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院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6 生日礼物,亡国公主

  赵姐离开楚天行那里,走在路上,思考着楚天行的建议。

  在这个时代,想让一个人消失,很简单。

  但是对于蒋诗萌来说,却不简单。

  除了她有大批粉丝,会关心她的日常之外,还有一些上流势力,也在注视着她。

  大燕最后的血脉,在很多人眼中,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筹码。

  甚至就连她弄得保镖团中,都有别方势力安插的眼线。

  这一点,早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经了然。

  那些大势力,不愿意,也不会让蒋诗萌就这么消失。

  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如果操作好了,说不定三天后,就是一个机会。

  只是在之后,该如何安排蒋诗萌,不让别人发现,是个问题。

  一路上,赵姐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一直等到她换装回到酒店,她还没有想明白。

  投注在她们身上的那些势力,都是庞然大物。所以不能有丝毫的破绽漏洞,不然肯定逃过这些势力的细查。

  推开房间,赵姐走了进去,然后发现两个小姑娘正相谈甚欢。

  “赵姐,你回来了。”

  身穿长裙的小姑娘率先起身,然后是穿着长裤的小姑娘。

  两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让外人来,根本看不出区别,但是对于赵姐来说,她自然是有办法区分两人的。

  “好了,诗萌,别闹了。”

  两人虽然互换了衣服,但是赵姐还是一下识破了两人。

  “啊?赵姐我不是诗萌,我是诗音。”

  替身的名字叫林诗音。

  身穿长裤的蒋诗萌还想蒙混过关,不过在赵姐的注视下,还是停止了反驳。

  “赵姐,你是怎么分出来我们两个人的?”

  刚才也有人进来,但是根本区分不出来两人谁是谁,所以她们就想看看赵姐能不能认出来,没想到被对方一下识破了。

  “气质!”

  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蒋诗萌被她保护的很好,基本没有见过什么阴暗,单纯的犹如一张白纸,甚至有些娇柔。

  而林诗音不同,她的出身并不好,父亲酗酒好赌,一年前死在垃圾堆里,母亲病重,家里还有个弟弟。

  从小的悲惨生活,让这个小姑娘变得坚强,而且有一股狠辣。

  她找到林诗音,进行了一场交易。

  她会掏钱给她母亲看病,并出资让她弟弟继续上学,而林诗音,则要变成蒋诗萌的替身。

  关键时候,可以牺牲的那种替身。

  就比如三天后的日月广场,很有可能这个小姑娘的命就没了。

  但对方还是答应了,仅是思考了一秒,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两个近乎一样的小姑娘,身上的气质截然不同,性格也截然不同。

  如果说蒋诗萌是园丁精心呵护的百合花的话,那林诗音就是花园外,野蛮生长的杂草,并不好看,却非常坚挺。

  当然,除了气质不同之外两人还有一点外在的不同。

  林诗音手腕上有一个星星的胎记,很小,但还是被赵姐看到了。

  这一点倒是没有关系,反正蒋诗萌一直穿的是长袖,但时候演唱会的时候,也不会有人近距离去看她的手腕。

  这一边,赵女士还在琢磨三天后的计划,另一边,楚天行坐在客厅里,怔怔出神。

  他已经这样很久了。

  作为一个追星的人,楚天行自然是了解一些蒋诗萌的信息。

  蒋诗萌,当红明星,因容貌出众,歌声美妙出名。

  原本她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明星而已,但蒋诗萌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

  燕国王室最后的血脉。

  燕国与他们大秦相邻,两国互通往来,关系十分密切,

  十年前,妖魔界入口突然出现在燕国境内,数不尽的妖魔异兽走出来,大肆屠杀。

  这毫无预警的攻击,直接让燕国乱了起来,为了活命,或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燕王的命令仅限王城,王城之外,无人听从。

  大秦自然是派军协助燕国叛乱,具体情况楚天行并不清楚,据官方报告是损失惨重,而后停止了支援。

  而蒋诗萌则是被亲卫救出,来到了大秦境内。

  而燕王,已经战死,燕国成都也变成了一座死城。

  如今燕国土地上,群雄划地而治,纷争不断。

  经过十年的不停努力,人们终于从妖魔手中夺回了一半的土地。

  原本这一切都与蒋诗萌无关,离开燕国时,她还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童,在大秦境内,她也一直隐姓埋名。

  直到三年前,蒋诗萌出道了,成为了一个小明星,然后不知道哪来的信息,说她是燕国公主,燕国王室最后的血脉,王位的合法继承人。

  此消息一出,那些在燕国故土上称王做主的掌权者自然是坐不住了。

  仅是一个小丫头,他们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但大秦介入,那就不一样了。

  万一大秦打出帮助蒋诗萌收复失地的旗号,派出大军进入燕国境内,要帮她复国,那…………

  当惯了主人,谁愿意继续卑躬屈膝,居于人下呢?

