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龙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麟幼

  他很自卑。

  因为同样的自卑,所以,稻稻恋认可他是属于与自己同样的生物,是一个可以相互说话的人。当然,也仅仅限于说话而已,身处在这个悲哀之世当中,每个人都需要谨言慎行,少做少错。

  “喂!”她穿过校场走了过去。

  然后他看了她一眼,退回到阴暗的长廊,回到屋子的另外一边去了。也就是说,他拒绝和她说话,也就是说,他比她感知的自卑还要自卑。

  也就是说,他所处的世界,比稻稻恋的世界更加狭隘。

  “嘛,真是的,可真是不可爱的小孩子呢。”

  水宫赤松十六岁,稻稻恋十七岁,所以她是姐姐,可以这样训斥晚辈。

  “稻稻恋。”有个宽厚的男声从校场的入口响起,那是个有着橘红色暖阳发色的温淳青年,他叫冮前,是这个校场的家长。

  顾名思义,家长,一个性格温顺到可以照顾这些孩子们的大前辈。

  “冮前哥哥。”稻稻恋抿出微笑,看得出来,这个叫做冮前的家长人缘很不错。

  “嗯,你又偷懒了。”

  “没有没有!”

  “真的?”

  “可能是假的吧…冮前哥哥,你特意叫我的名字,是有什么事情吗?”

  校场上还有许多人,除开进到长廊的水宫赤松和稻稻恋,还有六个人的样子。可是冮前特意叫出稻稻恋的名字,可见,应该是有任务分发下来了。

  冮前点点头,道:“雁青州江都府发现了鬼的踪迹,那边的斩鬼人回报过来的信息,是三只左右的阴鬼。”

  鬼是一种吃人的怪物,有着强大的非人力量,只在夜间活动。他们根据能力的不同,被分为“鬼阴月蚀”四个等阶,以及更高的“长生鬼”之存在。

  鬼的等阶越高,食量越大,需要吃的人就越多。所以这是个悲伤的时代,十三州各地随时上演着亲密无间的朋友,在日暮分别,翌日就闻知好友死去的悲哀…

  落泪是无用的。

  这也是个英雄的时代,各地都在尽全力培养斩鬼剑士,与鬼厮杀搏斗,力争夺得人类可以栖息繁衍的疆域…人类之中,最强的斩鬼人,被称之为龙!

  而龙之下,则是麟幼,以及其他剑士。

  十三州中,除开州主势力,其余斩鬼剑士都隶属于一个名叫“龙族”的神秘组织。

  “江都府?”

  稻稻恋所处的校场在雁青州东吴府,是为培育斩鬼剑士而存在。她属于本部剑士,由龙族直接派遣任务,不受十三州府主势力把控。

  东吴府西北往上便是江都府,隔山相望,可谓是很近。而江都府,也可以说是江都州,府主大将军大人操控着雁青州的所有势力、军队、商行。

  “嗯,江都府,那位府主是大将军大人。而他的第四位公子,正是仲秋节后,会迎娶姬儿公主殿下的苏铁头殿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冮前将眸光转到了校场一角,那里有颗巨大的柳树,旁边,种着一颗幼小的杨树。杨柳依依,杨未长成,柳已随风。

  在杨树边上,蹲着个莫约十四岁的金发少年,他有着一双金黄色的璀璨眼瞳,绚烂到极致的美丽脸颊,以及,铭刻在眉间,不属于这个年龄的莫大悲伤…

  冮前转过脑袋,看向稻稻恋:“虽说是阴鬼,但是以雁青州大将军府,与司州皇族联姻这件事来看,未免不会有月鬼、蚀鬼这样的等阶出现。”

  “稻稻恋,你和水宫赤松一起,去清除江都府的鬼,以确保联姻之事不会被破坏。”

  稻稻恋歪着脑袋:“和水宫先生一起?”

  “嗯。”

  “我不干。”

  “诶?为什么?你似乎和他很合得来。”

  “并不是这样,我认为水宫先生很讨厌我,所以这个提议不行,绝对不行!”

  “那好吧,拒绝组队,那稻稻恋你只有一个人去干这件苦差事了。”

  “诶?”

  稻稻恋这才想起来,关于龙族内部的诸位麟幼,在未成为龙以前,有一个“护麟计划”存在。

  麟幼是拥有巨大潜力的中坚力量,可以抗衡月之鬼、蚀之鬼。但是正因为潜力巨大,龙族不容有失,所以麟幼外出猎杀恶鬼都是两两组队,确保安全。

  目前,东吴府龙族校场里面有八个麟幼,两两组队…

  稻稻恋眼前一亮,看向那个在杨树前喂水的少年:“天神弟弟,我们…”

  “嗯?稻稻恋姐姐?”

  那个少年还没有说完,只听一个成熟的女性魅惑声音从柳树上面传下来:“稻稻恋,老女人,别想染指天神弟弟。年初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组队了。”

  老女人?

  “鼓!”

  稻稻恋恶狠狠看了眼那在树上搔首弄姿的丰满女子,而后,看向冮前:“好吧好吧好吧!水宫先生就水宫先生,谁叫我是老女人呢,就我落单了,我有什么办法!”

  冮前抿出微笑:“能让稻稻恋失去笑容,也是件稀有的事情呢。”

  两天过后,一辆汽车从舍管驶离。

  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个国色天香的女孩,身穿淡紫色的蝶衣,头发清爽扎成马尾,用一朵紫蝴蝶样式的发布捆在脑后。

  稻稻恋鼓着嘴巴,没好气道:“水宫先生,我累了,你来开车!”

  “这才三分钟。”

  “累就是累,和时间没有关系。”

  “哦。”

  水宫赤松坐在副驾驶座上,他是个沉默寡言,拒绝和任何人合作、说话、沟通、交流的男人。他这样的男人按理来说,是不会接受和任何人的组队的,不知道冮前是如何说服他的。

  他有着墨蓝色的发色,一双平淡的眼睛闪烁着微光,好似初晨的第一缕阳光,如琥珀般好看。

  然后,水宫赤松从杯垫里面拿出水杯,喝了一口里面的无色液体。

  “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

  莫名其妙想打人呢。但是,稻稻恋歪着脑袋:“水宫先生,出门的食物、衣物、补给,都是我在打包,那两杯水也是我放在那里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两杯是水,不是酒。”

  “……”

  水宫赤松将眸光看向外面,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对生命没有热爱,如果我开车,既不会照顾你的死活也不会照顾我的死活…会很危险。”

  “咦,水宫先生是在替我思考吗?”

  “……”

  他不说话,保持着缄默,只将心事从眼睛里吐出来,扔到沿途的风景当中。

  不知缄默了多久以后,唤醒水宫赤松,让他回过头的,是一声惊天巨响——

  “哐!”

贝多假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