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龙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木鬼

  车径直撞到了一颗树上。

  车的好车,撞上去发出巨响却毫无形变。树是松树,树干坚韧,除开“簌簌”落下松针外也没什么大干系。可是,开车的人是个迷糊鬼,躺在路边血肉迷糊的那个女人是个倒霉蛋。

  “发生了什么?”驾驶座上,稻稻恋转过脑袋,眼中满是泪花,看着不惊不讶的水宫赤松:“吓,吓死我了!”

  “……”

  仍然是熟悉的缄默,只是这次时间很短,水宫赤松打开车门:“下去看看。这么熟悉的血腥味,你大概撞死人了。”

  “呜呜呜,真的吗?”

  “嗯,真的。”

  两人从汽车上走下来,他们手上各自提着一只箱子。稻稻恋的是白色,水宫赤松的是蓝色。

  他们走到原本的马路中央,只见挨着山壁那边躺着一个女人的尸体。她上半身靠在土墙上,肚子撞在石棱上撞出一个大洞,不过没有鲜血流出来。

  在尸体周围,也没有鲜血,很是诡异。

  “嗯?”

  水宫赤松注意到,这个女人的手指都不见了。指骨上参差不齐的撕裂痕迹可以表明,那是被活生生咬断的。

  “鬼。”

  稻稻恋看着她,在那双空洞的眼眸中,感受着发生在也许是昨夜的悲哀,下了如此的结论。她是被鬼,吃掉的人。

  然后,稻稻恋回到汽车旁边,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束素白色的凤尾兰,摆放在女尸的面前。

  她点燃了那束凤尾兰,祭奠亡者,香气弥漫。

  她看着她,看着那扭曲到几乎和蜥蜴无异,看不出年龄,看不出原本姣好面貌的女子,喃喃道:“疼吗?”

  然后,她打开了身边的那只白箱子……

  箱子里面放着的是斩鬼剑士战斗所使用的道具。虽说名为剑士,但是有许多斩鬼人并不以剑为战斗武器,使用奇形怪状武器之人大有人在,只是因为斩鬼最重要的是要一刀砍断鬼的脊髓骨——那是鬼的要害,只有砍断脊髓骨,鬼才会死。

  所以,斩鬼人几乎都会随身携带一把长剑,使用逆火钢打造而成的特殊长剑,用于给鬼致命一击,故而斩鬼人又名斩鬼剑士。

  稻稻恋从白箱子里取出了自己的逆火剑——她手中握着的本来只有剑柄,逆火剑是没有剑刃的。而只见片刻后,青色的剑刃迎风而涨,一股气浪从稻稻恋身周荡漾而出…

  然后,她站起身,一刀砍向了那诡异女尸的脖子!

  “咔嗤!”

  就像是一刀砍进了竖放着的草席里面。

  “嗯?”

  头颅高飞,青刃消失,稻稻恋将剑柄放回了白箱子,看着水宫赤松微笑说道:“水宫先生,我解决了她的痛苦呢。这样,算不算是做了好事?”

  “……”

  水宫赤松转过身,钻进车子,这次他坐到了驾驶座上:“走吧。稻稻恋,先说好,我的车技很危险。”

  -------------------------------------

  汽车缓缓向前。

  水宫赤松太稳健了,开的真的很慢。到天黑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开到下一个预计的燃油站,需要在山路旁边的平台草地搭帐篷过夜。

  “水宫先生,你不觉得你有问题吗?”抱着柴禾,丢到地上,看着水宫赤松钻木取火的稻稻恋说道。

  她亮了亮手上的东西,那是一盒火柴。

  水宫赤松看了眼:“嗯,我有问题。”

  然后继续埋头钻木取火。

  “鼓!”

  完全无法交流好吧!

  稻稻恋叉着腰,生着闷气之时,一声“噼啪”的细微声响传出,水宫赤松引燃了松茸,升起烟火。在火光中,水宫赤松看着她问道:“你为什么,会砍下一个死人的脑袋?”

  砍掉死人的脑袋,破坏全尸,怎么看都是不道德的事情。

  “嗯?”

  忽然,稻稻恋收敛笑容,以冷漠到千里之外的眸光回应他:“如果她没有死,那种眼见撕心裂肺的痛苦呈现在面前,而不给予终结,是你我都没有办法承受的罪恶。”

  “你害怕她还活着?”

  “也许吧。”

  “哦。”

  水宫赤松不再去问,而接着,似乎感受到对情绪的无法把控,稻稻恋搓了搓僵硬的脸颊,堆出虚假的微笑:“讷,水宫先生你负责扎营,我到附近刻画逆火结界驱散蚊虫。分工合作,好吧?”

  虽说是询问,不过水宫赤松可不会回答。

  当做对方是默认了此事,稻稻恋便提着箱子,穿到了树林子里面去了……

  在她离开过后,水宫赤松忽然抬起头,看着她消失的那片黑暗,疑惑道:“刻画结界,需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吗?这是想铺多大的床?”

  话分两头,稻稻恋这边。

  她的双腿很纤细,一点一蹦,明明动作弧度很小,但是走的很快。

  比水宫赤松开车还快。

  不一会儿,就走出两里地,稻稻恋面前出现了一座木屋。木屋开着窗,但是很黑很黑,月光也照不进去。而木屋外面的木阶下面,则堆着已经枯朽的白骨、尚未腐败的筋肉、阴森森到不比忘川奈何干净多少的血污。

  这不是个善地。

  稻稻恋仿若不知,她走上去,踩在枯骨之上、路过曾经的悲哀之地、站在那被惨死者的痛苦,所搭建而成的木门前面——

  微笑着,敲门说道:“你好,雁青州东吴府,风之麟幼,稻稻恋拜上!”

  “嘎吱——”

  明明没有人开门,但是门的合页却发出铁锈散落的声音。

  “你好。”

  黑暗之中,有一个磨牙般难听的声音响起。很是渗人,就好像是贴着头皮,在抱着脑袋啃噬的声音。

  “我是…我是木头鬼,我要吃了你。”

  “咻!!——”

  声音落地,破风声大响!一捧树枝从门后的黑暗中爆射出来,刹那间出现在稻稻恋的面前,然后——

  她脸上仍然挂着微笑,似乎对自己的境地毫无认知,被那些树枝扯了进去!她被,吸纳到了黑暗之中!

  -------------------------------------

  “吱——”

  “吱吱吱吱吱吱——”

  一阵难听的声音传出。

  周围的木头很硬,稻稻恋的手劲在诸位麟幼当中算是垫底的存在,因此,她废了老大的功夫才将身边的木头给砍断,恢复自由。

  她感应到自己被扯进了一个洞窟里面,应该是被藏在木屋底下的洞窟吧,也怪不得那样黑了,连月光也无法照明。

  “呼呼~~”

  在山壁上跳了两次,大概坠落了十五米左右,稻稻恋终于踩到了结实的地面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稻稻恋笑着说道:“如果是水宫先生,或者是天神弟弟在这里,大概会很轻松吧?”

  “果然,我好弱啊。”

  她挥了挥手中的风之逆火剑,左手提着箱子,明明眼中是冷漠的无情颜色,却能够微笑着说道:“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和你素未谋面,但是你是人类……死前那样痛苦过,你的恨意,我来索回。”

  她口中的“你”,很显然。

  就是马路上,那个疼痛成蜥蜴面孔而死去的,曾经也美丽过的女孩。

贝多假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