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物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6章 戏耍

  邢娜换上了舒服的睡袍,11月份的冷空气根本不会冻到邢娜单薄的身体,虽然和寒、萧炎这些斗皇相比,邢娜的斗气弱小的可怜,但是毕竟她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三星大斗师,丹田之内的斗气气旋每时每刻都在自行运转,这速度比刚刚晋升到斗者的要快多了。

  湛蓝色的水属性斗气在邢娜的身体经络之中运行,让她的身体时刻保持着舒服的温度,这点斗气的消耗对于已经凝结出固态斗气菱形斗晶的大斗师来说不值一提,邢娜吹灭了灯笼里的火焰,房间之内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邢娜坐在窗边,窗外也是漆黑一片,可是她知道寒就坐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看着根本看不见的月色,就像她现在在看着根本看不见的寒一样。

  药王谷内静谧的气氛和安静的夜色让寒的内心感觉到一丝宁静,让他可以安然的回忆过往的记忆,过往的记忆像是不断散发腐臭和死亡味道的阴影一直跟着他,在过去的十年里,寒通过酒精麻痹自己,让自己使用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以此来躲避那阴影。

  醉酒的寒会把所有的时间放在廉价妓院中的妓女身上,让妓女柔软的身体温暖他的心灵,把那阴影挡在外面,小琼还在的时候是寒最开心的时候,两人每天都会抓住一切时间腻在一起,温暖彼此的心灵和身体,寒也会忘记一切的阴影,小琼离开之后那阴影也回来了。

  也许就这样死去也不错,寒可以永远的摆脱那阴影,他帮助萧炎和姜明月有很大的原因是想让自己忙碌起来,忙碌起来就可以忘记一切烦恼,另一部分原因是在萧炎的身上感知到了小琼精血的气息,他很怀念小琼,自然希望待在能够感知到小琼精血气息的萧炎身边。

  他也不憎恨龙傲天,寒看的出龙傲天本性不坏,只是他生活的环境造就了他的性格和行事方法而已,寒开始想念师姐了,他知道只要他还活着,师姐早晚有一天会来找他的,即便逃到这个偏远的地方,师姐也会从中州追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师父,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是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栽培,是我辜负了神意门。”,寒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喃喃自语道,师父的身影出现在他晶莹的泪珠之中,往日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那记忆突然变成了一团耀眼的青色光芒。

  过往的记忆似乎化作了真实的光芒,直到这光芒击中寒的胸口的时候,他还从过往的记忆中回过神来,锋利如刀的风属性能量轻易的切开了寒的胸前的衣服,好在寒的斗气及时做出了反应,在关键时刻寒鼓起斗气抵抗这突如其来的攻击。

  “噗!”,被这一道袭击击退的寒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耀眼的青色光芒和突如其来的动静惊醒了已经入睡的邢娜,她就穿着睡袍冲出门外,漆黑之中邢娜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闻到了血腥味。

  “别出来,关好门。”,黑暗中传来熟悉的粗鲁的声音,邢娜的心稍微放松了下来,她没有出去,但是也没有关上房门。

  寒站起身子,压制住体内紊乱的气息,施展出斗气铠甲的技能,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套绽放青光的斗气铠甲,这套铠甲守护着寒的每一个部位,也照亮了寒周身2英尺范围内的黑暗,可是2英尺之外寒什么也看不见,攻击可以从任何的方向袭来。

  “白老大,我们为什么不继续攻击,这样的天气和夜色正适合我们攻击呢?”

  “笨蛋,那个人类虽然受伤了,但是毕竟是一位受伤的六级人类,如果他想的话完全可以一瞬间杀死我们,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就让他像个傻子一样在黑夜中站到天亮吧。”

  白狐和疾风魔狼走在漆黑的夜色中,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脚上的肉垫子可以让白狐和疾风魔狼安静的行走,白狐和疾风魔狼在昨天就发现了那个六级人类,当时他正陷入昏迷,为了更近一步的观察那个打上句芒姐姐的六级人类,白狐施展魔法混进人类的城市。

  白狐的魔法是迷惑,她可以迷惑同等级的对手,更可以迷惑等级比她低的生物,比如迷惑人类的视觉神经,这个魔法让白狐变成了一个妙龄少女,让疾风魔狼变成了一个魁梧的壮汉,只是这个魔法并不能让魔兽学会人类的语言,所以白狐和疾风魔狼不能说话。

  在邢娜扶着昏迷的寒寻找马车的时候,白狐和疾风魔狼趁机坐上了同一辆马车,最后它们跟着那两个人类来到了药王谷,疾风魔狼也在这里发现了邢娜从他的家里偷走的灵药,可惜,已经被邢娜移植到谷内的药田上了。

  “人类真是贪婪,竟然把这么多灵药抓来圈养。”,疾风魔狼一边走一边说道,他让那株陪伴了他好长时间的灵药留在了这里,因为他不会移植药草,更不想让那株灵药死在返回家的路途之中。

  “真不知道天底下为什么会有人类这样的种族,他们贪婪残暴,丝毫不尊重生命,滥杀无辜,根本不懂得节制,不懂得尊重死亡。”,白狐也附和着疾风魔狼谈起的话题。

  “真希望红龙大人可以再次向人类开战,让这些人类瞧瞧,我们魔兽可不是他们眼中的食物,应该让所有的人类也挤在一个狭小的地方生存看看。”

  “也许这个机会就快了。”

  “哦?什么机会?”

