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祖先是巨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6、出阵

  当晚,三个老男人喝酒喝到半夜,老于和姚无忌烂醉如泥。

  一觉醒来,雷勋已经不辞而别,让雷娜好一阵伤心。

  第二天,姚无忌和于东言就去拜见悠远城主。

  城主正在为兵力不足发愁,忽然出现八百义兵,顿时大喜过望。就在巨人遗迹边上划出一片空地,作为黑石营驻地,并且赠予八百长矛,八百皮盾。

  回来之后,于东言便把黑石营交给姚无忌,让他加紧训练。

  八百人,其中还有许多部落民,除了姚无忌之外,也没有其他人能管理他们。

  要上战场的话,光是长矛和皮盾是不够的,接下来便忙着置办铠甲,打造兵器。姚无忌、杜夜雨、王辛等精锐,各自都重新武装了自己。于东言对战斧情有独钟,弄了一把长柄战斧,长三十厘米,重二十七克,挥舞起来虎虎生风。

  胖丁、魏思思、雷娜都编入了战车队,将剩下的那辆蒸汽车改造成战车,加装甲,加弩炮,也是忙得不亦乐乎。虽然改装成的蒸汽战车比起悠远城里原本的那两辆要弱一些,但也是一件战争利器。

  马亦章有空便过来看他们训练。

  他的到来对士兵来说是一种激励,训练得更是认真,长矛队列走得整齐无比。

  于东言走过去,马亦章照例把他举起来,放在肩膀上。

  “我们训练得怎么样?”于东言问他。

  “不错,相当厉害。”

  望着整齐的长矛方阵,马亦章真心实意地夸奖。数百根长达七十厘米的长矛,就算是巨人也不敢轻易地靠近,更别提那辆装有弩炮的蒸汽战车了。

  “只是,没想到你们也这样热衷于战争……”

  新人类世界的情形,马亦章也有所了解,知道东西两个国度已经爆发了战争。

  “我们这是保家卫国!”

  “嗯,我不是反对你们参战。”马亦章侧过头看向肩膀上的于东言,“不过,这场战争与我无关,这是你们的战争。”

  他也不是傻子,不会贸然卷入新人类之间的战争。

  于东言有点遗憾,他确实想着请马亦章帮忙,结果还没开口,马亦章就已经拒绝了。

  不过,也没关系,正如他所说,这是新人类的战争。

  ……

  几天后,有消息传来,西国大军已经突破防线,东国惨败。

  西国在战争中首次投入了战争飞艇。就是在悠远城出现过的那种飞艇,装备燃烧弹和弩炮。

  虽然之前悠远城把西国飞艇的消息报告上去了,但短短时间里,东国军队来不及做出任何有意义的应变,战争就已经爆发。

  在西国战争飞艇攻击下,东国边境要塞纷纷陷落,数十万士兵溃散逃离。

  西国军队也随即分散,追杀溃军,占领地方。

  一支两万人的西国军队,正向悠远城急行军而来。

  黑石营奉令迎战。

  “两万!”

  敌军数量把于东言吓了一跳。

  “不用担心。”姚无忌倒是很冷静,“两万人的话,前军也就三千人左右,我们完全能打败他们!”

  姚无忌在来到悠远城当探险者之前,曾经当过多年佣兵,真正经历过生死战场。

  他组建的部落精英战队,更像是一个佣兵团而不是探险团。

  “如果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话,只要保持冷静的模样就可以,我来替你指挥。”

  姚无忌说:“在战场上,只要主将表现得镇静自若,士兵们就能齐心协力地战斗;如果主将表现得惊慌失措,士兵们就会一哄而散。”

  “所以,你虽然不需要参加战斗,但责任重大。”

  于东言涨红了脸,他感觉姚无忌在轻视自己。

  在战场上,不参加战斗,保持镇定自若的表情,这算是责任重大?

  这是把他当做吉祥物了吧!

  冷着脸的于东言领军前进,倒是完美展现了主将的风采。

  八百士兵,一辆蒸汽战车,在距离悠远城五公里的大路上遭遇了西国军队前锋,彼此列阵对峙。

  果然像姚无忌所说那样,这支前锋只有三千人左右。

  他们的装备比起黑石营的士兵要简陋得多,身上穿着的是布甲,武器则是长剑和大刀,还有少量的弓箭手。

  关键是,他们没有蒸汽战车!

  不过,三千人列阵,也是百米宽的一片人潮,比起黑石营密集排列的八百长矛兵,气势上更胜一头。

  “这就是西国军队?怎么感觉不太强的样子……”

  战斗即将开始,于东言反而不太紧张了。

  “很正常,西国百万大军,不可能都是精锐!像悠远城这样没有城墙的小城市,他们不会太重视,只派些二三流的部队过来就够了。”姚无忌站在他身边,也是表情轻松,“而且我没看到他们的将军在哪里,没有旗帜,没有号角,这就是一群没有指挥的乌合之众。”

  说话间,西国前锋已经开始进攻。

  三千名士兵,人数是黑石营的好几倍,而且黑石营的长矛阵列十分密集,占的地方小,看上去更是显得人少,给了对方十足的勇气。

  “我们也进攻!”

