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院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 替身?闲着把钱挣了

  在晨光市的另一边,一间豪华的房间里,一个十六七岁的漂亮妹纸,正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一脸的闷闷不乐了。

  “赵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

  “诗萌,听话,现在情况有些复杂,等过了这段时间,进了潜龙大学,你有的是时间玩。”

  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安慰着小女孩。

  “赵姐,你说这次演唱会,真的有坏人来吗?要不然咱们别举办了,多危险啊。”

  少女昂着头,脸上写满了担忧。

  她只是一个花季少女,喜欢唱歌,跳舞。

  战争对于她来说,太过遥远。

  她也不是很懂,为什么有人想要害她。

  这一次演唱会,她真的不想开了。

  没有其他的理由,她只是单纯的害怕。

  “别怕,没事的,到时候你只要在后台就行了,前面的舞台,让替身上去就行了。”

  “替身?”

  蒋诗萌眼露疑惑,不明白赵姐说的替身是什么。

  “啪啪啪……”

  赵姐拍拍手,房门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蒋诗萌愣在那里,傻乎乎的盯着来者。

  这个人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这…………

  “你们好。”

  竟然连声音都有几分相似。

  “赵姐,她是谁?”

  蒋诗萌后退几步,拉着赵姐的手,一脸惊恐。

  “别害怕,这是我给你找的替身,到时候她会替你上台表演的。”

  危险的时候,也会为替你死。

  赵姐看了一眼替身,这句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两人心中了然。

  只有蒋诗萌还呆呆的,小脑袋转不过来弯。

  “那,到时候,她不是很危险?”

  替身少女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眼神波澜不惊。

  “赵姐,这次演唱会咱们还是取消吧。”

  蒋诗萌摇着赵姐的手臂,劝说着她放弃演唱会。

  赵姐回头,对着她和善一笑。

  “没事的,到时候有地方军保护,不会出问题的。”

  “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你们两个千万不能出去。”

  赵姐走出房间,房间外的走廊上,三步一个身穿黑衣的保镖,个个身材魁梧,气势不凡。

  这是蒋诗萌的专业保镖团,是由赵姐亲自挑选的,每个人的身份来历,都是清白的。

  “小德,看好这两个姑娘,别让她们两个出来,我出去一趟。”

  蒋诗萌想要放弃这场演唱会,她身为蒋诗萌的经纪人,又何尝不想呢。

  但是有时候,有些事,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比如这次演唱会,已经不是他们说不举办,就可以的了。

  因为这背后涉及到的,是多方的博弈,而不是一个小明星开一个演唱会,那么简单。

  这件事的决定权,已经不在他们手中。

  至于那么多明星,为什么偏偏是蒋诗萌?

  只能说她的身份实在太过特殊,同样这也是她会心甘情愿成为一个经纪人的原因。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她能插手的了,事态会如何变化,谁也无法预料。

  不过她还是想尽一份力,最起码,保住大燕的最后一丝血脉。

  虽然上面的人已经答应,到时候会派人保证姜诗萌的安全。

  但她还是不太放心,所以她要去找个高手。

  赵姐出了酒店,走进人流中,七拐八拐,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想都不用想,酒店之外,肯定有人在盯梢。

  甚至不止是一批人,可惜,赵女士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盯梢的人发现自己很快就丢失了目标。

  下午,吃过饭后,白泽就叫嚷着要去买战网登录器,苏韵兰也陪他一起去了。

  毕竟白泽身上可没有钱,钱都在苏韵兰手中。

  一个带着墨镜,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女性来到潜龙学院附近。

  西装女子先是在附近的一家小店中溜达了一下,买了不少东西,然后又顺势借用了一下店中电话。

  稷下学宫内,楚天行正坐在自己房间内,欣赏着电视剧。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房中的电话突然响了。

  楚天行眉头微皱,转头看着电话,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响了三声之后,铃声停止。

  楚天行刚转过头去,铃声突然又响起来了。

  “歪?”

  “歪你个鬼!”

  ………

  听着电话中传出来的声音,楚天行眉头皱的更紧了。

  “内找谁啊?俺家里莫有人!”

  楚天行突然冒出来一句方言,对面陷入沉默,很久都没有说话。

  “我就在门口,赶紧给我开门。”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忙音,对面已经挂了电话。

  楚天行叹了一口气,将电话放好,慢悠悠的走出房间外,打开了大门。

  门一打开,门口是一个带墨镜的女子,抱着一大堆东西。

  “刚才在电话里装的还挺像的啊?!”

