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龙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不疼

  脚底下踩着的触感虽然结实,但并不是泥土,而是木头。

  四周的墙壁同样如此,这里整个洞窟都是用细长的枝条拼接起来而形成的。树条上并未长有树叶,显然枯萎了许久,不过,这些枯萎了许久的树,仍然坚韧无比。

  “哎呀哎呀。”

  稻稻恋拿逆火剑戳了戳,完全刺不进去呢。

  不过,她也大概明白了隐藏在树窟里面那只木之鬼的来历了——

  在此处需要提及一个概念,也就是鬼因何而来,为何鬼会吃人的原因。那就是,鬼是由人变来的。

  具体来说,是人类濒临死亡之时正遭受巨大的痛楚,在残忍中所凝聚出连死亡也无法剥夺的执念与怨恨,由这些怨恨作为养分,滋补坏掉的肉身与心灵,人类就这样变成了鬼,吃人的鬼。

  也不怪鬼会吃人,因为,大多数这样的悲剧都是人类一手造成的。鬼所做的,不过是报复罢了——当然,报复不分无辜与否,这也是现世的悲哀源泉,鬼报复错了人。

  以人类怨恨为养分,从死亡的彼岸牵引到此岸,这就是鬼之来历。

  “哒哒——”

  稻稻恋走在树窟里面,手中握住的逆火剑散发出青色的光韵,照亮着身边的世界,往木之鬼隐匿之处而去。她的嗅觉很灵敏,能分辨出鬼的气味,她知道正是这只木之鬼造成了马路上的悲剧。

  从残留的口涎的味道,稻稻恋一路追寻找到了木屋这里。

  “传闻在两百年前,战国时期,十三州各处征伐不断,兵戈不止。有许多隐世家族因此藏在深山大林当中,以树木山神为供奉,保佑自己的家园能成为战火无法灼烧的世外桃源。”

  稻稻恋缓缓述说着从前的历史,也是木之鬼由来的原因。

  “据说,以树神为供奉的家族,会将族地内最粗壮的那颗古树当做树神的化身,以人血供奉——”

  “初时只是鲜血供奉,后来愈演愈烈,到了战国末期,太过害怕被军阀抓住,对树神的供奉上升到了需要人肉、人身、人命的地步。”

  “将选拔出来的男童刺在古树横生出来的枝丫上,刺穿内脏,鲜血横流。用最纯净的灵魂,和最干净的肉体,来供奉一颗不存在的树神——”

  “得到血肉滋润,土地生肥,古树自然生长更好,愚蠢的族民却将此错看成树神的恩赐与庇佑。于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重复着这残忍的行径。”

  “在灾荒时期,甚至于十年二十年才有一次的祭祀活动,会频繁到一个月、半个月、一个星期。”

  稻稻恋一边说,一边走,当走到一个恶臭气息特别浓郁的地方时,稻稻恋的笑容消失了。

  她的手中,那把青色的逆火剑,高高上举,狂风卷起,将她的蝶衣飞舞而起,就好像是绚烂的翅膀!

  “你就是那个悲哀年代所被祭祀的最后一个童男吧,在最富有希望的岁月,得到一个无尽痛苦的未来,因而你就是这样变成了木之鬼吧!”

  “无知年代的悲哀之物啊!你的悲伤由我接下!”

  她的眼中,亮起了青色的光!

  “风之逆火,蝶舞!”

  剑仍是高举的剑,没有落下。

  人仍然是失去微笑的冷漠,没有感情。

  但是风却带着剑刃的锋锐,无处不在,向下钻进了了那些树杈的缝隙当中,刹那间,树枝断裂,无数碎屑横飞,树窟内部被稻稻恋一剑刺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吼!”

  那藏匿在树窟之中的鬼无处藏身,她出现在稻稻恋右侧三丈左右的位置,看外貌竟然并不是男童,而是二十多岁,美丽端庄的女子!

  她身穿墨绿色的得体旗袍,将姣好的身材包裹住,右手保留着往前伸的动作,大概是想暗中接近后伤害稻稻恋。不过,因为这一剑的缘故,她的右手被风刃绞断,只剩下小臂!

  当然,她虽生得美丽动人,但却并不是人,而是鬼。她受的这些伤害都无伤大雅,小臂处没有鲜血流出,反倒是有许多木刺,就好像是木头被掰断了似的。

  “咦?”

  稻稻恋侧过脑袋,惊咦一声。

  随后目光变得柔和而温柔,看向那个女子:“原来,你是那个男童的妈妈啊…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树枝上悬挂着死去,这样的痛苦,让你怨恨,让你从彼岸走到了此岸,变成鬼来复仇。”

  稻稻恋挥出了手中的剑。

  “虽然很不幸,但是,不幸就是人生。请接受吧,这残酷的命运,回到你的彼岸去…”

  “人间,已经没有了你的留身之地。”

  风如刃。

  当风穿过女子的身体时,稻稻恋也与她擦肩而过,紧随着,女子的身体四分五裂,化作绿色的光点散落在这个树窟当中。

  “谢谢。”

  她听见女子这样说。而下一刻,早已枯朽的树窟,那些树枝往外长出了一些绿芽。

  -------------------------------------

  “稻稻恋!”

  “稻稻恋!”

  “稻稻恋,床铺好了,要睡觉吗!”

  水宫赤松闯进树林,他的身上散布着可怕而沉稳的气息,让沿途的魑魅魍魉不敢近身。追寻着稻稻恋的味道,他很轻松就寻到了木屋这边,看见了站在木屋下面的窈窕身影。

  “嘘——”

  稻稻恋转过身,对他做出“噤声”的动作,而后又转身看向木屋。

  只见,原本堆积在木阶下面的那些枯骨,都和女鬼一样也变成了绿色的光点,融入到了木屋当中,木屋因此开始发光。

  枯骨当中,只剩下了一只很小的头骨,看得出来,那是个小孩子的头骨。

  接着,又见到木屋本来闭合着的门打开了,一个身穿朴素服饰的女子走了出来,看面貌,正是在树窟里面稻稻恋遇见的那个女鬼。到现在,稻稻恋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女子看着那个小头骨,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走过去将头骨抱在怀里,嘴中呢喃不清,似乎在唱着什么歌谣。

  之后,木屋的光芒越来越盛,淹没了木屋当中的女子,向上扶摇而起,变成了一颗微光之树的模样。

  依稀可见,在光树的某个很高很高的地方,稻稻恋抬头仰望的地方,有一个黑点存在。那是个小孩子,他的肚子被刺穿了挂在树上,双手紧紧塞到嘴巴里面,面目扭曲,咬断的手指,从肚子的缝隙中露了出来,向下坠落。

  稻稻恋的视线追着那根断指,断指落到了地上,又被那个女子捡起。

  她眼中模糊的泪水,口中呢喃不清,而这次,稻稻恋听清楚了她到底在说什么——

  “不要怕,不要怕,当你感觉到疼的时候,把手放到嘴巴里面就不疼了。”

贝多假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