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龙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名字

  一切走马观花,不过是女鬼的一些生前回忆。

  很快,光芒消失,此处只剩下树植与不会说话的木屋,月光照下来,薄弱的光芒笼罩着稻稻恋与水宫赤松,冷漠而寂静。

  “笨蛋。”水宫赤松打破了这样的沉默。

  他走上去,拉住稻稻恋的手臂,拨开外面的蝶袖,果然,只见一道狭长的血痕刺在白皙的手臂上。

  鬼吃人,吃的人越多,鬼的力量越强大。不过鬼如果吃掉了足够稀有且强大的血液,一个人,或许也能顶上一年的晚饭。

  一般来说,人血可以增强鬼的实力。而鬼濒临死亡之时,人血则可以激发其潜力,以血奉献,露出如现下这样走马观花回忆的一生。

  “笨蛋!不过是些吃人的怪物罢了!”

  稻稻恋是风之麟幼,属于特别稀有的血液,水宫赤松当然知道现在这幕是因何而存在。为了一个怪物而遭受不必要的伤害,这是水宫赤松最痛恨的事情,也怪不得他这样生气。

  “诶?”

  稻稻恋转过身,看着拉着自己手臂的水宫赤松,她踮起脚,伸出另外一只手摸着他的脑袋:“诶诶诶,水宫先生,这样肌肤相亲真的好吗?”

  “……”

  水宫赤松松开手,躲过稻稻恋的手掌,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干预她的选择呢?

  不过是临时组队而已,难道真的将对方当做同伴了吗?不,不是的,水之麟幼不需要同伴!

  水宫赤松眼眸恢复往常的无精打采,死鱼眼看了眼稻稻恋,没有声音变化的说道:“把逆火结界刻好,我守夜班,明天早上你开车。”

  “诶?”

  “听不懂吗?晚上你睡觉,白天我休息,轮班制。”

  “哦…总觉得,先前的水宫先生…”

  稻稻恋歪着脑袋,弯着眼睛,抿出微笑:“关心人的样子莫名可爱呢,真是个好弟弟~~呢~”

  -------------------------------------

  翌日。

  清晨,大早,太阳尚未钻出云层,汽车便已经点燃了引擎,忙匆匆驶离了篝火余烟的营地。那头也不回的模样,对扎营过后留下的凌乱草坪视而不见,像极了渣男。

  “喂,水宫先生,这样没关系吗?”副驾驶座上,稻稻恋打了个哈欠。

  “嗯。保持当前的状态,两个小时以后交给你开车。”水宫赤松两眼无神,缓缓开着汽车。

  “不休息可以吗?”稻稻恋有些关心守夜过后,水宫赤松的状态。

  虽说现在是六月,夜间的时间并没有白天漫长,看似两人间的协议在时长上是稻稻恋吃亏,但是怨气一碰见阳光就会消失,所以鬼只会在夜间行动。所以,两者付出的精力并不对等,算起来还是稻稻恋占了便宜。

  至于这便宜是出于性别,还是出于外貌而得到的,就不得而知了。

  “嗯。”

  水宫赤松看了眼车窗外的天空:“天亮了,魑魅魍魉俱都退散,这点精力不算什么。”

  “哦。”

  午间的时候两人开车到了燃油站附近,这里有龙族刻下的逆火阵法作为守护,这个阵法对野兽飞蛇有克制作用,鬼也特别讨厌逆火阵法的气息,可以说是野外长居必备的存在。

  不过,仅仅只是讨厌,想要完全制服还是做不到的。

  出于安全的考虑,燃油站并没有人居住,这里只有每个月固定的加油时间,才会有人过来补充燃油。其余时候,都是自助形式的存在。燃油站的油都被装在罐子里面,放在固定在墙壁上的箱子里,箱子外面上了锁。

  稻稻恋从手提箱里面取出两只钥匙,上面标记着“14、15”号,这是加油的凭证。以此,倒也不害怕自助的形式被人冒领燃油。

  后面的路程显得有些无聊,一路伴随着水宫赤松细微的呼吸声。他倒是睡得安逸,

  夜间自然换班。就这样,行驶了两天以后,在第三天的正午,两人开着黑色的汽车,终于来到了阴山的入口前面。

  这里是个“一线天”样式的狭小入口,在入口两侧,站着两支人数在十二人的士兵队列。

  “欢迎两位大人。”队列的最前方,一位骑马的女骑士挥舞长剑,跳下马背,对那边驶过来的汽车行礼。

  “我是苏家护卫骑士长,苏听,恭候稻稻大人、水宫大人多时。”

  然后——

  “哐!”

  女骑士就这样被当做了“人刹”,帮助车技无比之烂的稻稻恋将汽车停下。不过,这一撞声势响亮,倒也没造成什么大的祸害。

  苏家是大将军家,这位女骑士能做到苏家骑士长,显然也是锻炼过的,有真功夫。汽车撞上去,除开声音响了点,苏听站在原地寸步未退,一点倦容都没有。

  不过,稻稻恋可不知道苏听丝毫无损。因为随着“哐”的声音传出,汽车周围出现了磅礴的粉尘将她的视野包裹,完全看不清玻璃外面发生了什么。

  “咦?怎么办?”稻稻恋有些慌张:“水宫先生!水宫先生!我好像又撞死人了!”

  “这是…”副驾驶座上,水宫赤松没有回答稻稻恋的疑惑,反而看着那些灰烟缭绕,让阳光都暗淡几分的粉尘,略有所思。

  “这些,好像是山?”

  所谓“山”,是人类剑士的四种修行法之一。风火山林,斩鬼剑士修行着这四种力量及其衍生力量,与鬼阴月蚀抗衡。

  外界,苏听的身前矗立着一堵土墙,正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拔开了剑,从地里面升起来的这堵墙,抵消了汽车的力量。

  之后,苏听将手中的长剑微微放下,土墙收进大地当中,那些粉尘也快速消失。她走到了汽车的侧面,打开了驾驶室的门,伸手做出“请”的姿态。

  “稻稻大人,在下并未被撞死,请下车。”

  稻稻恋从恍惚中回神,看向好看的女骑士,疑惑道:“咦,你在叫我吗?”

  “是的,稻稻大人。”

  她甜美一笑:“可是,我不姓稻稻啊,我姓早。”

  苏听:“……”

  所以…本名是叫早恋咯,这什么鬼名字?

  那边,队列中也出列了一名骑士,打开水宫赤松的门:“水宫先生,请下车。”

  水宫赤松迟疑了下,说道:“我不姓水宫。不过,你叫我‘水宫赤松’或是‘水宫先生’,我也会答应的。”

  骑士:“……”

  苏听和骑士越过汽车的车背,交换了目光。他们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疑惑,这两个人明显有问题,真的能保护好苏铁头四殿下,和姬儿公主吗?

贝多假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