  “句芒姐姐被那个六级人类打伤了,姐姐不让我打听具体的细节,不过我感觉到了风雨来临的征兆,一定发生了重要的事情,才让句芒姐姐如此憔悴。”

  “原来如此,所以白老大才会跟踪这个六级人类吗,真不愧是白老大。”

  “那是!”

  “该死的混蛋!”,天亮的时候寒睁着两个大黑眼圈醒来了,他昨晚站到了黎明,知道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他才确定自己被耍了一道,邢娜去看了看阿黄,结果发现阿黄睡的很死,哈喇子流了一地,似乎在做着美梦,邢娜叫了许久才叫醒。

  昨晚白狐施展魔法让这只魔兽和家犬生出的大黄狗陷入了美妙的梦境中,因此邢娜才奇怪,为什么昨晚阿黄没有示警。

  “昨晚似乎有些动静?”,吃早饭的时候药王谷的谷主发出了疑问。

  “是的,寒他被偷袭了。”

  “肯定是他带来的麻烦,以前你也出去过几次,也没见你一回来就惹来什么动静。”,老妇人的话让寒无地自容,他的确可能带来了一些麻烦。

  “师父,您研究了一晚上,一定已经想出接触五毒掌的方法了吧,我可以等着大开眼界呢。”,邢娜立刻转移了饭桌上话题,替寒化解了这尴尬。

  “方法倒是有,不过我怕他的毒伤还没有治好,我这药王谷就要被未知的麻烦掀翻了。”

  “婆婆,我吃好了,我去外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寒快速而安静的吃完早餐,然后和药王谷的谷主打了声招呼,随即就逃离了这个要命的饭桌。阿黄也跟着寒出去搜查了,邢娜告诉了阿黄昨晚发生的事情,也知道自己失职了,所以才主动和寒一起搜查。

  白狐和疾风魔狼留下的痕迹很少,但在阿黄的狗鼻子追踪下还是发现了一些踪迹。

  “这是你的吗?”,寒指着面前草地上的一块已经干了粪便说道。

  “汪!汪!”,阿黄冲着寒叫唤了两声,拼命的摇着狗头,仿佛再说他才不会随地大小便呢。

  “好了,我只是确认一下。”,寒摸了摸阿黄的狗头,安慰了一下这条大黄狗。

  “看来是那条魔狼追来了?”,寒站起身看向求如山的方向,很少有魔兽会从魔兽山脉追击到人类世界,寒想不透那头惹眼的魔狼是如何进入人类世界而不被察觉的,也许他有一个帮手也说不定,不过如何那头魔狼的目的似乎是他,而不是邢娜。

  “如果说目标不是我,打死我也不信。”,寒伸了伸僵硬的筋骨,全身上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天知道昨晚他在夜里傻站了多久,寒把手中已经干了的粪便扔掉,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回头看了看湖泊旁边的房子。

  “阿黄,你去那边看看,我去这个方向。”,寒知道阿黄这条大狼狗通灵性,所以一边比划着一边说着自己的建议,阿黄摇了摇尾巴,撒开大脚丫子跑向了寒所指的方向。

  “昨天的晚餐很好吃,谢谢你了,我也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消息,也该离开了,再见了。”,寒冲着远方的房子喃喃低语道,然后转身离开了药王谷,只要他离开,寒相信那头魔狼很有可能会跟着过来,不然的话昨晚那头魔狼也不会如此耍弄寒。

  “白老大,那个人类似乎是要离开了?”,疾风魔狼看着远远的那个人类的影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谷外,于是对着坐在他背上的白狐汇报着这个消息。

  “走,跟上去看看,看看这个人类要干什么?别离的太近。”

  “明白。”,疾风魔狼驮着小白狐也离开了药王谷,它们远远的跟在寒的屁股后面。

  加玛帝国乌坦城,放弃追击姜明月的地炎宗诸位弟子终于从魔兽山脉出来了,回来的路上诸位师兄弟明显感觉到轻松许多,路上还合力击杀了几头魔兽,毕竟他们的钱财在这趟任务中早就花的差不多了,直到这个任务宣告失败之后二师兄他们才有心情猎杀魔兽。

