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弥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二章 逃生

  沈铭德在漆黑一片的洞穴通道里摸索前行。离开那个带有昏暗光源的“准备室”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但他还是没有适应这种黑暗的环境。可能人类天生就不喜欢黑暗,所以几乎各种文化的神话中都会出现一位太阳神。沈铭德这样暗自安慰着自己,努力把头脑中不断出现的恐怖画面排挤出去。洞穴中的这种黑暗不是一般的程度的黑,甚至让他在一段时间里产生了“自己已经失明”的错觉。当人的视觉失去以后,其他感官就变得异常灵敏。偶尔,他会听到一种类似离开水的鱼,奋力挣扎,拍打地面的“啪嗒”声。那种黏糊糊,湿滑滑的声音正和自己指尖传来的洞壁上的触感相互呼应,让沈铭德不由得缩回了在前方摸索的双手。

  好在这段道路平坦,并在高仲臣的描述中并没有岔路。按照高仲臣的描述,沈铭德已经在自己的脑中形成了一幅地图。就算一片黑暗,他相信自己也能找到那条地下河,还有最终的出口。想到高仲臣这个人,沈铭德的情绪就变得有些复杂。他一度将高伯文和高仲臣看作一人看待,并认定此人做尽了坏事。后来,高伯文又让他以为,高仲臣早已化作活尸在戏校里追杀他。这一切都使沈铭德对此人充满了敌意。然而,就在刚才,对高仲臣这个人的敌意与厌恶忽然一笔勾销。说不上现在是对他尊敬还是怜悯,他或多或少对此人感到惋惜。如果时间充裕,他真希望能和这个人多聊上一会儿。“山弥罗”对于沈铭德来说,一切仍是个谜。

  在这种环境中,沈铭德不得不胡思乱想一番,以冲淡自己心中的恐惧。突然,他迈出的左脚悬空,紧接着中心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他的身体如同一个横放的滚筒,沿着坡道一路下滑。沈铭德巧妙地用双臂护住头部,调整下滑的姿势,直到身体平稳地停下。坡道不算陡峭,他并没有受伤,除了有点晕眩以外,身上根本就没有其它疼痛的感觉。一个泛着幽蓝微光的入口出现在他的面前。朦胧间,他依稀看见一座带有浮雕装饰的高大“门”状裂口。说是一道“门”,只因为两边盘蛇形的雕刻图案勾勒出一种类似门框的样式。可是,这“门框”并不是垂直立在地面上,而是成六十至六十五度角向前倾斜。说是一个裂口,因为它更像两块巨石间的缝隙。在微弱的光线中,可见到这裂口非常高大,成锐角直冲洞顶。

  当沈铭德走入裂口之中,他惊奇地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座高大的“殿堂”之内。地面平整,墙面光滑,处处都显露出人工雕琢的痕迹。巨型的墙壁轻微地向内侧倾斜,朝上延申,最终没入黑暗之中。虽然看不见顶棚,但沈铭德猜测,按照墙壁向内倾斜的角度来看,最终也会形成一个三角形吧。这若是人工修造的建筑物,他还真是折服于那些古代工匠们鬼斧神工的手艺。可是此时,沈铭德并没敢驻足太久,他沿着平整的道路借助四周的微光急步前进。几步之后他便发现左右两侧的墙壁上出现了大幅石刻装饰。那些石刻有阳刻,有阴刻,有些线条杂乱扭曲,有些支离破碎。当沈铭德经过一幅漆黑的石刻装饰时,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挂在墙壁上那块巨型石板上呈现出的时一条鱼类生物的形状。这条鱼,长约二十几米,鱼尾残缺,鱼鳍和头部完整,看起来非常凶猛。从这条鱼的体型,鱼头的形状,以及头部覆盖的甲胄,沈铭德分辨出这可能是一条生活在史前的硬骨鱼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或许就是一条“利兹鱼”。他抚摸着“雕刻”这条鱼的石板,忽然灵光一现,他转身跑向了另一端的“石刻”。一番观察之后,沈铭德得出了结论,这些并不是“石刻”,而是古代生物的化石。这些化石非常珍贵,那些远古的动植物几乎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化石表面干净,似乎经过某种处理,并经常保养。在某些断裂处,还能看出修复过的痕迹。

