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院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 追星院长,lsp

  “韵兰同学,请等一等,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身后,甲1班的学生们已经陆续出来,一个身着华服的帅哥越过人群,向着白泽他们而来。

  苏韵兰脚步一停,脸上笑容逐渐消失,转过身来。

  “请叫我苏韵兰!”

  少女面无表情,非常严肃,一点也不在乎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人是谁。

  “现在已经放学了,有问题你可以问老师,我还有急事。”

  话毕,少女转身给了白泽一个眼神,然后抬腿就走,身后华服少年脸上神情变幻,最后还是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

  他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苏韵兰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让他这么下不来台。

  少年刚想抬腿再追,白泽脚步一踏,挡在他身前。

  “指挥系甲1班,陈文杰。”

  白泽看了陈文杰一眼,转身追着苏韵兰而去。

  “白泽,离我女朋友远一点。”

  不远处脚步不停地苏韵兰听到这句话,嘴角上扬,会心一笑。

  “哎呀,我兰姐魅力还是大啊,这开学第一天就有人追。”

  白泽追上苏韵兰之后,由衷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苏韵兰确实长得极为漂亮,引来一些喜爱美色的登徒子实属正常。

  可惜,至今为止那些追求者中,苏韵兰一个都没有看上。

  每次有新的追求者出现的时候,都是白泽站出来,替她解决问题。

  只怪当年打赌白泽输了,愿赌服输,他这个弟弟只能变成苏韵兰拒绝那些追求者的挡箭牌,冒牌男友。

  “怎么了?委屈你了?”

  “没有,没有。”

  白泽连忙摆手否认。

  “我只想成为一个女将军,儿女情长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话所如此,苏韵兰非常自然的搂着白泽的手臂,两人举止亲密的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陈少?”

  “查查这个白泽的资料,看看他是哪个院的。”

  陈文杰看着两人的背影,面无表情。

  作为一个贵公子,他不是一个无智的莽夫。尤其是他出身将门。

  爱情在别人眼中,可能是很美好的东西,但在他眼中,不过是计谋而已。

  苏韵兰确实漂亮,但还不至于让他失去理智。他对苏韵兰的兴趣,完全来自对方的指挥才能。

  在他眼中,这个世上只有三种人。

  能为他所用者,不相干者,还有就是等待失败的敌人。

  目前来说,苏韵兰被他划分为了前者,但很显然,从刚才的迹象表明,对方更倾向于成为他的敌人。

  在别人眼中,这可能只是一次丢脸的搭讪。

  但是对于陈文杰来说,苏韵兰并不想接受他递出去的橄榄枝。

  潜龙大学指挥系,就像是一个部队,可以有多个官员,但是只能有一个发号施令的将军。

  这个将军,除了他之外,最有力的竞争者,那就是苏韵兰。

  这是第一节课结束之后,他得出的结论。

  最具威胁的目标,不能为他所用,那必然要在对方势力不稳时,雷霆除之。

  虽然目前来说,苏韵兰的态度还没有很准确,但不妨碍他收集情报。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个叫白泽的少年,或许就是苏韵兰的弱点所在。

  白泽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两人出了校门,沿着潜龙大学的校墙一直走。

  “也不知道院长怎么想的,为啥要把门开在哪一边?”

  以前还不觉得,但来过潜龙大学之后,白泽越发觉得自家院长傻乎乎的。

  潜龙大学大门朝东,他住的地方与潜龙大学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大门却是朝南。

  “我听林叔说好像是什么坐北朝南啥的,好像是有讲究的。”

  “而且又没有很远,这不就到了。”

  拐过弯,走了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一个大门前。

  门上有个匾额,上面书写着四个大字。

  稷下学宫

  这里就是白泽和苏韵兰的家。

  在很小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是孤儿,某次在大街上走着,他们迎面碰上了两个人。

  从那之后,他们就住进了稷下学宫,在这里长大。

  稷下学宫也是一个大学,而且是登记在册的正式大学。

  只是跟正规大学不一样,稷下学宫当年注册的是职业学院。

  也就是大学中,级别最低的那一个分类。

  稷下学宫只有四个人。

  院长,楚天行。

  唯一老师,林先生。

  唯一学生,白泽。

  还有就是负责做饭的后勤,学宫大管家,真正的女主人,苏韵兰。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三个男人,都不会做饭。

  从小开始,就是苏韵兰负责做饭,养活这一群人。

  稷下学宫是个三流学院,而且各项指标根本无法达到国家扶持的标准。

  院长楚天行就是一个咸鱼,每天啥都不干。

  但稷下学宫并不差钱,或者说院长楚天行不差钱。

  其他的不说,潜龙大学四周,可以说是晨光市最为繁华的地方了。

  就这样,楚天行还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路段,买下了一个大院子,搞了个啥也不干的学院。

