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物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5章 做客

  圣印历2032年11月4日的黄昏,夕阳把眼前的山谷蒙上了一层红色,邢娜带着寒下了马车,在林子里走了一刻钟之后就看见了这个山谷,这是邢娜的家,这座山谷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也是很出名的,被称作药王谷,谷主就是邢娜的师父了。

  载客的马车在小径上让寒和邢娜下车后就接着上路,它需要把马车上剩下的两个客人拉到下一个目的地,寒一路上都在欣赏着这座美丽的山谷,山谷里种满了寒喜欢的枫树,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枫叶,充当了天然的地毯,可惜现在已经是11月份了,所有的枫叶都变成了泥黄色。

  “好美的枫树啊,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寒忍不住的叹息道。

  “的确,如果你早来一个月,正是枫叶最美的时候,你也喜欢枫树吗?”

  “是的,我非常喜欢,可惜,我的家里并没有种植枫树,远远没有这里好看,这个山谷有名字吗?”

  “并没有什么名字,只不过外人习惯称作药王谷罢了。”,邢娜带着寒转过第三个弯道,眼前的景象再次让寒睁大了眼睛,药王谷里面竟然还有一座天然湖泊,宁静的湖泊表面把整个天空都映射进去,镜子一般的水面上漂浮着泥黄色的枫叶。

  “你这里真是一个宝地,有我喜欢的树,还有我最爱的湖。”,邢娜看着停下脚步欣赏湖面的寒,他的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喜欢的话,你可以多住上一些时日,反正你的毒伤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治好的。”,邢娜的话把寒带回了现实,因为他的师门没有枫树,更没有美丽的湖泊,寒还需要尽快的和萧炎、姜明月汇合,而且比起自己的毒伤,姜明月更需要治疗。

  想到姜明月的伤势,寒突然不着急离开药王谷了,他这次来药王谷只是执拗不过邢娜的热情而已,他更可以不辞而别,但是师父从小就教导他一定要有礼貌,尤其是在别的宗门面前,况且他和邢娜经过一日的同行之后也算认识了,寒也不忍心拒绝邢娜的热情邀请。

  本来寒还想着在此过上一夜就离开,现在他改变了主意,如果这里的主人能够治疗他的毒伤的话,肯定也能治好姜明月。

  “汪!汪!汪!”,就在邢娜和寒停在湖边的时候,从谷里面传来一声接一声的犬吠声,这声音也惊醒了沉思的寒,寒转身看见了一条穿梭在枯叶之间的黄色大狗,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妇人在后面跟着,只不过步子很慢。

  “阿黄!”,邢娜伸开双手接住了扑到她身上的大黄狗,这真是一条好大的狗,它现在两条健壮的后腿支撑着身子,前腿则抱着邢娜,如果不是邢娜修炼过斗气,而且修为不俗,她也扛不住阿黄如此热情的拥抱。

  “阿黄,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乖呀?有没有好好吃饭?”

  “呜呜!”,寒看着这条大黄狗一直在邢娜的怀里拱,屁股后面的狗尾巴像个风扇似的摇来摇去,还享受着邢娜的抚摸,听着邢娜的问候它一个劲的舔着邢娜的脸颊。

  “那就好,听话就好。”,邢娜拍了拍阿黄,它识趣的离开邢娜的怀抱,领着邢娜往那老妇人的方向来去,寒也跟在阿黄的后面。

  “好大的狗,我看就算是三星斗者都不是它的对手吧。”,寒看着有半人高的阿黄说道。

  “阿黄是魔兽和普通家犬生出来的,所以比一般的家犬要强壮些,阿黄,这是我们的客人,你要记住他的气味儿。”,阿黄转过身在寒的身边走了一圈,狗鼻子嗅了嗅寒的味道,随后接着在前面领路,这时候那位老妇人似乎还停留在原地。

  “师父,我回来了。”,邢娜搀扶着老妇人空出的手臂问候道。

  “回来就好,在外面没遇见什么坏事吧。”

  “没有,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就好,这位是?”

  “哦,他是我的一位病人,也是救命恩人,在魔兽山脉里曾经救过我一次。”

  “还是遇见危险了?就是因为你不安分,练了什么狗屁的斗气才想着乱闯,有一句话说的好,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人,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最好了,对了,多谢你救了我这不成器的徒弟一命。”

  “婆婆客气了,只是顺手而为罢了,况且令徒也曾经救过我一次。”

  “她可救不了你,顶多算是延长你一些时间罢了。”

  “婆婆,您看出我的伤势了吗?”

