇有幻术了吗?当然了,人为的幻术可没有神秘力量给予的那么强,能让我完好无损地来到这儿。您太粗心了,至今,我就是你们最难对付的人,身后的五个首领,其中三位您也隐隐约约地认得吧?仅仅三人,就可以整整5年在你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你这个全系大法师却毫无策略,因为沧宇的魔法因素毕竟和澜尧有差异,而且是强大的多。在澜尧是禁忌的法术在我沧宇可是人人掌握的呢。至今五阵石聚集,首领回归,您又能拿我们怎样呢?”她句句咄咄逼人,向前走了几步,“奈禾。”奈禾点点头,走出屋子,不久,就带着法师夫人进来了。她被挟持着。

  宗德吓得倚着后边的墙壁,一只手指着他们:“你们……你们不好好的待在沧宇,又……又跑来澜尧做什么……”

  “赎罪。”她走到宗德大法师身边,讪笑着,“我说啊,您怎么这么柔弱呢,从你选择占领沧宇的那一刻起,就应该会想到有这么一天的,不要意外,我们可以放过你和你的夫人,但是,你要停止你现在正在做的一切动作,把你那些知道的都说出来。”

  宗德惊惶地瞪着眼睛,指着旁边的一扇门,支支吾吾地说:“公……公主……公主在那个里面……她……她快要死了!”

  楚漫走到门前,凑在上面感应了一下:“有微弱的生命气息。”说完,便马上闯了进去,果然,正是殿下唯一的孩子,梵星。

  舞奈见奈禾将法师夫人放开了,又瞥到宗德在不断地向她使眼色,她不禁冷笑:“不用想着你们要怎么出去了,我刚刚已经布下了结界,是我自己一笔一画创造出来的,你可别想着你曾在沧宇看过的书里会有逃出去的办法。正巧,这也是对你们的一种保护,听听,外面热闹着呢。”说完,她自己也进了那房间。

  “怎么办,她就快要没呼吸了!”楚漫束手无措,绝望般地看着晗霜。

  晗霜略懂一些医术,可是并不精通,她垂眸:彤妍不在。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站起身,对着门外似乎认了命的宗德叫到:“过来一下!”宗德手忙脚乱地走到她面前,晗霜指了指梵星,他马上会意,半蹲下来,医治了一小会儿,梵星的脸色大有好转,她慢慢地在楚漫怀里睁开了眼。

  看见了晗霜,她就像是见到了救命草一般,哭着拉住她的手:“晗霜姐姐,我求求你,你快去救救我父皇!快去……快点……”

  “殿下在哪儿?”她一边紧握住她的手,一边蹙眉。

  “宰相……宰相伯伯忽然变得很坏,前几天在花园喝下午茶的时候……他把所有大臣都支开了,然后在茶里下毒,父皇晕过去了,我……我一直躲在花园的角落里,看到……他要把父皇带走,我……就冲了出去抱住父皇,然后伯伯就凶神恶煞地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一醒来就在这里了……这里的空气里……还有毒!晗霜姐姐,我一直都在想着你,希望你来帮我……现在你终于来了……救救我父皇好不好?我不知道宰相伯伯会对父皇怎么样,但是他平时最疼我了,那天我都被他打了……”她一脸恳求,较弱而令人怜惜,再也不是昔日的刁蛮公主了。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会帮你救殿下?”晗霜一字一顿的问。

  “因为姐姐是唯一一个不顺从我的任性,却希望我变强、教我如何好好掌握元素系魔法的人。”她笑了,“所以啊,晗霜姐姐,我为你创造了一个新元素……”她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将全身的能量集中在紧握着晗霜的手上。

  晗霜越吸收越感到不对劲,这并不是一个元素,是……生命能量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她努力想挣脱开梵星的手,可是这倔强的丫头死死地拽着她,她焦急之下开始发狠话:“你哪里来的勇气那么相信我?我是沧宇的传承者,你们澜尧人毁了我的王国,我凭什么帮你们,凭什么帮你救你父亲?要救你自己去救,快点放手!”

  她调皮地笑了笑:“切,本公主才不相信你呢。”

  逐渐地,她的外表色彩暗了下来,她问她:“姐姐,你知道这是什么元素吗?”

