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娘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章 水到渠成

  “爷爷,我觉得还是要由问羽继承碧涛阁才是。”南北一纵然知道其中可能缘由,但还是装傻,他明白,一旦接了这阁主之位,以现在自己的武学修为,估计不会像昨夜那么幸运了?

  “问羽要随我回东方世家,他不能留下,这碧涛阁非你莫属,这是你母亲定,爷爷也是尊重她的意愿。”

  东方文旭将一份书信递给他,是穆南雁的亲笔信,信中的内容只有两件事,让南北一必须继承碧涛阁,二是履行他和东方问柔的婚约,倘若他继承了碧涛阁,就必须娶东方问柔为妻。

  纵然再傻都知道,自己就这世家的棋子,他明白,东方问柔也明白,东方世家人丁不旺,而这碧涛阁纵然是江湖门派,其实从来都是东方世家的一把刀,这碧涛阁的掌门人必须是东方世家的人。

  东方问柔见南北一迟疑,也抢过书信翻看。

  他原本以为东方问柔会不愿意,但她犹豫了许久才开口:“爷爷,既然是娘的遗愿,我就嫁给哥哥吧。”

  东方文旭点点头:“等给你们安排婚礼以后,我就带着你娘和问羽回东方世家。”

  “爷爷,娘尸骨未寒,我不想操办婚礼,就让我们给在你和娘面前叩首算成婚吧?”

  “好。”

  东方文旭点点头,看着迟疑中的南北一。

  未等他同不同意,就拉着他到了穆南雁的灵前,三叩首之后,又对着东方文旭叩拜。

  “难为你们了,以后要好好相处。”

  他的面容凝重,不时地看着穆南雁的棺木,却没有再开口。

  洞房花烛,却异常的尴尬。南北一不知道干嘛,直勾勾地看着坐在床头的东方问柔。

  “你不愿意。”她柔声问道。

  “是你心里不愿意,我在你的脸上,看不到愿意。”南北一坐在她的身边,“我们都是东方问羽的那把刀,对吧。”

  “是,我现在也才明白,碧涛阁是属于东方世家的,我爷爷提的要求,谁也不敢拒绝。”东方问柔叹了口气,“这也是娘跟爷爷设计好的吧。”

  “你可以拒绝的。”

  “拒绝?”东方问柔摇摇头,“我有能力反对吗?娘都把爷爷搬出来了。”

  南北一叹了口气:“我们等你愿意真心接受我了,再圆房吧,我累了,你睡床上,我到前头去睡。”

  他抱着床被子,便离开内屋。

  “你真的要让我难堪吗?”东方问柔愤恨道,“你今天要出这屋,明天你就到地府里找我,你为什么永远那么以为是,你难道就一直认为我是为了我娘,我爷爷才愿意的吗?”

  她泪流四纵,面对这个榆木疙瘩,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不要吓我,你说啥我都愿意,我怕你委屈。”南北一连忙折回。

  “你从来不问问我愿不愿意,你要怎么样,自己厚着脸皮说,哥哥,你娶我吧?啊?”东方问柔实在火大,“我承认我喜欢时雨哥哥,可那毕竟是曾经,他他从未喜欢过我,我跟他们如今除了亲情,真的不剩什么,你要怎么做。”

  东方问柔喋喋不休地数落他,把这些年从他身上受到的委屈,他的不解风情,全部控诉一遍。

  这让他明白,原来她只是拉不下脸,自己也以为是,自以为成全她,却是一直在把她推出去。

  她正说到激动之处,南北一一把抱住她说吻下去。

  “讨厌。”满腔的委屈化成最后的娇羞。

  一夜安宁,但当他们起床推开房门,却发现庭院中,横七竖八躺着好些个蒙面黑衣人,早已僵硬,死去有好几个时辰。

  昨夜他们太过于忘情,竟然没有发现这院中的厮杀,他们都几乎是一刀毙命,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东方问柔检查了死尸,都不认识。

  “不用查了,我当阁主,谁能想让我死,娘早就知道我们不安全。”

  “阁主!”

  突然一个少女站在他们身后,就是穆南雁身边的其中一个丫鬟穆秋雨。

  “你是影?这些天,是你在护着我们?”南北一问道,这个丫鬟看起来娇弱,却没想到如此厉害。

  她笑笑:“夫人去世前的安排,怕有人对你们不利,所以让我们姐妹必须守护你们,现在请阁主和小姐去第十一阁。”

  “我可以修行第十一个阁?”

  “童子之身是不能修行最后三阁的武功心法,最后三阁的武功必须男女双修,这也就是为什么夫人不让阁主去下三阁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这个,我还以为娘是偏心。”东方问柔饱含深意地看着南北一,跟着穆秋雨去第十一阁。

  东方文旭已然在那里等候,看到他们到来,一脸慈爱。

  “请小姐,姑爷敬茶。”穆秋雨连忙端上茶碗。

  敬茶,收了红包,算是礼成。

  “今日我就带你娘回京,你们夫妻好好相处,管好碧涛阁,等安定些了,再回去看看我。”

  “可是,娘说了,要等时雨哥哥回来,看到他了,才能将她安葬?”东方问柔连忙问道。

  “时雨是谁?”东方文旭问。

  “他……是娘的贴身仆人。”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说破他们的关系。

  “时雨哥哥已经回来了。”穆秋雨连忙回答。

  “啊。”

  “他在灵堂。”

  穆时雨已然披麻戴孝,蹲跪在火盆前烧写纸钱,纵然面无表情,却已然哭红了眼。

  “时雨,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南北一看到他,不禁埋怨。

  但当东方文旭看到穆时雨时,惊得连连后退:“你就是南雁的贴身仆人?”

  “是,他是娘的贴身仆人。”东方问柔连忙解释。

  东方文旭异常慈爱地看着他:“孩子,多大了?”

  “我是个孤儿,我也不知道自己多大了。”

  “孤儿,你能记得自己的生辰吗?”

  “不记得,不过夫人每年都在十月初九为我过生日,让我跟她儿子一同过。”

  东方文旭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爷爷,一切安排妥当,我们该上船了。”东方问羽已经披麻戴孝的穿戴整齐,站在庭前,准备动身。

  “好。”

  东方文旭摆摆手,吩咐随从起灵。

枕灵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