  沈铭德有些兴奋,回想起高仲臣告诉过,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就会经过一个“怪胎展”的大厅。估计,那老头儿指的就是这里吧。沈铭德没有忘记要尽快逃出的目的,但他的脚步明显变慢了许多。他以那种就像游览博物馆似的速度前进,若不是自己丢失了手机,他真想将所有这些化石拍摄下来。“怪胎展”?或许用这个词形容,并部过分。当沈铭德经过一些比较熟悉的“正常”化石之后,他见识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古代生物。这些怪异的古生物化石甚至给他一种被某些人拼接,造假的错觉。比如:蛇头鹰的骨骼化石。还有那些分不清是动物还是之物的化石标本,让沈铭德以为自己所见的并不是地球上的生物。越是往大厅后面走,这种经过“拼接”的生物化石出现的就频繁,形象也越怪异。然而,那些被“拼接”的骨骼部分看起来确天衣无缝,浑然天成。令人感觉,这些“畸形”的生物就是天生这副模样。

  大厅已经走到尽头,那些怪异的化石也被甩在身后。前方右侧出现黑洞洞的“小门”提醒着他,此地不宜久留。沈铭德留恋地向身后望了一眼,然后钻进了“小门”。他本以为自己又会在黑暗的洞穴中摸索一段时间才会进入那个被高仲臣称为“包菜田”的地方。然而,仅仅向前爬行了几步远,他就来到了一个类似电影院的场地中。面前的缓坡呈阶梯状,一级一级地升高。在大约数百米外的最高处,只见一团紫蓝色光晕在黑暗的空间中闪烁。借助那亮光,沈铭德看见在这个以黑色为背景的空间立,排排列列地站立摆放着如同鸡卵似的椭圆形物体。在缓坡上的每一级高度上都整齐地码放一排。它们前后左右的距离大致相等,就像坐在电影院中观看影片的观众一般。高仲臣将这里称为“包菜田”,着实非常形象。这一颗颗卵状物体像极了白菜,或是卷心菜。这一阶阶升高的缓坡就像“梯田”一般。沈铭德缓步慢行,从正好能够容一人通过的两棵“卷心菜”之间悄然通过。这些“卷心菜”的表面似乎都被一层乳白色的丝线覆盖,外表反射着荧光白的颜色。这让沈铭德想起了昆虫的茧,甚至联想到被蜘蛛丝包裹起来的猎物。他没兴趣,也不敢去思考这些“卷心菜”里包裹的东西,尝试不发一声低小心前进。

  正当沈铭德距离前方的光晕还有几十米的距离时,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右腿变沉了一些。他俯身查看,发现右侧的裤脚被一棵“卷心菜”底部什么东西挂住。用力拉扯两下后并没有挣脱,于是,他伸出两手打算将裤脚从那棵“卷心菜”的下面拽出来。用力拖拽之下可不要紧,情急之下,他几乎将这棵“卷心菜”拉离了地面。“卷心菜”躺倒在地,却依然粘在他的裤脚上。沈铭德用力甩了几下,那东西仍是“不离不弃”地贴着裤脚。他半跪下身体,借助那一束紫蓝色的光线查看。这一看之下真是吓得沈铭德魂飞魄散。只见一排人类的牙齿,仅仅地咬着他的裤脚。那乳白色的丝线就像某种菌丝,在沈铭德甩动下已经脱落的大半。半张腐烂的人类面孔从里面显露出来,用一只暴凸的,没有眼皮的眼球怨毒地瞪着沈铭德。他被吓得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只手正好推倒了身后另一棵“卷心菜”。他感觉手上残留着某种液体,黏滑又富有弹性,就像融化后的胶质触感。他立刻将手缩回来,并回头看去。从那颗躺倒的“卷心菜”下面,露出了人类下颚与脖颈的轮廓。沈铭德瞬间意识到这些“卷心菜”是什么了。他拼命地蹬踹地面,将右腿狠狠地砸向地面。一顿折腾之后,他终于摆脱了那棵“卷心菜”的纠缠。他迅速起身,向终点跑去。在他的身后,似乎传来无数个人牙齿打颤与磨牙的声音。

