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局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可疑的线索

  我们三人杵在李桑屋内。我们将他安顿好,关上门后走了。我留了个心眼,将门留了一道窄窄的缝。

  “我们去李叔屋子看看?”胖子提议道。

  我仔细想想。点点头。通往各个房间的路不知何时已经被打扫干净,雪厚薄均匀。

  这次我们三人一并进入房间探查。不知不觉我已经和这个胖子站到了一队。

  进屋一看。周遭打理的很干净。我坐在李叔床上,他们两人在观察。我摸了一把床。抬手一看,是一层灰。我眉头一紧。随后拿起案子上的茶水杯。还温热。我抓起茶杯怒怒的一摔。

  “胖子张楠,别看了。茶杯还是温热的,床却是落了一层灰。有人应该刚走。不过没有脚印。”因为这雪的缘故,所以从屋外进入必定会留下痕迹。如此来说,事情更加诡异。这房间这样一来,宛如密室

  胖子这时推开窗,发现了窗下有鞋印,而且在窗台上有水痕。大喊道“这人从窗户走的!”

  我此时正因被这“凶手”耍的团团转而愤懑。根本不怎么思考便同意了胖子的猜想。

  “极有可能”张楠说罢就翻窗追踪。我没来的及叫住他。只好紧追不舍,而胖子也不得已跟上。

  这样一来雪地里也有了我们的脚印。真是麻烦透顶。

  我拿上绳索,几个人就在冰面上冒着雪追着个鞋印跑了半小时。最后追到的,是一个老旧的索道

  “这种地方还有索道?”我装作不知道。

  “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胖子不咸不淡的回答着。

  我们看见一条血痕,直到峡谷底部。不太高,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修建索道。而血迹末端应该是李叔没错了。

  “要不下去看看?”胖子问我的意见。

  “行吧,咱俩去,张楠在这照应。”我答道。

  “来。把绳索固定住,咱俩顺着爬下去。”我拿出一捆尼龙绳递给张楠。

  胖子在一边一脸狐疑的望着我。

  “别在乎细节,我随身携带,登山能不带绳子?”我说明的不多,省着欲盖弥彰。

  这胖子很敏感。从李桑撒谎就推测李桑杀人这一点就能充分体现出。

  不过也信了我。我俩顺着绳子爬到峡谷底。大约二十米高。我们看到了李叔。

  眼球外凸,致命伤在头部,钝器击打所致。膝盖被锐器劈砍过。隐隐约约能看到森森白骨。手里紧握着一把斧头。我暗暗吸了一口气。李桑与李叔一起外出砍柴。我们一路追来只要一串脚印,而砍柴的小径上也只有一串脚印。这就说不通了。砍柴的究竟是谁呢?

  后来我们在李叔身上找到一个笔记本。

  这笔记本是那胖子上手找的说起来我们两人都没有什么慌张的意味。因为他是警察,我虽然普通,但也见过些世面。

  字迹很潦草。不过可以辨识。满天的雪不想让我看这些文字。我跟胖子正准备回去,向下一拉绳子。绳子顺着涯顶毫无重量的滑下来。我有些慌了,并不是因为自己可能回不去,而担心张楠的安危。

  “你确定上面的人可靠吗?”胖子一边骂人一边问我

  “你什么意思,当然可靠,那是我兄弟。”我驳斥着“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我们未必会困在这里,先去看看索道终点是什么”

  他并没有太慌张。只是吐槽了一句就不信邪的四处找出路。

  雪还在下,风已经变大了。

  索道周围并没有什么平台,这说明附近很可能有山洞或者木屋。我们分散开来搜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叔已经完全被雪覆盖。

  我们的确找到了山洞,不过已经筋疲力尽。没有火,在冰天雪地生存是困难的。我翻看李叔的日记胖子正在向山洞内部探索。

  “今天是李桑母亲的生日,昨晚我给赵兰送的饭不知道她吃下没有。我并不是有意将她锁在.....”

  关键的部分竟然被血水浸染,无法看清。但是他出血部位在膝盖,就算拖拽,血也不该浸入胸口的布兜里。

  “.....而是她看见的是关乎我性命的大事。没有我,李桑该怎么办,李桦难道要白死吗?他永远不懂。”

  这是最近的一篇日记,字迹愈发潦草。

雨透凡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