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弥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三章 梦的彼岸

  “距离尸体最近的就是出口”,沈铭德如此推断。他用脚下的骸骨堆起了一级台阶,攀上了位于两米左右高度,不停向“弃骨地”里灌水的洞口。这个洞穴正好能够容纳像沈铭德这种中等身高的人弯腰通过。他双手撑着洞壁,岔开双腿,以“大”字型的姿势在洞内攀爬。湍急的水流从他两脚之间流过,似乎力量十足。这就是他不愿意踏进睡中的原因。因为水中湿滑,一个不留神就会跌倒,之后可能又会随着流水被冲回到“弃骨地”里去。

  沈铭德爬上一个落差不大的微型“瀑布”,从这里开始,水变得越来越深直到把他完全淹没。好在那水流并不是很急,他扒着洞壁,尽量让自己的头露出水面之外,用叼在嘴里的手电照亮前方。时间的概念在这里被淡化,也不知在水中浸泡了多久,沈铭德终于见到了一束自然光从头顶射下来,映照出流水的去向。那道光束真是美极了,犹如圣光照进神殿,庄严而又安详。沈铭德急不可耐地游进那个映照在水面之上的光圈中,抬头观瞧,只见圆形的井口高悬于自己的头顶上方。井壁由凹凸不平的石头构成,只要能攀上井壁,他就能够以那些凸起的石块做落脚点,最终登上井口。然而难题又出现了,井壁位于洞穴的顶端,洞顶距离水面大约还有两层楼那么高。他要如何攀上洞顶呢?

  沈铭德更换这角度,寻找适合攀登的办法。就在此时,他裸露在外的肩膀感受到了一股被碰触的瘙痒。犹如惊弓之鸟的沈铭德就像触电一般地扑进了水流,在惊吓之中游出数米,才紧贴着洞壁探头观望过去。他看见一条细长的东西在光线边缘的黑暗中若隐若现,仿佛幽灵一般。难道那是一条蛇?沈铭德不由得心中生疑。他动都不敢动地背靠洞壁观察那条蛇的动向。而那条蛇也是一样,吊挂在洞顶毫无动作,如同钟摆随风摇晃。他仔细观察那蛇,只见它成暗褐色,看不出又什么花纹,全身像麻花一样拧成一股一股的。看到这些,沈铭德暗自觉得有些好笑。他缓慢地游到进出,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其实那只是一条粗麻绳。麻绳的顶端还有一个桶状的物体,缠绕在井壁上支出来的什么东西上。他尝试拉扯几下麻绳。确定了这东西的牢固程度之后,他手拉麻绳,脚踏洞壁爬上洞顶。之后,有像攀岩运动员似的一点点地爬向了井口。沈铭德从井口探出头来,天空早已经泛白。荒村里完全看不出昨夜的喧闹,只见附近火盆中的余烬还冒出缕缕青烟。他悄无声息跳出井口,寂静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此时,他再看着这口井,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他并未停留太长,趁着村中无人,他悄悄地避开了村子中央的土路,潜进了树林。当感觉到已经把那座如坟墓一般寂静的村庄甩在身后,沈铭德狼狈地向城际公路的方向逃跑过去。

  沈铭德躺卧在一张巨大的沙发里。他揉搓着惺忪的睡眼,想尽快摆脱睡梦给自己造成的混沌。从那个洞穴中逃脱的经历在他梦里循环了一遍又一遍,然而对于自己如果回家,怎么换了衣服之类的记忆却模模糊糊。一切的经历让他感觉如梦似幻,就像看了一场VR电影。对于一个常年坐在办公室里的人来说,他真不晓得是何种力量让他在最后能像攀岩似的爬出那个井口。“求生的欲望”?也许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沈铭德尝试着坐起身来,然而他一动也不想动。浑身的酸痛感和无力感让他觉得自己生了一场大病。腹中的饥饿和口中的干渴都不能促使他离开沙发。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刚才在睡梦中,他就听到过几次这样的敲门声。这一次,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沈铭德不想去理会,可是无奈那敲门声一阵比阵响,一阵比一阵急,还伴随着“沈铭德!开门!”的呼喊声。他只好艰难地挪动到门口,揉着眼睛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沈铭德不得不瞪大双眼,注视眼前这个自己无比熟悉的男人。这人肩宽背阔,成到三角形。利落的短发,脸上带挂着微笑。其实,也没人直到他是否在笑。因为这人天生嘴角上扬,总给人一种微笑的错觉。

  “周腾飞?你怎么……”沈铭德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把话说下去。自从那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期待过能够再次见到这个家伙。此时,他只剩欣喜,惊讶,恐惧,彷徨,激动等多种情绪纠结在一起的表情,还有一双几乎冻结在门框的上的手。

  “难道一切都是梦吗?”沈铭德不知不觉地将心中闪过的想法吐了出来。如果是梦,他还是分不清站在面前的周腾飞是梦境,还是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

  “沈铭德!快醒过来吧!”没想到,周腾飞给他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你怎么还不明白!一切都是你的梦!所有你见过的人,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