  沈铭德奋不顾身地冲进了那团光晕之中,从中穿过后他进入了另一个弧线型的洞穴通道里。一股幽幽的紫色光芒出现再前方,使沈铭德有些踌躇。那光芒再黑暗的洞穴中显得更加诡异。沈铭德放缓脚步,“救……救救我”一声轻微的呼救声飘进他的耳中。虽然未见其人,沈铭德却能认定那就是萧静再那紫色光芒中发出的声音。他急速跑上先去,发现那紫色光芒就是从这洞穴侧室中发出的。在光芒的照耀下,沈铭德发觉这间侧室也成圆形穹顶状。就在这侧室的石床上,仰面躺着一名女子正无力地挥舞着手臂。那就是萧静,他坚定地确认。正当沈铭德打算迈步进入侧室时,他发现在这地上满是水管粗细,还有树干粗细的物体,犹如古树的藤曼一般,盘根错节的散落整个地面。顺着这些由细变粗的管状物体看去,沈铭德差点惊呼出来,他迅速地捂住了嘴。那是一个不知该被称为何物的巨大恐怖物体在紫色光芒的照耀下刺激着他的视网膜。真是上天的怜悯,因为角度的关系,并没有让沈铭德窥其全貌。但就仅是这一眼,他东西将永远成为沈铭德噩梦的主宰。此时,萧静已经侧过头来,她的眼中带着泪水和求生的欲望。她将无力的手臂伸向沈铭德的方向,努力地抓握着,就像一个溺水之人急迫地希望能被拉出水面,就像饥饿难民乞求着食物。但那些本应静止的管状物突然蠕动了起来,顷刻变成了颤动,然后是剧烈跳动。沈铭德不由得缓步向后退去,再次退入了洞穴的黑暗里。她没有再看萧静一眼,转身飞快地奔跑起来。跑动中,他遮住了双耳,想屏蔽掉萧静那虚弱的呼救声。但是声音依然再脑中回响。他在口中不断念叨着:“我自私是因为我还理智!我很自私因为我还有理智!我自私,因为自私就是人类理智的证明!”在奔跑中,沈铭德突然一脚踏入水中,然后全身拍了进去。在冰冷湍急的水流中他回过神来,求生的本能使得他的感官更加敏锐。他随着水流,躲避着头上的石笋和其它障碍物,而后又潜入水中。

  水变得越来越浅,水流更加湍急。还没等沈铭德反应过来,他就像坐滑梯一样跟随水流从岩壁之间的一条缝隙中被抛射出去。当他接触到地面时还保持着那个“坐滑梯”的姿势,背部首先着地。沈铭德心想,这下完了,因为他听见骨头断裂的脆响声。他紧闭双眼,仰躺了数秒却没感到身上有什么不适感传来。当他睁开眼睛时,引入眼帘的却是一幅地狱一般的景象。无数的尸体,骨骸被丢弃在一个“碗”状的空间里。“碗”的中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四周的尸骸以缓慢的速度,螺旋式的向中央靠拢,下沉,然后消失。虽然找不到光源,但这个空间已经达到了视物可见的程度。看来,这里就是所谓的“弃骨地”了。

  “弃骨地”就是一座尸体处理站。从精妙的设计来看,这里应该不是天然形成的。虽然里面的臭味令人作呕,但还没有形成瘴气或其它有毒气体。偶尔,沈铭德还能感受到空气的流动,和吹过的微风。如此看来,这里距离地面应该是很近了。他刚才并没有直接掉落到什么坚硬的骨头上,而是非常幸运地落在了一层厚实的枯枝败叶上面。沈铭德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擦伤之后就寻找起通向村中水井的出口来。那个出口与地下河相连,所以出口因该流出水来。除了刚刚将自己送到这里来的那道口子,左右两边还有两处也喷出水来。沈铭德吃力地在骨堆和尸骸中前进,试图靠近其中一个流水的出口。在山体之中,他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因此根本判断不出那个才是正确的出口。

  在碎裂成块的骨骸中行走真是件艰难的事。有时那些骨骸掺杂其它不知名的东西会没到他的小腿。有时一脚下去,甚至会“吞没”到他的大腿根。这倒是让沈铭德想起了一年冬天到兴安岭旅行的经历。他努力不去看脚下的骸骨,试着将它们当作兴安岭的积雪。他的双眼锁定在前方不远处那一道涌出水的裂口,一步一陷地艰难挪动。骸骨缓慢地下沉,沈铭德不得不随时调整自己的重心,确保自己不会跟随那些骨头一起被“冲”下去。如果这种螺旋向下的力道在增大一些,他估计自己就会体验到“被冲下马桶的蟑螂”一样的滋味。随着一股向下的拉力,许多骸骨和垃圾都改变了位置。突然之间,一道强烈的光束在沈铭德的视网膜上晃了一下。之见就在他下方不远的位置,一道笔直的光束冲向云霄。他顿时欣喜,因为他看到了一件自己非常熟悉的物品——手电。