  晗霜忍着眼泪,摇头:“我没有你聪明,不知道。”

  “这个是——爱元素。”

  语末,她闭上了眼睛,从头到脚暗淡无色。

  随后,化为一抹彩光,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晗霜狠狠地吸了吸鼻子,站起,准备离开,正要走出屋子,她背对着宗德问:“法师,您后悔吗?后悔占领了沧宇吗?后悔让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逝去吗?”她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转过身,潸然泪下,“难道就因为他们是王国的王子公主,就必须为了和平、为了那些与自己并不相干、甚至憎恨于他们的人而牺牲吗?他们有那个一定的义务吗?”

  “孩子,对不起……”宗德因梵星深受震撼,开始默默反思。

  她苦笑:“对不起有用的话,你能让他们回来吗?”闻言,宗德不做声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孩子,”宗德走近她,“星星的牺牲,我也没有想到啊!这丫头平时都那么自私……”

  “你凭什么说她自私?”晗霜质问他,“比起你,那么多年占领着沧宇,沧宇人都过得那么艰辛,你何曾想过自己的自私?不要说你是为了什么什么才不得已那么做的,那是借口。爱永远是自私而无私的,自私于自己,无私于他人。你口中的爱,我不懂。”

  宗德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过错,他从来没有想那么多,当年宰相威胁他时,他一心想着要保住湛林,却丝毫没有想过自己的功力是他的五六倍,完全可以在不经意直接拿了他的命。

  没有那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恐惧,害怕自己没有成功,最后还会害他们一家人丧命。

  怕,没有错。错的,是不曾尝试过。

  至今的宰相,活着,就是一个后患。

  以爱为借口,是最愚拙的罪行。

  “湛林这几天回来过吗?”晗霜问。

  “没有。”宗德忽然被这大弧度的话题转移给问得有些茫然,随后意识到不对,“他怎么了?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晗霜不语,走出门:“法师,您接下来要等待的,一是您的儿子,二,便是命运的评判。先做个心理准备吧,一切你想不到的都有可能发生。”

  她领着他们走出去。

  “嫣儿,我们现在去哪儿?”季漠问。

  “找到殿下。”她道,“我刚刚已经感应到了,宰相大人在皇城的四周都布下了结界,我们硬闯不是办法,体力会下降,只能引他出来。”

  “怎么引?”季漠追问。

  “现在听命于宰相的大底都是被蛊惑的士兵,宰相有世代家族传承的蛊惑术,不可轻易抵挡,除非……”她眼前一亮,看向季漠,“漠姐姐,你的幻术可以大范围使用吗?”

  “若是一个像我们沧宇一个领域的话是可以的,但是澜尧起码有6个领域那么大,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我不确定……”季漠有些为难。

  “那么我们现在,就要改变动向了。”晗霜沉思,继而释放出五阵石的力量,“舞奈,翅膀。”

  她们跟着它们飞,阵石也是有灵魂的,除了命定之人可以取走,将它们释放时应该会与主人有感应,所以,跟着它们,就能找到简悠他们。

  只是,阵石穿行的速度有些超出她们的想象,这已经不是她们可以驾驭的速度了。

  “漠姐姐,”晗霜向季漠喊话,“你尽量飞高点!到时候我会带着简悠去支援你的!要适当,你不要硬撑,能影响一个是一个。”

  季漠点点头,瞬间感受到责任的重大。她飞上高空低头看,不禁愣住了:最最明显的就是血迹。

  她已经有5年没有看到这么多的血了呢。

  5年后,竟然还会发生这么沉重的战争,是时候,改画一个句号了。

  天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成为了第二次沧澜之战中的牺牲品,而现在,又有多少的家破人亡?

  他们没有必要承受这些,他们的义务,本应该是好好地活下去,平平淡淡亦轰轰烈烈地走完这一遭,无怨无悔。

  时刻已经到了,她心中的钟正在打响,灵魂就要开始觉醒,接下来,她会带着她的憎恨、想念和无辜一起为“战争”送行。

  仪式开始。

  季漠拼上她这十几年来的修为,完成此生最重要的仪式,能量够了吧?