  “什么意思?你也是我的……”沈铭德迷惑了,他理解了周腾飞话语中字面上的意思,却不晓得他的逻辑。

  “周腾飞早就不存在了,他被你杀了。你把他弃尸在馄饨山下,在城际公路上逃离时你遭遇了车祸。由于自责和恐惧,你的大脑才编造出这个故事。你已经昏迷太久了,故事已经编完了,快醒醒吧。”周腾飞焦急地说到。

  “我……为什么要杀你?萧静呢?”沈铭德迟疑地问到。

  “就是因为萧静,你才对周腾飞下手。”面前的这人继续说到:“就像以往一样,你的欲望必须得到满足。就像你的生意一样,可以不择手段。你用周腾飞曾经讲过的故事编造了一个谎言。你去寻找周腾飞只是你心里赎罪的愿望。你见到每一个人都是你自己的一个分身!周腾飞不存在,他是你救赎的对象。杨广城不存在,他是你勇气的化身。陈怀志不存在,他是你控制的欲望。高伯文也不存在,他是你最狡猾的一面。就连高山杏,她肯定不存在。那就是你自己,苦苦挣扎,等待解脱的你!”

  沈铭德不由得向身后倒退了一步。这种佛洛依德式的解梦让他感到震惊。他段不相信自己目前就活在梦境中,然而自己那些离奇的经历有怎能让他不去相信呢?此时,他是多么希望面前的周腾飞能看着自己惶恐的表情,忽然大笑一声,说到:“哈哈,你又上当啦”之类的话。然而,面前这人却满脸严肃地向自己逼近过来,面带微笑,但有像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样。

  沈铭德瞬间又回忆起一人,他焦急地问到:“方……那么方九龄……”

  这个名字一出口,周腾飞的眼神显得有些飘忽不定,唇齿之间嘟囔着:“那也是你……”

  沈铭德非常好奇,如果所有这些人都代表着自己性格的一个特征,那么方九龄代表着什么呢?难道他就是自己最想成为的人?

  “方九龄代表什么样的我呢?”沈铭德追问。

  周腾飞慢慢靠近了他,之后就好像做出什么决定似的喊出:“那是你的恐惧!”

  正当沈铭德在琢磨这话的含义时,不知道怎么的,一把短柄手斧握在周腾飞的右手中。沈铭德只感觉自己的左耳边有一股劲风袭来。他也不知道是忽然间的腿软,还是出于条件反射,一屁股瘫坐到地上。周腾飞这一下的力道巨大,斧头深深地嵌进了门边的木制装饰柜里。沈铭德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破胆,趁周腾飞用力拔出嵌在木板中的手斧时,他手脚并用地爬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然后,顺势向奔上了身后的楼梯,向别墅的二楼逃去。此时,他的心中很清楚,就算从后门逃生,但在穿过后门之后他将面对的是高高的院墙。最好的逃生路线,可能就是二楼自己的卧室。他可以锁住房门,然后用放在卧室里的钥匙打开防盗护栏逃跑。沈铭德冲进自己的卧室,反锁房门。突然间,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形黑影从遮挡着乳白色纱帘的窗外一闪而过。“不好,难道周腾飞瞬间就移动到二楼的窗外?还是他还有帮凶?”沈铭德在心中念叨着。此时,他已经听见门外斧头敲打的声音,以及周腾飞的说话声。

  “出来吧,沈铭德,我来帮你醒过来。死在这个噩梦里,你就能醒过来。快出来吧。”周腾飞边说边走上楼梯。他紧紧握住手斧,压低自己的中心,显得非常紧张而又谨慎。二楼几乎所有的房间的大门都是敞开的,唯独在走廊尽头的左右两扇房门紧紧地关闭着。周腾飞蹑手蹑脚地移动到走廊的尽头,他伸出手去轻轻扭动自己右手边的门把手。不出所料,房门被牢牢地锁住。不知是出于愤怒还是决心,他举起手斧狠狠地向单薄的木门砍去。他将走手小心地伸进了被斧头砍出的洞内,从里面打开了门锁。房门被缓缓开启,只见这是一个几乎空荡荡的小房间,门左侧有一个窄小的气窗。或许个房间的初衷是作为衣帽间使用的,然而从房顶上垂下的碎骨挂饰,墙壁上奇怪的符号和文字,以及按照某种图形摆放在地上一组组的红色蜡烛都让人搞不清楚沈铭德把这个房间作为什么使用。最让人感到窒息的还是那尊放置于气窗对面,仅靠在墙壁上的怪异石头雕像。若不是周腾飞看到一个雕刻精美木制底座,还有前面的作为“贡品”的生蛆猪头,他还真把那个雕像当成由几块诡异奇石堆砌起来的垃圾。

