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晖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九章 公平

  “...目前我们已知的文明,除了地球以外,分别有两个,第一个拥有高度发达的科技,这一点从他们的天基武器就可以看出,无论是威力、精度还是射程都远胜我们这边...”

  华国,某会议室内,一个身穿正装的俊秀青年正站在最前方,用激光笔指着身前大屏幕上的幻灯片,其上显示着一幅空有轮廓的空间站。

  在这间会议室内,还有数十上百个中老年人,此刻皆是衣冠楚楚,聚精会神地听着青年的讲解。

  青年咬字清晰,语速平缓,且每换一张幻灯片,每说一段重要信息都会停顿一会,给人留下思考的时间,而每当众人思考完毕,青年又能及时在他们心中生出不耐之前,继续讲解。

  “...通过方尖碑兑换的情报,我们得知他们也是人形种族,由于对方的主要实力体现在机械方面,故暂时称他们为械人。在应对械人文明上我们除了防守别无他法,因为我们的任何武器都无法突破他们的防御系统...”

  说着,青年不知触发了什么开关,屏幕上的图像一变,换成了一个地下基地的图纸。

  “...幸运的是,正如我们所料的那样,他们无法动用那种威力足以改天换地的武器,而我们通过在地下十公里处建造基地,借助战场星球的高密度地表,完美地抵御住了对方的试探性进攻,加上对方似乎也有积蓄力量方面的打算,后续再无针对我们的动作,所以我们可以先忽略这个文明的威胁,重点是第二个文明...”

  说着,俊秀青年再次调整幻灯片,换成了三幅人形生物的图片。

  “这是我们已知的第二个文明,也是人型生物,平均身高在两米五左右,但其体表有部分野兽的特征,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个体之间的性状差距很大,目前已知的分别有犬科、猫科以及牛科动物的性状,初步推测拥有这些性状的个体在对方文明中普遍充当着士兵的角色...”

  青年讲解期间,在场的一些人不由露出了异样的神色,心底下意识地浮现出了童年时看过的那些动漫。

  不时有人用眼神交流,双方各自挑了挑眉,递过去一个“同道中人”的眼神。

  “...我们暂且称他们为兽人文明,该文明也会利用原初能量来修炼,且对于气的应用还在我们之上,这一点从他们的体表时刻附着的那层薄薄的气罩就可以看出,此物据推算,大致可以免疫动能在三万焦耳以下的任何动能武器的攻击,不过此法门似乎只是被他们当做绝缘以及防辐射服来用,对方真正对我们造成严重威胁的是他们肉身加持的类似荧光甲的法门。经计算,哪怕把对方固定在地上让我们攻击,目前世界上都没有任何一种连续自动射击的火炮可以对其造成伤害。”

  说着,青年加载了一张附有各类机关**片的幻灯片,上面都是华国以及世界各国最新研发的用来拦截导弹的近卫炮或者说机关炮,此刻都被打上了大大的红叉,没有一个例外。

  众人见状一片哗然,如果机关炮都不行的话,那也就意味着在面对兽人突袭时,地球方面几乎无法拦截。

  如果短兵相接的话,己方又不是兽人的对手,总不能对方一进攻,然后自己这边直接自爆吧?

  虽然这样的方法也不是不能用,但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人家还会上当吗?

  对方好说歹说也是一个文明,不是野兽,也是会动脑子的,鬼知道会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而且就算兽人文明真的全都蠢笨不堪,地球难道还能真的不在异界战场正经建立基地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

  蒂法都说了有所谓的“城池”在异界中等着被人占据,会有积分奖励,若是地球这边什么都不做,一直苟着,那么最后肯定会被其他的文明拉开差距,到时候后悔也晚了。

  “如果把现有的机关炮进行改良,比如增加炮弹口径,并使用穿甲弹,能否在短时间内达到可用的标准呢?”这时,有一名中年人举手发言道。

  “受限于炮管受热问题,炮管的使用寿命会大幅缩水,考虑到战斗时更换部件的速度,平均来看射速比一般大口径火炮的射速也快不了多少,杀伤力虽然上去了,但依旧无法扭转局势。”青年摇了摇头,耐心解释道。

