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弥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一章 山中老人

  沈铭德摇着头,不敢相信这老头儿说到是真的。照比“寄生虫”,他宁愿相信山弥罗是一个隐藏在山中“邪神”。因为在他的认识里,“寄生虫”这种实体可比鬼神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得更恐怖。

  “不!你说得不对!不是真的!”沈铭德鼓足气力嘶吼到:“难道除你之外就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他们身体的变化?难道湖边那个村子就没有人知道‘长生’是什么吗?”

  “没人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老人肯定地回答到:“获得‘长生’的人,他们的身体变得非常健康。除了不时地会遭到梦魇的折磨,而这种折磨也被信徒们解释成了开了‘真眼’后的正常反应。没有人会知道这些,因为没有人能比我离山弥罗更近,最后成了它的一部分。”

  沈铭德以后背发力,翻了个身。使他能够向右侧躺卧着,直视着老头儿。他费力地张合了两下嘴,然后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想知道山弥罗是什么?”高仲臣接着答道:“没人能回答你。有人说它是个怪物。有时候我觉得它是一种力量,无处不在。有时候我感觉它是一个思想,控制着你。我也说不清楚它是个啥。据说,就连‘山弥罗’这个名字也只是某个早就消失了的,古代语言的译音罢了。没人知道这三个字代表什么,还有最早,这东西被称作什么。有些时候,我看到这个洞窟是活的,就像一部机器似的自己运作。我觉得整个山可能就是山弥罗,而我在它的肚子里。还有时候,我看见那个恐怖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巨大怪物,我猜那才是山弥罗。再有时,我见到那些就像你我一样的人,被某种巧合与机缘吸引到这里。可是,把他们吸引来的‘巧合’却都是山弥罗安排的。我就会觉得,或许山弥罗就是‘命运’本身。

  对,我们都一样,都是被它安排来到这里的。我是榆树沟第一个得了长生的人。为了能够垄断获得长生的办法,我把那个‘疯老溜’送进精神病院,谋害了张宝山父子俩。我设计了戏校离的‘事故’,又和陈勇毅做起了生意。山弥罗的卵活在长生者的体内,一旦受到巨大的刺激便会放出强大的能量。重者自燃,轻者就会陷入永远的睡眠中。那些长眠者不吃不喝,据说他们已经去了一个永恒噩梦的世界里。他们逐渐干尸化,可是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还活着。与陈勇毅的合作确实让我逍遥了几年。虽然经常被噩梦还有邪祟折磨,只要我不理不睬,它们也没把我怎么样。我按照信徒的指导将长眠者浸泡在盛满湖水的大缸里。突然有一天,一个长眠者对我说话了。他说‘它在等你,快去’。我不理解其中的意思,便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山杏是个好孩子,她不该过那种日子。我把她送到城里,就是想让她远离这个事。结果,她还是被陈勇毅的儿子骗回这里了。我之后的经历就和你差不多。我来村里找山杏,之后就来到了这里。我躺在你现在躺着的地方,以为自己就快死了。结果身边就出现了那个老头儿。他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就管他叫‘山中老人’,或者‘山佬’。这老头儿是光绪二十八年生人。幸亏我还读过几年书,知道光绪二十七年签了个《辛丑条约》,那一年是1901年。那么,这个山佬就是1902年出生了。这么算来,他可得一百多岁啦。

  那个山佬幼年时就跟着父亲四处逃荒。后来,不知是受人蛊惑还是为了苟且偷生,父亲带着他加入了叫做“济世道”的组织。这个组织治病救人什么的一概不会,唯独能凭借师傅那些邪门歪道召出“小鬼”在人家一顿折腾。然后再佯装除妖伏魔,把那“小鬼”收了之后骗取钱财。而这老头儿年轻时,也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天生通灵。除了那师傅以外,他照猫画虎地写符念咒,竟也显现出召鬼驱魔的才能来。师傅收他当了第十六任关门大弟子,据说那前十五任弟子早已得道成仙,行走于天宫之上,陪王伴驾去了。于是,他就跟随师傅演练道法,召鬼害人。随着道行一天天的长进,召唤“小鬼”的次数不断增加,他隐隐地得到一条信息。那信息并非言语,亦非文字,然而他就是明白这条信息是让他到一个地方去。他把此事将给师傅听,而他师傅坚决的告诫他“断不能去!”之后也并未说明理由。好景不长,“济世道”使邪法害人的事儿败露了。信徒们被赶尽杀绝,唯独这老头儿只身逃出,身边还带着一本师傅传给他的古旧的手抄残卷。据说这古旧残卷是抄写自一本从西域传过来的更加古老的书籍。没人知道那书叫什么名字,没人看懂里面的文字。持有者书的古代先贤们仅能偶然从这书上窥得一丁点的秘密。然后,再以一种口耳相传,低声秘语的形式将这点儿窥得的秘密传给后人。直到最后,传到这老头儿手中的就只有这本手抄的残卷和几个召唤“小鬼”的邪术了。道门被剿灭后,这青年时候的老头儿便到处游荡,逃命,并继续以过去的办法骗点小钱。那时候的中原大地正是时局巨变,军阀混战。再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之后,他忘记了师傅的警告,北出山海关,寻找那条信息中的“天命之地”去了。

