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娘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章 东方世家

  “或许母亲已经预料到什么了,只是谁要害我们。”南北一摇摇头,把可能的人都筛一遍。

  “东方问羽?”东方问柔问道。

  “他不至于吧,阁主的位置已经给他,他杀我干嘛,况且似乎连你一起杀。”

  “那就是大长老了,他做梦都想除掉咱们吧。”

  “也只有他吧,娘一直对他手下留情,恐怕他是想趁现在篡位?”

  “那他去杀东方问羽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怕是要我们都死吧。”南北一冷冷一笑,“就算东方问羽死了,也轮不到他,所以唯一办法,就是把我们都杀了。”

  “唉。”她叹了口气,却什么也没在说。

  南北一为铜盆里添些值钱,心情突然变得异常平静,若不是这满地的羽箭,很难想象刚才他遭遇了袭击。

  “我一直很疑问,为什么你那么讨厌东方问羽?”他抬头看着她,似乎非要个结果。

  “你知道母亲为什么安排男弟子照顾他?”

  “不是说为了陪他练武?”

  “才没有,因为他差点侮辱了……”她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我想时雨哥哥说的没错,他根本不是从西北荒漠之地吃苦出来,而是哪个窑子出来的浪荡公子,也根本不可能是我哥哥。”

  “可娘不都认了。”

  “那是她太想我哥哥,才会被这贼胚子欺骗。”

  南北一没有回话,他这一年多来听到东方问羽的风言风语也不少,但毕竟有穆南雁在,他也从来不去质疑,东方问羽对他倒是客气,所以倒没什么纠结。

  “时雨哥哥到底被娘亲派去京城干什么,为什么再没回来啊。”

  “我是怕万一。”南北一有些担忧,“他并不会武功,万一出了岛,就……”

  “就被人害了?”东方问柔突然站起来,看着他,“东方问羽那么讨厌他,会不会真的…”

  “可娘又让我们等时雨回来,再将她安葬?”南北一抬头看向院外。

  朝阳初起,雾气蓬松,天地间刚蒙蒙亮。

  “影。”在朦胧的雾气中,似乎站着一个黑袍人。

  “他的身影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弥漫的雾气中。”

  南北一冲出去,却发现黑袍人刚才站的位置,地上放着一包东西。

  他拿起来一看,是金鳞令,这是碧涛阁阁主信物,这两天忙着守灵,却忘记了金鳞令,只是它应该在自己母亲的寝宫里,影把金鳞令放这儿做什么,为什么不愿意见自己?

  东方问柔看地上似乎还有一张纸。

  “夺位!”

  这是自己母亲的笔迹,甚至还有一股异常熟悉的香味,跟穆南雁身上的香味相似。

  “哥哥,娘是不是要你当这这个阁主之位?”

  “不能吧,她……”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前方议事大殿中号角突鸣,这尖锐的声音顿时惊起一滩的鸥鹭。

  “谁这么早发神经……”

  东方问柔骂了一声,跟着南北一冲出去。

  此刻大厅已经聚满人群,有个须发洁白如玉的老者威严地坐在阁主正位上。

  “爷爷。”

  东方问柔有些激动地冲过来,钻进老人的怀里。

  “唉,丫头啊,爷爷来迟了。”老人面容憔悴,似乎是日夜兼程赶路才到来的。

  “娘她……”她委屈地直哭,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娘出事了?”

  “我前些日子收到你娘的飞鸽传书,让我来见你哥哥,说你哥哥找到了,这这才匆忙赶过来,不曾想,昨日就碰上去报丧的人了。”老人叹了口气,“你娘呢?”

  “在后堂。”南北一连忙说道。

  “一一啊,带路。”老人匆忙向里头冲去,直到在穆南雁的棺木前,他才停下脚步。

  他靠在棺前,失声痛哭,涕泪横流,许久不能自己,翁媳之间的关系多年来都亲如父女,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如何不心痛。

  许久,这才抬头看着东方问柔:“你哥哥呢?”

  “他估计还没起来吧。”东方问柔扶着自己爷爷坐下,也陪着他坐下。

  “一一啊,你跪下。”东方文旭突然望着南北一,慈爱地说道。

  南北一想没都没想,腾一下就跪在他面前,纵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以为东方文旭是要怪他。

  “跪你娘,不是跪我。”

  南北一连忙又跪到穆南雁灵前。

  东方文旭柔声道:“你娘的遗愿,以后啊,这碧涛阁,就由你统领,金鳞令已然在你手中,现在以继承人的身份叩拜下先阁主,三次。”

  “爷爷,我……”

  “怎么,你不愿意?”

  南北一看着他,一脸疑惑:“爷爷,我的武功止步于碧涛阁第十阁,未练成最后三阁的武功,怕不能胜任,问羽已然修行了全十三阁的武功,是不是由他?”

  “他连最后三阁也修行了?”

  南北一点点头。

  东方文旭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疑惑,又回头看着穆南雁的棺木。

  “爷爷。”

  东方问羽突然冲进来,跪倒在他的面前,涕泪横流。

  “你是问羽。”东方文旭扶着他起来,但他的脸上并没有感到丝毫重逢的喜悦。

  南北一有些疑惑,母亲一心培养东方问羽,却又把碧涛阁给自己继承,想了会儿,他突然想起,东方世家孙辈就如今就东方问羽一人,他应该要东方世家,所以母亲安排自己继承碧涛阁,倒也情理之中。

  徐若无有些懊恼,昨夜的杀手损兵折将,今日东方文旭已然来了,自己没有的胜算,也只能一脸尴尬地陪在后头,他有些佩服穆南雁,竟然在临死前就已经通知东方文旭,安排后面这一切。

  东方问羽今日一改往日的傲气,在东方文旭面前那是如同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媳妇,一脸悲痛。

  但东方问柔却更加质疑,昨日还漠不关心,今日却这样,这就不就是养给自己爷爷看的吗?

  她想戳穿他的伪装,却又不知如何说起,毕竟没有证据,母亲已然认可他,自己能有什么办法,而且自己也真的没什么证据证明他不是自己哥哥。

枕灵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