  稷下学宫当然是没有潜龙大学大的,甚至都没有潜龙大学的那几个广场大。

  但稷下学宫也不小,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还有几间房,真没点钱和能耐,还真不可能踏实的住在这里,而且一住就是十年。

  两人从小上学的所有费用,都是楚天行出资的。

  而且别人家的小孩有的东西,苏韵兰基本都有。

  哪怕一开始没有,回来一哭二闹,再加上拒绝做饭。

  楚天行会立马就给她买。

  至于白泽嘛……玩苏韵兰不玩的就好了。

  姐弟俩虽然都不是亲生的,但是待遇实在是差的太大了。

  甚至前两天,楚天行说白泽马上就要18岁成年了。

  等他18岁成年之后,除了吃住之外,楚天行不会再提供任何帮助,所以白泽才需要外出找工作。

  虽然他现在名义上还是一名稷下学宫的大一新生。

  鬼知道楚天行从哪得来的理论,说穷养儿,富养女。

  每次白泽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都要先去求苏韵兰,然后由她跟楚天行说。

  为此,他从小就跟苏韵兰签订了很多不平等条约。

  “兰姐,您亲爱的弟弟刚才表现如何?”

  白泽脸上堆着献媚的笑。

  “嗯,表现还不错,说吧,这次想要什么?”

  苏韵兰嘴角含笑,姐弟俩在一块十年了,他她当然知道白泽这样子,肯定是又想让她去跟院长要东西。

  “那个……别的小伙伴都能上战网了,您看,您家的小可爱是不是也该上去玩玩?”

  是的,没有错,对于战网,白泽只是听说过,至今还没有登上去过。

  “唔,也不是不行,只是我这浑身酸疼,恐怕没有精力去找院长要啊。”

  敲诈,赤裸裸,毫不掩饰的敲诈。

  “一个月,我给你按摩一个月。”

  “两个月!”

  “苏韵兰,你别太过分,大不了我挣钱自己买。”

  “好啊,那你自己买好了。”

  苏韵兰脸上神色不变,一副胜卷在握的样子。

  自己买?就靠白泽的工资,还不知道要攒到猴年马月呢。

  “姐啊,我的亲姐,两个月就两个月。”

  硬气了不足三秒,白泽秒怂。

  “我改变主意了,三个月。你同意给我按摩三个月,我就保证给你弄个战网。”

  趁火打劫,临时加价,这一套流程苏韵兰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你再说话,那就是四个月了哦。”

  眼前笑颜如花的少女,在白泽眼中,就像是一个恶魔。

  “三个月就三个月,但是必须让我能登上战网。”

  “成交!”

  又是一次毫不费力的胜利,虽然早已习惯,但苏韵兰还是笑的很开心。

  所谓的几个月,实际上无论是苏韵兰还是白泽都没有当真,这只是姐弟俩之间的日常。

  就算没有这笔交易在,苏韵兰让白泽按摩,白泽还是会乖乖听话的。

  在稷下学宫中,苏韵兰就是食物链的最顶端,而他白泽,就是苏韵兰大长腿上的一个挂件。

  对于自己的弟位,白泽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

  姐弟俩说笑间,走进了房子里,苏韵兰去厨房开始准备做饭,白泽则是上了二楼,敲了敲房门。

  “进来。”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来,白泽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并不小,一个人正背对着他,盘腿而坐,看着电视。

  四周墙壁上铺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少女照片,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则娱乐新闻。

  “白泽,你知道吗?蒋诗萌要来我们这里开演唱会了。”

  “不知道。”

  白泽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院长,准备吃饭了。”

  “哦?你先去吧,我一会就下去。”

  男子起身,回头看了白泽一眼,然后拿起了一旁的小本本,接着看他的娱乐新闻。

  此人就是稷下学宫的创办者,同样也是他们姐弟俩的恩人,追星中年人楚天行。

  不知道为什么,长相极为帅气的楚天行,根本不愿意出去走走,最喜欢的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歌,看电视剧,看各种综艺。

  他手上的那个小本本,白泽曾经好奇之下,打开了一次,发现里面全是各种明星签名。让白泽失望了很久。

  毕竟他还想着里面是什么武功秘籍呢。

  后来白泽发现,楚天行也不是什么星都追,他只看女明星。

  用他本人的话来说,就是老色批一个。

  白泽退出房间关好房门,然后下了楼,向着后院走去。

  他们家一共有四个人,除了老色批楚天行之外,还有一个老师,也就是白泽的师傅。

  后院之中,一中年男子身穿青衫,手持一杆亮银长枪舞的风生水起,只看得枪影重重。

  此人就是唯一的老师,武道院老师,林先生。

白衣封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