  ‘悔不该当初没有听从师傅的警告啊。’我记得那老头儿是这么跟我说的。当这老头儿来到这湖边就马上被那怪物俘获了。不知被折磨了多久,他就像牲畜一般豢养在洞穴中。许久之后,他又接受了那怪物另一个“命令”。那命令就是“把更多的人带到这里来”。迫于恐惧,这老头儿开始为主人的命令奔波。起初,他蛊惑了几个村民,而后,他把一伙儿土匪引到了这里。在那怪物的帮助下,老头儿成了那伙儿土匪们的“山大王”,也着实让他快活了几年。然而,那放纵的快感无法冲淡现实的噩梦。恐怖的阴霾依然时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刃。他曾几次试图逃跑,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他甚至鼓动起一些信徒去偷袭那怪物。然而,许久以后他才得知,那怪物根本无法用人类的武器杀死。暴动的信徒们受到严酷的惩罚,只有他还在恐惧之中苟且偷生。老头儿绝望了,无论他逃到哪里,他总会面临同样的下场。但那怪物又向这老头儿承诺,如果愿意帮他,怪物就会赐予他永恒的生命,从今日直到永远。在绝望的边缘徘徊的这老头儿终于又找到了希望。然而信任那怪物,才是真正噩梦的开始。老头儿回到村庄后重整了教团,教给他们召唤仪式,命令他们保卫湖泊,最后,使用“永生”为筹码收购了所有信徒们的灵魂。

  那所谓的“永生”就是个天大骗局。死去的人被再次激活,但仍然不能抵抗继续衰老。身上的疾病被治愈却带来精神上的疼苦。残肢断臂被野兽的肢体代替,让人变成了怪物。而确知实情的这老头儿却不断地宣扬到:‘你们不正像戏台上的雷震子?不正像那大闹龙宫的哪吒吗?你们就是被神佛选中的天兵天将,总又一天就能得道成仙’。一时之间,那怪物就变成了信徒们眼中的活菩萨,真神仙。那怪物对此非常满意,不久就兑现了他对这老头儿的承诺。怪物将这老头儿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那些丝线就是他们俩互通信息的纽带。不同于往昔,仅将人类的大脑移植入体内。那怪物早已不满足于破解人脑中的信息来了解人类了。怪物要通过这老头儿的口直接与人对话,通过他的大脑直接把信息,包括情感直接翻译给它。而这老头儿是唯一与那怪物直接沟通,并还没疯的人类。这老头儿成了媒介,成了那怪物奴役人类的工具。还不如外面那些信徒们,在之后的将近百年的岁月里,这老头儿就像一部翻译机一样,如同工具一样的‘活着’。那‘永生’的意义就是比尸体多出一口气儿而已。”

  “这就是山中老人的经历?他后来怎么样了?”沈铭德问到。

  高仲臣接着说到:“山佬说话含糊,用词古老。但我猜,我把他的意思总结很清楚。其实,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见过那个怪物。‘山弥罗’这个名字就是他对那怪物的称呼,据他说,也是出自他手上那本古籍抄本中的一个词。但那本书,现在已经不知去向了。人类经历的一百多年的发展,那个山中老人已经不能准确地为山弥罗翻译出现代人的语言和情感了,他就像一台废旧的机器,被丢弃了。或许对于他来说也不算一件坏事。在经历了将近百年的折磨以后,他终于得到了安息。之后,我接替了山中老人的位置。然而仅仅十几年的光景,我也终于可以摆脱‘永生’的痛苦了……”

  高仲臣用空洞的眼神望着瘫在地上的沈铭德。虽然从这眼神中,他已经得出了答案,但沈铭德还是想要求证似的问到:“你是说,我就是下一个‘翻译机’?”