  “隔着老远就闻到了五毒教那恶心的药味了。”

  “是吗?可是我什么都没闻到啊?”,寒闻言伸出胳膊嗅了嗅,可是根本没有闻到任何的异常的气味儿。

  “我师父可是天天和药草打交道,自然能辨别出微不可查的药味儿,你当然不可能闻到的。”

  “好了,别在外面说话了,正好我做好了晚餐,你们回来的也巧,一起进餐吧。”

  “好耶,终于可以吃一顿好吃的了,寒,你也有口福了,我师父的厨艺也是没的说的。”

  “那我就打扰了。”,寒跟在搀扶着老妇人的邢娜旁边,阿黄在周围绕来绕去,显然对于邢娜的归来非常开心。

  加玛帝国青丘城城主府,刚到此处的云岚宗弟子云飞扬和云韵刚刚吃完晚餐,仆人们正在收拾餐具,等仆人走了之后云韵才敢放松下来,卸下云岚宗弟子应该展现的气度,云韵更愿意称之为伪装,在外人面前不仅是云韵,就连她的师兄云飞扬也得戴上这层伪装。

  “呼,终于走了,真是累死我了,好好的一顿饭都嚼之无味了。”,云韵不顾形象的靠在椅背上,双腿也终于可以伸直,松一松早就僵硬的膝盖和脚踝。

  “实在无聊的话,你可以用斗皇的念头偷偷出去。”,云飞扬在仆人走后也放松了下来。

  “念头无形无质,只能看,岂不是更让我心里痒痒,不如我们深夜偷偷溜出去怎么样?”

  “咳咳,不行,如果我们离开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丢的可是云岚宗的脸面,这些时日师妹你就辛苦忍耐一下吧。”,云飞扬立刻打消了双眼发光的师妹的想法。

  “好吧,我忍一忍就是了。”,云韵刚刚燃起的激情瞬间又熄灭了。

  “云师兄,你说青丘伯爵到底做了什么?竟然需要向我们求助?”,闲下来的云韵开始八卦起来,白天和青丘少主的交谈大多只是客套,青丘少主自然是不会告诉云韵这件事情背后的事实,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我也不知,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事情不要多管。”,云飞扬泡好一壶可可,给师妹倒上一杯,可可特有的清香气味儿随着白色的烟气儿飘散开来。

  “谢谢师兄。”

  “不客气。”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偷偷看一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斗皇,也只有我们可以施展念头离体的技能,不会有人发现的。”,想到这个主意的云韵的双眼再次亮了起来。

  “这不太好吧,偷窥这种事情太有损我们的身份了。”,云飞扬虽然这样劝说师妹,可是云韵看的出来,云师兄的眼神已经动摇了。

  “云师兄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怎么能叫偷窥呢?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吗?如果只是待在屋子里怎么能及时应对意外呢?所以我们应该出去巡查一翻才对。”

  “这,师妹说的也在理。”

  “既然如此,还等着做什么?”,云韵说完就闭上双眼,集中精神控制识海中刚刚凝聚出来的念头飞出眉心,云韵刚刚晋升斗皇,凝练识海金莲,并且诞生出单独的念头来,所以还不能得心应手的控制这个念头,云飞扬双目一凝,眉心处直接飞出一道金色的灵光。

  云飞扬和云韵两人的念头漂浮在各自本体前面的空间,渐渐的念头上的金色的光芒开始消散,最后化作无形无质的特殊物质,云飞扬和云韵的确在青丘城内巡查了一刻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状况,在返回城主府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凑巧路过青丘少主所在的房间。

  青丘少主姬红叶坐在母亲的身边,握着母亲单薄的手掌,双眼注视着母亲祥和的面容,她多么希望母亲可以醒过来,这几天姬红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有母亲承担,她还不觉的有什么压力,可是这次母亲昏迷之后她才感觉到母亲所承受的压力。

  “少主。”,福伯站在门口,轻声说道。

  “福伯,你来了,那件事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听从您的吩咐,匿名发布了一个佣兵任务。”

  “嗯,我知道了,福伯你时刻注意着佣兵工会那边的动静,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这是我的职责,如果少主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就不打扰少主了。”

  “嗯,你下去吧。”,福伯退出房门,轻轻的关上木制的门,姬红叶走到这间房里的唯一的窗户面前,看着城堡之外漆黑的夜色,夜空中看不见银河和月亮,今晚不是一个好天气,只有城中的灯火在黑夜中带了了些许光明。

  青丘少主让福伯发布了一个匿名的佣兵任务,这个任务是为了医治青丘少主之母的伤势,姬红叶必须坐镇青丘城,死侍姬十三也必须在暗中守护,不能擅自离守,不然上次那头魔龙来袭的时候姬红叶的母亲就要被劫持走了。

  青丘少主从纳戒中拿出那枚造成这一切后果的魔兽蛋,它看起来就像一个石头雕刻而成的蛋一样,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可是它无疑是那晚造成天地异象的来源。