  面对女子的调侃,楚天行关上门,眉毛终于舒展开。

  麻烦都上门了,再烦恼也无用了。

  “来就来嘛,怎么还买这么多东西啊。”

  楚天行非常自然的伸出手,将对方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

  麻烦是麻烦,但是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的。

  女子摘下墨镜,正是姜诗萌的经纪人,赵姐。

  赵姐白了楚天行一眼,抬腿率先向着院中走去。

  “真羡慕你,过得这么潇洒自由。”

  “其实,你现在出去,我还能惬意的过好几年呢!”

  “或者,你也可以留下,反正这里够大,房间多,而且也不差那一双筷子。”

  这句话自然也是玩笑,两人心中皆知。

  “不跟你瞎扯了,你也知道没事我是不会来找你的,这一次,我有个事情想要麻烦你。”

  “也可能是最后一件事了。”

  两人并肩向前走,对于赵姐说的话,楚天行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一件……从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她就开始这么说了。

  “别扯那些没用的,有啥事你就说,说完赶紧走。”

  走进屋里,楚天行将东西放好,连水都没倒,一点待客之礼都没有。

  赵姐也不是很在意,毕竟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我需要一个保镖,帮我保护个人。”

  “时间,地点,目标!”

  楚天行心中犹豫着,这次是让老林去呢,还是让老林去呢?

  “三天后,日月广场,目标到时候再说……”

  赵姐没说,楚天行抬起头,眉头紧皱。

  他已经大概能猜测出目标是谁了。

  三天之后,姜诗萌将会在日月广场举办演唱会。

  只是对于楚天行来说,还有一件事,也是同一天。

  白泽的十八岁生日!

  “如果……她死了呢?”

  “死了?我来找你,不就是为了保护她的吗?你别告诉我你跟老林都保不住一个小女孩!”

  “楚天行,你别忘了,当年你差点饿死的时候,是谁把最后一个馒头给你吃了,又是谁把你领回家!”

  ………

  这点往事,能不能不整天挂在嘴上?

  再说了,当年那个馒头是你给的吗?那不是我抢的吗?

  领回家?呸!还不是觊觎劳资美色,把我绑回去的!

  “别闹,我说的死了,是那个死了!”

  人死灯灭,一了百了,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这种事,不需要你操心!”

  她也不希望那个十六七的小姑娘,变成多方势力博弈的筹码,但她无能为力。

  “你就说,这个忙,你是帮还是不帮!”

  就在这时,大门口传来声音,白泽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苏韵兰。

  看到房中楚天行正在跟人聊天,苏韵兰拉着一下白泽,两人转身向着后面的庭院而去,并没有进来。

  看着白泽的背影,楚天行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这个帮,我当然是帮了。”

  “呐,你觉得让他去怎么样?”

  赵姐顺着楚天行指的方向看去,觉得白泽有些眼熟。

  “这个是?”

  “老林的爱徒!”

  楚天行这么一说,赵姐顿时想起来了。

  “哦,这个就是你收养的那个小孩吧,都长这么大了。”

  赵姐不禁有些唏嘘,当年那个可怜的小孩,如今已经变成了魁梧的少年。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多年了。

  “他的实力?”

  在赵姐心中,楚天行和老林两人随便去一个,她都放心。

  最好两人都去,那就真的是万无一失了,虽然她知道没有这种可能。

  但这派个小孩过去……

  “你不会以为我开个学校,真的是闹着玩的吧?还是你觉得老林收徒弟很随便?”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赵姐突然明悟过来,这可是稷下学宫的唯一学生吧,老林的高徒。

  三天后日月广场到底有多危险,谁也无法预料。

  这个年轻人去了,那可就代表着楚天行和老林两人中,必有一人会在暗处。

  “好,就让他去吧。”

  虽然不知道白泽的实力如何,但是对于老林,赵姐还是很有信心的。

  然后两人又讨论了一下三天后的具体时间,还有具体情况,然后赵姐就要走。

  “哎,赵姐,你这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着,也得给孩子买点东西吧,说起来,他们还得喊你一声赵姨呢。”

  这送上门的肥羊,可得宰一下。

  “这卡里就当是我给他们俩的礼物了,不过到时候他敢喊我姨,我打断他的腿。”

  赵姐甩出一张黑色的卡片,留下一句恶狠狠的威胁,带上墨镜转身走了。

  楚天行和老林她打不过,收拾一个倒霉孩子,她还是可以的。

  对于她的威胁,楚天行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嘿嘿嘿,慢走啊,欢迎下次再来。”

  楚天行收好卡片,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真好,买战网登录器的钱有了,说不定还能剩下一点呢。

  虽然他很有钱,但谁有愿意嫌钱多呢?

  楚天行平生最爱两件事。

  闲着!不花钱!

  如今能闲着挣钱,这种感觉,简直太舒服了。

白衣封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