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局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深一浅的脚印

  第二天一早还未推开门,就听见远处传来争吵的声音。听声音是一个女人和李桑。屋外早已经是白茫茫一片。雪约有五六厘米厚,且雪势不减。

  早饭时间,几个人都不说话,显得很沉闷。我数数人。

  “张楠,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他抬头看看,我看到他明显停顿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据气象观测站预计,降雪将持续三天以上.....”电视机的声音突然停滞。

  我站起来,和李桑一起走出去。正好门外来了个人,是那个胖子。见到我,他笑着说“起来晚了,饭还在吗?”

  “在,你进去吧。”

  “得嘞”

  我跟李桑看着从屋顶掉下来的天线。跟他说“我上去看看”

  李桑看了我一眼。点点头。我攀上屋顶。看见一道浅浅的脚印,鞋印很大,一直连续到屋檐尽头。李桑这时已经跟在身后。我指向那串脚步,他点点头。

  我们回去时,李桑父亲也来了,说给我们每人添床厚被子。问我们可不可以让他去客房。我迟疑了一下,随后点头示意同意。

  几个队伍里的人说“李叔,能不能带我们去山里转转。”

  “不行,外面下着雪呢”

  被拒绝的人还想尝试,不过被中年人打断。

  “啊桑,我们一会去砍柴,下雪了要多准备些木柴”

  “好的”

  我们几个只能窝在房子里,几个人拿起桌游玩了起来。倒是增添了些许乐趣。七个人就这样在火炉旁玩的不亦乐乎。可能是“返璞归真”,找到了儿时的乐趣。也算不枉此行。

  三小时后,李桑推门而入。跑去烤火。我问他是否顺利,他说挺好,他爸一会就回来。在后面装柴火呢。

  不多时,一个女人站起来,说是内急,匆匆出了门。

  胖子却说“定是输不起了”几个人连连大笑。

  李桑看了看我们,并没有参加游戏。

  又过了半小时,胖子嘟囔着“这娘们,还欠着我的钱呢,竟不敢来了”

  这时候远处传来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破门而入,那个女人大喊“血,血。”“好多,在柴火堆旁。”

  我却清楚的知道。她去方便并不经过那里。

  胖子说“大惊小怪什么,山里人受点伤不是很正常,叫阿桑去看看他爸不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确定是李叔受伤。我仔细观察着他,却并没有在他胖乎乎的脸上发现些细微的表情变化。

  李桑并不在屋子里,胖子说着就叫李去看看。

  不一会,他就回来了。

  “没事,不用担心。他背柴摔了一跤”李桑沉着脸。“现在躺下休息了。”说完他也转身走了。

  随即胖子又开始叨念那个女人。我仔细看着那女人,她叫许岩,手臂上有一个蝴蝶纹身。看着她的脸,有些花容失色。不过没多久就恢复了过来。

  时间白驹过隙。天却还是那样阴沉,白天和夜晚被揉成一团。大雪还在不停的的下落,每一步都在这大地上留下痕迹。当然,只要有风。足以掩盖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我走出门,来到村外小路上。只有一个足迹从远处延伸过来。鞋码很大。而且一深一浅。只有一个人从山里回来?我心里已经明了。而且这天,也快起风了。

雨透凡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