  而且蒋诗萌年纪尚小,但时候燕国是她蒋诗萌说了算,还是大秦说了算,那可就不好说了。

  当年燕与秦交好不假,但如今燕已亡十年,面对白得的土地,资源,那些友谊又能有多牢固呢?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有的人已经忘记了燕国王室血脉,开始施展自己的野心,但还有一批人,依旧忠心耿耿,想要迎回蒋诗萌,重复燕国。

  这其中涉及到太多东西,不是楚天行能够接触的,同样他也不想接触这些。

  但蒋诗萌这件事,他要管。

  那怕不是因为赵姐,他也要管。

  因为十年前,他就在燕国境内,虽然很快就被当成流民驱逐出境,但好歹驱逐之前,还给了他一些食物,让他能坚持着走到大秦。

  这不是最关键的,问题的重点是,妖魔界入口出现的地方,正是当年他出现的地方。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来这件事,楚天行就觉得自己脊背发凉。

  他不认为这是一种巧合。

  或许当年正是因为他的原因,妖魔界的入口才出现在了燕国境内,才导致燕国灭国!

  对于燕国,他并没有什么别的情感,没有丝毫歉意和愧疚。

  毕竟当时他出现在哪里,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他也从来没想过去报仇,或者帮助蒋诗萌复国。

  那些都太麻烦了,他只想当个咸鱼,舒服的过一辈子。

  就算是金手指,他都懒得去弄,所以他只是召唤了林先生一人,搞了这么一个不小的学院,保证自己安全的同时,又完成了金手指最简单任务。

  只是这一次,蒋诗萌作为燕国王室最后的血脉,有了危险,而他又有能力去帮上一把。

  那他不帮,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且当还了当年送食物的恩情吧。

  “院长,刚才那人是谁啊?”

  白泽和苏韵兰走了进来,白泽靠过来,一脸好奇。

  莫非刚才那人是院长的老相好?

  “啊?没啥,她非要让她家孩子来咱们学院学习。”

  “那你同意了?”

  白泽神情一变,一旁的苏韵兰也是双眼盯着楚天行,等着他的回答。

  还记得以前苏韵兰也想跟白泽一样,成为稷下学宫的学生。

  潜龙大学虽好,但这里可是他们的家,哪里有家好啊。

  可是楚天行说稷下学宫只有武道系,并没有指挥系,犹豫了很久,她才报考了隔壁的潜龙大学。

  这是要收新生了嘛?是什么专业,武道系吗?

  “我当然没有同意!”

  “你们以为我是什么人?稷下学宫是谁想进就进的吗?”

  “不过她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

  苏韵兰白了楚天行一眼,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白泽也是一脸鄙视。

  这才是楚天行的正确打开方式。

  “白泽,这个新生有些特殊,她本人要来咱们学校的意愿并不是很强烈,所以可能需要你去帮助一下她。”

  额……这咋还有额外任务的呢。

  “我要上课,没时间。”

  “没事,我会给老林说,到时候给你放一天假。”

  ……

  “那我还要去潜龙学院打工呢。”

  “我让你做的也是工作,也是有钱的哦。”

  听到楚天行这么一说,白泽不由得有些心动。

  潜龙大学的工作,可以去找陆老头请假嘛!

  “而且,那个人,说不定就成为你的学妹了。”

  “别说了,院长,我去!”

  学妹厌学,他身为学长,自然是要去开导一下。

  嗯,他绝对不是为了钱。

  也不是冲着学妹去的。

  仔细想想,楚天行是个老色批,那被他收养长大的白泽是小色批……好像也没啥问题。

  “我就知道你是个喜欢帮助别人的好孩子。”

  “只是有一个问题,你这个学妹身份有点特殊,然后最近又被坏人盯上了,可能会有危险,到时候你可要保护好她!”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白泽挺胸抬头,站的笔直,右手成拳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这是大秦军礼。

  有危险好啊,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来上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白泽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依旧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

  楚天行摇摇头,拍了拍白泽的肩膀,转身上了楼去。

  姜诗萌,燕国公主。

  帮她一下可以,但是要把她收为学生,那不是把麻烦带到家里来了!

  楚天行当然是不会干这种事,他刚才说的新生啊,学妹啊啥的,都是在骗白泽。

  要不然这个倒霉孩子又怎么会乖乖听话呢。

  具体情况,还是三天后再告诉他吧。

  毕竟那天也是他的生日,让他去演唱会,也算是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了。

  真是一举两得啊。

  想到这里,楚天行心情极好。

白衣封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