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百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剑指厉鬼

  岳玉峰和伍喜哲已经把赃款、赃物全部起出,两捆现金,一捆8500,一捆15000元。姜红霞少说了5000元现金、两条项链、两条手链。

  案破的当天晚上,欧阳剑早早就回到了家,令王玥很是高兴。她告诉欧阳剑,房子已经买了,俩人终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爱巢”。那柔和的灯光、轻盈的音乐、温馨的话语、浪漫的气息......两个人沉醉其中,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享受着爱的快乐......

  哪里有青春,哪里就有希望,就有朝气,就有歌声,就有爱情。银行的案件破获了,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刑警队的小院显得难得的安静和轻松。刘莺和吴仪芳在单位吃过晚饭后,回到了她们住宿的房间。好长时间没有放松了,两个人知道现在没有会议,各组也没有审讯任务,这个点又是人们吃饭的时候,刘莺就吹起了口琴。她的琴技也不容小觊,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练习了。节奏稳、拍子明、音色美,琴声时隐时现而略显缥缈,随着旋律的响起,琴声和着吴仪芳的歌声在刑警队的小院里飘扬:

  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年青的水兵啊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远航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让我们的水兵快快睡觉......

  训练场上的李达明和李虎成、会议室里的郑可新、技术室里的伍喜哲和余洋听到歌声,都不约而同、放开嗓子和唱了起来:

  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多么辛劳,待到朝霞映红了海面,看我们的战舰又要起锚。

  刑警小院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景象:人们身处在不同的空间,随着音乐,在唱着同一首歌。

  伍喜哲是唱歌的高手,在警校的晚会上,他可是数一数二的校园歌唱明星,那两届的同学,经常可以在校园听到他的歌。那时,他唱的《祝酒歌》、《乌苏里船歌》等,已经成为那两届学生回忆警校生活的一个符号。伍喜哲嫌不过瘾,他走出技术室,打开院里的碘钨灯,干脆把大家都喊了出来,大家随意地围站在四周,郑可新还拿出了他心爱的竹笛。

  刘莺吹着口琴,郑可新吹着竹笛,不断地转向刘莺。李虎成干脆就跳了起来,欲邀请吴仪芳加入,吴仪芳摆手拒绝。小院里流淌着青春的律动: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暧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听到歌声,张胜利等人也陆续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会的就附和吟唱,不会的就围观欣赏着。就在这时,晋副队长、欧阳剑吃过饭后也先后走进了院子,伍喜哲和李达明就邀请他俩唱歌。这欧阳剑是运动场上的活跃分子,他的蓝球和乒乓球技高一筹,可在唱歌上却是个五音不全,两个人就当起了观众。

  啊亲爱的朋友们,创造这奇迹要靠谁,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一阵阵的掌声和着歌声在小院响起。

  也可能也可能是受到歌声的影响,也可能是受到青春的感染,晋副大队长心情挺好,他说道:“我没有想到我们的警队里还卧虎藏龙,好!回头我和周大队长建个议,抽个喜庆的日子,咱们开一个小型的晚会,大家都好好地发挥发挥。”

  “听说晋队长的豫剧很有功底,到时候呀,肯定是晚会的压轴戏。”欧阳剑说道。

  晋明正谦虚地摆着手。

  “好!好!”小院似乎盛不下那热烈的掌握和欢呼声。

  按照法律规定,公、检、法在办理案件中,若发现有其它部门管辖的案件线索,应及时转交有管辖权的部门予以调查。对姜红霞的情况,公安局把案情通报给了检察院。不久,姜红霞以涉嫌受贿罪被原川县人民检察院予以逮捕。

  在破案后的第三天,原川县公安局的大门口鞭炮齐鸣,热闹非凡,坊集乡姚屯村的书记和班子,带着姚红的父母,给公安局送来了绵旗。

  第五天,为姚红举行了葬礼,那天,雨下的很大......

  在案件破获后的第二周,市工商银行、县工商银行的领导专门到县公安局表示感谢和慰问,罗副局长代表原川县公安局,向银行系统的领导有保留地介绍了案情。

  又一周后,市工商银行对原川县工商银行的领导班子作了调整:市工商银行原计财部副部长柯挺调任原川县银行任行长;齐保瑞调到相邻的一个县工商银行任副行长;杨明阳、汪涛任原川县工商银行副行长,姚成彬任原川县工商银行党委成员兼综合办公室主任。

  四个月后,薛冬生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阳春白雪归 · 作家说

追名逐利太痴狂,正义剑指把命丧。

各位老师好!今天为止,我的这部小说就结束了。感谢大家的陪伴、支持和指导。不日,我的《火之凤凰》将于大家见面,希望多多关照和支持!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