  “可恶,这颗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费了这么多代价竟然得到的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可恶。”,青丘少主的双眼紧盯在手中的石蛋之上,眉心处涌出的精纯念力在这颗蛋的内部来回搜查,可惜,没有搜查到半点生命的迹象。

  姬红叶每晚都会研究这颗石蛋,可是不管她怎么捉摸都捉摸不透,今晚也是一样,可是尽管捉摸不透她还是会浪费时间在这颗石蛋上。云飞扬和云韵的念头就漂浮在姬红叶的面前,不过还没有凝聚出识海金莲的姬红叶是不可能感知到斗皇的念头的,除非斗皇的念头动用了念力。

  “看来青丘城主的遭遇和那颗石蛋脱不了干系。”,云韵睁开了双眼,她和云师兄都收回了外出的念头。

  “不错,看外观应该是一颗魔兽蛋,可是那颗石蛋全然没有一点的生命迹象,青丘城主抢这么一颗石蛋做什么呢?”,云飞扬怎么想都想不到答案。

  “过些时日就知道了,看来青丘城主这次惹上了十分难缠的魔兽,不然的话也不会向我们云岚宗求助,既然她向我们求助,那就说明那些魔兽还没有死心。”

  “不错,我们就养精蓄锐,静等敌人自投罗网好了。”,云飞扬和云韵两人也不再猜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师父,你真的救不了他妈?你可是药王谷的谷主啊?区区五仙教的毒怎么可能难的到您呢?”,出云帝国药王谷,邢娜双手抱着谷主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质疑道。

  “丫头,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起外人的生死了?我们虽然行医救人,可是你跟着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们医师见的最多的就是死亡,因为各种原因而死去的病人数不胜数。”

  “师父,我当然知道,可是这次不是特殊情况吗?我可不想欠他的人情,他救了我一命,我自然也想救她一命,可惜我的医道学的不到家,这才想让您老人家出马啊!”

  “他也说过了,你早在发现昏迷的他的时候就先救了他一名,并且还帮他控制住了体内的伤势,你们根本就不再欠对方任何人情了,丫头,你不是爱上那个男人了吧?”

  “师父,您在乱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不修边幅的邋遢大叔呢?”,老妇人看着面带羞涩的丫头心中叹了一口气,身为过来人的她自然看懂了丫头的心思,她已经陷进去了。

  “丫头,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好自为之吧,他的毒伤让我再想想办法。”

  “嘻嘻,谢谢师父,我就知道这点小毒根本难不倒师父的,那我就不打扰师父了。”,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之后邢娜在师父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告退了。离开师父的房间之后邢娜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

  回去的路上邢娜想到师父的话,脸色不由的红了起来。

  “我怎么可能爱上他吗?”,邢娜甩了甩头,似乎想要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可是它反而越发的扎根深入在邢娜的大脑当中,这个时候邢娜的脑海中突然冒出寒在魔兽山脉挡在她身前的画面,随后就是他粗鲁的推开自己的画面,虽然恼怒他粗鲁的行为,可是不知为何邢娜心中却是暖暖的。

  “嗯?寒,你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提着灯笼的邢娜突然看见被照亮的寒,今晚是个阴天,所以天空上没有一颗星子,也看不见月亮,药王谷内陷入了漆黑一片的境界,只有邢娜手中的灯笼照亮了她身前2英尺的范围,因此当寒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真是把她吓到了。

  “嗯,时间还早,我出来看月亮。”,寒露出促狭的笑容,显然他是故意吓邢娜的,远远的他就看见了提着灯笼从谷主院子里出来的邢娜了。

  “这样的天气哪里有什么月亮?”,邢娜非常气恼寒脸上略带玩笑的笑意,因此狠狠的吐槽他的说辞,同时还抬头看看天,天空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我们只是看不到而已,月亮并没有消失,她被乌云遮挡住了身影,如果飞过那层乌云你将会看见这辈子都难忘的月色。”

  “可惜,现在的你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地上,和我们这些凡人共同欣赏被遮挡住身影的月色了,好了,说正事了,我师父正在思考解决你毒伤的办法,以我对师父的了解如果无解的话,她是不会白费功夫去思考的,所以你就好好的等着我师父的好消息就是了。”

  “如此就多谢了。”

  “你也早点休息。”

  “嗯,晚安,邢娜。”

  “晚安,寒。”,邢娜道了晚安之后就从寒的身边走过,不过她走了3英尺之后又回过头来,“对了,寒。”

  “嗯?怎么了?”

  “你可以叫我娜娜,我不太习惯被人称呼大名。”

  “我知道了,娜娜,晚安。”

  “晚安。”,邢娜看着寒再次转过身,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她也回头走进了屋子,进屋后的邢娜换上了一身单薄的睡袍,因为她毕竟是一位三星大斗师,这点冷空气冻不到她。

烦恼岚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