  幻境,看起来多么美丽娇媚的一个词儿啊,惋惜的是,它无论怎样,都是虚的。

  澜尧,请好好地做一场梦,等你醒来,世界也醒了,不管这是真是假,为自己做一场梦吧!梦见你最爱的人,在你最爱的地方,最爱的时间里,做你最爱的事情。

  看,多么安谧美好啊……

  若是醒来,世界还是这样该有多好。

  我们并不应该奢望那些不切实际的美好,人生没有绝对,快乐都应该是由你的双手创造出来的,记住,不要哭,如果你真的想哭,请在哭完之后再一次勇敢起来,直视你面前的爱与伤。

  不要抱怨,不值得,且,易后悔。

  季漠带上这些,给他们织梦了。

  季漠寂寞,她怎么有了个这种名字?有那么多朋友呢,寂寞什么寂寞啊。幸福得都来不及让她寂寞。

  她吃力地流着汗,悄悄睁开眼睛望了望下面,还有六分之一。

  真好,这种无尽释放力量的感觉真好。

  只是,现在如果有什么奇迹出现,得以让她片刻休息一下,会更好。

  真妙,奇迹说来就来。简悠飞到她身后,用惯用的语气道:“你的小天使来了呦~”

  她给她传输力量,同时,彤妍也用自己的治愈能量尽量让她们俩轻松一点儿。

  “对不起。”晗霜看着珂泽重新恢复的眼睛和湛林有知觉的双手,开口说。

  这时的她才发现,原来和他们这般要好的朋友道歉,需要这么大的勇气,所以,以后可不能再那么自私了。

  珂泽打趣般的看着她,忍不住笑了:“道哪门子的歉啊你,要不是你们带着阵石及时赶到,我们说不定已经被森林里的那些野兽给吞了。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呢。”见晗霜有些释然地笑了,他难得地摆弄出自己幽默的一面,“再说,您可是沧宇国的传承者啊!我们哪里敢接受您这么真诚的道歉呢,是吧,湛林?”

  湛林化身神助攻,演技马上上线:“就是呀,暝嫣!”刚想上前去拍她的肩,但手有意识地收了回来,他不自觉地望了望周围,“那位醋王子不在吧?”

  此话一出,珂泽马上明白为什么刚才见到晗霜的第一眼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宸桑啊!

  她都把阵石的力量重新带回来给他们了,而且如果不是形势瓦解了的话,她这么有责任心的女孩儿是不会在在危机的时刻离开沧宇的。

  看来,宸桑是真的出事了……

  闻言,晗霜沉默良久,继而微笑着点点他应和他:“是啊,醋王子,他不在了呢。”

  “不在”和“不在了”,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湛林就算平时行事再怎么笨拙,这么明显的悲伤也不可能是听不出来的。

  他有些扭捏,刚想开口安慰,晗霜嫌弃地飞到一旁:“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不需要安慰,你们好好的,已经是给我的行动最完美的安慰了。我是谁呀,用得找你安慰?”她再一次双手抱胸,装出一副高傲自大的样子。

  珂泽和湛林心照不宣地笑笑,这女孩儿,总是能将尴尬的氛围瓦解,她明明配得上世间所有的美好,可是,经历却恰恰相反。

  “我是个幸运儿,”她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我能被那么多人相信,承受了那么多的爱和期盼,手握着所有人的希望和憧憬,我有什么理由不往前进?不和你们一起往前进?况且,我的家那么大,是整个沧宇哎!朋友还那么多,自卑什么?”

  两少年不语,自己刚刚才重得力量,怎么又被这丫头的大道理给洗脑了?不甘心不甘心,心里绝对不能再想事情了,不然什么事情都能被她猜个正着,太不痛快了。

  “嫣儿,”楚漫飞到她身边,示意她往下看,“她们成功了。”

  脚下的世界被一个七彩的大泡泡笼罩着,梦幻。

  彤妍搀扶着季漠,简悠则不停地嘟着嘴抱怨:“切,本小姐大白天的还让他们这些坏蛋做美梦,这个交易一点儿都不划算哎!我也想做梦……”说着说着,她委屈起来。

  “傻丫头,”湛林把她拉到身边,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尖,“你已经在做梦啦!”

  “哼!”她不满地叫一声,头在湛林怀里狠狠地撞了几下,坏笑起来。

  晗霜羡慕了,若是宸桑在的话,自己会更幸福些吧?