  “如果我们不惜成本呢?”另一名中年人举手问道。

  “受限于技术问题,在保持原有射速的基础上,我们最多只能让炮弹威力达到能让兽人重伤的程度,无法达到碾压的效果,可炮管的成本却会暴涨至原来的五千倍以上,只能说作为应急预案尚且可行。”青年思考了两三秒后,说道。

  众人闻言又开始了窃窃私语,和周围的同事好友讨论了起来,面色看上去都有些发愁。

  炮管这玩意听上去似乎用不了多少钱,大不了各国各自凑一凑,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可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真正打起仗来,别看这些机关炮以往都是用来拦截超音速导弹的,但实际上机关炮都是以弹幕的形式射击目标的,所以实际上一个炮管可能打废了都换不了多少敌人,除非那些兽人站在一起让你打。

  而这样换算下来,杀死一个敌人需要的成本会相当高,而战争说到底打的就是后勤,这样一来地球方面很难支撑到后期。

  “...兽人们的机动能力相当之高,短距离冲刺速度甚至可以达到每秒百米的地步,这差不多是猎豹短跑速度的三倍以上了,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重点是他们可以打洞来向我们发起进攻,且速度极快,而我们的探测设备隔着泥土受到的影响很大,而这一问题短时间内尚无法有效地解决...”见众人讨论的差不多了,青年再度换了一张幻灯片,徐徐道。

  说到这,在场众人面色都有些凝重。

  虽然对于各种热武器的运动捕捉系统来说,这个速度不算什么,但机器也是要人来操控的。

  上一次地球联合军之所以大败,就是因为被这群兽人通过挖地道给打了个措手不及,那场面无异于一群脆弱的法师被一群大肉给来了突脸,大招没放出来就挂了,最后竟是差点被对方以两位数伤亡的代价屠光自己这边七位数的人马。

  最可怕的是,据战后统计,来犯之敌甚至没有超过十万,虽说基地初建很多设施都没有到位,但这个战果也太可怕了。

  “...针对兽人文明,我们暂时有三个方向的想法,第一个是直接利用针对气本身的法门进行攻击,虽然精于此道的人不多,但各国加起来也不算少,忽略人性方面的弱点,理论上可以做到十换一,也就是说下一次我军若还是两百万人,最多可以兑掉他们二十万人,这个方法的优势在于...”

  青年再度换了一张幻灯片讲解着,可这时却突然有一个老人举手打断了青年的讲话。

  “我想问一下,兽人文明的人口数量我们知道吗?”

  青年对于被打断这件事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此刻只是平静地摇了摇头道:“尚不清楚。”

  “那就直接说下一个方案吧,兑子这种事,放在棋盘外太残忍了,不到最后还是不要用的好。”老人叹了口气道。

  几个军方的老人闻言皱了皱眉,对于这种说法很不感冒,但也不好在这时多说什么,便都闭口不言。

  “好的。”青年眼底里闪过一抹阴霾,淡淡地回了一句。

  他不在意别人对他是否尊重,但必须要对他的研究成果保持尊重。

  他与同僚加班加点,熬了几天做出来的成果,此刻就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轻飘飘地带过了,让他实在有些气不过。

  若不是心有顾虑,他都想大骂对方懂个屁,连慈不掌兵这个道理都不知道!

  “第二个方案是改造我军的各类火炮,利用运动捕捉系统来让火炮自行瞄准、开炮,将一切完全交由机器来判断,这样无论兽人的速度多快都无法完成突袭,缺点是我们无法让程序做到如人一般,保持一些特殊的顾虑的同时,还能在关键时刻舍弃,因此可能会出现如下几种可能...”

  过了一会,青年再度换了一张幻灯片。

  “...第三个则是结盟,因为兽人文明目前为止都没有展现出飞行的手段,所以对上械人文明处于完全的劣势,我们可以借此谈判,商议共同对抗械人文明...”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尖锐的怒吼声打断。

  “谈什么谈!要谈也是等打赢了再谈,现在谈和乞降有什么区别!”