  沈铭德不由分说冲了下去,将一把微型手电握在手中。然而正当他转身准备爬向高处时,他发现了一具新鲜的尸体躺在骸骨之中。那具尸体穿着越野摩托车手式的防护服裤子,就和他自己的裤子相同。上衣已经脱去,露出军绿色背心和几乎血肉模糊的双臂。尸体的头部已经丢失,在脖颈处留下被利刃砍头的整齐伤口。沈铭德望着这具尸体,感到一阵心寒。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具尸体是谁,依然为他感到惋惜。他走近这具尸体,将手放在上面低头默哀了片刻。忽然间,他感觉到尸体的裤子口袋里装着鼓鼓囊囊的东西。沈铭德翻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打百元现金和一张折叠得整齐的纸片。他翻开纸片,借着手电光阅读了上面的文字:

  沈铭德:

  我不太会写信,你多包含。如果我最后还都没说明白,或没机会说,我就打算把这封信给你。

  我不是杨广城,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杨川晕倒在树林里,他给他爸,真的杨广城打了电话。后来他爸来接他,被两个人给杀了。我出现时,那俩人都已经跑了。后来我怀疑,他俩可能是榆树沟的人。我就拿了杨广城的手机,把杨川送到里沟县医院去了。

  后来你公司就打电话给我。其实他真的杨广城。去了之后,我发现萧静和你都要找湖,而且你们谁都没认出我来。就这么回事,我就把这事隐瞒到现在。

  至于我是谁,你知不知道都无所谓。我很理解杨广城的心情,因为我儿子也被它们杀了。我找湖,其实就是想报仇。就算我杀不了它们全村,至少我也得杀了害我儿子的凶手。就是那个有长虫胳膊的家伙。他也害了杨川。这下我把自己和杨广城的仇全报了,也值了。

  人要是见过一次湖,也不代表以后就总能找到那个湖。找到湖的办法我也不知道。这次也多亏了你,才完成我的心愿。非常非常感谢!如果这次我把仇报了,活着也没啥意思了。小沈呐,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你得好好活着。这次我跟你进村,我也没打算活着出来。如果我把事办完了,你就在湖边,把我当成祭品给献了吧。这样一来,你手腕上那个鬼手印也消了,那帮村民也不缠着你了,那个陈什么的爷俩也不敢找你麻烦了,你还能落个长生。

  就听老大哥的话!你就这么办了!

  最后,我还得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要杀死村里那些妖怪,你就得拿钝器往它们脑袋上招呼。只有把脑壳敲碎了,把脑子打碎了它们才能真的死。要不,你捅它们几刀,过几天它们还得活过来。还有一招,就是直接用火把它们烧成灰,那就没办法复活了。

  行了,就说这么多。该上路了。你保重。

  泪水“啪嗒,啪嗒”地落在信纸上。沈铭德立刻擦去眼泪,将这封诀别信折好放入自己的口袋。想到这老头儿那张倔强的脸就让沈铭德感到热血沸腾。他忍着眼眶中的泪水,鼻腔中的酸涩,拉起这具尸体的两条腿艰难地向“碗”的边缘,高处托去。无奈,尸体太重,又在不断下滑的骨堆中行走,还没走出几步,他就感觉筋疲力尽。沈铭德瘫坐在下来,束手无策地看着这具尸体向下方缓缓滑动。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背起这具残尸,和自己一起离开这片山林。然而,理智告诉他这并不现实。如果还有可能,他希望这具尸体能永远地留在骸骨堆的表面,永远都不要被“大碗”中央的漩涡吞没。可是他环顾四周,却想不到任何办法。哽咽中的沈铭德最终还是意识到,或许就让他“尘归尘,土归土”才是最好的结局吧。他双膝跪倒在骨堆上,恭恭敬敬地向那具尸体磕了三个头。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他发不出一点声音。或许他明白,只要发出一点点声音,他的眼泪就会伴随着声音夺眶而出。他必须克制自己,只是在心里默念:“大哥,你一路走好。”

长辞化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