  周腾飞根本不想搞清这个房间的秘密,他回头转身,离开时还不忘带上了房门。这时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肯定,沈铭德就藏在对面的房间了。他双手握斧,向木门挥击过去,两下就砍出一个小洞。他就像刚才那样,打开了房门。一间整洁的卧室呈现在周腾飞的面前,简直就和对面的小房间形成天堂于地狱的对比。宽敞明亮的卧室内不见一人,低矮的床下根本就不可能是藏人之所。环视之间他注意到摆放于房门右侧的巨大衣柜,那柜门虚掩,几乎还能看到衣角露在外面。周腾飞悄然走到衣柜的正面,他高举起手斧,屏气凝神。他的左手缓缓伸向衣柜的把手,做好的准备。就在突然拉开柜门的瞬间,周腾飞右手中的手斧也随即劈下。于此同时,一声痛苦的叫骂声冲破的周腾飞的喉咙。一道黑色的迅捷身影从衣柜顶层弹射而出,直扑周腾飞的面门而来。他躲闪不及,一个毛乎乎的东西拍在他的脸上,如钩般的利爪嵌进皮肉,鲜血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还不等周腾飞伸手将脸上那东西拉开,那个小东西就像一团棉花一样,轻盈地飘落到他背后的床上,转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终。

  正当周腾飞忍受着脸上火辣辣地刺痛,打算伸手拾起掉落在衣柜中的手斧时,一阵剧烈的疼痛又从膝盖处传来。周腾飞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只感觉到背上,胳膊上,脸颊上被抽打的阵阵剧痛。随着后脑一震,他双眼发黑,失去了意识。沈铭德就站在周腾飞的身旁,喘着粗气,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杆。刚才,正当沈铭德意识到自己门外是周腾飞,窗外还有帮凶时,他几乎有一次绝望了。他从衣柜中拿出了自己珍藏已久的球杆躲进了浴室的门边,并下定决心,任何人胆敢冲进来,沈铭德就跟那人拼命。他听到周腾飞砸门的声音,于是他握紧球杆等待那人的闯入。然而,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却不见有人进入浴室内。直到沈铭德听见房内惨烈的叫骂声,他才估计到,原来这个倒霉的家伙招惹到了躲藏在衣柜里的妮妮。此时,他才悄然走出浴室,击倒了周腾飞。

  正当沈铭德准备离开房间,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门口。这时一个旧时村民打扮的“老人”,身高足又一九之多。之所以称之为“老人”,是由于他土黄色的脸上堆垒这沟壑纵横的皱纹。这人在高耸的额头与颧骨之间的裂痕深处可以看到一双细小的眼睛。眼窝深陷,犹如深渊,目光凌冽,就像凶猛的野兽。沈铭德在惊吓之余,不由分说,一球杆就打了过去。如果说,刚才击倒周腾飞时因为顾及旧情没下死手,但沈铭德在面对这个“怪物”一般的老头儿时真是用上全身的力气。那人不躲不闪,而是伸出左手非常轻松地接住挥舞过去的球杆。沈铭德握紧球杆的双手间只感觉一滑,这支球杆就出现在了那老头儿的手里。紧接着,那老头儿猛然抬起一脚,踢在沈铭德的肚子上。他随着这股力道连续后退的好几步,一下子跌坐在窗边的地板上。那老头儿向前迈出一步,就像拎起一只小狗似的将周腾飞扛在自己肩膀上。正当那老头儿即将跨出房门时突然丢出了一句话,之后头也不会地离开了。

  沈铭德捂着独自在痛苦中挣扎了很久,等他清醒过来才隐约意识到那老头儿似乎说的是“干你该干的事儿”。此时,那个恐怖的老头儿和周腾飞已经离去。但沈铭德还是不敢留在家里。他连滚带爬地下了楼梯,冲出敞开的大门,跑出小区。这一天,许多保安,邻居,还有路人都目睹了一个身穿白色家居服,脚蹬拖鞋的“疯子”在街上癫狂地奔跑。沈铭德拼命地跑,拖鞋跑掉了也不知道,双脚磨破了也没理会。或许只有这样拼命地奔跑他才能从周腾飞所谓的梦境中醒来。或许只有奔跑才能让他逃离山弥罗的魔爪,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逃什么。

  沈铭德跑进了一个小公园,他终于跑不动了。他喘着粗气在路边的公园长椅上坐下,对面就是一座公共厕所。天气不错,有种雨过天晴的畅快感。太阳从一块厚实的乌云中探出头来,将阳光洒满大地,路边的草丛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碧绿清新。一对白蝶在草丛间纠缠不清,就像公园小路上的情侣从沈铭德的面前缠绵经过。公共卫生间里的游人们进进出出,他们或许都是贪图雨后的凉爽而出来闲逛的吧。然而沈铭德注意力并不在那些游人们的身上。他注视着公共卫生间,突然就像触电一般的弹了起来。他捡起一块石头在面前的水泥地面上刻出了一个大大的“山”字,然后又凭记忆在这个“山”字的下面,中间的位置画上一个圆圈。他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卫生间,又看下这个“山”字,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缓慢地围这个字转了半圈。这个画友圆圈的“山”字正好颠倒着呈现在沈铭德的面前。他转过头,注视着公共卫生间那个“男厕所”的标志,突然发出了震天撼地的狂笑。半晌之后,他收住了笑声,又默默地低头啜泣起来。

长辞化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