  “没事儿,”她安慰自己,“有他们这些好朋友,该知足了。”

  “走吧,他们的美梦,还需要我们守护下去。”晗霜指了指皇城的方向——那个还清醒着的人,是时候该接受制裁了。

  宰相见外界没有的动静,有些不解地走出去看了看。

  当然,只一眼,他就看见了接下来要对付的小兔崽子,他冷哼一声,原来,沧宇的人还这么喜欢凑澜尧的热闹啊。

  那么,就把命留下来吧。

  “孩子们,我等你们很久了。”宰相看着从传送门中走出来的他们,满脸慈祥地说。

  “殿下呢?你把他怎么样了?”晗霜伸出手的同时,金剑也被召唤了出来。

  宰相拍拍手,笑道:“好一声‘殿下’啊!你们自己都快要自身安保了,还顾着别人?嫣嫣啊,你不是有那个什么……沧澜剑吗?怎么又使上这把破剑了?”

  “您老人家可别这么早下定论,等到你要被这把‘破剑’终结生命的时候,再做出对它正确的评价吧。”

  宰相笑了,在一瞬间变成了宸桑,就连声音也复制得一模一样:“阿嫣……”

  晗霜瞬间懵了。

  蛊惑术,果然不是瞎吹的……

  她忽然好想哭啊。

  顷刻间,“宸桑”使用了分身术,一连就是几十个,把他们一群人团团围住了。

  晗霜看着他的双眼,少年清澈的眸,好真实啊……

  她的双眼瞬间变了色。

  她望了望周围,见到宸桑被一个一个地攻击,脸上露出最真实的痛苦的表情,他们并没有消失,而是跌在地上,求救似的看着晗霜,眼神呼吁着被拯救。

  “住手!”她为每一个“宸桑”施展了一层保护罩,她眼神恐惧,“不要伤害他,我不要他死……”

  “传承者……”楚漫叫着,注意到她的眼睛,就发现她被蛊惑了。

  不好……楚漫看向季漠,季漠舞奈地摇摇头:“这和刚刚的性质不一样,刚刚的那些士兵的意识已经被宰相剥夺了,是跟着他的意识走的。可是嫣儿,是潜意识里的想要保护王子,思想完全没有被宰相占据一点啊,我也无能为力了……”

  “晗霜!你醒醒啊!”简悠冲过去,晗霜却条件反射般的推开了她,大叫着:“你不要过来,不要伤害我们,不要……”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简悠呀!”她有些急了,趁晗霜不注意时,马上拽住她的胳膊使劲摇。

  “不要碰我!”她甩开她。

  场面僵持着,宰相在一旁看着,奸笑起来,默默的离开了。

  楚漫慢慢走近她,蹲下来低头问她:“你是谁?”

  见楚漫没有任何敌意,晗霜似乎也舒了一口气,刚想回答她,却不知如何开口。

  她到底是谁?

  晗霜亦是暝嫣?

  她有些迷茫了,为什么她自己分不清楚了?

  “你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楚漫继续问。

  晗霜依然不作答。

  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她不知道,似乎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身后的这位熟悉而陌生的少年,奇怪的是,这个少年的名字,她也不知道。

  “我来告诉你,”楚漫拉住晗霜的手,“你是晗霜,不是暝嫣。你未来,会成为最厉害全系的魔法师,为了澜尧愿意付出一切。”

  她有点清醒了,记忆也一点一滴地回来了,她忍不住问:“那你说的暝嫣呢?她是谁?”

  “她——不像晗霜那么聪明,有时候不顾明事理而感情用事,但是她比晗霜乐观,她还有一个很喜欢她的男生,那个男生为了她,牺牲了……”

  “暝嫣,好可怜啊……”她听着这不加修饰的句子,竟落泪了。

  “但是你晗霜也有,那个男孩儿叫黎皓。”晗霜瞬间清醒过来。

  她眨眨眼睛,原先紫红色的双眸又回来了。

  她抹了一把眼泪,对着众人抱歉地笑笑:“谢谢。”

  她看了看周围,“是时候该结束这场闹剧了。”她见这熟悉的场面,下意识地看了看珂泽。

  珂泽对她点点头:“我们行动快一点。”

  他们刚准备一人对准一个分身攻击,奇怪的是,他们全部融合在其中一个分身体中。

  想必,那个就是真身了吧!没想到,用不着其他人出手,晗霜三下五除二就将他打得遍体鳞伤。

  她不禁有些疑惑,随后马上意识过来:“我们受骗了!从一开始,我们踏上皇城的地,就中了他的奸计,我们仅仅在他分身之前见过他的真人几秒,之后他肯定是趁乱离开了。我们快进宫!”

