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逆行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5、来到肇庆

  “我的天哪!竟然可以去市队了啊!”

  此时的林右已经和猴子他们一起回到了宿舍,猴子和林右俩人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冲了个澡。

  洗掉被厚重的装备闷出来的汗水之后,林右的精神顿时清明了许多,不过班长的话到现在还是让他感觉有些不真实。

  和他相比,猴子的接受度就高多了,兴奋劲到现在都还没过。

  “好了你,这么长时间了兴奋劲怎么还没过,你洗完没啊,我先走了啊。”林右催促道。

  “诶诶诶急啥,沐浴露借我用用。”猴子说着直接就伸手拿了过去。

  林右也懒得和他废话,见他还没好,就又开了热水冲着舒服一下。

  “怎么能不兴奋呢林右?这可是去市大队啊。”猴子笑道,“这可就是升职了呀,”

  林右没有说话,但猴子说的他自然明白。

  “行了,别兴奋了,都是班长和战友们送给我们的机会,去了市里别给咱们队里丢人。”

  “那你放心!”猴子拍着胸脯道,“我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做起事来可是一点不马虎,不然你觉得班长怎么会把这个机会给我们俩呢?”

  林右笑了笑,“说的也是。”

  “对了,这几天怎么没见你和你女朋友打电话了?”猴子突然问道。

  林右眼中闪过一丝哀愁,“她忙嘛,空下来还是有联系的。”

  猴子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算了我也不劝你,总之你好自为之吧。”

  “书月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我是一点不担心。”林右立刻说到。

  “她是什么人我们也都是看到的,能信得过,但是吧,她还是图样图森破呀,身边的人是好是坏她还没发分那么清楚。”

  “好了好了,不提这个,反正我信得过她。”林右有些不耐烦了。

  “去市里也有好处,市大队去广州交流的机会比较多,到时候你争取一下还能顺便查岗去,多去几次说不定还有机会调到广州呢。”

  林右点了点头,他心里倒也有这想法。

  接下来的几天里,便是枯燥的提报告,等流程,然后便是调任到市大队,林右的父母听说这事之后状态倒和猴子差不多,兴奋的不得了。

  一个中队一个大队,谁都能看出区别来,虽然离家稍微远了点,不过好歹在一个市里,对林右的父母来说这完全能够接受。

  而林右和猴子两人在调任之后,所有的兴奋劲都在两天内消失了,训练方面虽然没有什么不同,但市局的任务量可比区里的繁重的多。

  当把眼光放到全市之后,林右和猴子才意识到这次的调任对他们来说是多大的挑战。

  肇庆这个城市,古称端州,广州都市圈城市之一、也是粤港澳大湾区重要节点城市。

  这里交通便捷,区位优势明显。肇庆东邻穗、深、港、澳,背靠祖国大西南,是经济发达地区通往西南各省的重要交通枢纽。

  这些事情林右可以说是从小听到大,但是在来到市局之前却从没意识到这些话意味着什么。

  他们意味着更多的任务,更繁重的工作,和更加危险的突发状况。

  这个城市的节奏很慢,从前工作的中队的节奏也很慢,但市大队的节奏却很快,快到让林右有些喘不过气,每天的生活除了训练就是任务,而且出任务的频率高到可怕。

  他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到,ZQ市这450万人,中心城区常住的170万人。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

  从调任之后,林右和猴子接触的任务就不在是简单的驱散野生动物,清理蜂巢,或是处理一些突发的小火灾,而是各种各样的远超他们想象能力的危险任务……

  不过他和猴子俩人虽然煎熬,但却还是努力让自己适应了大队的节奏,跟上了战友们和陈队的步伐。

  不管是林右还是一直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猴子,都不像辜负陈队和老班长的厚望,也不想给队里的战友丢人。

  至于书月,林右这阵子也忙到不可开交,两人明明只隔着几十分钟高铁的车程,却奇怪的有了时差,原本周末的电话,也慢慢只剩下了睡前和醒来时的问候。

  但对林右来说这些事却只能暂时抛在脑后了,这一天的到来,其实两人心里也十分清楚,虽然感性上大家都不愿意接受,可理性上却都明白,从书月离开肇庆去往广州的那天开始。

  相互疏远的那一天就一定会到来。

  剩下的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除非书月愿意放慢脚步,或者林右有机会追上书月的步伐。

  可是现在,这两个人的心思却都默契的放在了工作上,和他们俩的纠结相比,倒是猴子这种性格的人要活得自在的多。

  要不是和他一起调任到市局,林右都没发现,猴子这家伙在各个方面都比自己要超前且开放的多……

  “喂……我说猴子,你又在和谁聊天呢?”林右踹了脚睡在上铺的猴子的床板问。

  “害,就朋友嘛。”猴子敷衍的说到。

  “不是上次那个女孩子吧?”

  “是啊,我不是救了她爷爷一条命吗?她就……对我表示一下感谢,就这样嘛。”猴子断断续续的说着。

  “嘁!你接着编,老子信你才怪!”林右跟着又说到,“我说你当心点,别玩火知道吗?队里知道你这样肯定饶不了你。”

  猴子猛地从上铺探出头来,

  “喂喂喂!我怎么了啊?我这是正常交往啊,人家真的是想对我表示感谢才加我微信的,我又没收东西,也没干什么,就聊聊天嘛,再说了,我们这些做消防员的几乎都没有个人时间好吗?你是名草有主了,我们可都单着呢,不想办法多和人家聊聊天,难道真打一辈子光棍啊?我还不是想为国家人口问题做做贡献嘛。”

  林右更加无奈了,“你话有时候还这是多,反正……你自己注意点,别太过分了。”

  “放心我有分寸,不已结婚为目的的撩骚,都是耍流氓!我懂的很。”猴子说完就又把脑袋收了回去,抱着手机聊了起来。

  林右无奈的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十点多了,马上就要熄灯,林右抓紧时间打开了书月的聊天框,发了一句晚安,然后便把手机放了下来准备睡觉。

  然而就在这时,警铃却又一次响了起来,林右和猴子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本能的赶到大厅结合。

  可此时的林右去没注意到,书月给他发来了一个视频邀请,而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手机上闪烁着的书月的照片……

  ……

  ……

行将旧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