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局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个人?

  二十分钟后,一片老宅子突兀的从黑暗中探出头来。似乎期待着人们的踏足。房子很旧,墙壁上斑驳的布满划痕。木质的小屋脊梁直直排列到山谷深处,外围用石头垒砌的高墙挡住了视线。

  王骏上前敲响漆红的大门,打破了村庄内的静谧。“有人吗?”我是王骏”

  门开出一条缝,一张未脱稚气的脸从门后探出。他看了看我们,又转头看看王骏“是徐叔介绍来的?”

  “没错,你爸呢?”

  “在屋里,请进吧”说着将门推开,微微侧身。

  我们跟着王骏走进古朴的宅第。进门走道两旁有两颗柏树。左右各有一条回廊。正前方的建筑很新,年轻人领着我们迈过门槛,一进门看到对面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中年人,身后的墙上挂着松柏图。中年人只是站起身,并未与我们对话。只是王骏和中年人进了间屋子里,一通寒暄。我们几个围在火炉边看着破旧电视机里播放的新闻。

  “啊桑,领着客人去后院休息,安排好房间”中年人笑着说道,似乎和王骏相谈甚欢。

  “好的”说完年轻人便看向我们,露出灿烂的笑容“跟我来吧”我第一个跟出去,询问得知他姓李。告诉我们可以叫他李桑。他很有亲和力,只不过紧跟在他身后才发现,他的脚又点跛。而且鞋码出奇的小。我回头看看其他人。随后继续跟着他走进左侧回廊,不出十米遇见一个急弯。眼神回转,是一片客房。并排横向。估摸有至少十余间。

  “这里经常来客人么?”

  “是的,近些年村子的人越来越少,我爸就将建起了客房。登山的人也好有个正经地方落脚。”

  我露出微笑点点头,转头看向四周。一人一个房间,张楠就住在隔壁。我们互相打声招呼各自进入房间。屋子很简洁,一进门迎头有一面窗,我推开向外看,是一个湖沼,不知是山高气冷还是这山区早一步进入冬季,已经结上了一层冰。卧室床单铺的很整齐。不过没有电视。床旁边有一个桌子,带有两个抽屉。

  我走出门让李桑带我转转。他欣然答应。

  他常年进山砍木头,体格健壮。我跟着他,在整个村庄里穿梭,村里布局很怪,有的房子不朝阳,有的房子很矮可能是地窖吧。

  “这里有索道么?”我问他

  “有的,就在村子后面,不过荒废很久了”

  我点点头“对了,你母亲呢?”

  他没有看我,也并未作答,我分明看见了他身形一颤,随后眼里闪过一丝愤恨和悲伤。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摇摇头继续走着。

  我们沿着曲折的小路,不久就回到了我的屋子。

  晚上,李桑来叫我们去吃饭。饭菜很朴素简单,说是李桑父亲做的。不过给久居城市的人带来些新鲜感。我一抬头,怔了一下,一,二,三,…七。加上我一共七个人。

  “有谁没来吃饭么?”

  “都来了啊,一个不少。”一个胖子操着京腔回答着。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

  吃完了饭,一群人堆在火炉旁看电视。

  “一股寒流预计将在今晚进入我市,将造成大范围降雪,局部大到暴雪,请减少外出....”

  几个人面面相觑。胖子问王骏“咱怎么办啊”

  “只好在山里住些日子了”

  “只能这样了”

  我拍了拍张楠的肩膀,示意我先回去了。他点点头也准备起身。我隔着窗户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人,是李桑他爸。我走过去,看见他苍老的脸上满布皱纹,像是粗糙的树皮。不过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胡子修剪的整齐。他看见我和张楠。笑着说“这么早就回去了?”

  “嗯,是啊,今天有点累了”

  “那快歇着吧”他推门进去,屋里嘈杂的说话声混着电视机的声响一下子涌出来随后又消失在这黯淡的夜幕之中。

  回到房间,我看看表。躺在床上,刚准备闭上眼睛,却看见天花板上似乎有一个隔层,我站在床上,向上一推。是一个隔层。我探头进去,整个客舍的屋顶联通构成一个阁楼,因为我住的是第一间,看不清最深的景象。模模糊糊有一个大箱子。

  嘎吱,远处传来隔板被推开的声音。我估计,可能是第十个房间的位置。我赶紧缩回头。放下隔板。他是谁?是第八个人?还是另有其人?

  我思索着没有头绪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雨透凡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