  “宫殿很大,”舞奈说,“虽然没有我们沧宇的大,但是它的每一扇门几乎都一样,很难分辨出来,只能让小漠带路了,不过……”她尴尬没有接着说下去,大家都好奇地看着她。

  “我差不多都忘了……”季漠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

  晗霜打断他们:“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与其在这儿想着到底要怎么认路,还不如早点进去闯一闯。”她推开大门。

  没有一个人,周围死一般的沉寂。

  简悠马上在手上燃起了魔法火焰为他们照明,还不时小声抱怨着:“怎么和鬼城那么像……”

  他们走了很久,可是并没有发现一点儿线索。

  “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如果要偷袭他早就偷袭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晗霜皱眉,问,“澜尧应该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日子吧?等一下……明天,是宰相父亲的祭日……”

  除了五使者外,所有人不约同时吓了一跳。

  彤妍小心翼翼地问:“宰相伯伯的父亲……是那个惨死的上一任王国传承者吗?”

  晗霜点点头,为楚漫她们解释道……

  原本,上一任国王有两个儿子,一个是现在的殿下,另一个便是宰相的父亲,他父亲和殿下的关系一直都很融洽,可是,他们之间总有一个会接手他父亲的王国,最后经过千万次商议,国王还是决定,由宰相的父亲为传承者,殿下则辅佐他统治澜尧。

  在正要继位的前一晚,小小的宰相被他母亲的哭声吵醒,因为,他的父亲不知为什么死了,死的不明不白的。

  所有人的都怀疑是被殿下杀害的,第二天,殿下只好硬着头皮代替他的弟弟继位,逐渐的,他的一心一意都被臣民看在了眼里,没有人再说什么了,甚至没有人去关心原本的传承者死的真相。

  只有小小的宰相看在眼里,他的愤怒没人能懂。

  他这仇一记,就是整整二十年。

  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相信,他的父亲,一定是被他那个表面慈善的叔叔给谋杀的,所以,小小的他心怀仇恨,一心想着长大以后要为父亲伸冤,要让那些曾经无视父亲惨死的世人不得好死。

  这,便有了今天的这些。

  “所以现在……”陌笙不确定地看向他们,“他到底在等什么?”

  “传说有一种禁术,能让一个活人去换一个死者的命,但是……”珂泽沉默半晌,“必须血脉相通……在死的同一天,才能使用这种禁忌法术。”

  “这种法术,别说在澜尧了,就算是在我们沧宇也是一种不可触犯的禁忌啊!这么高难度的法阵,施法者是拼着命去施展的啊!”舞奈表示难以相信。

  “他要是在施法中走火了,就会迷失在时空里,出不来……”湛林蹙眉。

  珂泽眼睛瞬间亮了:“我记得,我曾经救过几个迷失在时空里的法师,有两个千年法师,剩下里面的其中一个……似乎就是宰相……”

  彤妍瞬间接收到珂泽表达的意思了:“这么说,他曾经尝试过这种禁忌已经耗费掉了半生的修为了,这一次再尝试,一定是在吸收了殿下的修为之后才准备利用殿下的血液去唤醒他父亲的。更是因为这样,我们想在王国里找到他的机会岂不是难上加难了?”

  “不行,我们一定要找到,”晗霜握紧拳头,“我答应过梵星的,要帮她救殿下。”

  “梵星的魔法会与殿下有呼应吗?”陌笙问。

  晗霜直直地盯着前面良久,默默道:“她传给我的是生命能量,我们的生命能量之所以能有所匹配,可能就是因为都是贵族血脉,所以输入进来的时候我的身体才不会有抵触,而且她真的是个天才呢,能把生命能量转化成一个元素,为的是不让她的身体元素影响我的未来发展,这么说,我的血脉也应该和她的生命能量结合了,值得一试。”她对着陌笙伸出手,“匕首给我。”陌笙听话地给了她,晗霜看了看沧宇最锋利的一级神刀,勾唇淡淡地笑了笑,在自己的手指上轻轻地扎了一下,血就溢了出来。