  一面巨大的旗帜在蒸汽战车上升起,这就是之前覆盖在黑石尖塔探险团总部大楼上的那面旗帜,鲜红的旗帜上绘有黑色的高塔图案。

  黑石营成军仓促,直接就把黑石尖塔探险团的旗帜作为了自己的军旗。

  “进攻!”

  “持矛,前进!”

  “保持队形!”

  看见军旗升起,这是进攻的信号,八百长矛兵跟随着蒸汽战车齐步前进,密密麻麻的长矛放平对准前方,令人望而生畏。

  西国军队的将领混在队伍中间,他是临时调到这支部队来的,根本没有来得及建立威信,士兵们也不听他的指挥。

  不过,他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对面的敌人装备精良,但明显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菜鸟,从他们那僵硬的阵列就能看得出来。

  即使有一辆蒸汽战车,那也无济无事!

  这三千士兵都是经历过战争的老手,他们自己就知道怎么做。他们伸展开来,成为一条很长的直线,包抄黑石营的两翼,想要完全包围他们。

  但是,当他们相距三十多米远近时,发现那辆巨大的蒸汽战车不再前进,相反,调头走了。而那些长矛队列也停下了脚步。

  西国士兵们中间突然爆发出一片巨大的嘲骂声,对面的敌人害怕了,要逃走了!

  “冲啊!冲啊!”

  于是投抢、弹丸、箭矢一齐飞射出去。

  蒸汽战车的装甲上挨了这些攻击,叮叮作响,跑得更快了。在它身后,扬起一片白色的浓厚水蒸汽,于是它就像云雾中的阴影一样,霎时间就不见了。

  西国士兵们加快脚步,凶狠地向前冲锋。

  一些西国士兵冲进面前那片充满水蒸汽的空地,怒吼声接连响起。

  水蒸汽散尽的时候,出现在西国士兵们面前的,就是一排重装长矛兵合拢而成的大直线。

  这条大直线上,林立着重装长矛兵方阵,每一条边有十六个人,因为头六排士兵是从中间握着长矛,将长矛互相交叉起来的,后十排把长矛各倚在前面一排士兵的肩膀上。锋利的长矛参差不齐地伸出,矛尖闪着金属的亮光。

  所有的脸在军盔脸甲的遮掩下都半隐半现;紫铜的护胫甲保护着所有的右腿;圆筒形的大皮盾一直盖到膝部。

  这个可怕的方阵整齐地行动,它像猛兽似的有生命,像机器似的精准运行。

  之前冲进水蒸汽里的那些西国士兵,或死或伤,鲜血满地。

  西国士兵们从开始到现在,冲刺了百米的距离,都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不能维持他们的阵列。他们的阵列太长了,当中起伏波动,出现了空隙。

  重装长矛兵方阵沉重地行动起来,所有的长矛都伸长攻击。在这沉重的压力下,西国士兵们脆弱的阵线不久就从中间折断。

  西国士兵们向长矛的木柄砍去。

  重装长矛兵方阵以蒸汽车为后盾,时而收紧,时而展开;时而结成方形,时而结成圆形,或菱形,或梯形,或三角形。

  方阵内部的双重运动还在不断地进行,因为那些预备队不断地奔向第一排,而第一排又由于疲劳或者受伤,折回到预备队去。

  西国军队被方阵重重压住,而方阵也不能前进。

  这里简直是一片沸腾的水,上面跳动着青铜鳞片和红色羽饰,而盾牌也滚动得像水里冒起的泡沫。

  从战场一端到另一端,西国军队如大股的急流一般汹涌地退下去,然后又翻卷上来,中间沉重的方阵巍然不动。

  长矛轮流着插下去又拔出来。

  长剑和大刀飞快地挥舞,挥舞得那么快,只看到一点刃锋。

  从士兵们的喊声、惨叫声中,有弹丸和箭矢在空中飞过,利刃给打得从手上飞走,脑浆给打得从脑壳里迸出。

  伤兵们一只手拿着盾牌来遮掩自己,一手拿剑柄抵住土地来支起身体。别的人在血泊中挣扎,或者翻过身去咬敌人的脚后跟。

  人群那么拥挤,声音那么嘈杂,以至于没有人听得见那些大喊自愿投降的胆小鬼在说什么。

  武器从手中打落之后,便空着手互相撕打,拳头在铠甲上劈啪地响。

  尸横遍地。

  人数占据优势,西国士兵们的勇气和力量,压倒了黑石营。重装长矛兵方阵开始动摇了,而西国军队已经重新集合起来,他们继续攻击,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得到胜利。

  但是,惊天动地的汽笛声,这时响了起来,蒸汽战车冲进了战场!

淡定的于东言 · 作家说

不知道这样写,算不算过于血腥……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