  这些魔兽的尸体可以在佣兵工会买个好价钱,其中有些魔兽的尸体是炼药师需要的材料,除了这些特定的材料之外魔兽的肉也是十分不错的食材,要比普通动物的肉营养价值更高一些,价钱自然也更贵,地炎宗诸位弟子在乌坦城的佣兵工会把这些材料统统换成钱财。

  有了钱的二师兄领着诸位师弟和师妹来到一家中等档次的旅店,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旅店提供的便宜的便服,让仆人把地炎宗的制式服装统统拿去清洗,这才在楼下的大堂集合。

  “好了,我们今天就在乌坦城歇息一天,明天一早离开,剩下来的时间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二师兄的话讲完,其他人的脸上明显可以看出愉悦的表情,不过还没有高兴到欢呼的地步,他们这些日子风餐露宿,心中的压力很大,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些了。

  “不过不要惹是生非,乌坦城不是什么大城市,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大斗师,和我们的级别相当,虽然我们来自黑角域,不过眼下宗门的状况你们也知道,都安分一些。”

  “知道了,二师兄,那我们现在。”,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年龄最小的九师弟,他的屁股似乎准备随时离开长凳了。

  “好了,都出去吧,到处转转,放松一下。”

  “嘿嘿,知道了,二师兄。”,九师弟第一个告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剩下的只有年纪最大的老五还坐在这里。

  “老五,你也出去走走,散散心。”

  “我知道,不过,代宗主那边你怎么交代?”

  “如实交代就是了,大师兄应该也明白,我们这次的任务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只是怕那位在我们宗门做客的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件事情。”

  “哼,药皇么!有什么事情我担着就是了。”

  “其实我们可以把遇见圣火之外的异火的消息透漏给那位大人,相信那位大人也没有心情再追究什么了?”

  “好了,我知道,这件事让我汇报就行了。”

  “既然如此,二师兄,我先退下了。”

  “嗯,对了,老五,抽空去找找乌坦城里有没有飞行魔兽可以乘坐。”

  “我知道了,二师兄你也稍微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你几乎没有怎么休息。”

  “嗯,我知道了。”,老五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客栈,他说的没错,二师兄的确很累,虽然他也想出去散散心,但是现在更想的是好好的睡一觉,二师兄爬上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铺上,立刻进入了梦乡。

  “龙大哥,我把衣服拿过来了,你快试试看。”,凤子璐刚刚从外面回来,她早些天在外面订做的新郎的服装正躺在她的双手上,鲜艳的红色衣裳散发着清香的味道,明天就是龙大哥迎亲的日子,迎亲队伍明天早上就会抵达五仙教,然后出发前往慕兰帝国寂灭谷。

  这趟旅程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回就是两个月,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场又长又艰苦的旅途,但是对于修炼斗气的人来说这不算什么艰辛的旅程。

  “龙大哥?龙大哥?我进来了啊?”,凤子璐敲了好几遍都没有人应声,于是推开了房门,房里空荡荡的、冷冰冰的,凤子璐把崭新的婚服放在龙傲天的床榻上,然后在床上看见了一张纸条,凤子璐看了看那张纸条,上面写着好看的黑色的字。

  “臭老头子,我才不要随便就娶个根本没见过的女人呢,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并且正在追求之中,再见了,臭老头子,子璐,帮我告诉那个糟老头子,再见了。”

  “啊,龙大哥又逃走了,真是愁人,明天就是迎亲的日子了,让我怎么跟教主交代呢。”,凤子璐满脸的愁容,但是并没有惊慌。

  “不用担心,明日准时迎亲。”,一个声音直接出现在凤子璐的脑海之中,凤子璐认识这个声音,知道这是教主千里传音的神通,不过这其实是斗皇的念头波动,这股念头波动是直接作用在凤子璐的脑海中的。

  “可是教主,我们可是迎亲,又不是嫁人,没有新郎怎么行?”,凤子璐还是很愁,如果是嫁人的话,还有八抬大轿可以遮蔽身影,掩人耳目。

  “你先替他一替。”

  “啊!这怎么可以?虽然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不过这身婚服的尺寸不适合我。”

  “放心,你去找孙婆婆,她会安排好一切。”

  “好吧,我知道了,教主。”,凤子璐站起身,离开龙傲天的房间,轻轻的关上房门,关上房门之前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房间里面的一切。

  “啊,对了,不知道龙大哥说的喜欢的女人长什么样子?不会只是借口吧。”,关上房门的时候凤子璐才想起来龙傲天留言中的那个对她而言敏感的信息。

  “啊,虽然逃了出来,不过我该去哪里呢?姜明月和那个该死的青年人应该已经进入出云帝国了,看样子是打算寻找医师来医治五毒掌,哎,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可不容易呢。”

  龙傲天此时已经离开了五仙教,他施展斗气化翼停在寒冷的高空之中,眼下都是白茫茫的霜雪大地,雪下的越来越大了。

烦恼岚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