  沈铭德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或许这种意味深长的沉默就是一个肯定的答复。他奋力地用双臂支起身体,此时他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恢复了知觉。他向高仲臣爬了几步,焦急地说到:“求……求你,救救我。你一定知道出去的路。告诉我怎么能出去?”

  见高仲臣依然无动于衷,沈铭德更是心急。他直接爬到老人的身边,用匍匐跪拜的姿势恳求到:“我们一起逃,我能动了,我可以背着你。我们还可以救出高山杏,我们一起逃出去。之后我们可以出国,我们可以远远的离开这里。求你给我指一个逃出去的路。”

  沈铭德在老人的面前求了良久,并未得到回应。突然间,高仲臣就像“回魂”的死尸似的猛吸了一口气,说到:“我就不必了。切断与山弥罗的联系,我立刻就死。或许你还有个机会,如果山弥罗选中的不是你。”

  高仲臣将一条可以逃生的道路告知了沈铭德。其实,从他们所在的“准备室”,“手术室”,在到“弃骨地”这条路并不复杂。这些地点几乎都是由一条通道相连接,沈铭德只要沿着通道向前跑就会到达终点。而最终逃离的出口,就是一口位于村子里的水井。沈铭德将这条显露暗自记下,同时活动起自己的四肢和身体。他希望通过加快血液循环的方式让自己恢复到一个更好的状态。这时,他才惊喜地注意到,高山杏留在自己右手腕上的抓痕已经消失了。

  高仲臣突然问起高山杏的近况。沈铭德没有隐瞒地将自己在村中见到高山杏的事情告知了他。此时,沈铭德奇怪地询问,既然高仲臣与山弥罗相互连接,难道他会对高山杏的近况并不知晓?

  高仲臣回答到:“连接并不相通。我只知道山弥罗让我知道的那部分。至于其他信息,我还是一无所知。而山弥罗或许也不是全知的。它只能通过移植大脑中的信息了解人类世界。因此,它所看到的世界,应该是不同人类脑中的信息拼凑出来的世界。”

  回答了沈铭德的问题,高仲臣长叹一声,接着说到:“山杏,真是从小就被人厌恶的孩子。她是我妹妹最小的孩子。她出生不久便得了肺病,骨瘦如柴的。反正也没人在乎这孩子的死活,我就把她带到了戏校里做了‘祭品’……”

  沈铭德忽然打断了高仲臣的话,问到:“山弥罗是怎么分辨‘祭品’和‘献祭人’的?那些‘祭品’有什么用?”

  “它根本不用分辨两者的区别。那只是山下的信徒们的一套说辞。对于山弥罗来说,目的都是一样的。山弥罗有高超的手术技术,但它不能生产器官。所以,它就会挑选健康人,把他们肢解,作为备用。不管是‘祭品’还是‘献祭人’都会死在山下的湖里。‘祭品’一般是淹死在湖里,‘献祭人’一般会服用药物。之后他们会被捞到‘准备室’。这个时候,就需要我来告诉山弥罗,这两个人哪个能杀,哪个不能杀。”高仲臣接着说到:“高山杏被献祭了那么多次,就连山弥罗都嫌弃她,并把她放了回来。她被关在村子里,居然没人阻拦地和在那间屋子里会面。看来,这孩子又被那些信徒们嫌弃了。”

  舒展了几下筋骨的沈铭德忽然来了精神,便急迫地问到:“那个屋子为什么被信徒们厌恶?还有门口哪个‘山’字代表着什么?”

  高仲臣迟疑地说到:“那屋子……似乎发生过许多事,但都是老早以前的事了。至于那个’山’字……我也搞不清……或许连山弥罗也不清楚那意味着什么。不过……我知道,那个符号代表着山弥罗惧怕的东西,并且它想毁掉的东西……”

  就在这时,这高仲臣的身体猛然一震。两人似乎都明白放生了什么。这老头儿急忙说到:“身上。”而后,他的头就垂了下来。那根连接头部的“丝线”断开了,就像一具断了提线木偶。沈铭德焦急地在老头儿身上摸索。事实上并不难找,那是一张折叠起来的古旧但坚固的纸张。好像是从某本书籍上撕扯下来的。纸的一面书写着奇怪的文字,沈铭德第一印象觉得可能是维吾尔语或者是蒙古语。这张纸的另一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山”字,似乎在“山”字的下面还有一个圆形的圈。沈铭德没再多想,将纸片放入口袋,之后便大步顺着“丝线”穿过的洞穴中跑去。

长辞化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