  说话的是一个老态龙钟的妇人,周围的人看了看她,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是有些膈应。

  这些人其实听到这个提案后都有些意动,但就如老太太说的那样,直接这么做的话太过有损国家甚至是整个地球文明的颜面,是以都在思索如何换个说法开口。

  然而此刻,在被人捅破了窗户纸的情况下,事情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这个时候谁再开口,不论有什么样的理由,未来都会被打上一些不好的标签,甚至哪怕最终战争胜利,也有可能遗臭万年,所以大家都不说话了。

  相比起在场的其他人的不露声色,青年此刻却是将阴沉与不满直接挂在了脸上。

  在他看来,最好的方案便是和谈了,因为第一个方案缺乏培养那种特殊士兵的时间,第二个方案很难处理程序中的bug问题,都有着明显的缺点。

  而第三个提案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光彩,但只要最终取得了胜利,过程什么的重要吗?

  然而现在,一切都被那老太太的一句话给堵死了,让他如何能不气?

  “说起来异界战场上的地下矿脉检测结果出来了没?”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突然说道。

  “和预期的一样,发现了大量稀土。”青年答道,顺便换了一张幻灯片,其上罗列了各种数据。

  “我们更换所有机关炮的炮管和炮弹需要多长时间?”中年男人再次问道。

  “举国之力的话...两天。”青年思考了两秒后,说道。

  “那就换!先不管以后如何,这次我们一定要打出我们的骨气来。”中年男人语气铿锵有力道。

  “您确定吗?那些兽人似乎对我们的武器装备也挺感兴趣,如果这一次输了,恐怕华国要伤筋动骨了。”一旁的一个年岁略轻的人眉头微皱道。

  中年男人看着周围神色皆是有些犹豫的同僚,不禁感叹了一声。

  “两百多年前,我们的先辈历经大大小小无数次战争,又有哪次是武器上占优?但哪怕是一穷二白,最终还不是干趴下了所有的敌人?现在我们强大了,富裕了,怎么反倒畏首畏尾起来了?”

  中年男人眉头一扬道:“说白了,还是专业人士不足,但我们现在不足,难道还不能培养吗?把高考的内容改一改,什么法门,什么程序,我就不信几年后会没有这方面的人才!”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这是要高考改制的节奏啊!

  一些人顿时就急了,他们可还有儿女或是孙子孙女在读初中甚至是高中啊,这要是高考内容改了,那岂不是又要和那些不知上进的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了?

  于是,众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当即就有人出头道:“可是,这些东西也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一定的过渡期,不然那些已经高一高二的学生怎么办,他们根本无法适应啊,这也太不公平了!”

  中年男人扫了那人一眼,他记得对方,后者家里就有一个读高一的女儿。

  “确实,对于那些从小就为了考上理想的大学而寒窗苦读的人来说,突如其来的改制无异于让他们的很多努力白费,但你们不要忘了,从古至今,考试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国家选拔人才!”

  中年男人环顾四周,看着那些神色中对他的提议很不感冒的人,缓缓站起身来。

  “努力确实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如果没有战争,我也想给那些努力的人一个机会,因为我也有儿子,以后还会有孙子,我也无法保证他们一定就能聪慧过人,所以努力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说到这,中年男人双目一瞪,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声音也大了几分。

  “但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场战争!一场足以亡族灭种的战争!想想那一万零三百三十四个为国捐躯的战士,他们尸骨未寒,你们却在这里考虑公平...”

  他冷笑一声,然后猛地一拍身前的桌面,暴吼出声。

  “去他妈的公平,若真要说公平,为死去的将士报仇,还世人一个太平,才是最大的公平!!!”

北极煮酒 · 作家说

看来是没人追了,其实我大抵也预料到了,既然这样,唉,啥也不说了,我尽快完结,准备开下一本书吧。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