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莲曲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四章

  听见这句话,天帝惨败的脸色更白了几分,就连唇也褪尽了血色,只留下淡淡的红。他右手浮起如雾气般的白光,只在左肩伤口处一按,整条白练便如烟尘般碎裂,消散。他放下右手,凝视着掌心发黑的血迹,声音中满是忍而不发的狠厉:“这是什么毒?”

  我瞥了他一眼便转开了目光:“尘花错。”

  他的身子微微一颤,眼底充斥着不可思议,接着他眼里的光一点点暗淡下来,纠缠着浓密的黑云:“尘花错。哈哈,尘花错。好啊好啊,原来竟是她。哈哈哈哈……”

  “她不知道。”我垂下眼眸,复又抬眸轻笑,“这是上回你从飞罗阵逃走那一次莫奇给我的。她让我用它杀了你。”

  天帝的眼神晦暗难明:“她,就这样恨本君?呵,你们女仙口中的爱还真是不值钱。”

  “我当时问她,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她说……”我停下来,浅笑地看着他。

  他皱了皱眉头,继而冷哼一声:“无非是知道自己的斤两,晓得不是本君的对手。”

  “她说她下不去手。”

  仿佛一块巨石投落,之后是短暂的无声。我看见他的眼中有惊诧,有惭愧,有懊悔,有怀念,还有那难以言说的温柔。这种温柔我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常在长琴眼中见到这种温柔。陌生,是因为这样的温柔竟出现在天帝脸上。我摇头轻叹:“辜负她的是你,伤她的也是你。我还以为天帝陛下是没有心的。现在,是后悔了吗?”

  像是一阵冷风吹过,吹去了他脸上的温柔,吹冷了他的目光。他嗤笑一声:“既然她爱本君,就该助本君完成大业,而不是为了一些过去的事情纠缠。”

  我沉默了。不知是该替谁悲哀了。天帝失去了一个那样爱着他的女子。而莫奇,她爱上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尘花错。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毒,是无药可解的剧毒。莫奇说过,当初天帝篡位,事情虽然做的隐蔽,但底下神仙依旧有诸多疑虑。天帝为了巩固地位,曾亲征东海,遭到了东海龙族的强烈反抗。有好几次,险些丧命。彼时莫奇正在军中。为了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莫奇取心头血为引,入彼岸花毒为药,再辅以数千种毒药,用异术炼化。以此作为刺杀龙王的杀手锏。这种毒药毒性强,发作慢,发作之时让人痛不欲生苦不堪言,但有一个缺点。因其用异术炼化,做药引的血液的主人,则会与被杀之人性命相连。被杀之人所受之苦,血液的主人也会承受。待被杀之人死去之时,血液的主人也会死去。一命抵一命,才炼就了这天下无双的剧毒。所幸,那场刺杀无比成功,尘花错根本没有派上用场,被莫奇收了起来,这才让她安然活到了现在。

  初听这桩往事时,我是震惊的。莫奇当时已能为天帝不顾生死,不惜饱受苦楚。可再细想又觉得凄凉。这样的深爱,是经过多少次心灰意冷才会消磨至此。

  我笑了,笑中难免带上叹息:“你错了。若非爱你入骨,又怎会有今日的尘花错?”

  天帝的脸上带着不屑:“这本就是她该做的。我从不后悔我曾做过的。我只是后悔我当初没能杀了你。”

  “可惜,你没机会了。”我看着他的眼睛,“你只剩一个时辰了。我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

  天帝眸光蓦地凶狠起来:“你当真?”

  我轻轻“嗯”了一声,浅笑:“我一向说话算话,一盏茶内,我不还手。你若能杀我,是你的本事。”

  天帝冷笑起来,手中凝聚白光,身形一起,手腕翻下,白光便如天网当头罩来。我默念了个化烟咒,身子变作一缕轻烟,在这避无可避的天网之下逃了出去。我刚显出身形,天帝就追了上来他现在最想杀的,大抵就是我了吧。我轻轻一笑,手中捏着御风诀,向不远处的山峰而去。

  天帝的攻势越来越急,有好几次我都险险被他击中。这种时候,我真的很感念师傅。当初若不是她天天看着我练功,今日我也许就要长眠氓山了。我真后悔以前怎么没好好听师傅的话,少看几本春宫,少抓几次蛐蛐,少逃几次学,少……咳,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毕竟师傅她老人家也听不到我的忏悔了。话说,我记得我小时候一次师傅开山讲学,邀诸仙道年轻子弟听讲。我坐在当时的花神和婉妗中间,还跟她俩喝过酒。被师傅发现后直接没收了我的酒壶。后来据人皇小道消息,我们的酒壶被师傅埋在了昆仑虚的菩提树下。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这许多年过去了,只怕瓶子都朽烂了。如今人皇惨死,花神陨落,早已是物是人非了。若我这次走不出氓山,谁会记得那壶埋了这数千年的酒?嗯……到时得嘱咐婉妗把那壶酒挖出来。

  耳畔忽然响起铮然琴声,我思绪一清,举目四望时才发现,已然到了山峰上。我抬头看见山巅之上手抚瑶琴的少年。红衣被山风吹得猎猎作响,他眉眼间的英气仿佛浴火而出的凤凰,挣脱了樊笼,飞上了长空。伏羲琴在他手底奏出温柔的曲调,像春日的风,夏日的夜,酝酿着无限的情愫。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眼神迷离,呆立不动的天帝,嘴角浅浅一勾。醉里繁华皆是梦,这曲子的第一折便是引人想起过往繁华,如入梦境。

  我飞上了山巅,站在了长琴身侧,没出声,只静静地观察他。这让我又想到了许多许多年前,我与他的初见,那一日瑶池满座,凤凰来朝。那是普天之下都难得一遇的奇景。那一日我便默默记住了这个少年。长琴,长琴……琴与情同音,他将来也会是一个长情之人吧。被她爱的姑娘该是很幸福的。幸运的是,那个人是我。

  长琴的眼睫微微颤动,像花蕊上欲飞的蝶,琴音转而激昂,仿佛三万铁骑踏破冰河。我看见天帝的脸上也随着琴音浮现出难以言喻的光彩。

  这曲子摄人心魄的力量果然厉害,比莫奇的幻术还要强上几十几百倍。我看向天帝,眼光复杂。一枚硬物滑到我手中。我收在长袖下的右手骤然收紧,不自觉低下了头。那是装尘花错的药瓶。里面的尘花错……没少半分。

陌雪千寒 · 作家说

猜一猜药瓶里的药为什么没少?(#^.^#)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