  很快,跟随着血迹的指引,他们来到了一扇门前。打开门,空无一人,就是一间不起眼的杂物间。

  “很明显,这里有很强烈的魔法使用过的气息,他一定是害怕我们找到了这儿打断他的仪式,才设下了平行空间。”晗霜分析到,触了触墙上被魔法划破的一道印子说,“舞奈,珂泽,交给你们了,我在你们身边辅助你们,小心,宰相的魔法已经不那么纯洁了,我担心会遭到反噬。”

  他们两相视一笑,走入正中间,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又有点不对劲……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展开的传送门就把他们所有人给吸到里面去了。

  他们丝毫不知道,他们一步又一步地走进了宰相布下的局,想脱困,没有那么简单了。

  在平行时空里的宰相早就已经想好了一切,他深知,这一次成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但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带着他们一起,消失在无止境的时空之轮中……

  “孩子们,我等你们很久了。”他苦笑。

  晗霜等人纷纷做好战斗的准备,宰相继续笑:“我知道自己的法力肯定是斗不过你们的,而且平日里我最善用的蛊惑术也被你们给破解了。是我的大意,真的是没有想到,几个小屁孩儿能阻止我的全盘计划。现在好了,你们赢了!”他双手一摊,表示认输。

  “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吸进这里?”湛林挡在女孩子前面,问。

  “我一个人,和一个半死不活的一国之主在这儿,都没有人陪我说话,多无聊啊是不是,”他语气慢悠悠的,他当然明白,自己不能与他们硬来,若是最后形势能有所转变,力量却被他们给耗光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了吗?他再怎么蠢也不会那么做的,“轮到你们说说,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呀?”

  他们都不理会他。

  晗霜径直走向宰相身后,后边有一张床,躺着殿下。

  她用意念系魔法将它悬浮起来,瞬移到了所有人的后面。

  宰相就看着他们笑着,一句话不说。

  那,只不过是一个人的躯壳而且,只不过还尚有一丝呼吸、还算是个人罢了。

  他已经取走了他体内的需要的血,现在放在面前,也只不过是碍眼。

  湛林努力想使用读心术听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是澜尧的人,却依然读不到任何东西。

  “湛林啊,你别费劲儿了,你是读不到我在想什么的,”宰相心里嘲笑着他们太天真,“我已经修炼了暗系魔法,我不在你的读心者范围内。”

  “可是我知道。”晗霜看着殿下,“殿下都告诉我了。”

  宰相感觉到情况不妙:“他不是已经晕过去了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晗霜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你知道吗,你所谓中的忠臣,宗德大法师亲自治愈了梵星公主,继而,梵星把她的生命能量化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元素,转移给了我,而我,也算是殿下的半个女儿了。亲情很可贵,无论是生是死,都会蕴含着强烈的羁绊。殿下是因为失血过多,法力尽失,被迫压抑着沉睡,但是神识还清醒着,我拉着他的手,就知道你所有的如意算盘了。”

  宰相像发了疯似的上前掐住晗霜的脖子,晗霜暗自笑了笑,手势指示着身后的人,他们马上就懂了,简悠马上在陌笙的匕首上抹了一层最强的毒素,舞奈带着她瞬移到宰相身后,陌笙将匕首合二为一,直直地刺入宰相的心脏。

  晗霜感受到他手上的力气变小了,马上化有形为无形,出现在里宰相不远的地方。

  这个结界是宰相布置的,只有他才能带着他们出去,早早知道他宁愿与他们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他们出去,他现在那么虚弱,布置结界的那一小部分能量也一定会回到他的体内,珂泽马上尽自己的所能地控制着结界,不一会儿,舞奈也去帮忙了。

  楚漫马上用藤蔓编制了一把椅子,放在宰相身后,让他坐着。以彤妍的性子,当然不敢靠着坏人那么近,于是,她将续命丹的成分分散开来,集中在奈禾的箭头上,箭径直刺进了宰相的胸口。

  季漠是最后一步,她对着宰相施展幻境,让他的意识迷离。

  晗霜走过去,取走那些属于殿下而不属于他的能量,将能量再一次导入殿下体内,至于丢失的血嘛,就没那么重要了呀。自己的血,不仅仅有他的能量,还有沧宇的传承血脉,只需要一点,他就一定可以醒过来。

  最后,她走向宰相,季漠已经消除了幻境,她开口问:“这二十年来,你快乐过吗?”

  宰相冷笑:“你少来同情我。”

  “我不是在同情你,我是在嘲笑你。”她的声音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变得异常坚定,“我相信,你的父亲,绝对不是被殿下杀害的。就算是,你也不应该这样消极。你父亲希望你这样吗?你何苦这样逼迫自己呢?我们应该很坦然地接受每一个人的离去,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像我,我从小就很少和我父母接触,一直在修炼魔法,直到5……其实快六年了,直到第二次沧澜之战,他们都死了,而我,把他们忘了。”她的语气满是自嘲。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晃动,晗霜死死地盯着他:“那你呢?你这不是在思念他你知道吗?他要是真的回来了,会恨你的。”宰相有些动摇了,又似乎有点明白了。

  她听到一旁的舞奈叫着:“嫣嫣,这个结界就快要崩塌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啊!就快要没时间了……”

  正在这危机的时刻,殿下醒来了,他一边胁持着舞奈和珂泽维持结界,一边担忧地看着宰相。

  晗霜将自己的爱元素传输给他:“感受到了吗?这才是爱。”她伸出手,“你要是愿意,就和我们一起回去,我保全你,并且我会帮你,用时间魔法回到你父亲死的那一刻,让你知道真相,我也愿意尝试,用这种爱的羁绊帮你把他带回来,你放过自己吧,好吗?”宰相瞬间向眼前这个小丫头妥协了,他都要没力气了,怎么和她回去?

  他深呼一口气:“小丫头,你值得拥有最好、最美满的爱。”说着,他伸出手,打开结界的出口,将她推进去,哪怕零碎的杂片声音太大,晗霜还是听到了他的最后一句话,“我不值得再去追求爱了,但是,也释然了……”

  他们回到了那间小杂屋,宰相,没有和他们一起回来,可是,出口已经关闭了。

  或许,这都是天意吧……

  她没有放弃希望,回到大厅时,对着殿下鞠了一个躬:“殿下,我体内有梵星公主的生命能量,正事因为这样,我才能与您有那种羁绊,对不起,是我当时没能阻止公主殿下。”

  殿下摸了摸她的头:“这次澜尧能躲过这次危机,全靠你和你的朋友们,我怎么会怪你们呢?那丫头,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出息的,现在,还真的没有让我失望。离开,有时候并不是为了想念的,是为了让牵挂的那一方变得更好。我都明白小女的意思。不过你,好像并不属于我澜尧。”

  “我是沧宇的传承者——暝嫣,但是亲切一点儿,您还是叫我晗霜吧。”她客气地说。

  “你们沧宇需要什么帮助可以随时找我们,我们尽全力帮助你们。”他向她伸出友谊之手,“希望从今以后,沧澜两国可以合二为一,互相扶持。”

  她握上他的手:“一定。”

  殿下看着晗霜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我想你并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

  “那敢问您是什么意思呢?”晗霜俏皮的踮起脚尖,似乎迫切地想要知道。

  “你不是拥有我小女的生命能量吗?这次又为我澜尧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我决定,让沧宇和澜尧合二为一,重名沧澜,你晗霜,便是沧澜的统治者。”

  “我?”她惊讶地指着自己。

  众人笑而不语。

  (两年后)

  晗霜正式继位,成为沧澜的统治者。

  两国合二为一,有了很大的进展,当然,他们还倒转时空救回了宰相和他的父亲。

  晗霜闲暇之余,总是去叶影学院闲转。

  如果你问为什么,她当然不会轻易告诉你,要看心情啊!

  “为了等一个男孩子哦,好像,已经等了3年了呢!”一个女同学又看见了她,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谁啊谁啊?为什么要等他?”另一个女孩子追问。

  晗霜正巧听见了,笑着走到他们面前,告诉她们:“他叫黎皓。你倒是讲的很对嘛,我好像……还真的等了他3年,至于为什么要等,是他中毒离开之前告诉我的,让我等他。”

  “那你等得到吗?”两个女同学异口同声。

  “等不到,不是还有来生吗?”

糖霜夏天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